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那对于师生恋,你怎么看?


小说:试婚老公,要给力  作者:百香蜜
  “怎么了?”
  “你真的,.”顾清离说完,将墨子烟打横一抱,“但是,我今晚就想食言而肥。”
  墨子烟愣住了,忽然就变成了要送入狼口的小羊一般,有些生涩的开口:“四哥,我没经验!”
  “我也没有。”顾清离很自然的回答。
  “你以前……”
  “没有过女人。”顾清离非常的坦白,“因为,没有人,可以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脑子混沌不清楚,只有你做到了,墨子烟,所以你很伟大……”
  墨子烟的脸色,渐渐的涨红……随后,她提醒顾清离道,“要不然……你去洗澡?”
  “一起。”说完,顾清离抱着墨子烟,重新回到了浴室,将她安放在盥洗台上。
  随后,他用修长的手指,勾住墨子烟的下颚,轻柔的吻了上去。
  墨子烟很紧张,也很害怕,只能勾着顾清离的脖子,但是,又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很刺激。
  男女之情,他们都没有体会过,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从刚才的轻柔变为了下一刻的激烈。
  墨子烟身上原本就只有浴袍,经过顾清离的拉扯,此刻露出了大片的肌肤,让人遐想。
  而后,顾清离脱去了身上的西装,露出了无比健硕的胸肌和腹肌……
  墨子烟的脸色,.
  “子烟,看着我。”
  顾清离捧着墨子烟那脸颊,看着她带着水雾的双眸:“我要你。此刻,现在。”
  墨子烟没有办法拒绝,只能本能的回应……
  生涩,但是,却充满了激情……很快,两人就不着一缕……
  在花洒的冲击之下,两人的吻变得疯狂,而身体的本能反应,也越来越多。这一刻,墨子烟的脑子,根本就没办法思考,她甚至是没考虑过,要必须在舒服的大床上……
  顾清离毕竟学识渊博,即便是第一次,但也知道,如何减轻女性那方面的痛苦,所以,他非常的照顾小笨蛋的感受……
  浴室的灯,在卧室看来很朦胧,但是其中缠绵的两人,却在浴室的玻璃上,勾画出了羞人的形状。
  磁性的声音,宽慰低沉的痛吟……
  等到墨子烟脑子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舒适的大床上了,身体的不适,让她缱绻一团,完全不敢乱动。
  顾清离宠溺的一笑,然后将墨子烟抱入怀中:“这才叫真正的同居……”
  “四哥,你太坏了。”
  “对你一个人而已。”顾清离亲吻她的额头,然后哄她休息。
  因为尝到了秘果的滋味,他很想再来一遍甚至无数遍,但是,墨子烟的身体没有准备好,所以,.
  两人相拥而眠,直到翌日清晨,墨子烟睁开双眼。
  见到顾清离健硕的胸膛,她脸色绯红……
  “四哥,早啊。”
  “小笨蛋。”顾清离直接起身,露出了绝妙的身材,墨子烟连忙捂住双眼,这男人,就开始在她面前无所顾忌了吗?
  “都看过了,有必要遮掩?”顾清离轻笑。
  “我不习惯。”墨子烟转过身去。
  “你的课在第三节,再睡一会。”顾清离嘱咐墨子烟,“早饭我会给你做好,到时候,你直接起来吃。”
  “知道了,你快走吧。”
  顾清离见墨子烟如此热衷赶他走,便故意到她面前,对她道:“后悔了?”
  “才不是!”墨子烟连忙摇头,“我只是……没适应过来。”
  “即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傻丫头。”说完,顾清离在墨子烟的额头上一吻,但是,这一吻,就一发不可收拾……
  食髓知味,顾清离完全上了瘾,所以,最后的结果是,顾教授从业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请了病假……
  而墨子烟,也没有去上别的课。
  室友一见这样的情况,就知道,这两人肯定有事。
  “该不会,是床上太激烈,起不来吧?”
  “我看也像!”
  ……
  两人在床上一整天,当然,不是缠绵,而是休息。
  墨子烟只觉得浑身都被幸福环绕,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墨霆这时候,在家里生病。
  唐宁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顾清离正和墨子烟吃着晚饭,两人戴着对戒,喝着小酒,俨然已经是一对新婚小夫妻,但是,听到唐宁说墨霆病了,她马上就着急的站起了身来。
  “你爸感冒了,好几天了,你是不是也回来,挑起你总裁的胆子了?”
  “妈咪,我一会就回来。”墨子烟心急了。
  “还知道回来就好。”
  见她神态急促,顾清离立即帮她拿衣物,收拾东西:“是不是要回去?”
  “我爸病了,我要回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送你。”顾清离连忙道,“这样会快些。”
  “好。”墨子烟点头。
  她哪里想过,这个晚上,就是顾清离和岳父岳母见面的时机?
  两人将车开入了凯悦帝景,却没想到,唐宁在门口,将两人堵住,墨子烟很尴尬,只能让顾清离下车,见见自己的母亲了。
  顾清离保持自己一贯的儒雅,下车以后,对唐宁非常礼貌的伸手:“伯母您好。”
  “久仰你大名。”唐宁笑道,“不如先进去吧。”
  “原本,该我上门拜访您和伯父的,只是今天突发情况,没来得及准备,有点过意不去。”
  “没关系。”唐宁拿出长辈的威严,看样子,是打算为难一下顾清离了,“子烟,先去看看你爸。”
  墨子烟其实知道,唐宁就是故意支开她的,但是,遇到唐宁,她也没办法:“那我先去,妈咪……”
  “我知道,我不会欺负你的心头肉。”唐宁很无奈,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真是一点都不假。
  再看顾清离,还是儒雅做派,镇定自若,完全没有一丝慌乱。
  看上去,也不简单。
  “顾先生,请坐。”进入客厅以后,唐宁招呼客人,“听说,你是我女儿的教授。”
  “是的,伯母。”
  “那对于师生恋,你怎么看?”唐宁故意为难他。
  顾清离一听,顿时便笑了,完全没有一丝慌乱:“良师益友,年龄相仿的师生之间,难免产生感情,但是,克制方显人性,如果有那么一个人,是怎么也克制不了的,那即便是失去一切,也不想错过这个珍贵的人!”
  听完顾清离了的话,唐宁的目光,柔和了稍许。
  的确,是个有胸襟并且有修养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