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朱棣的分析和敲打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感谢书友:‘O夜雨梧桐O’的万赏!
  感谢书城书友:‘王志强’的两个万赏!
  “陛下生病了。m.。”
  张辅去求见朱棣,大太监没有隐瞒,因为病情不重。
  “陛下受了些春寒,不过御医说几服药的事情而已。”
  张辅皱眉问道:“陛下一身系着军心民心,要不……多烧些炭盆吧。”
  大太监苦笑道:“如同以前一样,陛下不肯。”
  朱棣不肯对自己的身体妥协,就如同他当年不肯对帖木儿妥协一样。
  张辅没辙,只得说道:“哈烈人距离还远,除非他们用轻骑突袭,否则近期不会有战事。”
  大太监说道:“近日陛下老是问天气,说什么若是下雨的话,这场大战估摸着要推迟到夏季了。”
  张辅点头道:“是,哈烈人大军云集,各种辎重都得靠大车,若是下雨的话,一是早晚湿冷,病患增多。第二就是道路泥泞难行,为了确保大军安危,他们搞不好会选择扎营,等待气候好转。”
  这时里面出来个小太监,近前说道:“英国公,陛下召见。”
  张辅犹豫了一下,说道:“陛下该休养……”
  进了里间,张辅看到朱棣居然没有卧床,而是穿了棉袍在看地图。
  “哈烈人应当已经出了亦力把里,哈密卫那边依然没有奏报。张辅,你说说。”
  朱棣说话有些鼻音,张辅心中微颤,说道:“陛下,哈密那边咱们就几个人,兔力帖木儿肯定是胆寒了。”
  “胆寒?”
  朱棣不屑的道:“难道他不怕朕的怒火吗?”
  “陛下,哈密卫一边是原先瓦剌的地方,一边紧贴着亦力把里,扼守通往撒马尔罕的通道,大明必须要控制住。”
  张辅的思路非常清晰,也很冷酷。
  “哈密地处偏僻,亦力把里随时都能让他们惊惶,所以臣以为,大明此时可以不管,且等大战后再做处分。”
  朱棣冷哼一声,手指头在地图上哈密卫的位置上重重的点了点,说道:“兔力帖木儿想避祸,那朕成全他,不过哈烈人却不会让他好过!”
  张辅心中一动,说道:“陛下,您的意思是说……哈烈人会动手?”
  朱棣点点头,负手直起腰,说道:“哈密卫的位置紧要,哈烈人难道不怕朕在那边有伏兵?到时候从背后给他们来一下,那就是决定性的一击!所以……”
  张辅明白了,“陛下,哈烈人若是拿下哈密卫也没什么,那地方大明目前无法大规模迁徙人口过去,鸡肋啊!”
  这话的含义有趣,朱棣看了张辅一眼,说道:“朕以为你读书读多了,人也开始迂腐了,谁曾想杀伐之心还在,很好!”
  张辅背上都出冷汗了,他呐呐的道:“臣……臣只是读书消磨煞气罢了。”
  “消磨什么?莫名其妙!”
  朱棣走开,大太监亲自过去收起了地图,然后装箱。
  “随朕走走。”
  室内烧了几个大炭盆,虽然开着门,可朱棣还是觉得有些憋闷。
  两人在内院里转圈,朱棣神色淡然的说道:“朕估算哈密肯定不保,不过这是好事,以后大明驻军就是了。不过要防止哈烈人……稍后传令,陕/西和宁/夏两地要注意哈烈人的动向,提防偷袭。”
  大太监赶紧去找杨荣和杨士奇,朱棣揉揉眉心道:“天气不大好,草原太广阔,不容易发现敌情,所以只能加强防备,你怎么看?”
  张辅谨慎的道:“陛下,陕/西那边可能性很大,宁/夏那边太近,一旦被我军从后面夹击,哈烈人不败也难,不过小心些总是好的。”
  以前的朱棣对这等战前布局多半是先和武将们讨论,然后圣心独断,可今天下了决断之后居然还问了张辅……
  朱棣恍若未觉的说道:“他们若是不去偷袭那两处,此战必然是先试探。上次他们吃了大亏,于士气不利,哈烈国主必然会想找回来……方醒那边可有警觉?”
  这话有些意思,张辅尴尬的道:“陛下,兴和伯那日说了些哈烈人的事,说是此国国主倨傲,自命不凡,必然是不肯吃亏的。”
  “倨傲?那是好事!”
  朱棣的目光深沉,嘴角微微翘起,“朕青年开始领兵,多次深入草原,并身先士卒,哈烈国主呢?不知兵,也敢倨傲吗?那就是不知死活!”
  张辅偷偷瞥了朱棣一眼,看到的却是冷漠。
  “听闻他们新近打造了火器,而且还是有汉人在中间帮忙,朕以已经派人去查了,九族!”
  诛九族,这个几乎是要流传千古的刑罚如今又要出现了,可张辅心中却波澜不惊,甚至还觉得有些畅快。
  朱棣呼出一口气,觉得胸口的郁闷去了些,就随口说道:“方醒在兴和堡估摸着坐不住了吧?”
  张辅笑道:“哈烈人还得要一段时日才能赶到,无所事事之下,换了臣,估摸着也得有火气。”
  “当年朕年轻时,带着大军出塞,天寒地冻,吃的干饼子,喝的是冰水,发现敌踪之后,遇河则涉,冷啊!出了水里,那脚都没知觉了。”
  朱棣的眼中全是回忆和唏嘘,他想起了自己当年之事。
  “那时候什么都没想,就是想着杀敌。蒙元人的统治还在昨日,晚上睡觉做的梦都是……噩梦,谁敢懈怠?”
  那是一段全民一心的岁月,为了驱除鞑虏,除去极少数人之外,所有人都在支持着大明这个初生政权,义无反顾!
  “可如今的人变了。”
  朱棣的声音中多了些冷意和肃杀。
  “朕给了他们荣华富贵酬功,他们却在守着自己的家族……左顾右盼,做墙头草!”
  张辅冷汗都冒出来了,他不知道朱棣这话是否是在敲打自己。
  “你怕了吗?”
  朱棣突然淡淡的问道。
  “臣有罪!”
  张辅躬身请罪,心中却是再无疑虑。
  朱棣闲置他,冷落他,却只是为了称量一下他的本质。
  “臣忧谗畏讥,只想保全家族,保全富贵,却忘了陛下的嘱咐,臣……愧为英国公……”
  这是请罪,朱棣看了他一眼,说道:“朕只看本心,掩饰的手段太多,徐家一家子都在掩饰,掩饰什么?”
  这话张辅不敢接,毕竟徐家是后族。
  朱棣冷哼一声道:“他们是怕自己没本事,做不了事,怕被朕责罚,所以干脆一个装作富贵闲人,一个时常顶撞朕,做出一副愣头青的样子,至为可笑!”
  “朕若是想动徐家,何须找什么借口,直接动手罢了!”
  朱棣俾睨的看着外面,讥诮道:“满朝文武都在上蹿下跳,倾力为国的朕却看不到几个,这便是大明。”
  张辅躬身不敢言。
  “太子喜文人,时日一长,必然会打压武勋。”
  这个不孝子……
  朱棣转身而去,张辅站在原地,呆呆的想着刚才的话。
  这是在警告我们吗?
  远离太子?还是警惕太子,并保持和文官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