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你师父才用脚喝酒呢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眼瞧着张禹等人就这么离开,站在高云宝身后侧的曹律师马上上前一步,低声问道:“老板,怎么办?”
  而站在高云宝旁边的女秘书更是直接指着张禹一行人说道:“不会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吧,那钻戒值一亿呢!”
  她关心的,只是这个戒指。
  高云宝恨的是牙齿嘎嘎作响,他倒是不想放张禹他们走,可不放走,怎么留啊。让打手们上去,搞不好就得动手,如果把张禹给打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张禹是无当集团董事长,镇海市议会议员,打他的人肯定是要蹲监狱的。哪怕是江南商会实力强大,可也没说强大到打了镇海市议会议员都屁事没有的份上。
  不知道张禹的身份,那都得脱层皮,在明知道张禹身份的情况下还动手,那就相当于不把国家放在眼里了。
  高云宝也不由自主地指着张禹一行人,胳膊都在哆嗦。
  看到高云宝气成这样,都没有出声,女秘书也不敢出声了。曹律师还是知道轻重的,加上也没有办法,所以也不敢出声。
  半晌之后,高云宝才咬着牙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张禹这么能喝......他么的,这简直不可能么......”
  话是这么说,可刚刚斗酒的一幕,他也是看在眼里。酒都倒进张禹的嘴里了,又没有倒在地上,不是张禹喝的,又是谁喝的。当然,他看到的只是表象,张禹喝下去的酒,其实是真的倒地上了。
  舞台上的服务员,此刻将桌子搬走,清理现场。
  台上铺着的都是地毯,正常也不用拖地,不过斗酒这种事,经常有吐的,所以需要打扫。
  张禹和朱酒真都没有吐,象征性的意思一下就好。朱酒真那边比较干净,不过是椅子被坐碎了,需要打扫一番,还有洒了半杯酒。可张禹这边,酒味那叫一个大,地毯都湿了好大一片。
  有服务员纳闷地说道:“这张先生坐过的地方,地上怎么这么多酒,地毯都湿透了。”
  另外一个服务员说道:“我记得他上台的时候,酒杯不是掉地上了么,洒了一斤酒。”
  “那也不至于这么多吧,都多长时间了,酒也能挥发一些吧......”先前那服务员挠了挠头,却也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喝酒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盯着,张禹的酒全是往嘴里倒,没说倒在别的地方。台上还有旗袍女人和服务员呢,如果有人作弊,怎能逃过他们的眼睛。
  台下的食客们,此刻仍然兴致未消,还在高谈阔论呢。
  “今天可真没白来,月赛本来以为挺精彩的,结果跟这两位相比,简直没法比。都说这里的老板能喝,我今天是第一次看到,也是开眼了。”“这里的老板能喝,那是正常,主要是来挑战那小子,也忒能喝了。我现在还在琢磨,那小子的酒都喝到什么地方了。”“这你就不懂了吧,有的人他喝酒吸收,虽然长得瘦,但是特别能喝。我就见过那样,瘦小枯干的,结果能喝七八瓶啤酒呢。”“你这话说的,他才是喝七八瓶啤酒,刚刚台上那位可是喝了五十多斤白酒。这里的老板,裤腰带都崩开了,看那大肚子,都有点装不下,要上厕所了。可你看那小子,一点上厕所的意思也没有。”“这倒也是哈。”......
  这些人的议论,张禹他们已经听不到,出了千杯少,天已经很黑了。
  在这个道口上,就专门有交警巡逻,负责查酒驾。
  这倒也是,来这里都是喝酒的,喝的还都是白酒。要是开车上道,还不知道出什么事呢。警察在这一点上,还是十分负责的。
  张禹这些人,因为小丫头的一顿折腾,就剩下沐四维的徒弟唐星没有喝酒,另外还有依维柯里坐着的司机。张禹把自己的车借给陆梅,由唐星送他们回家,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沐四维夫妻是连连道谢,感激之情自不必细说。
  张禹一行上了依维柯,让司机找个酒店下榻。
  到车上一坐下,张禹就觉得脑袋晕的厉害,人本来就脱水,喝的还是酒,哪里受得了。
  酒精在体内快速的循环,张禹适才也就是强打精神撑着,现在一坐下,人就受不了了。眼睛一闭,竟然直接睡了过去。
  他这种脱水,可跟闪电哥那次不一样,闪电哥起码没喝酒。
  张银玲非得要求跟张禹坐到一起,她坐在张禹的边上,故意拿出赢来的钻戒,来回晃悠,嘴里说道:“你说这戒指漂亮不……我跟你说,当时他们谁都不看好你能赢,就我一个人坚定的支持你……我认为啊,你肯定能赢……”
  小丫头自说自话,不停地手舞足蹈,一个劲的邀功。可是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张禹的动静,仔细一瞧,张禹都闭眼睡着了。
  张银玲撇了撇嘴,说道:“这么快就睡着了。真讨厌……害得我白说那么多……”
  数落了两句,转念一想,张禹喝了这么多酒,十有八九是醉倒了。
  要知道,张禹的脚上全都是酒,连带着身上也都是酒味。这一上车,车上也满是大高粱的味道。
  没过多久,车子便来到一家酒店停下。
  张银玲推了两下张禹,结果没有推醒,也是张禹太过疲惫,一下子睡死了。
  她连忙招呼李明月、赵秋菊,一起动手,将张禹从车上扶下去。
  每人开了一个房间,众人先是将张禹送到房间的床上躺着。
  张禹一身酒味,李明月帮师父将鞋子脱下来,好家伙,这鞋里面都是酒,袜子都湿透了,酒味冲天。
  张银玲纳闷地说道:“李明月,你师父不会还用脚喝酒吧。”
  “你师父才用脚喝酒呢。”李明月皱眉说道。
  “那你说......你师父这鞋里面怎么都让酒给灌包了......”张银玲又道。
  “这个......”李明月挠了挠头,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
  到底怎么回事,当然没人能够猜出来。
  张禹现在脸色难看,嘴唇都是干的。没有人会认为他是脱水,全都认为他是喝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