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9章 妇女之友(感谢:‘郑家二郎’成为本书的第92位盟主!)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本书在向百盟挺进中,感谢兄弟姐妹们!
  初秋的金陵依旧炎热,郑和依旧没有回来。
  知道他出海试航的人都在嘀咕,甚至有人说他是不甘心停了宝船,所以带着那支小型船队去了西洋。
  “郑和大概是舍不得回来,要在海上多飘一阵。”
  方醒也想出海,想去现在的天方和非洲看看,可他知道很难。
  在朱瞻基登基之前,在他坐稳位子之前,估摸着方醒很难出海。
  朱瞻基在看地图,用手指在那片海域滑过,一路过了旧港宣慰司和苏门答腊,然后就是一片宽阔。
  “世界很大,大明很小。”
  朱瞻基用手掌覆盖了那片海域,再和大明的疆土对比一下,觉得这个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了。
  “那你慢慢研究。”
  方醒一溜烟就跑了。
  随着莫愁的临产期接近,方醒的情绪有些不大对,焦躁中带着神思恍惚。
  朱瞻基看着他急促的模样不禁笑了,然后笑容微敛,想起了孙氏的来信。
  孙氏在信中诉说了思念,女人的妩媚和娇憨跃然纸上,让人恨不能赶回去,只想把她揽入怀中。
  没有儿子是朱瞻基目前最大的缺陷,为此他私下去找过郎中——不是御医,他不想让人知道此事。可依旧无果。
  后来他向方醒说了此事,结果被方醒讥笑了,说是有了端端就说明他能生,只不过是看机缘罢了。
  外间有人在恶毒的说着他没有儿子,对此朱瞻基并未在意,作为太子,他早就有了不被所有人支持的觉悟。
  至于儿子……
  想起自己后院里的暗流,朱瞻基不禁皱眉,有些不渝。
  那些女人都在争夺着,争夺着和他的……交配权,而目的不过是想抢先生个儿子出来。
  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只是小事,目前他关注的是北平的气氛。
  种种消息表明,北平目前就像是一个烂泥沼,皇帝在那里就像是被五花大绑,无法自由的呼吸。
  “轮到我的时候如何?
  朱瞻基有些迷茫,他不喜欢和群臣玩心眼,可却又不能不玩。
  太子和皇帝不是一个职业,压力不一样,视角不一样,只有当你坐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时,才能知道自己要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
  “挑战?我喜欢这个词。”
  ……
  “我不喜欢挑战,所以你这小子还是闺女最好乖乖的出来,别让你娘受苦。”
  哪怕准备了药,可方醒却知道在以后难产同样是难解的问题,最终只有剖腹一途。
  可在这个时代剖腹,方醒觉得这和自杀没啥区别。
  器械已经准备好了,这种助产的器械让外界对他又有了新的认识。
  ——斯败类!
  可方醒却觉得自己只是妇女之友罢了!
  “老爷,殿下出去巡视了。”
  外面传来了辛老七的声音,方醒把耳朵从莫愁的小腹上离开,遗憾的道:“这孩子不搭理我。”
  朱瞻基的安危在此刻被方醒抛在了脑后。
  为了平衡身体,莫愁的身体微微后仰,摸着鼓起的肚子道:“老爷,这孩子害羞呢!”
  方醒大笑着起身,扶着她坐下,说道:“你好好的养着,我跟着去看看。”
  外面的消息被方醒封锁了,所以莫愁并不知道他遇刺的事儿,所以她微笑着答应了,然后看着他慢慢的出了小院,才对要弟说道:“这孩子很乖,上次咱们给孩子求的符纸在哪?取出来,我帮孩子戴上。”
  要弟欢喜的道:“这孩子一定是个聪明的,到时候伯爷肯定会喜欢。”
  莫愁轻柔的道:“不管聪不聪明,我都喜欢。”
  随后一张符纸被莫愁放进了怀里……
  ……
  “他去巡视什么?”
  在见到王贺的时候,方醒脸上的温柔不见了,恶狠狠的,看模样像是要揍人。
  王贺无奈的道:“殿下说要去看看下面的小吏是否尽职。”
  这货打鸡血了吗?
  幸存的刺客不出所料的坚守了秘密,无论是什么刑罚都无法让他开口,让方醒在怀念着那个能让人犯恐惧的安纶。
  “这事哪里用得着他去!”
  方醒大怒,然后招呼了家丁追去。
  那些刺客还有没有同党?而他们是否已经放弃了刺杀的打算?
  这些问题在方醒的脑海中闪过,他把大明的藩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最后选了三个疑犯。
  ……
  年轻人的热血在胸中奔涌,朱瞻基只恨那些对手藏头露尾,他希望自己在金陵的蛰伏能换取那些人的轻视,然后再给予他们雷霆一击。
  心中激荡,自然马速飞快,出了朝阳门之后,朱瞻基一马当先就加快了速度,身后的侍卫和黑刺的军士们纷纷跟上。
  而在朝阳门出去七八里地的遇下村中,原先方醒带着婉婉看到的一片荒芜已经焕然一新。
  这个原先被废弃的村子后来因为有良田被慢慢的侵占了。
  目前的大明就是这样,被认定为荒地之后,和官府报备一下,自然能去垦荒——在大明拿下了不少地盘后,官府对垦荒的举动大多是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还能转移户籍到垦荒地去。
  这也是政绩啊!
  朱瞻基并没有目标,一路疾驰到了遇下村外时,他勒马问道:“这里怎么有的屋子看着像是废弃的?”
  这里虽然移居来不少人,可还有些地方依旧荒芜着,看着就像是闹市中的幽谷。
  藤蔓爬满了那些屋子,恍如丛林。
  “殿下,这里原先是被废弃了,这几年才多了人。”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策马缓缓的进村。
  这时后面有马蹄声,很急促,武川回首看了一眼,说道:“殿下,好像是兴和伯来了。”
  朱瞻基笑道:“这是怕刺客吗?”
  等方醒赶到后,那眼神看着不善,朱瞻基就说道:“我是临时决断出门,就算是还有刺客,他们也来不及。”
  方醒皱眉道:“千金之子……你不该冒险。”
  皇帝,包括太子都是能影响一个国家未来的人,所以不管你有多喜欢外出,最好还是乖乖的呆在宫里为好。
  至于那些所谓的几下江南,还留下不少风流韵事,留下不少传说被后世演绎出来赚了不少票房的‘皇帝’,不过是去视察自己的奴隶罢了。
  顺便见见世面!
  朱瞻基笑道:“看看罢了,总得看看才能安心。”
  这时先行进村查探的贾全等人出来了,禀告道:“殿下,村里没有异常。”
  方醒在,自然就接手了保护工作,他吩咐道:“注意屋顶和夹道,发现异常先动手再说。”
  一行人进了村子,那些百姓看到人马众多,都被吓了一跳。有回家赶紧关门的,有站在原地发呆看着的。
  朱瞻基下马,看到那些害怕的眼神,就走到一个老人的身前问道:“敢问老人家,可否借一步说话?”
  老人干瘦的身体微微发颤,却不敢拒绝,就说道:“小的家中有些粗茶,请贵人移步。”
  朱瞻基笑着跟了过去,贾全带人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四周。
  老人的家就是以前的屋子改造的,墙壁上还能看到爬藤,大抵是喜欢,所以没扯掉。
  进了正屋,老人的家小早就被唬的躲进了里屋,大气都不敢出。
  老人把家中最好的一张椅子让给朱瞻基,自己却站着。
  “老人家且坐,不然大家都没法安生说话。”
  朱瞻基笑着让他坐下,然后问了小吏和粮长的良莠。
  老人不敢说,只是装傻。
  方醒看到门外有人看热闹,就说道:“老人家放心,咱们是官府中人,最近殿下令人整治小吏,所以派了我们来问问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