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 好可惜啊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渴......渴......”
  沐四维的家里,天快亮的时候,小卧室内响起沐华仪的声音。
  陆梅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打瞌睡,朦胧中听到女儿的声音,马上睁开眼睛。
  “小仪,你醒了!”
  “妈......我渴......”沐华仪用沙哑而又可怜的声音说道。
  “妈给你准备水了......”陆梅马上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水杯,杯子里有水,这是她给女儿准备好的。
  因为丈夫和女儿都能喝酒,所以也知道喝酒后的症状。人喝酒之后,都会口渴,哪怕不是喝大了,也是一般。
  所以,陆梅专门给女儿预备了水,等女儿起来喝。
  沐华仪接过水杯,直接将一杯水都给喝了下来,人也跟着舒服了一些。
  她随即四下看了一眼,发现这里很熟悉,好像是自己的卧室。
  沐华仪纳闷地说道:“这是家里啊......咱们不是在千杯少么......”
  “这都已经是第二天了,天都好亮了。咱们已经从千杯少回来了......”陆梅解释道。
  “已经回来了......”沐华仪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紧张地问道:“那情况怎么样?我和都喝的不醒人事了......咱们是不是输了......你跟他们签了合同没有......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面对女儿连珠炮的发问,陆梅不由得想起晚上在千杯少时的一幕。
  她的情绪也有点激动,当时的紧张,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说实话,她都觉得像女儿那样喝醉之后,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陆梅也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别急、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她克制着心中的激动,缓了一下才继续说道:“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合同已经烧掉了,你爸也从拘留所出来,正在房间里躺着睡觉呢。”
  “我爸回来了!”沐华仪闻听此言,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父亲是她心目中,最为重要的人,这丫头顾不得其他,下地之后,也不穿拖鞋,快步冲出房间。
  大客厅的沙发上,唐星还躺在那里睡觉,沐华仪都没有留意,几步来到父母的卧室。
  只见卧室的床上,父亲正呼呼大睡。在父亲的脸上,满是憔悴之色。
  “爸......”沐华仪本想大叫,但马上压住了声音,她不想影响到父亲休息。估计这些天来,父亲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母亲追到门口,双手搂住沐华仪的肩膀,柔声说道:“你父亲本来也想陪着你的,他说你是咱们家的小英雄。因为刚回来,你父亲身体不是很好,我就让他先睡了。”
  “小英雄......我都被人给喝倒了......”沐华仪扁起了小嘴,跟着好奇地问道:“对了,父亲是怎么出来的,咱们不是输了么......”
  “别在这里说,回房间,妈妈跟你慢慢说......”陆梅柔声说道。
  “嗯。”沐华仪点头。
  回到小卧室,陆梅又给女儿倒了一杯水,让女儿喝了之后,上床躺着休息。
  她这才说道:“在你醉倒之后,你张叔叔提出来接着跟那个人喝......记得当时喝了六七斤,那个人被你张叔叔给喝趴下了......”
  “哇!”沐华仪听了这话,一下子又激动地坐了起来,“张禹叔叔那么能喝吗?没看出来啊!”
  “我之前也没看出来,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能喝。但让人没看出来的,还在后面呢......”陆梅说道。
  “还有什么啊?不是已经赢了么。”沐华仪不解地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就赢......”陆梅认真地说道:“那个高总,说张禹是替你喝的,而且你已经输了一阵,需要再找一个人跟他喝。双方立好约定,我写下合同,放在张禹的身上,高总他们把你父亲给接出来。要是张禹赢了,你父亲就没事了,如果张禹被喝趴下,那签好的合同就是他们的。”
  “这么说的话,我父亲回来了,那张禹叔叔肯定是赢了。”沐华仪激动地说道。
  “没错。”陆梅点了点头。
  “张禹叔叔可真棒!”沐华仪攥起小拳头,满脸的兴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赢了呢。
  不过这丫头反应的也挺快,跟着就想了起来母亲刚刚说的一句话——让人没看出来的,还在后面呢。
  “妈,你说让人没看出来的,还在后面。那是指什么?”沐华仪好奇地问道。
  “就是跟张禹喝酒的那个人呗。”陆梅说道。
  “跟张叔叔喝酒的人......会是谁呀?那个高总,还能找出什么厉害的人物吗?”沐华仪问道。
  “他找的是千杯少的老板......”陆梅说道。
  “啊?”闻听此言,沐华仪登时大吃一惊,嘴巴张的老大。
  过了好一会,沐华仪才缓过来,她结结巴巴地说道:“那张禹叔叔跟他喝了么......”
  “喝了。”陆梅点头。
  “啊!”沐华仪又是惊叫一声,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来了一个野猫翻身的姿势。
  落下来的时候,一双小腿坐在屁股下面,她面朝着母亲,眸子睁得老大,满是一幅不可思议。
  “你......你......你别告诉我......张叔叔把千杯少的老板给赢了......”小丫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嗯。”陆梅轻轻点头。
  “这......这......”沐华仪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如此说法,让她简直无法相信。她双手比划了半天,才缓了过来,又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我爸都喝不过人家呢......没有二十斤的酒量,根本都不够资格挑战人家......我看张叔叔的酒量,也没到那个份上,就算是超常发挥,也喝不了那么多吧......对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他们都喝了多少......”
  “他们喝了五十多斤,当时......千杯少的老板,裤腰带都被绷断了......后来又把椅子给坐塌了,摔到了地上......他说自己再也喝不动了,要去上厕所,就认输了......”陆梅如实说道。
  “五十多斤......”沐华仪再次张大了嘴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双手又不由自主的比量起来,“五十多斤......怎么喝的......张叔叔的肚子,能装下这么多酒么......”
  “我也纳闷,他是怎么装下的……但就是赢了……”陆梅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莫名其妙,实在是想不通,张禹喝下去的酒,都装在什么地方。
  “竟然会是这样……好可惜啊……”沐华仪这一刻,委屈地差点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