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人性趋利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感谢书友:“向上望~”的万赏!
  感谢书友“第一百个盟主”的万赏!
  感谢书友:“苏纳米tsunaml”的万赏!
  ……
  酒喝多了,自然气氛就浓烈,加上朱棣对武勋历来宽容,所以已经有人开始起身敬酒了。m.。
  大家都是武勋,自然活络,看到朱棣也不管,于是都找着自己关系好的开始敬酒。
  方醒只是和柳升喝了一杯,然后就埋头苦干。
  兴和堡虽然不缺羊肉,可缺好厨师。
  “兴和伯,咱们喝一杯!”
  方醒抬头看到是郭义,就端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郭义喝了之后说道:“兴和伯几番征战让我辈羡煞,此战之后北方再无威胁,大家都可以歇息了,好好的歇息一阵,岂不美哉!”
  方醒垂眸道:“太平盛世自然安享太平。”
  郭义楞了一下,想再说些什么,方醒正好抬眼,冷漠了扫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郭义有些恼怒,这时金玉却扯了他一下,等他皱眉时低声说道:“他若不是被陛下压着,现在至少是个侯,而且他和太孙的关系……”
  郭义这才悚然而惊,觉得自己一直把方醒看做是下官般的态度怕是有些问题,他再看朱棣一眼,看到的却是神色淡淡的皇帝,只是目光不时扫过群臣。
  “兴和伯,咱们喝一杯!”
  这次是王通,方醒眯着眼看了他一眼,然后举杯。
  “兴和伯立下大功无数,我辈叹服,来,徐某敬你一杯!”
  方醒一看是兴安伯徐亨,也不推辞,举杯就饮。
  “兴和伯……”
  敬酒的人络绎不绝,但哪怕对方是侯爵,方醒依然端坐不动。
  气氛渐渐的有些古怪起来!
  朱勇和张辅坐在一起,见到这个场景就低声道:“你那妹夫今晚怕是不好收场了。”
  张辅垂眸道:“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弄这些,他们也太心急了些。”
  朱勇笑了笑:“有些人是羡慕,有些人是想弄弄,也算是表个态,不过陛下一般不管这些。”
  下面的敬酒进入了高潮,方醒已经喝了不少,他突然起身,先是冲着朱棣拱拱手,然后对着这些人说道:“方某行事放纵惯了,也亏了陛下容忍,否则必然没好结果。”
  朱棣拿着酒杯,看似在沉思,可那眉头却渐渐的皱了起来。
  方醒继续说道:“方某行事大多经得起推敲,也没想过什么功名利禄,只要能保平安,能不被……”
  方醒突然干了杯中酒,酒意有些上来了,就把酒杯一搁,笑道:“方某不惹事,但却不怕事!心正,立身正,则无所畏惧。前途再多坎坷,也敢走,也能走!”
  柳升笑吟吟的给他斟满酒,方醒拿起酒杯,同样是笑吟吟的道:“此生惟愿大明永昌,愿陛下长命百岁!诸君,请!”
  那些人面色尴尬的举杯,然后还得向朱棣那边敬一下。
  朱棣微微抬起酒杯,目光清冷的看着群臣。此刻他想起了当初方醒说的那句话。
  ——人性本贪!
  下面这些臣子都是功臣,可却在岁月中流逝了不少东西,比如说……热血!
  没有谁会祝愿朱棣万岁,那只会被他一酒杯砸过去!
  宴会结束了,方醒自去了住所,而群臣却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
  郭义和金玉走在一起,懊恼的道:“今日却不知为何,突然就说了那番话,倒是过了些。”
  金玉叹道:“这是大势,武勋们想争功,那就得把兴和伯压下去,这几日那些人明里暗里都在暗示着应该打压一下兴和伯,侯爷您自然就受了影响。”
  郭义摇摇头道:“罢了,此事想来无碍,以后注意些就是了。”
  这边有些懊恼,而朱勇却是有些幸灾乐祸。
  “文弼兄,你那个妹夫果然不是善茬,一番话把那些人给说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陛下多半也留心了,此次大战一过,弄不好就会调整一些人。”
  张辅刚才全程关注了群臣和朱棣的反应,他轻笑道:“杨荣和杨士奇袖手旁观,陛下冷眼旁观,那些人喝了些酒就发酒疯,不但没讨好,反而被德华几句话说的脸面全无,铩羽而归,痛快!”
  朱勇苦笑道:“那些人怕是自己都分不清是在争功还是在……陛下还在呢!还能亲征。”
  张辅喟叹一声,负手站在门外,喃喃的道:“德华看人一针见血,果然都是为了私利啊!”
  不远处杨荣和杨士奇正步履轻松的走来,看到张辅和朱勇各自分开,杨荣就说道:“武人粗鄙,士奇,先前那一幕你想到了什么?”
  杨士奇面色古怪的道:“想到了汉高祖。”
  杨荣噗嗤一笑,“我想到的是宋太祖,你想到的却是汉高祖,不过却也殊途同归。”
  杨士奇嗯了一声,说道:“这二位都是在有外敌之下清理……武勋,不过本官觉得……宋太祖大抵是最难办的吧。”
  杨荣的步伐轻灵,眼睛明亮。
  “本官觉得,殿下……有意啊!”
  ……
  孙越从未感觉这么畅快过,他带着麾下很少横扫了这片草原,那些哈烈人望风而逃。
  “大人,又有几个坠马的哈烈人,要不要?”
  前锋回来了,带来了五个形容枯槁的哈烈人。
  草原上放眼看去一片绿色,嫩草开始拔尖生长,战马舒服的埋头啃几口。
  “留着吧!”
  孙越有些郁闷,因为按照前几批被俘的哈烈人的口供,他们这一路被孙焕山骚扰的苦不堪言,战败后又被紧追不舍,人马俱疲,这才会被抓住。
  “吃早饭!”
  孙越觉得肚子饿了,就吩咐下去,随即大家就下马。
  所谓的早饭,不过是些干饼子和肉干而已。
  硬邦邦的饼子和肉干吃起来没有食物的感觉,就像是吃木渣子。
  孙越艰难的咬下一口饼,然后喝一口水,用口腔缓缓加温,软化食物。
  地上不能坐,大家都在自己战马的周围踱步吃饭,而斥候却要辛苦些,他们只能在马背上吃饭,顺便还得继续观察敌情。
  孙越吃了半张饼就再也没有胃口了,他把剩下的食物收起来,正准备继续出发,前方的斥候却回来了。
  “大人!敌军接应的来了,一万余人。”
  斥候的脸上全是油脂,这是为了防止被风吹出口子的方法。
  “轻骑还是什么?”
  孙越挥手,所有人都开始收拾上马。
  斥候喘息着说道:“都是轻骑。”
  孙越点头道:“辛苦了,咱们马上后撤,你们拖后注意些敌情,到了兴和堡,放你们歇息喝酒。”
  “多谢大人!”
  斥候策马掉头,此后他们将不再前进,而是拖在大军身后,防止敌军突袭。
  孙越上马,跟随着大队缓缓朝着兴和堡方向前行,脑海中却在想着哈烈人的部署问题。
  一万余轻骑来接应,这是不放心还是什么?
  还是说……大军就在后面?
  想到这里,孙越喊道:“加速,咱们回去!”
  马蹄踩踏着嫩草,那些草汁四处飞溅,生机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