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不理你了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眼瞧着张禹这般喝水,张银玲的眼珠子都好从眼眶里掉出来了。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她怔怔地看着张禹,直到张禹喝到第十一瓶时,似乎是喝饱了,速度降了下来。
  等瓶子离开张禹的嘴巴,张银玲忍不住问道:“张禹,你是属水牛的,还是肚子里有个宝葫芦啊?”
  “呵呵呵呵......嗝......”张禹干笑一声,顺便打了个水嗝,这才笑着说道:“主要是,太渴了......”
  “渴也不至于渴到这个份上吧......你喝了那么多酒,还有这么多水,都装哪去了......”张银玲好奇地问道。
  “都吸收了......”张禹硬着头皮说道。
  “这也能吸收啊......”张银玲瞠目结舌,跟着说道:“对了,你喝酒归喝酒,怎么鞋子和袜子都湿透了......鞋里面全都是酒......我都严重怀疑,你是用脚喝酒......”
  “那不是酒洒了么......”张禹解释道。
  “就算酒洒了,也不至于把鞋都灌满了,我都觉得你是把脚放在酒缸里泡了半天。”张银玲扁着小嘴说道。
  “哈哈哈哈......”张禹舔着脸一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说道:“那个啥,我去上趟卫生间,喝了这么多,有点内急......”
  说完,他赶紧起来,朝卫生间走去。
  “哼!”张银玲紧着鼻子,瞪了张禹一眼。
  这丫头随后看到李明月,李明月一宿没睡,精神头明显有点不行。
  张银玲说道:“胖子,你别在这里熬着了,看你无精打采的,赶紧回去睡觉吧。”
  “我还得照顾师父呢。”李明月说道。
  “我看你师父现在的精神头比你好多了,用不着你照顾。”张银玲说道。
  “那我请示一下......”李明月点头。
  张禹刚进卫生间,听了这话,立刻说道:“明月,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开好房间了么。”
  “开好了,师父您要是没事......我就回去补一觉......”李明月得到张禹的首肯,这才离开房间,去自己的房间睡觉。
  张禹之前是缺水,所以喝水喝的也多。现在补的差不多了,这一泡尿尿的时间还挺长。
  随后,他又简单的洗漱一下,从卫生间里出来。
  一转过来,就见张银玲已经毫不客气地上了床,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个钻戒,不停地把玩。
  张禹皱了皱眉,说道:“你怎么还上床了。”
  “不欢迎啊!”张银玲横了张禹一眼。
  “这倒是没有。”张禹坐到床边,接着说道:“我就是有点困,还想接着睡一觉。”
  “那你睡你的呗,这么大的床,我这么大点的身子,还耽误你睡觉了。”张银玲撇嘴说道。
  “我......”张禹被张银玲噎了一下,只能说道:“你不是女的么......不方便......”
  “德性!”张银玲说着,将钻戒递给张禹,问道:“怎么样?这钻戒漂亮不?”
  “这么大的钻石,当然漂亮了。”张禹随口说道:“你从哪弄来的......”
  “你喝酒喝失忆了,这是我昨天从那家伙手里打赌赢来的!”张银玲颇为得意地说道。
  “对、对......我想起来了......”张禹点头说道。
  昨晚因为脱水严重,以及喝酒,人都迷糊了。张银玲提起这茬,他才反应过来。
  “当时都以为你输定了,跟你说,就我一个人相信你能赢......而且你也真争气,一下子就赢了......这个戒指,算是你帮我赢来的!”张银玲美滋滋地说道。
  “这也说明,还是你有眼光。”张禹笑道。
  “那是必须的,我什么眼光啊......”张银玲又得意起来,接着说道:“看在你帮我赢了戒指的份上,给你点好处......你帮我把戒指给戴上......”
  “啊?”张禹愣了一下,连忙说道:“这怎么成?”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愣头青了,知道给女人戴戒指是怎么回事。自己和张银玲可没有说怎么样,哪能随便给戴戒指。
  “怎么不成......这戒指我也戴不了两天,回到龙虎山,我爸肯定不能让我戴......这是你帮我赢的,所以我让你帮我戴上......”张银玲扁着小嘴,可怜巴巴地说道。
  “我......不成......”张禹连连摇头。
  “你什么不成啊......哪来那么多事啊......够不够朋友啊!”张银玲说着,只是一翻身,人就贴近张禹,她跟着将戒指,硬生生的塞给张禹,然后伸出双手十根手指头对着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要你帮我戴!”
  “这......”张禹本来还想推辞,随即见张银玲伸出十根手指头,心头不由得一动。
  男人给女人戴戒指,那也是有说法的,戴在无名指上才叫结婚呢。
  他听方丫头说过,每根手指头都有寓意。
  右手无名指代表热恋中。右手中指说明名花有主。右手食指则是单身贵族。左手小指是不婚族。左手无名指是结婚。左手中指是订婚。左手食指代表未婚。
  张禹干脆拿着戒指,给张银玲戴到右手的中指上,这样的话,就只算是朋友之间的情分了。
  张银玲这丫头,平时充其量能看点电视剧,但那种情情爱爱的,并不属于她。充其量是知道,求婚戒指是戴在无名指上的。
  所以,她也没那个心眼,见张禹亲手给她戴上,她就满心欢喜。
  张银玲的右手在张禹的面前晃悠了半天,这才得意地说道:“早这么痛快不就好了。”
  说完,她又重新靠回到床头坐下。
  张禹也是服了她,说道:“你躺你的,我先睡觉了哈。”
  他也不管那些,干脆躺下,背对着张银玲,打算直接睡觉。
  “你这人还说睡就睡啊,真是讨厌......”张银玲不满地说道。
  张禹也不理她的,一来是太过疲倦,二来也是为难,不想跟这丫头多做纠缠。
  见张禹不出声,张银玲气鼓鼓地说道:“大水鬼、大酒缸、大葫芦......你就睡吧,睡死你......”
  这丫头喋喋不休,张禹倒也不在乎,没一会就睡着了,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呼噜......呼噜......”
  发现张禹真睡着了,张银玲恨的是咬牙切齿,“你这个王八蛋,还真能睡得着啊......哼......不理你了......”
  这丫头的身子向下一滑,躺到了另一个枕头上,将身子一扭,被朝着张禹,闭上眼睛。
  不过,就在这一刻,她隐隐觉得有点不妥,“我妈不允许我和男生睡在一张床上的......我哪能睡在这......让我爸我妈知道,还不得打死我......不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