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轻微,请见(感谢‘亂’成为本书的第61位盟主)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伯爷,孙越追上去了!还有……张风度也追上去了。”
  林群安和陈德两人牢骚了一阵,再看去时,发现方醒的麾下居然都追了上去。
  方醒点点头:“将在外,不必受限,咱们有手雷,炸一阵再撤回来也一样,传令,再去两个千户所接应。”
  随着方醒的命令,这边再次出发。
  “伯爷,和宁王请命出击。”
  这时有人来禀告道。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可以,不过要听从号令,顺便替本伯感谢和宁王,就说晚上给宁阳候接风,请他喝酒。”
  陈懋已经不看了,他回身道:“和宁王看来被你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以后鞑靼部大概也就是大明的了,此功不小。”
  作为宿将,一时的成败并不会打击到陈懋。
  方醒说道:“能收服鞑靼部最大的关键,还是在于大明的强大,靠实力震慑,让人绝望,最后只能归顺。”
  这就是大势,但凡能利用大势的人,自然会无往而不利。
  陈懋看到右边营寨中冲出无数骑兵,呼喝着追了上去,就感慨的道:“咱们在北平时都担心兴和堡这边挡不住,如今看来大家确实小瞧了你。”
  方醒已经看到了阿台,他招招手,然后说道:“若是单纯的防御,就算是哈烈人大军围困,我也有信心能守住一段时间。”
  什么一千多火枪手能守住几十万大军攻打的城堡,这等战绩在方醒看来,除非进攻方是草包,否则用人海都能把守军的弹药耗尽。
  陈懋唏嘘道:“哎!我这里却没办法喽!只能等以后陛下扩大火器卫所去争取一番,不过麾下却不行啊!不懂这些战法。”
  方醒笑道:“武学呢?”
  “对啊!”
  陈懋一拍手,吓了近前的阿台一跳,然后说道:“是了!武学中的那些学生到时候会分配出来,有他们带头,想来会轻松许多。兴和伯,武学也是你极力提倡的,可要记得多去授课!”
  “王爷!”
  方醒冲着阿台拱拱手,介绍道:“这位是和宁王。”
  陈懋拱手道:“宁阳候陈懋,和宁王酒量如何?”
  阿台没想到陈懋居然是个自来熟,马上就回应道:“小王的酒量……奶酒能喝一袋子吧。”
  “好!兴和伯手头上肯定有好东西,晚上咱们一起喝一顿。”
  三人进了堡内,战事完全被丢在了脑后,管不着了。
  到了方醒的地方,看到居然是三间屋子组成的‘豪华衙门’,陈懋笑道:“你倒是乖觉,陛下最不喜欢武勋好享受。”
  三人坐下后,陈懋面色一整,说道:“陛下已经到了宣府,大军正在修整,随时能杀过来。”
  方醒的身体一松,喊道:“老七,中午随便弄些面条吃,让他们晚上弄个大火锅来。”
  辛老七应了去安排,陈懋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道:“大军一眼看不到边,辎重车从北平到宣府首尾相接,这一仗咱们随便拖都能拖死哈烈人。”
  阿台欢喜的道:“宁阳候,小王可能去觐见陛下吗?”
  得不到朱棣的当面许可,阿台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担心会被抛弃。
  陈懋把头盔解下来,随意的道:“若是哈烈人那边离得远,兴和伯也该去见见陛下了。”
  方醒心领神会的道:“这批哈烈人估摸着要远遁了,最多只敢在周围哨探,这样,明日我陪和宁王去一趟宣府。”
  陈懋点头道:“这边既然无战事,那本侯看着就行,顺便让那些打了败仗的小崽子们熟悉一下。”
  没等多久,陈懋的副将就来请罪。
  “你有何罪?”
  陈懋淡淡的道,可方醒分明看到他的眼中有杀机闪过。
  首战失利对一支军队的士气打击颇大,所以陈懋是真的动了杀心。
  那副将深知自己的罪过,只是满口请罪,根本就不敢求饶。
  “念及大战在即,本侯许你戴罪立功,来人,拉出去,重责二十。”
  副将被人拖出去,一路狂喜的喊着多谢陈懋开恩的话,渐渐远去。
  处罚很轻啊!
  ……
  宣府,朱棣已经恢复过来了,整日看着诸将操练麾下,还得处置一些政事。
  天气渐渐的暖和了,只是在外面的条件比不得宫中,朱棣这里只是烧了一个炭盆,门也不敢关,怕中了炭毒。
  放下奏章,朱棣摘下老花镜说道:“陈懋刚上的奏章请罪,前锋变成了骄兵,在和哈烈人的轻骑作战中失利,幸而方醒令人救援,已经把哈烈人打散了。”
  张辅想了想说道:“陛下,估摸着下面的都有些轻视哈烈,臣以为还是把此事宣扬一番为好,也算是一个敲打。”
  朱棣点点头,“对,传晓诸军得知,告诫他们,哈烈人不是鞑靼,也不是瓦剌,是比他们更厉害的凶残之敌,再有轻敌骄纵的,朕不吝用人头来让诸军警醒!”
  轻敌历来都是朱棣最厌恶,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情绪,所以在看到陈懋的请罪奏章后,他是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火气。
  朱勇没察觉到这个气氛,随口道:“陛下,先败一次也是好事,不然臣担心到了大战时才爆发这等轻敌的毛病,那才是要命的。”
  朱棣皱眉看着他道:“战阵之上提振士气的手段多种,数十万大军对垒,谁敢轻敌!”
  朱勇楞了一下,正准备说几句请罪的话时,外面大太监喊了一声:“陛下,兴和伯……还有和宁王来求见。”
  朱棣的脸色从阴云密布瞬间转为惬意,让站在边上的文武们心中发酸。
  合着就方醒才得您的欢心呐!
  朱棣抚须道:“让他们进来。”
  随着通传,大太监带着方醒和阿台进来了。
  行礼之后,方醒先说道:“陛下,哈烈人的轻骑损失不少,此时兴和堡一线我强敌弱,和宁王久慕陛下仁慈,逼着臣带着他来求见您。”
  阿台的汉话已经很好了,听了方醒的话之后暗自感激,说道:“陛下,臣当年被阿鲁台胁迫,久慕大明而无路可去,今日得见天颜,臣……此生无憾了!”
  朱棣的气势很冷,带着严厉,一般人是扛不住的。
  可阿台不但扛住了,而且还顺势拍了朱棣一记马屁,这水平让方醒也是暗自佩服。
  朱棣微微点头道:“你自从归顺了大明之后,诸事皆合了朕的心意,朕不是那等卸磨杀驴的帝王,你且好好的,以后咱们君臣同享太平。”
  “多谢陛下!”
  得了朱棣的亲口许可,阿台激动的跪地谢恩,那模样一看就不是作伪,让朱棣不禁抚须微笑。
  用朝贡来利诱外邦称臣,哪比得上用武力、用大势来让曾经的对手低头来的酣畅淋漓。
  朱棣心中舒畅,就吩咐道:“晚间置酒宴,朕请和宁王。”
  大太监赶紧应了,瞟了一眼激动的不能自己的阿台,决定把晚宴的档次弄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