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 兵逼亦力把里汗(感谢“1老书虫3”成为本书第63位盟主)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感谢书城书友“小雨点”的万赏!
  ……
  这是一支庞大的军队,前锋过去了,可据说辎重车队还在哈烈国内。
  歪思站在路边呆呆的看着那些气势森严的哈烈人,直至身后有人提醒道:“大汗,好像是哈烈国主到了。”
  歪思心中一震,急忙把腰弯曲了些,脸上挤出些笑意。
  这是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拉车的白马身上没有一根杂毛,而且高大神骏。
  马车的两边全是披甲重骑,那一双双眼睛透过面甲的两个孔洞盯着歪思,让他的腿有些打颤。
  “王,亦力把里汗歪思请见。”
  一个侍卫在马车边上低声的说道,车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
  于是马车往边上停靠,歪思被挤得一直后退。
  马车停好后,有人过来吩咐道:“亦力把里汗,过来吧。”
  这人没把歪思看在眼里,可从歪思再到那些贵族,没人敢质疑。
  歪思战战兢兢的走到马车边上,说道:“哈烈军阵之盛,让小汗见之心惧,果然是上国啊!”
  马车里的人等了一会儿才说道:“歪思,你是想跟着明人走,还是想跟着哈烈走?今日一言而决。”
  歪思一怔,来迎接之前他和麾下的智者们商议过各种应对方式,唯独没想到哈烈国主居然当面逼迫他做出选择,一时间他的大脑空白,无法做出回应。
  马车里的声音清冷,带着矜持。
  “听闻明皇亦要亲征,两国之争,亦力把里不过是夹缝中的馕饼,只需轻轻一压……你,明白了吗?”
  “王,亦力把里不过寸土,您忠诚的军队只需一个冲击,这里将不复存在。”
  作为哈烈国主,能和歪思说了几句话就算是给面子了。可歪思居然在发呆,那么自然有臣下来教训他。
  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男子倨傲的对歪思说道:“明人就在兴和堡,我们的王将会与明皇在那里会战,而亦力把里处于我大军背后,如若不从,那就是大敌,当铲除后患!”
  周围的重骑策马来回移动,给了歪思极大的压力。
  “大汗!从了吧……”
  “大汗!国主雄才大略,咱们跟着一起打进中原吧……”
  “……”
  歪思的背心处已经湿透了,他抬头看了一眼马车,嘴唇蠕动着。
  没有谁会甘愿成为别人的附庸,叫花子都不乐意!
  那个长袍男子淡淡的道:“时间不多了亦力把里汗。我们从初冬行军到现在,并不是到亦力把里来看春天的。”
  一滴汗水从歪思的鬓角处滑下来,在脸上划过一道湿痕,最后在下巴处摇摇欲坠……坠落。
  “是,小汗这就尽起大军,追随国主。”
  马车里传来了国主的声音,略微少了些冷漠:“可以,击败明皇之后,有你的好处。”
  “多谢国主。”
  歪思的心中一松,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马车轻巧的重归阵列之中,在那些重骑的护卫下浩荡而去。
  歪思弯腰恭送,一直等马车不见了,这才回身。
  那些贵族的眼中闪烁着野心和贪婪,因为他们知道,若是大明被打下来的话,那么他们每人都会得到一个地方当做自己的‘牧场’。
  而‘牧场’里的财物和奴隶,产出和美女,这些都是他们的!
  至于歪思……什么能比的上自家的飞黄腾达呢?
  所谓的大汗也不行啊!
  歪思看着这些面孔,心中暗自冷笑,然后吩咐道:“出兵吧,马上跟上。”
  咦!这位大汗居然比咱们还决绝?
  “大汗,还得先召集各部啊!”
  有人试探着问道,召集军队的过程就能分化亦力把里内部,引发矛盾。
  歪思大步走向自己的坐骑,说道:“本汗早就已经召集了三万人马,你们的人……都在其中。”
  歪思远去,那些贵族们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大汗居然……居然已经收拢了各部人马?”
  一个贵族的脸上见汗,面色潮红的问道。
  尼玛!他居然能悄然收拢了咱们的人马,想干什么?
  大家面面相觑,有人低声道:“大汗莫不是想…..远遁?”
  顿时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闪烁起来,大家就用这种眼神彼此交流着,然后笑呵呵的跟了上去。
  身后的哈烈大军依然在源源不断的开进,如果你在高空俯瞰的话,你会发现,这个队伍一眼看不到边,就像是明人的……
  ……
  “长城有多长?”
  王贺跟随方醒出了边墙,出去一段路后回头看了看两侧,突然觉得长城堪称是史上最浩大的工程。
  方醒没有回头,随口道:“最少得上万里吧,万里长城长又长,再也不见秦始皇,孟姜女一哭倒千里,化为长龙锁中央。”
  “中央之国……这便是锁住汉人进取心的长龙。”
  王贺策马跟上,嘀咕道:“中央之国,有了这城墙才安全嘛!”
  方醒没好气的道:“有了城墙,就有了不思进取!若是没了城墙,不说别的,本朝估摸着从开始就会把蒙元人往死里打,不打死打残,太祖高皇帝可敢在金陵定都?”
  “这……大概是不能吧!肯定要定都在北平。”
  王贺策马缓行想着这事,觉得有些微妙。
  来时急切,回程就轻松了些。
  等过了野狐岭之后,就有一队骑兵在等着,然后护送着方醒一行回去。
  ……
  回到兴和堡,方醒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再次加强鞑靼营寨的建设。
  “要加固,哨楼多布置些,有备无患。还有,仓库多弄些,要多。”
  “伯爷,要多多少?”
  方醒看了张羽一眼,说道:“陛下大军一到,那些辎重会有多少?”
  张羽算了算,愕然道:“伯爷,要好多啊!难道是陛下到宣府了吗?呃……下官不该问这个。”
  朱棣到了宣府的消息实际上不算是秘密,可在方醒去了宣府之后,陈懋就吩咐不许公开谈及此事,一旦发现重责不贷。
  “你去吧。”
  方醒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全是哈烈人的各种信息在交织着。
  “叫了林群安来。”
  “咦!不对,宁阳候呢?”
  门外的小刀答道:“老爷,宁阳候率人去查探哈烈人的踪迹。”
  “卧槽!”
  方醒懵逼了,“他不好好的统军,出去干嘛?若是兴和堡生乱,他有九个脑袋都不够砍!”
  小刀说道:“宁阳候收拾了一番前锋的人,然后整日坐立不安,说是要去瞅瞅,不然没有戴罪立功的机会。”
  “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