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 多吃,少说(感谢“纠结的字幕哥”成为本书的第62位盟主)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随后朱棣就问了一些鞑靼部的事,抚慰了几句,然后让人带着阿台在宣府四处看看。更新快无广告。
  宣府作为大明最重要的边镇,一切设施都是保密状态,特别是仓储和军营。
  可今天朱棣居然对阿台放开了,这个信任让阿台也红了眼睛,当即发誓。
  “陛下,自臣开始,子子孙孙皆是大明的人,若有悖逆,臣甘愿一家老小不得轮回,永世沦为孤魂野鬼!”
  这个誓言很恶毒,在如今这个时代背景下,几乎就是死心塌地的意思。
  朱棣很满意,微微点头,阿台就欢喜的出去了。
  朱棣的目光一直在跟着阿台,直至他消失,才板着脸道:“为何不规劝陈懋?”
  作为唯一和哈烈人打过交道的将领,方醒应当是最有经验的。可他居然放任前锋去迎击哈烈人,这个里面是否会有些不为人知的小龌龊呢?
  比如说……相互倾轧什么的!
  杨荣和杨士奇相对微笑,对于武人之间的内讧,他们是乐见其成的。
  闹吧,使劲闹吧,闹多了武人粗鄙、不顾大局的名声就会越发的响亮了,到时候顶风臭十里。
  方醒笑道:“是宁阳候想敲打一下那些骄兵悍将,所以请了臣派人护着,损失不大。臣出来时,宁阳候正在收拾那些犯错的将官,估摸着多半是要下不了床了。”
  朱棣冷哼道:“那些人从上次北征打垮了阿鲁台之后,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朕本想让他们前出查探,然后吃一次大亏,可惜最后却是你坏了朕的事。”
  好狠的老朱啊!
  你不是骄傲吗?好,朕让你们去做前锋,打得好了朕看着,打不好了?呵呵!
  可你居然不怕他们全军覆没吗?
  方醒忍着这个问题不敢问,等上面的朱棣面色稍霁后才说道:“陛下,那些人都有些沮丧,宁阳候正想着法子重振士气呢!”
  从天之骄子被打落尘埃,这等落差一般人是受不住的。
  张辅打圆场道:“陛下,哈烈人败逃,这下还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们的进军计划,臣以为此时当锤炼将士,枕戈待旦。”
  朱棣点点头道:“斥候密集派出去打探,一旦查到哈烈人的大军马上回报。”
  随后就是朱棣处理政事的时间,武勋们都散了。
  方醒和张辅并肩出去,去了张辅的住所。
  作为中军大将,张辅的住所就在大院子的隔壁,保证能随传随到。
  两人进了这个小院子,看到张琪,方醒就点点头,然后说道:“大哥这次也是把家底都带出来了啊!”
  张辅笑道:“他们都憋屈了几年,此次也算是出来杀杀人,散散心,回头又得憋屈不知道多少年了。”
  这话里的含义很丰富,方醒笑了笑,等进了狭窄的前厅里,才说道:“御医说陛下还能再活二十年。二十年不说,只希望陛下能再活十年,那样大明肯定就不一样了。”
  张辅皱眉道:“陛下的身体看着有些沉,精力也大不如前了……”
  方醒点头道:“陛下自从生了两次大病之后,身体是有些不大好,这需要调养……只是此次北征让人无可奈何啊!”
  朱棣这等年纪的帝王,一般的都在宫中精心保养,可他老人家倒好,三天两头折腾一下,一有外敌就要亲征,再好的身体也经不住折腾啊!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张辅问了些前方的情况,又问了哈烈人的情况,这才交代道:“你算是后起之秀,军中老将们可不服你,所以晚上的时候你别搭话,只管吃饭喝酒就是了。”
  方醒垂眸点头道:“火器卫所本就是单独存在的,时日长了自然会和别的军队生出隔阂来,这一点我有准备,只是……小弟认为,临渊羡鱼,不若退而结网,一味盯着小弟,这不是明智之举。”
  张辅眸色微暗,轻叹道:“经历了那事之后,太子没有被废,德华,有的人心思动了。”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人心本就复杂,趋利避害这是人之常情。大多数人都喜欢随大流,因为这样风险最小,却不知道风险往往就隐藏在那看似平静无波的湖面下,就等着时机一到,卷走那些墙头草。”
  张辅摇摇头,无奈的道:“大家都是家大业大,想的大多是自家为先,这才是大流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弟理解的,只是却要多留存些公心,那样才无愧自身的爵位和俸禄。”
  方醒说完,张辅起身道:“好了,我知道了,今晚你少和那些人啰嗦。”
  ……
  虽然是在宣府,可在郭义的配合下,晚宴还是弄的有声有色的,只是差了那些上菜的小太监和宫女罢了。
  蜡烛不大好,冒着黑烟,不过胜在数量足,照的大堂里亮堂堂的,恍如白昼。
  大堂不够开单独的席位,就来了个两人一个案几,而方醒正好和柳升坐在一起,倒也合适。
  上面的朱棣在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大抵就是鞑靼部归顺大明是如何的一家亲,以后大家携手共同走上康庄大道等等。
  方醒扫了一眼,看到的大多数是微笑的神色,却有些僵硬。
  能打仗的武勋是极度不耐烦这等场合的,这里最平静的大抵就是张辅和朱勇。这两位国公爷听的津津有味,不时还微微点头,好似饮了琼浆玉液。
  柳升也面带微笑,嘴巴微微张开,低声说道:“你这次弄死了脱欢,打垮了瓦剌部,可是出了大风头啊!”
  方醒垂眸道:“出风头不是我这等人该干的事,不过……国事为重,若是有人不知道这个,那我想陛下会给他一个机会去学学。”
  朱棣说了一段话后,就点点头,大太监就出去了一趟,随即一些军士就拎着食盒进来了。
  到了这边,就是以羊肉为主,而菜蔬是看不到的。
  不过御厨下手当然不同凡响,那一盘盘的菜肴让阿台不禁赞叹道:“陛下,这才是上国该有的食物啊!”
  杨荣微微一笑,说道:“和宁王谬赞了,宣府的食材不多,所以也就随意弄了些,若是到了京城,那才是美食。”
  阿台点点头道:“那臣就翘首以盼大明及早打败哈烈人,然后跟了陛下回京,也好享受一番传说中的美食才是。”
  朱棣微笑举杯道:“好,且等打败了哈烈人,你便随朕进京。”
  群臣纷纷举杯,于是晚宴开始了。
  酒过三巡,杨荣带头给朱棣敬酒上寿,然后群臣一一跟上。
  大太监见状就悄然过去换了朱棣的酒壶,等给朱棣倒酒后,那股子香味顿时就散发了出来。
  朱棣一怔,然后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马上辨识出了这酒的来历。
  方醒在下面看到朱棣看向自己,就嘿然的笑了笑。
  这竖子往酒里加水了!起码加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