第八百一十八章 自己跑了


小说:天道图书馆  作者:横扫天涯
  陆封一晃。
  刚信誓旦旦的说,他的课没问题,这些家伙就来退,脸不带这么打的吧?
  “为什么?”
  强忍住怒火,咬牙看过来。
  “回老师,听了张师一堂课,感到这些年学习炼丹,一直在虚度光阴,蹉跎时光,所以……还望老师成全!虽然退课,老师依旧是我的老师,学生不敢半分不敬,也不敢与你作对!”
  一个学生咬牙道。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听了张师的课,才知道什么叫炼丹,这才明白,这些年跟在陆封院长门下,走了不知多少弯路!
  要是早就跟张师学的话,恐怕现在早已是六星炼丹师,甚至更高。
  虽然退课,会让老师在声誉上受到损伤,但为了前途,也只能放弃了。
  师可以选择学生,学生可以选择老师,只要不作出违背老师的事,可以自由选择退课,旁听学生而已,又不是亲传。
  “虚度光阴,蹉跎时光……”
  一个趔趄,只觉得胸口发闷,陆封随时喘不上气来。
  他堂堂院长,整个鸿远帝国,最厉害的炼丹大宗师,亲自授课居然被说……虚度光阴!
  我的心、我的肺……
  这家伙到底给你们讲了什么,能让你们如此神魂颠倒,如此佩服?
  “好,我给你们退课,你们要告诉我,张悬在什么地方!”
  脸色铁青,一滴鲜血分散滴在诸多玉符上,陆封道。
  学生有自己的选择,对方都将话说成这样了,再强求收为学生,也丢不下这个人啊!
  “张师,授完课就去炼丹楼了……好像要考核六星炼丹师!”说话的学生,想了一下,道。
  “炼丹楼?”眉毛一跳,不再理会这几个退课的家伙,转头招呼:“过去看看!”
  炼丹楼是炼丹学院类似医师塔的地方,炼丹师可以在这里交流,考核炼丹师,甚至进行各种各样的挑战。
  让陆辉在这里等着,陆封带着几位副院长,急匆匆来到跟前。
  和医师塔一样,这里也有好几层,巍峨矗立,是学院地标性建筑。
  入眼处,楼阁还在,并未坍塌,也没有任何混乱,众人同时松了口气。
  以这位张悬以前的尿性,走到哪塌到哪,就算陆封,一想想都有些怕了。
  走了进去,宽敞的殿堂,十分安静,求丹的,售丹的一如既往,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难道没来?”
  面面相觑。
  医师塔的事,他们都听说过,只要这位张悬出现,就没有不塌的东西,既然来过这里,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科学啊!
  “我去问问!”
  迟疑了一下,戚副院长走上前去,拉住一个学员:“这里刚才……可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戚院长……”
  认出了对方,学生吓了一跳,随即思索了一会:“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没发生?”
  戚副院长摆了摆手:“你走吧!”
  “是!”学员急匆匆离去。
  “我看我们担心有些多余,这位张悬,不管怎么说,也就二十岁而已,就算对医师、炼器了解极多,总不能对炼丹,也了若指掌吧!之前让人退课,恐怕只是运气……”
  又问了几个人,的确没发现什么奇怪之事,戚副院长这才松了口气,笑盈盈的走了回来。
  “但愿吧!”
  陆封院长点点头,虽然没发生什么,但他始终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家伙,要是省油的灯,也不至于整个学院都为之头疼了。
  “去考核六星炼丹师丹房看看!”想了一下,几人向炼丹楼考核炼丹师的地方走了过去,这里和刚才一样,十分安静,没有丝毫变化。
  叫来负责管理丹房的老师。
  “刚才有人过来考核炼丹师吗?”陆封也不绕弯子,直接开口。
  “没有啊!我一早上就来了,到现在没人过来!”不知院长为何会这样问,这位老师摇了摇头。
  “真没人来?”陆封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退课的几个学生,分明说,他过来考核六星炼丹师,怎么会没来丹房?
  “真没人来,我这里有记录,院长不信的话,可以你看看……”见院长有些古怪,这位老师急忙将记录拿了出来。
  翻了一遍,发现上午的确没人来,陆封和几位副院长对望了一眼,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戚副院长说的对,这家伙就算医师天赋很强,炼丹师能力也不可能同样厉害吧!
  人总有所长,所短,要都逆天,就不可思议了。
  “白担心一场……没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如果有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过来,一定要立刻向我禀报!”
  陆封交代了一声。
  “是!”这位老师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对了,院长,考核六星炼丹师,貌似不光我这里,祖堂也可以吧!”
  “祖堂?这不可能!祖堂是为了给辩丹的人准备的,辩丹的难度,你又不是不知,就算是我,都未必能够通过,考核一个六星炼丹师而已,谁会舍近求远?自找麻烦?”
  陆封摇了摇头。
  考核炼丹师,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中规中矩的炼制出对应品级的丹药。
  例如,考核六星炼丹师,就必须炼制出六级丹药。
  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辩丹!
  辩丹要去祖堂,祖堂沟通了炼丹师总部,对面派遣的六星炼丹师,知识如海,对炼丹的理解,了解的比自己等人要深厚的多,让他们出问题,回答他们的问题,而且没有错误……难!
  别说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家伙,就算以他七八百年的积累,都做不到!
  也就是说,只要是修炼者,都只会选择炼制丹药,而绝不会选择难度更大的辩丹。
  “这倒是……”
  这位老师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点了点头。
  “不管有没有可能,我觉得还是要去祖堂看一下……”
  戚副院长插话道。
  “嗯!”反正都已经来这了,也不在乎这几步路,陆封再次交代这位老师,看好丹房,几人向祖堂的方向走去。
  祖堂在大殿的另外一侧,距离不远,时间不长来到跟前。
  和之前的丹房一样,十分安静,因为,几乎没什么人过来考核,也就没派人守护。
  几位院长推门走了进去,房间灯火通明,和以前一样没太多变化。
  “没变化,应该没人来过……”
  戚副院长松了口气。
  只要没塌,就没啥问题,说明那家伙没来过,不用过分担心。
  “不对!”
  话音未落,一侧的周副院长的眼睛一下瞪圆,像是见了鬼一般。
  “怎么不对?这里的通讯墙之类的都完好无损……”戚副院长疑惑。
  祖堂的房间里,设立了十块巨大的通讯墙,连接总部,墙壁完好无损,没出现任何问题,应该是没人来过啊!
  “这些通讯墙是没问题,但……你们看前面传讯玉屏!”
  周副院长向前一指。
  众人齐刷刷向前看去。
  祖堂里面不光有通讯墙,还有传讯玉屏,前者能给总部的六星炼丹师传讯,而前者则会给总部的七星炼丹师传递讯息。
  此时的传讯玉屏,上面光芒流转,似乎还显示着某些余温,好像有人刚用过不久。
  “有人用过?难道……这个张悬真来过,而且没给六星炼丹师传讯,直接传讯给七星?”
  “这不可能吧!传讯给七星炼丹师,那就开始考核七星炼丹师……”
  “通过辩丹,考核七星炼丹师?是不可能完成的……”
  陆封、戚副院长等人同时摇头。
  传讯玉屏,是给七星炼丹师传讯的,已经不是考核六星了,而是七星,这位张悬,不过是学院的一个新生,二十来岁的小家伙而已,怎么可能考核七星炼丹师?
  “估计是求取某些七级丹方!”
  停顿了一下,一位副院长道。
  给七星炼丹师传讯,只有两种可能,一,考核七星炼丹师;二,向七星炼丹师求取七级丹药的丹方。
  “不过,不管哪一样……想要启动这个传讯玉屏,都需要十枚以上的六级丹药当抵押……这家伙哪来这么多丹药?”
  这位副院长忍不住道。
  七星炼丹师很忙,不是你想打扰就打扰的。
  想要启动传讯玉屏与之联系,必须要有对应的“报酬”,而这个正是六级丹药!
  只有先拿出十枚以上的六级丹药,才能启动玉屏,这是规定,正因如此……炼丹学院的祖堂建立了不知多少年,很少有人沟通七星炼丹师。
  不是因为不敢,而是……代价实在太高了!
  这个张悬,就算天资无双,可也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买个房子都费劲,怎么可能一口气拿出十枚以上的六级丹药?
  “可……这些玉屏不久前才启动过,也就说……有人拿出了十枚六级丹药,并且与对面的七星炼丹师对话了……”
  周副院长忍不住道。
  虽然不相信,眼前的玉屏却是启动过的,可以一眼看出,做不了假。
  “难道……”
  想到什么,陆封突然瞳孔一缩,正想说话,就见一个人影急匆匆冲了进来。
  “院长,院长不好了!”
  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学院掌管丹药房的老师。
  “怎么了?”眉毛一跳,陆封急忙看过来。
  “丹药房,诸位院长、老师炼制的六星丹药,全都,全都……”这位中年人像是见鬼一般的表情,嘴唇不停哆嗦。
  “丹药怎么了?”见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戚副院长忍不住问道。
  中年人一副要哭的模样:“全都……自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