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懦夫救星


小说:武侠之数据悍匪  作者:浪非花
  第三百四十一章懦夫救星
  “就这点事?”
  车厢内,陆奇鄙夷地看着林总管,连连摇头。手机无广告m.最省流量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陆奇摆了摆手就要让林总管离开。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如果不放心你就自己去!”
  林总管踌躇了一下,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到陆奇那毋庸置疑的眼神,最终还是忍住了。
  “那就多谢陆公子了!”林总管又是一礼,这才缓缓退了出去。既然陆奇已经答应,把他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他说的再多也不起什么作用,陆奇在自家主子心中还是有点地位,希望他能帮主子走出困境。
  炊烟袅袅,营地内的帐篷都已经搭好,陆奇也从马车内走了出来。王府的掌厨正在操刀做饭,家丁护卫都自带干粮,所以大厨们要做的也就杨宁,陆奇等寥寥几人的伙食。
  因此,质量上还是比较优质的,至少陆奇这么觉得。
  嘴里嚼着酥脆多汁的肉糜,陆奇端起一盘卤牛肉,浇上酱汁,盘坐一边大口吃了起来。肉很入味,酱汁满满的浸透其中,酱香可口。三两下,陆奇便将整盘牛肉吃了个干净。舔了舔嘴唇,陆奇对掌勺的大厨道:
  “这牛肉做的很好,还有什么好吃的都做出来尝尝。”
  陆奇好歹在江洲诚挂了几天将军之位,多少有点名气。厨子就算不知道陆奇和杨宁拜过把,但陆奇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们也不敢怠慢,谦逊道。
  “大人过奖了,还有白切醉鹅等小菜在烧,希望大人喜欢。此地食材不足,等到了京城王府,小的得熊掌鹿茸定为大人做顿更好的。不周之处,还望大人见谅!”
  陆奇嚼了嚼嘴里的碎肉,更好的?想了想,陆奇眼前一亮,对厨子道:“熊掌鹿茸不足挂齿,待我为你取来。你且附耳过来,帮我带句话给林总管。”
  说罢,不等回话便起身向山林中走去。
  夜很静。
  冬日里没了蝉鸣,也无鸟叫。只剩下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回响。
  亮灯的帐篷内,林总管静静地站在杨宁身后,默默地守护着,看着他彻夜地唉声叹气。
  没有办法,林总管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杨宁的好。男女之情林总管没有经历过,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是静静地陪着杨宁,为其端茶倒水,添衣御寒。
  半晌,帐内传出杨宁幽怨地一声长叹。
  唉……
  四下一静,就在这时。
  嘭!
  马车外传来一阵重物掷地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骚乱。
  人声杂乱,吵吵闹闹地,杨宁眉头微皱,被从沉思中赶了出来这让他很不开心。
  “老奴出去看看。”
  看到杨宁皱眉,作为一个忠心不二的好奴仆,林总管马上道。
  杨宁摆了摆手,一个字都懒得说。林总管走了出去,片刻,四周又恢复了宁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杨宁独自一人坐在书案前,看着书案上那一卷红色巾帛又陷入了沉思,物我两忘。
  甚至,连林总管已经出去了好久,他都没有察觉。
  好一会儿,直到蜡烛烧尽,车厢内的光线变暗,杨宁这才察觉林总管似乎出去的有些久了。再一细想,好像今天的晚膳也没有送过来。
  杨宁不由心中一紧。
  “难道出事了?”
  这段时间他因为巾帛的事,无心其他,耽误了很多事情。若真被人趁虚而入,那还真是栽了。
  想到这里,他顾不得伤神,吹灭了蜡烛,从书案底下抽出柄宝剑,便向帐外靠去。
  帐外很静,听起来不像是有人的样子。杨宁从缝隙中瞅了瞅,外面黑漆漆的看不到人影。之前生火造饭的人似乎都蒸发了。
  犹豫了一下,他掀开一角,悄悄潜了出去。哪知刚一出去头顶就传来一道声音,四下里瞬间亮起了灯火。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杨宁心里一惊,抬头一看,发现是陆奇正坐在车顶对他说话,再看看四周,收下都在,只是方才没有看到,他这才松了口气。
  “是大哥啊,吓我一跳,怎么还把灯都熄了,我还以为……”
  “还以为被袭击,全军覆没了是么?哼,你再这么下去,这支队伍迟早得玩完。”陆奇毫不客气地说道。
  “林总管,让人把吃食送到帐篷里,我要和你们家王爷好好絮叨絮叨。”
  说完,陆奇拉着杨宁一起走了进去。一进帐篷,陆奇就看见正对门的书案上放着一卷红色巾帛。
  杨宁见此,正欲收了巾帛,却被陆奇先一步拿在手中,展开来看。
  巾帛的四边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看起来十分喜庆。正中央几行灵动小巧的字迹道出了这卷巾帛的内容。
  “致吾友宁,今岁初,吾奉上谕征北狄罗刹国,大胜。上喜,赐良田三千,封冠军侯。今已归京,欲岁终与张氏之女完婚。特属张氏执笔,告知于汝,望汝亲来,敬上。”
  待陆奇读完,杨宁的眉头已经皱作一团,面露苦涩。陆奇知道张氏之嫡女就是杨宁曾经那心爱之人,但却装作不知,试探道:
  “哈,吃喜酒,好事情啊!”
  “是啊,好事啊……”杨宁表情木呐,言不由衷。
  陆奇见此,气不打一出来,你就这么怂了?想到这里,他拿起巾帛就往火盆里一丢。
  噗!
  巾帛迅速燃烧了起来。
  “大哥!”
  杨宁看到立刻就想扑过去,把巾帛拿出来,却被陆奇死死制住。
  “怎么?舍不得她写给你的字?二弟,省省心吧,她既然能帮人给你写这种东西,便早已不在乎你的感受。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一厢情愿呢?”
  “可……”
  杨宁的声音已经有些呜咽。
  然而陆奇却不以为然,毕竟前世宅男单身狗,对他而言这种东西还不如一玩一把农药,讲真他没转化成为FFF团,就已经够对得起观众了。他死死拽住杨宁,任由巾帛燃烧殆尽才松开手。
  “你现在这样子只会让女人更厌恶你。我没有见过你说的那人,但女人都是喜欢强者的,即使有特例,我想也不会有人喜欢一个毫无上进心,浑浑噩噩,每天的生活都充斥着埋怨之人。人心有私,都想要更好的,更合适自己的。人家心里已经没有你,你又何必苦苦纠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人无完人,杨宁平日里精明能干,可一到感情的事上,就变得畏畏缩缩。
  小半会儿功夫,林总管已经按照陆奇的吩咐将做好的熊掌鹿肉呈了进来。香味诱人,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不禁让人吞了吞口水。杨宁被陆奇说的目光黯淡,陷入了沉思。
  陆奇也不逼迫杨宁,任其自由思考。只是在的暗地里,偷偷以寂灵施展斗字真言和问心九剑,以精神力感染杨宁。
  这也是之前林总管找他帮忙的真正原因。
  身怀问心九剑,陆奇是最能帮助武者斩除心魔,奋发向上,重新振作起来的人。上古之时,身怀问心九剑的儒门武者被戏称为懦夫救星,正是因此。
  也正是这些能导人向上的武功,儒门才敢提出大同社会,人人如龙构想。
  昨晚这一切,看着杨宁渐渐恢复神色的眼神,陆奇点了点头,看着满桌的佳肴美酒,自顾自地小酌了起来。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剩下的只要等待便可。
  就在这时,帐篷外突然却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
  “哇,好香啊!前面的主人家做的什么吃食?可否匀七八斤给某家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