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挫败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感谢书友:“月上芸溪”的万赏!
  ……
  陈懋愕然道:“可是哈烈人要来了?”
  方醒看了看远方,说道:“是已经来了。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陈懋回身,看到几处黑点在往兴和堡方向飞奔,就问道:“多少人?”
  “两万余轻骑,全是疲兵!”
  方醒不想干涉,他退后一步,等待陈懋的决断。
  “疲兵?如何疲法?”
  斥候们回来的速度很快,方醒随口道:“他们本是千里奔袭,我派了个千户所一路袭扰,估摸着收拾了他们千余人,顺带让他们一路上没睡好觉。”
  陈懋微微摇头道:“我不抢功,但肯定要用哈烈人敲打一下这些骄兵悍将,兴和伯,劳烦收个底。”
  说话这样直接的武将方醒还没遇到过,上次陈懋在晚宴庆功时就肆无忌惮的怼了郑亨,此刻再这么一说,方醒也无法再冷眼旁观了。
  “好,我派五千骑兵,外加两个千户所去压阵。”
  “多谢!”
  陈懋回身拱手,“你这是诚心诚意的帮忙,陈某记下了。”
  方醒笑了笑,指着远方说道:“哈烈人来了。”
  陈懋举起望远镜,视线内看到的全是骑兵,而且清一色的一人双骑。
  放下望远镜,陈懋吩咐道:“全军迎击!”
  他带来了两万骑兵,人数和哈烈人差不多持平了,而且对方还是疲兵,若是再打不过……
  于是他举着望远镜就再也没有放下过。
  “大明威武!”
  明军中一人突然在马背上直立嘶吼着,然后当先冲了出去。
  “大明威武!”
  两万骑兵跟随着,潮水般的涌了过去。
  方醒吩咐道:“林群安。”
  “伯爷!”
  林群安昂首上前,他对这些所谓的前锋可是没啥好感。
  方醒淡淡的道:“出两个卫所,骑马去,随时准备接应。”
  林群安有些郁闷,但军令一下,却会不折不扣的执行。
  “孙越。”
  “伯爷。”
  “带着你的人,随后接应。”
  “是。”
  随即五千骑兵和两个卫所的人马出发。
  方醒站在侧面,远远看着。
  辛老七在观察着,随时禀告战况。
  “差不多了,弓箭……”
  “奔射不错!双方损失相当,看看近身冲杀!”
  “咦!老爷,我军弱势!”
  方醒举起望远镜看去,只看到双方刚一接触,明军这边的势头明显一滞,随即就开始了僵持。
  这些哈烈人玩刀玩的非常出色,手中的长刀轻易的拨开对手的攻击,然后顺势切割。
  战场上的变化往往就在瞬息之间,双方碰撞在一起之后,不过是几个来回,哈烈人就察觉到了明军骑兵的实力不如自己,于是就大胆的分兵,准备从两翼包抄。
  正好孙越率部赶到,一下就堵住了对方的攻势。
  以多打少,局面僵持着,双方不断有人落马,喊杀声远远的传来,陈懋摇摇头道:“这必然是哈烈的精兵,除非是陛下身边的那些精锐才能敌,兴和伯,动手吧。”
  方醒点点头,旋即有人吹响了号角。
  号角声中,下马的两个千户所列阵前行。
  “前方闪开,护住我部两翼!”
  张风度走在阵列的最前方,身后就是三门火炮。
  孙越部第一个做出反应,迅速撤出战场,撤回到火枪兵的左翼。
  而倍感屈辱和压力的前锋骑兵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始撤离。
  可就是因为迟疑了这一下,两边被哈烈人切割掉了少说五百人。
  领军的副将已经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迟疑会被处罚,所以就想戴罪立功,急匆匆的奔向火枪兵的本阵。
  “去右翼!”
  张风度嘶吼道,可骑兵依然冲了过来。
  再沉稳的人遇到这等事也会怒火中烧,张风度喊道:“火炮准备,霰弹!”
  草泥马!叫你退你不退,退了就来冲老子的阵脚,作死呢这是!
  “举枪!”
  按照方醒的规矩,对这等不停号令的军队,杀了白杀!
  林立的枪口,黑幽幽的炮口,让那些明军慌乱了。
  “去右翼!”
  副将的脑子很混乱,他本是来立功的,想着人数差不多,最少能不败。可谁知道对手的实力要高出一筹,然后就懵逼了。
  那些明军终于转向了,就在炮手已经准备点火的时候,他们朝着右翼去了。
  可他们撤离的太晚,被哈烈人紧紧的咬住了,才将往右翼去,哈烈人就紧追不舍,咬住不放。
  敌我混杂在一起,怎么打?
  “畜生!无能的畜生!”
  陈懋放下望远镜怒骂着副将的愚蠢和迟钝,却不会张嘴向方醒求情放过那些和敌军纠缠在一起的明军。
  “兴和伯,打吧!”
  方醒点点头道:“此战若是败了,陛下能砍掉咱们两人的脑袋,所以打肯定是要打的。”
  “轰轰轰!”
  这时前方传来了炮声,方醒看去,只见明军的后部敌我纠缠处一片硝烟,随后就是排枪齐射。
  硝烟渐渐散去,刚才双方纠缠的地方一地的尸骸,虽然看不清,可方醒估摸着明军和哈烈人大致各占一半。
  排枪持续齐射,左右两翼的明军挡住了哈烈人想包抄的意图,同时箭矢不断交错。
  “嘭嘭嘭嘭!”
  陈懋听着前方的枪声,看到那些哈烈人徒劳的在冲击着火枪阵列。
  每一次火炮轰鸣都能让那些哈烈人损失惨重,在排枪的连续打击下,在左右两翼明军骑兵的威胁下,这群疲兵终于扛不住了。
  一声号角之后,那些哈烈人猛地加速冲击了一次,就在张风度准备下令扔手雷时,他们却一个迂回,冲向了前锋骑兵处。
  “哎!”
  方醒放下望远镜,不想再看后续的战斗。
  而陈懋却一直在看着,看着自己的前锋骑兵在对方的突然全力冲击下节节后退,连累了两个火器卫所也只得跟着变换阵型,
  “跑了啊!”
  林群安遗憾不已,正想再说些不满的话,却看到了方醒警告的眼神,只得悻悻然的去找陈德。
  “畜生!”
  陈懋看到哈烈人在自己的麾下那里打开缺口,然后一路奔逃出去,不禁用力的把望远镜甩了出去。幸而望远镜有细绳挂在脖子上,这才保住了,否则摔坏一个望远镜,陈懋得去做交代。
  “这是骄纵之兵!”
  方醒提醒了一句之后就闭口不言了。
  骄兵必败,这个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这些骑兵担当前锋,一路就听说方醒这边战绩辉煌,于是刚到兴和堡就不服气,觉得自己也能行,甚至比聚宝山卫还行。
  带着这股情绪去作战,一遇到打击,心态来不及调整过来,不败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