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不省心的女孩(十)


小说:都市之修仙狂少  作者:世界第一作家
  第548章不省心的女孩
  结果739还是把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就是怎么都不答应,结果爱丽丝双手抱着她的脖子劝道:“你真的不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吗?让你一个人走我好担心啊,这两天都没到,就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一个人,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这话有嘱咐之意,倒有点像长辈吩咐小孩似的,但739也毫不在意,只是犹疑不决,爱丽丝最后笑道:“那你就不加入师傅的门派了,只是和我在一起,不可以吗?你只作我的姐姐。”
  说着她忽然灵机一动道:“要不然你加入我爸爸的公司,嗯,我叫爸任命我为总经理,你就当我的总经理助理吧?助理必须跟着经理的喔!”
  这倒是个解决办法,739终于点头了,说起来这个“助理”的职位可着实不怎么高,但739实际上并不懂,而且就算懂了,她也不会在乎名位什么的,她的性子比水寒还要淡泊。
  “可是,你叫什么名字啊?”爱丽丝问道,这是当然,要正式担任什么职务,总得有个名字吧,无论七.三.九也好,七百三十九也好,可都不是人名。
  再说了,只要她来了,总统那边还要给她注册身份呢,也就是说,正式的米星国公司,也是需要一个正式的姓名的。
  “南希.塞文,我就叫这个名字吧?”739随即确定道,好吧,之前住旅馆时登记的是塞文.思瑞.南希,这个来自于739的怪异姓名,之前在旅馆时也听说了,南希是名,塞文是姓,那就叫这个名字吧,好歹739是自己二十一年来不变的代号,要彻底甩掉她重起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名字,终究还是不习惯的。
  那么从这时起,739就成了南希.塞文,而爱丽丝和水寒等人,也就称呼她为“南希”,当然不是亲近的人不该这样称的,只是她也不在乎,她真的把名字纯粹当成了只是代号。
  总算勉强解决了这个不省心的女孩,而且水寒其实不是很希望这么解决,因为她真的不是个好人。如果不是因为爱丽丝拿她亲人的,如果不是之前她确实帮过忙,实在也不想就这么为她帮忙,为她善后事情,但现在,也只好了。
  那么……等等,总统又来电话了,再一接电话,好家伙,水寒才发现,这个新朋友对自己作事还真够周到的。
  “水寒,你要开的公司,我能帮你作的事都作好了,现在就差你们的人直接去了,开公司可不像办个人证件,那个缺席都能作的出来,这个你得去办啊。”
  不多时之后,新约克城,华尔街,到这儿才知道,从开公司到上市,到所有的一切手续,竟都已经事先办好了,甚至于连部分捐赠,货款,经济扶持之类都已经处理好了,水寒纠缠在盐湖城的并不太长的时间内,总统完成了这么多事,这作的可真够快的啊,让他一边疑惑,一边感慨这个新朋友可真够朋友。
  水寒等人还需要作的事,只剩下决定公司法人,经理,董事及各级职务,以及注资,那都是离了正主没法作的事了。
  公司总裁定为黄毅辰,其他的事也无需多说了,现在最后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是,公司叫什么名字?
  是啊,但凡开公司,总得有个名字的啊。当然,水寒从一开始就没在意这个事,我是逆天门,逆天宗,就以这个为名吧?
  “那么到底是逆天门公司呢?还是逆天宗公司呢?”在华尔街的某个办公室里,某个专门负责为水寒办这些事的人问道。
  “那就逆天公司吧。”水寒答道,自己这个门派现在公开的名目已经不是门派了,就是一个公司,还带后面那个字干嘛。
  “好的,这就为您办。”
  当工作人员回答时,爱丽丝还说是不是先回去等着,一般来说办这些事情总得要个一两天吧,可是这儿的人却叫他们不要急着走,果然只用七八分钟,一切就已经完成了,好快!
  然而当证件拿到时,水寒看到了上面写的公司名,却实在是很吃惊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逆天门,最后成了这样的一个公司。
  公司名用的是汉语,英语等六种语言写成的,其中汉语名是“逆天有限公司”,好吧,这也还能接受,所谓“有限”公司,这个有限也是公司制中必须带的字,虽然门派变成了“有限公司”,感觉上有点滑稽,但至少还以接受,然而另外几种语言的名字是……
  “打倒上帝有限公司”!?水寒瞅着这证件上的这个英文公司名,不禁一头的雾水,再看另外四种语言上的公司名,有三种也是这个名字,另一个阿拉伯语的名字,只是打倒的对象换了,但还是这个意思。这?这什么玩意公司名?这叫什么事啊?
  看到水寒阴晴不定的脸色,所有同伴都有点奇怪他是怎么了,爱丽丝最急不可耐的道:“师傅,师傅,出什么事了?有什么严重问题吗?”
  “你自己看。”水寒把证件递给她,爱丽丝接过,她不像水寒那样,世界各主要语言全学过,但英文她当然是认得的,一看之下,几乎忍不住的就脱口而出道:“打倒上帝!谢特,怎么会是这样的名字?这是在谋害我们吗?”
  她叫的又快又急,几个华夏出身的师兄弟,并没有听清,他们虽然多少也学了些英文,但听力不够好。随后水寒又把证件递给黄毅辰等人,水寒再一解释,大家也全懂了。
  “这绝对不行!”黄毅辰皱着眉头道:“想想看这个国家的人都信仰什么吧,起这样的公司名,想想看这整个国家会怎么看我们吧?何况这个信仰还不止是在这个国家,我们简直一下子要得罪半个世界!”
  是啊,这怎么办?于是众人和这儿的工作人员交涉了起来,然而名字不是他们起的,是这儿的某个语言学兼中文学兼华夏文化学的专家起的,只好再找他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