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战火纷飞(感谢‘欧水苏’成为本书的第91位盟主,多谢!)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哈烈西部,一个村庄正在燃烧着,火光中,那些百姓在四处奔逃。
  “仆固大人!”
  一个将领看向了自己的上官,请示道。
  右手轻轻一挥,这位将军冷冷的道:“他们抵抗了,所以……”
  “是,大人!”
  这将领策马冲过去,对那些围着村子的骑兵喊道:“大人有令,杀光他们!”
  那些骑兵闻言都兴奋的叫喊起来,然后一起策动战马,缓缓冲向村子。
  他们左手持盾,右手拿着长枪,腰间还有弯刀,这是肉迷国的精锐骑兵!
  骑兵从四面压上,那些百姓绝望的叫喊着,求饶着,然后被长枪穿透。
  极目四望,原野上绿草繁茂,而那浓烟在无风的环境下笔直的升起。
  眼前的杀戮并不能让作为万夫长的仆固欢喜,他吩咐道:“再派几队斥候出去!”
  “是,大人!”
  随即几队骑兵朝着前方和左右而去,硝烟下,惨嚎声仿佛是在为他们送行。
  刀光闪动,鲜血飙射,村子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实力悬殊的杀戮。
  仆固突然说道:“让他们慢些。”
  “大人,为何?马上就是午饭了,咱们……”
  仆固瞥了一眼发问的千夫长,冷冷的道:“我想看看哈烈人是否还有勇气,若是没有,那我们当灭国。”
  千夫长不解的道:“大人,哈烈不小啊!而且一旦灭了他们,咱们就和明人接触了。”
  仆固的眼中闪过兴奋之色,说道:“哈烈不小,可他们依然在内斗,厮杀不休。至于明人,他们的老皇帝去了,新皇据说是一个文弱的人,咱们试探一番也没问题,就算是……不敌,明人难道还能几千里远征?那是送死!”
  千夫长钦佩的道:“大人,您应当去国主的身边,您比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家伙看的远多了。”
  仆固的面色不喜不忧,看到那些骑兵下马,猫戏老鼠般的在追着那些哈烈人,摇头道:“肉迷正在苏醒,而哈烈就是最佳的肥肉,唯一可虑的就是那些泰西人,当我们的实力膨胀后,他们会迫不及待的再次组成联军开战。”
  千夫长恨恨的道:“那些疯子,一次次的失败依然不罢休,下次咱们应当打过去,烧毁他们的城市,让他们为咱们种地放牧!”
  仆固端坐在马背上,淡淡的道:“他们自己也不好过,内部矛盾重重,而我们却在重新崛起,哈烈人……不能忘记他们的老王干的事。”
  肉迷国老王一战大败,本人被俘虏,期间的屈辱自然不足为外人道。
  千夫长低声道:“大人,可咱们内部也不安静啊!那些人在争权夺利,而且……我觉得大明才是我们的劲敌。”
  此时村子里的杀戮已经接近了尾声,仆固挥挥手,牛角号响起,村子里的军士们加快了围剿的速度。
  “哈烈王是个蠢货,劳师远征还自鸣得意,结果被明皇一战击溃,他本人也死于战后,哈烈轰然倒塌……记住了,我们和明人就是在拉锯,而中间就是哈烈。我们不断的在侵蚀哈烈的疆土,明人却没有反应,这说明了什么?”
  远方传来了牛角号声,这是斥候在示警。
  仆固再次挥手。
  万马奔腾!
  他身后静静待命的九千余骑兵轰然出击。
  茂盛的青草被马蹄践踏着,无数马蹄声汇集在一起,大地在震动着。
  远方已经出了一条黑线,仆固满意的道:“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在冬天到来之前,咱们必须要让哈烈人明白,我们比寒冬更让人害怕!”
  “令重骑突前,我要一战击溃哈烈人的信心。”
  ……
  五千哈烈骑兵出现了,他们看着那个村子上空的浓烟愤怒着,嘶吼着,然后挥舞长刀冲向了比自己一方还要多一半的敌人。
  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双方的马速渐渐的提到了最高。
  哈烈人抱着必死的信念而来,他们自信能把自己的对手干掉大半!
  是的,他们就是炮灰,绝地反击的炮灰!
  击退入侵者,让哈烈大地上的伤口愈合!
  这些骑兵居然在马背上张弓,这说明他们是精锐。
  前方的肉迷人突然往两边一闪开,露出了一队骑兵。
  “是肉迷人的重骑!”
  两千人的骑兵人马皆披甲,手中的长枪渐渐放平。
  双方随即碰上,长枪连续刺穿后,骑兵松开手,然后拔出弯刀开始了砍杀。
  “迂回!”
  哈烈人的将领痛苦的喊道,然后带队分左右而去。
  左右两翼的肉迷人没有慌乱,甚至都没有迂回。
  “杀!”
  一个哈烈人奋力一刀,居然从对手的颈部斜劈肩部,然后他的长刀就被卡住了。
  一支箭矢飞来,从他的脸颊穿进去,然后从对面出来。
  可这个哈烈人仿佛没有感到痛苦,他面对当头一刀时只是微微躲避,在对手的弯刀劈进自己的肩部时,他狞笑着和对手错身而过,然后猛扑过去,双双落马。
  战场上惨烈的场景比比皆是,仆固皱眉道:“哈烈人疯了吗?”
  “大人,他们在拼命!”
  “是,不过拼命也不能改变他们失败的命运。”仆固冷冰冰的道,看到麾下在哈烈人的拼死反击下死伤惨重,他丝毫没有动容。
  肉迷人的重骑艰难的迂回过来,而哈烈人已经被纠缠住,避无可避。
  轻骑对重骑是不能硬扛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游击,利用自己的轻便和速度,把重骑拖垮,然后慢慢的收拾他们。
  当肉迷重骑冲进哈烈人中间时,几乎是不可抵御,那些轻骑被轻松的刺穿,当他们想反抗者,却发现自己的长刀很难切割开对方的甲衣。
  人马皆披甲,看去宛如怪兽。
  而哈烈人的抵抗在这个怪兽的面前显得绝望而无助,可却无人退缩。
  他们四处分散,却不是逃跑,而是在追逐着肉迷人的轻骑。
  “大人,他们这是困兽犹斗,让轻骑散开?”
  千夫长看到那些轻骑勇敢的和哈烈人纠缠在一起,为重骑转向赢取时间,不禁有些肉痛。
  仆固一直在观察着,此刻哈烈人尚余三千多骑,人人拼命的情况下,肉迷人的轻骑居然在节节败退。
  “拼命的哈烈人确实是劲敌!”
  仆固赞了一句,然后吩咐道:“重骑分成四队,绞杀他们!”
  命令下达,集结的两千重骑马上分为四队,然后慢慢分开,从四面压了上来。
  战斗至此再无悬念,看到那些哈烈人在重骑的肆虐下居然开始了崩溃,仆固淡淡的道:“先前只是想试探一下哈烈人的能力,如今看来,他们确实是悍勇。”
  就为了试探,你居然拿麾下去送命?
  他身后的几人都面面相觑,突然觉得仆固的身上在散发着威严。
  以及深不可测!
  哈烈人开始脱离战场了,他们留下了千余人断后,悲壮的撤离了战场。
  仆固策马绕到了战场侧面,看到那些逃窜的哈烈人并未分散,就吩咐道:“绞杀那些人即可,不必追击。”
  “大人,是担心埋伏吗?”
  仆固摇摇头:“草原上不好埋伏,除非是动用数倍于我部的军队,否则他们围不住。”
  右边厮杀声震天,不时有哈烈人冲着仆固这边突击,大抵是想斩杀对手的将领,让自己的牺牲更有价值。
  一路截杀之下,最后到达仆固这边的不过是十余骑,被他的亲卫轻松斩杀。
  仆固没有关注这个,他看着远方说道:“知道吗,这便是哈烈人的警告,我们若是再深入,内斗的各方就会重新聚拢起来……这不是我所能决断的,所以,去禀告国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