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1章 洞天别苑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真有意思……”张禹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了?”华雨浓的脸上也是笑容。
  “你应该知道我找杨焕章的目的,一旦我将他上交,你再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只怕就不可能了。”张禹笑呵呵地看着华雨浓。
  “所以,我才在跟时间赛跑……这也是我一直躲着你的初衷……”华雨浓微笑着说道:“你一直在找我,而我一直在躲,你只要一直找不到我,那就还会继续找……那样的话,我的人就有可能先一步将杨焕章给找到……”
  “你终于承认,自己一直在躲着我了。”张禹笑道。
  “承认又能怎么样?”华雨浓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用GPS定位,一直监视我的行踪,我想不仅仅是为了躲我吧……”张禹淡笑道。
  其实这话,已经是心照不宣,见张禹已经清楚,华雨浓也不含蓄,干脆直接说道:“一点没错。因为我在知道你去皇家赌场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你极有可能是去抓周家富。要不然,以你的性格,是不会无缘无故跑去赌场的。所以,你现在回来,肯定也会去找杨焕章,为了避免你先把人找到,我只好顺便盯着你了。”
  “你对我可真是太了解了,我现在真的是太好奇了,在我问出杨焕章的下落之后,是谁把消息送给你的。”张禹说道。
  “不好意思,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应该知道,这个世上只要有钱,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而且,周家富、杨焕章他们,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犯人,对于国家高层来说,充其量是一个奸商罢了。能不能抓到,也就是这么回事。”华雨浓说完,故意摊开双手。
  “那你对突然杀出来的那拨人,是否好奇呢?”张禹问道。
  “好奇又有什么用,我现在只是后悔,当时不应该托大,只让八个人出马。如果带着大队人马,亲自去抓人的话,应该就不会出纰漏了。”华雨浓说完这话,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很大的疏忽,以至于煮熟的鸭子被别人给抢走了。
  “那你说……这些人的目的,会不会跟你一样?”张禹问道。
  “应该不会,这个秘密,没人会知道。”华雨浓比较自信地说道。
  “可你应该知道,你能通过一些渠道得到杨焕章的消息,而那些人同样也盯着杨焕章,他们消息的来源,怕是跟你差不多。天晓得,是不是你们的内部的人将一些事情给泄露出去了。”张禹微笑着说道。
  “这个……”华雨浓陷入沉思。
  琢磨了片刻,她才说道:“如果你把杨焕章抓来交给我,我就把沈煜和沈晴还给你,也是很公道的吧。再者说,还有你我之间的友谊。”
  “我这个人一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答应了要把人给抓到送去,就一定会这么做,哪能在转手交给你。我能做的,只是帮你问出秘密。”张禹认真地说道。
  “看来还真有点棘手……”华雨浓思量片刻,说道:“这个秘密,我还是不能说,刚刚我已经和你说了,你知道的话,其实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很多事情,也是事在人为,一切要看天意……要不然这样吧,你我各凭本事,看谁能够先把人给找到……如果你能先找到,那我也不难为你,你把人该交给国家就交给国家,全当这个秘密石沉大海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若是我连人都找不到,只能说是我们家气数已尽,强行为之,也是徒劳……如果我先找到,那你也不要担心,我还是有事要请你帮忙的。到时,沈晴和沈煜就是筹码……同样,你先找到的话,我也会把人给你……只不过,让你少帮我一个忙罢了……要不然,咱们就这么赌一手如何?”
  “有点意思……”张禹微笑点头,说道:“你口口声声提到你们家的气运,这都什么时代了,封建王朝早已经成为过去。我也算是为了你好,就让你绝了这个念想,从此好好的生活。”
  “你……”华雨浓怔了一下,万没想到,张禹会这么说。
  她苦涩一笑,说道:“如果真能这样,或许也是一件好事。那就看,咱们谁的速度快了。”
  “好!君子一言!”张禹正色地说道。
  “驷马难追!”华雨浓说着,提起右手。
  张禹见她如此正规,还打算来个击掌为誓,就也伸出右掌,和华雨浓对了一掌。
  二人放下手掌,华雨浓微笑地说道:“你的小美人,我会替你保护好的。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我都说了,我和她是普通朋友。”张禹说道。
  “那她可真幸运,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华雨浓的声音中,多少带着点酸味。
  “你也是我的朋友。”张禹直接说道。
  “呵……”华雨浓扬起了笑脸。
  此刻,张禹站了起来,说道:“我要走了。”
  “这么快就走?”华雨浓忍不住站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有点不舍。
  “是啊,咱们不是已经订好赌约了么。我得抓紧时间,不能耽误。”张禹微笑着说道。
  “那我就不送了。”华雨浓说道。
  “不用送......对了,听人说GPS定位,是老婆用来抓小三的,咱们两个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个份上,就不要继续对我使用了......”说到最后,张禹笑了起来,跟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老婆用来抓小三……”刹那间,华雨浓不由得喃喃自语起来。
  眼瞧着张禹就这么走了,她又心中忍不住说道:“如果以后......我也希望你带我走,你会带我走么......”
  太行山。
  张禹在从华雨浓那里离开之后,先去沧州那边的酒店拿了手机,跟着就返回邯郸市。在邯郸简单的休息一天,第二天便和朱酒真并两个徒弟来到了太行山。
  他让徒弟在山下找个酒店休息,自己和朱酒真上山。
  张禹曾经听一枝梅说过,岛国人曾经在此挖空山腹,铸造了一条金龙,也就是引龙脉。虽然具体位置,一枝梅没说,张禹当时也没什么兴趣,但现在想要找到,对于张禹来说也不难。
  太行山是龙脉所在,那这条引龙脉自然是要修在龙心的位置,也就是龙脉气运最为强盛的地方。
  想要寻找龙气,只要使用天眼,在配合风水罗盘,很容易就能找到。
  充其量是太行山太大,步行爬山,需要消耗一些时间。
  他和朱酒真是早晨上山,傍晚时分才找到地方。
  在龙气最为旺盛之处,周边乱石丛生,看不出有什么洞穴。但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乱石可不是普通的乱石,是按照奇门八卦来摆的。
  “这是怎么回事?”张禹暗自嘀咕一声。
  奇门八卦是道家惯用的手段,并不新鲜,可这里是岛国人经手的地方,搞些陷阱什么的,并不意外,但用奇门八卦布局,就有些让人想不通了。
  “嗯?”一瞬间,张禹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吕祖阁的时候,曾经发现过一封“玉虚宫”前辈留下的遗书。
  这遗书上有一份地图,地图上有许多红点,也是按照八卦布局。标注的是一个地方,名字叫作——洞天别苑。
  张禹来的时候,目标只是龙气最为旺盛的地方,并没有往洞天别苑上想。毕竟这是人家玉虚宫的地方,留下的什么东西,也是给门下弟子的。
  他四下扫视一眼,即便是冬天,周围也是树木繁多,根本看不出来,具体所在的方位是哪里。只是靠着罗盘,大概进行确认。再联想起来时所走的方位,张禹隐隐能够意识到,这里十有八九就是洞天别苑的所在。
  “这么巧......”张禹又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兄弟,你在这瞧什么呢?不是说,找岛国鬼子么。”朱酒真见张禹迟迟不动,忍不住出声问道。
  张禹到来之前,不可能一点不跟朱酒真说。两个人都已经结拜,张禹也知道朱酒真性格豪爽,所以一些事情也不隐瞒。就把岛国人曾经在此建筑引龙脉,这次自己不但要来破坏,而且还要救人的事情说了一下。
  他特别说明,这件事十分危险。
  当然,朱酒真是不会害怕危险的,所以没有二话,既然是对付岛国人,那就干呗。
  加上朱酒真也不是说,一点忙都帮不上。朱酒真一来武功高,二来会机关之术。岛国人何等阴险,布置点机关什么的,都不好说。
  “大哥,不瞒你说,这里面好像有点古怪。你把神打符贴到身上,以防万一。”张禹说道。
  “好。”朱酒真马上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神打符,贴到胸口。
  张禹也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神打符贴上。
  做好准备,张禹让朱酒真跟着他,他率先朝乱石丛中走去。
  只走了一会,张禹就来到尽头,对面的石壁上,有一个较为宽敞的山洞。山洞内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出端倪。
  与此同时,张禹也不得不佩服布置这个阵法的人。
  为什么要佩服?
  其一,这个阵法不是困阵,如果是路过这里的人,很容易就能绕出去,不会被困在其中。但是,想要走到这个位置,看到尽头的这个山洞,却又不可能。
  其二,对于懂得奇门八卦的人来说,又一点也不能,能够轻易的让人进来。
  说白了,就是对普通人没有杀伤力,又能有效的隐藏秘密。能够做到这一点,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这就是洞天别苑了吧......可真是巧啊......”张禹再次嘀咕,跟着连续紧了几下鼻子,“什么味道......是尸臭味......”
  张禹的六识何等过人,哪怕是看不清黑暗中的情景,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声音,但他却能真切地嗅到,里面发出来的丝丝尸臭味。
  “里面果然有问题。”张禹看向朱酒真,说道:“大哥,小心戒备。”
  “我知道。”朱酒真点头,双拳紧紧攥住。
  张禹当下一抬手,“噗”地一声,一张聚火符先行打了出去。
  对于这个,朱酒真没有一点意外,虽然没见过张禹的道术有多么的高明,可一个能够用脚喝酒的人,实力得何等强悍。
  一个火堆照亮了前方的路径,张禹从外向内看去,里面似乎很是空旷,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他手掌一番,金钱剑出现在掌中,旋即一个箭步闯了进去。
  “噗!”“噗!”“噗!”“噗!”
  只一进洞,张禹左手翻飞,四个火球分别打向左右两侧。
  在火焰的映照下,张禹终于能够看清山洞内的一切。
  这是一个十分宽阔的山洞,起码能够有三百平。
  左边的位置,相对窄一些,右边的位置能宽敞一些。
  在右侧那边,有一个洞口,洞口两侧是敞开的大铁门。
  眼下所处的山洞中,左侧能有六具尸体,右侧能有十来具,之前嗅到的尸臭味,就是从这些尸体上散发出来的。
  虽然距离尸体有点距离,但看着那囫囵样子,似乎死亡时间也不长,顶多是两三天。
  “兄弟,怎么这么多尸体。”朱酒真后脚跟着张禹进来,也发现了这些尸体。
  “走,咱们先看看。”张禹说着,先朝左边走去。
  朱酒真跟着他,两个人一起查看这里的尸体。
  这里一共是六具尸体,身体身上穿的是黑色西装,有的人手里攥着手枪,有的人手里攥着东洋刀。
  他们的致命伤也很明显,有的是身上被抓出一个大洞,有的是脑袋爆裂,有的是身上被穿出一个血窟窿。
  “咦?”看到这些尸体,张禹突然听到朱酒真的嘴里发出一声惊咦。
  “大哥,你认识死者?”张禹马上转头看向朱酒真。
  “我怎么会认识他们......只是对他们的死法有些吃惊......”朱酒真说道。
  “怎么讲?”张禹问道。
  “你看......”朱酒真指向一个胸口露出大洞的尸体说道:“这人胸口上的洞,摆明是被人用手给抓穿的......我从来没见过,世上会有这样的功夫......”
  这种功夫,张禹倒是见过。不说别人,就是道观里的那几位,叶凤凰、叶玲珑,包括潘胜,都是这种招数。
  如果说,对方是被尸修给干掉的,可另外的死法又怎么说呢。
  有一具尸体,脑袋都被打爆了,这绝对不是尸修的手法。还有一具尸体,身上被穿出一个窟窿,看起来像是被长矛给刺死的。
  光从这手法上看,凶手应该有三个人。
  朱酒真又接着说道:“你看这些死者,除了这两个没有亮出兵器之外,其他的都亮出了兵器。可见,是面对面的交锋。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下子干掉这么多人,还是在对方有枪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