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8章 李二毛奏对(为盟主:‘夜夜夜夜寂寞’贺,加更!)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金忠的面色很红润,嗓门又大,咆哮起来当真是无人能敌,所以近期颇有些朝中一霸的气势。
  这是李二毛第一次进宫,第一次觐见皇帝,所以有些紧张。
  “……你们只看到攻伐缅甸耗费的钱粮,却看不到打下缅甸之后,那些土司没了后退的地方,再敢劫掠百姓,攻打城池,那就是自寻死路的好处!说鼠目寸光都不足以形容你们,都是蠢货!”
  李二毛在殿外等候传召,听到这个咆哮声,不禁抬头看了一眼里面。
  “低头,不得无礼!”
  边上一个太监低喝道,李二毛急忙垂首,心中好奇着是哪位居然敢咆哮乾清宫。
  没多久,里面的咆哮停住了,一个太监出来说道:“陛下召见,注意你的礼仪!。”
  这个太监冷冰冰的盯着李二毛,甚至带着些许厌恶的情绪。
  李二毛有些担心了。他并不知道觐见的礼仪,刚才这个太监一路叮嘱了好几次,还说什么‘若不是你是来报捷的,起码得先回家去练两天再来。’。
  等他目不斜视的进了大殿,一行礼,上面就有人说道:“你就是李二毛?”
  李二毛一个激灵,赶紧应道:“是臣。”
  朱高炽看到他紧张,就放缓了语气,问道:“缅甸如何了?”
  李二毛说道:“陛下,缅甸已然全境安定,少数逆贼都逃进了丛林之中,不过方大人已经给出了赏金,所以那些缅甸百姓都踊跃的去搜寻他们,想来他们最后只有覆灭一途。”
  朱高炽点点头,心中的大石头落下。
  原先他担心缅甸会成为以前的交趾,麻烦不断,可如今却一战而定,这也算是个吉兆吧。
  金忠的面色红润,问道:“你就是李二毛?那你去了金陵没有?”
  李二毛以为这是要追究他私自去金陵的罪,更担心会被认为先去觐见朱瞻基,急忙说道:“下官当时艳羡金陵繁华,就进城呆了一天。”
  金忠一怔,朱高炽也忍不住微笑起来,群臣同样是面带笑意,只是各不相同。
  土包子啊!胆子还小!
  朱高炽缓缓的道:“兴和伯说了什么?”
  皇帝一句话就让李二毛心中大定,他说道:“兴和伯说了土司之事。”
  “哦!”
  朱高炽对这个比较感兴趣,就示意李二毛继续说。
  大明控制的边远地方有不少土司,特别是云贵和广/西那边,土司不服王化,各自行事,经常会闹些小冲突出来,让大明不得不在那些地方驻军。
  李二毛渐渐的稳定了心神,说道:“陛下,兴和伯说最好是缓缓图之,逐渐更换那些土司的头领。”
  朱高炽的身体微微前倾,温言道:“兴和伯没有奏章吗?”
  这是一个勤政的皇帝,而且对主次分的很清楚。
  李二毛垂眸道:“没有。陛下,兴和伯说……大明正是军锋鼎盛之际,而那些土司不服王化,有的擅自攻伐,那自然要问罪。有的死后无子……这些都可以取消土司,用流官来代替,几任之后,自然就能掌控那些土人,到时候是下山种地,还是打散迁移到各处去,都能减少反抗。”
  朱高炽略微想了想,对蹇义说道:“户部以为如何?”
  所谓的土司,大多数是在那些山野之中。那些土人凶悍,不好管理,去那里做官……真的得三思啊!
  蹇义前段时间请过一次骸骨,结果被朱高炽拒绝了,所以最近看着有些沉默。
  “陛下,这是个好办法,只是遴选官员时得仔细,否则选派不当,反而会弄巧成拙。”
  这是老成谋国之言,连李二毛都心生敬佩。
  朱高炽略一思忖说道:“试试吧,总得要试试,否则那些土司蛊惑土人,迟早会闹出大事来。”
  蹇义点头道:“是,先试试也好,若有不妥,到时候也好改。”
  “没什么不妥。”
  这个大嗓门就是李二毛在殿外听到的,他偷瞟了一眼,看到的是一位老人。
  金忠说道:“陛下,此事臣以为当抓紧去做,否则拖一拖的,估摸着几年过后都忘光了。”
  这话暗讽朝臣们懒政,只是大家都被他喷怕了,没人回应。
  朱高炽微笑道:“朕会记着此事。”
  皇帝亲自承诺,这个面子给的大,于是金忠消停了。
  李二毛看出了朝中蕴藏着的火药味,他想起了宝船被停之事,就说道:“陛下,刚打下阿瓦之时,暹罗曾经派了使者来,只是方大人说自己无权做主,让使者进京……”
  朱高炽皱眉问道:“可有暹罗使者的消息吗?”
  吕震一直在观察着李二毛,闻言说道:“陛下,没有。”
  不管吕震的为人如何,但是他的记忆力无人质疑,他说没有,那一定就是没有。
  朱高炽的面色如常,说道:“不来就不来,相安无事即可。”
  这话有弹性,特别是最后一句相安无事,若是以后想动手,只需一个借口即可。
  李二毛在告退时快速的观察了一下群臣的神色。
  杨荣波澜不惊,杨士奇皱眉,金幼孜的嘴角微微翘起,而且发现了他的观察,对他微微一笑。
  至于其他人,大多是面无表情。
  这个就是所谓的大臣体统?
  带着这个疑问,李二毛出了宫中,然后直接去了方家庄。
  ……
  “师母。”
  张淑慧在前厅见了李二毛,看到他黑不溜秋的,不禁说道:“你此去良久,回来看着成熟了许多,想必收获不少。”
  李二毛知道自己黑,所以赶紧拿出一封信。
  “师母,这是山长的信。”
  邓嬷嬷接过信交给了张淑慧,张淑慧笑道:“赶紧回家去吧,你母亲肯定是翘首以盼了。”
  ……
  李二毛一路到了家中,却看到自己的母亲早就等在门外,他疾步过去跪下。
  “娘,孩儿回来了。”
  远行归来跪拜父母,这是孝道的一部分。
  “快起来让娘看看。”
  周氏扶起儿子,等看到他那张黑脸时,不禁哽咽道:“二毛,你这是受了多大的罪啊!”
  李二毛笑道:“娘,那边的太阳大,这是晒的。”
  两人进屋后,李二毛看到桌子上已经摆放了自己喜欢吃的菜,不禁问道:“娘,您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周氏一边张罗着碗筷,一边说道:“五天前夫人那边就让人来告诉我,说是你马上就回家了。今天夫人又让人来说是你已经到了,娘这才有时间张罗饭菜……”
  这世上有一种琐碎叫做母亲的唠叨,平时听多了烦,可当隔段时间听不到后,你会觉得失落,进而思念。
  李二毛想起方醒让自己带信,可私下还派人回来通报,心中不禁一暖,然后就被母亲的热情给淹没了。
  “二毛,你吃这个排骨,这可是娘才买的,新鲜。”
  “二毛,你试试这个红烧鸡,这是娘跟书院的厨子学的……”
  “……”
  吃饱后的李二毛连路都走不动了,他喝了一杯茶,然后就去写信。
  而此时的朱高炽却在询问御医。
  “金忠的身体如何了?可有进展?”
  御医摇头道:“陛下,金大人的身体到头了,元气亏空的厉害,可他说自己是泄露了天机,为上天所妒……臣等多番整治,估摸着……很难改观。”
  “是这样啊!”
  朱高炽闭上眼睛,喃喃的道:“老臣啊老臣,少一个朕看着就心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