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作人要有底线(一)


小说:都市之修仙狂少  作者:世界第一作家
  “你怎么想的起来跟这开店的人谈这种生意的?挺意外的啊?还有,这笔收入估计也不会很多吧?”走在风光明媚的大街上时,水寒问道。
  “蚊子虽小也是块肉,至于说我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我可不是突然想起来的,从我知道你给了我如此重任的时候起,就一直在想。”黄毅辰淡然答道。
  “啊?我给你的重任?”水寒
  “当然了,是你给我的,我现在可是你任命的总裁了,是负责公司整个决策与发展的,公司发展的怎么样,可是直接决定咱们的科学家有多少钱科研的,我敢不用心想吗?可惜我以前也没作过生意,更没这方面研究。”
  黄毅辰轻轻叹了口气:“当然了,在这饭店作的这点点事,最重要的还不是能挣几文大钱,这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小小的尝试罢了?”
  “试出什么了没有?”
  “当然,我试出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名字,我们的这几张脸,我们的身份,简单的说,我们这几个人,就是钱。商品经济所谓的品牌,而我们,就是品牌,这可得用好了,而且得抓紧时间,趁热打钱才能成功……”
  “那叫趁热打铁,不叫趁热打钱,以为我的汉语学的不够好吗?”爱丽丝立即纠正道。
  “没错的,我现在就是要趁热打钱……”黄毅辰道,他随口说出这些东西,水寒却听的目炫神驰,我的个乖乖啊,看起来他现在还真有几分大老板气质了,学的好快啊!让他当这个总裁还真不错呢,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说着说着,黄毅辰忽然脸色剧变,一巴掌拍在雯雯头上,怒斥道:“老实点,你怎么又想吃人?”
  “啊?又来了?”水寒道,这时雯雯嘴里又发出嘶嘶的叫声,水寒问道:“又在叫着‘血’了?”
  黄毅辰苦着脸摇头:“不是,这次她说那几个丑男长的太难看,生气就想把他们吃了。”
  啊?还真没说错,与水寒等人擦肩而过的,确实有几个老丑男人,可是……人家长的丑,你就要把人家吃掉?
  “乖,雯雯乖,人不是随便乱吃的好吗?以后我找别的好吃的给你,行不?”黄毅辰抚摸着雯雯的大脑袋,就像劝一个幼儿那般的劝着,看的人直心疼。
  好不容易把雯雯安抚下来,没走的几步,雯雯忽然又猛的想要窜出去,想要袭击几个路人,总算几人都有准备,没等她扑出去就拦住了。
  咦?这回几个人可是俊男美女,怎么回事?这些也长的丑?那大概这超大蚊子的审美观与人类不同吧,黄毅辰问雯雯,雯雯又是一阵咝咝的叫喊。
  “这回她说,这几个人看起来挺漂亮,色香味都比较好,让她很有食欲。”黄毅辰苦着脸道,好吧,审美观和人类倒没什么不同,可问题是,看人家丑生气要吃人家,看人家长的漂亮觉得好吃还是要吃人家,说到底了一句话,就是要吃人。
  “把你的宠物管好一点!别老是想吃人!!”水寒生气的低吼道,说真的对这喜欢吃人的妖怪,真的有种想要干脆杀死她的念头,然而……当初要不是她不离不弃的生死追随,怕自己的队伍可能也全军覆没了,包括自己,又怎能不念这个交情呢。
  “嗯,还是娃娃最乖了,胖乎乎的,又那么可爱。”爱丽丝抚摸着娃娃笑道,但这时娃娃忽然也抬起她的大胖脸,望着某个方向,发出一阵低吠,说真的,她学狗叫倒学的挺像。
  “靠!怎么你也……”黄毅辰立时一脸的绝望,随即也发出一阵怪异叫声,这是在回答娃娃,两人随即就是一阵对话。
  水寒立觉事情不妙,难道娃娃也?
  “她说,那个油腻腻的胖子看起来一定非常好吃,她好想吃。”黄毅辰叹息道:“我就好奇问她,她刚刚才吃了那么多牛肉,怎么还想吃?”
  “她怎么回答?”水寒问道,同时顺着娃娃的目光瞅去,是看到了一个又老又胖个子又高的大胖子,一只酒糟鼻子,光秃秃的头上头油直冒,确实是个“油腻腻的胖子”,不过看起来,她对食品的口味与评价,和雯雯是不太一样。
  “她说,刚刚吃的肉并不多,没感觉到什么,而且这个胖子确实非常好吃,她非常喜欢这人的味道。我又指责她之前曾经一次性的吃掉了那么多人,怎么还觉得谁多好吃。”说到这儿黄毅辰脸上有些古怪,水寒道:“还有什么,说啊!”
  “她说那是战斗吃人,吞的太快,根本没品到味道,这回要是吃到了这个胖子,她一定细嚼慢咽,好好品味道,绝不浪费了。”黄毅辰说这话时简直不敢抬头,自己的两只新宠物,实在是太糟糕了。
  水寒的整个队伍,这时都有点难过,唯独南希随口说道:“这有什么困难的?不就是想要吃那个胖子吗?我们悄悄给捉走了,喂了娃娃,谁能知道?”
  她说这话时平淡而自然,仿佛说的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水寒立时两道冷冰冰的目光逼视过来,狠狠的道:“你说什么?你胆敢说什么!?”
  “我……”南希有点想爆发,可望着水寒的眼睛,却忽尔觉得有些气虚,弱弱的道:“只是一个人而已,你不是也杀过很多人吗?又不比我少?”
  这时爱丽丝道:“你说没人会知道,那不一定啊,你知道师傅有多少潜在的敌人?有多少人可能会盯着师傅吗?很多……”
  “住口!不用你多说!”水寒忽然很凶的打断她:“有没有人知道,那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自己总知道吧?”
  “可那只是一个……”南希低哼道,可是她自己也有点搞不清,怎么在这男人面前,自己就有些心虚了呢?他可还不是自己的师傅兼宗主呢。
  “一个又怎样?一个也是人,是的,你说我杀人不少,那不错,可我从没无端杀人,这是无怨无仇,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必须要动手的难处的人,我没有杀死他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