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2章 金龙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没错!”
  张禹点了点头,然后蹲下身子,仔细观察起地上的尸体。
  首先,他要先看看这些死者的身份。从特征来看,十有八九是小鬼子无疑。
  这样一来,杀他们的人,又是什么身份?
  张禹着重观察了那具胸口被抓出一个大窟窿的尸体,以张禹的经验,被尸修干掉的人,身上除了有本身腐败的尸气之外,应该还会留有凶手身上的尸气。
  只是时间略微有点长,现在没法确定,表面上是没有其他尸气的。
  观察了一番,他又和朱酒真前往右侧进行观察。
  这边是十二具尸体,东倒西歪,什么样的都有。但是很显然,这些人都亮出了家伙,有人拿手枪,有人拿东洋刀。他们的死状,可刚刚看到的六具尸体差不多。
  不是胸前被抓出大洞,就是脑袋被砸爆,亦或是身下留下一个窟窿眼。
  很明显,凶手是同样的人,再没有其他的人了。
  “他们会是什么人?华雨浓的手下么......”张禹心中猜测起来。
  以前张禹只认为华雨浓的手下都是一些抢手,比如说铁头这些人。可是上次在海门山一役,张禹遇到了那个白袍人,进而能够确定,华雨浓这边也是拥有奇人异士的,不容小觑。
  他看了看这些尸体,又看了看朱酒真,说道:“大哥,如果是你出手,能够解决这些人吗?”
  “你是说,地上死的这些小鬼子。”朱酒真说道。
  “是。”张禹说道。
  “以前肯定是不成,现在有了神打符,想要杀掉他们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对方如果要跑,我恐怕也拦不住......”朱酒真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也知道在理,接着又道:“你是练武的行家,在你看来,杀掉他们的人,功夫如何?”
  “这么说吧,从尸体上看,我观察的很仔细......凶手都是一招致命,没有用过第二招,在这些尸体上,再找不到第二处伤......由此不难看出,他们绝对是高手!如果是我和他们动手,表面上看,对方差不多是三个人,没有神打符的话,我或许、勉强能对付一个......就算是有神打符,遇到这样的高手,也不敢保证都能对付得了......”朱酒真有些忌惮地说道。
  张禹也明白,练武和杀人,看起来差不多,其实又是两回事。别看都靠功夫,可杀人的功夫,往往要比正统的武术更加直接。朱酒真光明正大的跟人比武较量,或许没问题,若是比杀人的话,恐怕就没准了。
  不过张禹不是纯练武的,他是动法术的,对方功夫高,他倒是不惧,只要不给对手近身,一招秒了的机会,那基本上就是他打人了。
  “如果只是武功高手,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怕他们。大哥,咱们继续往前,进去瞧瞧。”张禹自信地说道。
  “凭兄弟你的道术,再加上哥哥我的功夫,估计谁也不是咱们的对手!”朱酒真也不示弱。
  二人继续向前走,来到右侧的那个洞口。
  两扇铁门,左右打开,里面却不是黑漆漆一片,而是能够看到隐隐透出来的金光。
  张禹只需要打入一个火球,其中的情况,就一览无遗。
  这是一个更大的洞穴,在左侧那里,筑有一条巨龙,巨龙通体为金色,上面那龙头,更是栩栩如生。
  一看到这龙头,张禹立刻想到养文宾给他看过的龙头图片,一点没错,照片上的龙头和这里的龙头一般无二。
  “果然没错!”张禹随即四下打量起来,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同样没有半点声音。
  在巨龙对面的那一侧石壁处,左右两侧,分别有一个洞口。
  “走,咱们过去瞧瞧。”张禹说道。
  他和朱酒真来到对面,先去查看左侧的洞口。
  一个火球打入,里面的情况看的清楚,好像是一个休息的房间。其中有不少已经腐烂的木床,到处都是灰网,大体上能够看出,曾经摆放过二十几张床铺。
  两个人又来到右侧的洞口,这里面像是一个储物室,放有不少已经锈迹斑斑的工具,还有一些兵器。
  有些烂布口袋中,以前好像装有粮食,现在是空空如也。
  “这里已经没有人了......难道说......杨焕章被人给带走了......”张禹再次嘀咕,心下不敢确定。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下,施展出圆光术。
  白光一闪,跟着是一片黑暗,就和先前自己使用圆光术的时候一样,根本无法找到杨焕章的存在。
  走出洞穴,对面就是那雄壮的金龙。
  金龙盘起,大有冲天之势,张禹索性朝金龙走去。
  适才张禹也没有仔细观察金龙,他的目标是找人,所以先去的另一侧。这一回,他和朱酒真一同金龙之下,离得近了,他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仿佛在这金龙之后,隐藏着一股奇怪的气息。
  张禹朝巨龙后面绕去,巨龙并非是贴墙而建,距离后面的石壁,还有两米多宽的距离。当张禹绕过来之时,眼睛不由得一亮。
  原来,巨龙之后,竟然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老弟,你看那里有个门。”朱酒真指向洞口。
  “怎么在这会有一个门,我先过去看看。”张禹说着,率先走了过去。
  来到洞穴门口,旋即发现,洞**是一条向下的台阶,里面漆黑无比。
  抬头再看那洞穴,在洞穴上有一块石头牌匾,牌匾上刻着四个字——洞天别苑。
  “这里真的是洞天别苑......”张禹倒吸一口凉气,万没想到,自己本是无心,却竟然莫名其妙的找到了地方。
  只是说来也怪,这洞天别苑怎么就设计在太行山龙心这里。岛国鬼子当年,显然也是发现了这里。
  “不简单......”张禹唏嘘了一句。
  还记得他和熊剑等人发现的那份遗书,好像那位祖师爷叫广诚子,曾经来过这里想要认祖归宗,结果遇到了岛国高手,重伤逃回。
  要知道,这位广诚子的手里可是有玉虚绳,尚且不敌,可见遇到的岛国高手不少,实力也相当了得。
  岛国人在此铸造引龙脉,既然发现了洞天别苑,不可能不下去一探究竟。如果说,洞天别苑内的秘密,到今天都没有被破掉,那这里面肯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玄机。
  “气运......杨焕章......”张禹不由自主地将这两者联系到了一起。
  “难道说,华雨浓也知道了这个引龙脉,想要从中做些文章。不太可能吧,跟她们家好像没啥关系吧,这是岛国人延伸过来的。杨焕章......又和这里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有,熊剑还差不多......”张禹越想越糊涂。
  但是,洞穴之中,仿佛散发出一种诱惑的力量,让人忍不住想要下去一探究竟。
  张禹从兜里掏出一张火符,直接打了下去,“噗!”
  火符化作一团火焰流星。
  然而,一瞬间还能看到火光,跟着又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这......”张禹大吃一惊。
  墓穴什么的,张禹也不是没下过,通常靠着聚火符,就能够引路了。
  可是现在,火符下去,竟然都看不到半点光亮。
  解释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太深了。
  “大哥,我想下去看一下。你留在这里,还是先不要下去了。”张禹看向朱酒真。
  朱酒真一听他这么说,马上快步走了过来,板着脸说道:“兄弟,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咱们可是拜把子的弟兄,誓同生死。你要是自己下去,短时间上不来的话,还不得把哥哥我给急死。你自己想想,如果是我先下去,你在上面等着,着不着急!”
  “这个......”张禹点头,他也认可这番话,如果让他自己在上面等着,估计还不如下去冒险呢。
  “你哥哥我可不是什么贪生怕死的人,就这么说吧,你要是自己下去,过半个小时若是上不来,我这个当哥哥的,也得下去找你!就我这性子,绝对坐不住!”朱酒真大咧咧地说道。
  朱酒真是性情中人,从两个人喝酒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张禹明白,自己若是不答应,肯定让这位结拜大哥寒心。
  他点头说道:“好,那咱们俩就一起下去。你在我后面走,我来开道。”
  “成!”朱酒真痛快地点头。
  当下,张禹右手提着金钱剑,左手拽出一张符纸,只是一摇,符纸便行点燃。黄色的火光,就似手电一般,能够让他看清向下的台阶。他率先朝下面走去,朱酒真跟在他的后面,两边都是石壁,台阶很陡,根本看不到尽头。
  一路向下,就这么走着,张禹估摸着,向下走了能有三十多米,终于能够脚踏实地。
  放眼望去,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之中,竟然有淡淡的光亮,左右两侧都有,只是这里竟然还有丝丝雾气,给人的视线造成一定的阻隔。充其量,也就能看出六七米的距离,再远的话,也就看不清了。
  当然,这还是因为张禹的眼神好,换成一般的人,能看出三四米远就不错了。
  “哪来的光啊?”张禹嘀咕一声。
  朱酒真也左右张望,对面并没有什么特殊,“光线好像是从两边射过来的......咱们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不可能是阳光......”
  “确实邪门,咱俩不要分开,先朝左边走,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对了,这里雾气太大,点着点步数。”张禹说道。
  “嗯。”朱酒真点头,他的一双拳头,紧紧地握住,仿佛如临大敌。
  这样的地方,难免不让人紧张。
  二人先是迎面向前,他俩的步频不大,特别是张禹每一步的跨度都是一样的,大概只有半米。
  走了三十步,对面便是石壁。石壁上十分光滑,像是经过打磨,不过没有任何勾勒,纯是光洁的石壁。
  “往左边走。”张禹转过身子,朝左侧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二人走的很慢,即便如此,过了一会,也走出去能有三百步。
  这个距离可不短了,但仿佛一切如故,光亮仍然淡淡,并没有比先前强到哪去。周边仍然都是雾气,给人的感觉,就像置身于仙境。
  “咱们这已经走了三百步了吧。怎么还是这样。”张禹说道。
  “我也点着呢,一共三百步......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大......”朱酒真不由得诧异地说道。
  他跟着弯下腰,瞧了瞧地面,地面都是石层,发出来的声音,十分的厚实,没有半点空洞。
  “兄弟,这下面都是实心的,而且也没有雨水,也没有泥土......这雾是怎么来的......”朱酒真又是疑惑地说道。
  “我也想不通......”张禹沉吟一声,跟着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一切。
  在心眼看来,周边一片黑暗,他感觉不到,光线的来源。仿佛雾气与光线,都是假的,都是不存在的。
  朱酒真在一旁见张禹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打扰,等了一会,见张禹睁开眼帘,他才问道:“兄弟,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张禹微微摇头,接着说道:“但给我一种感觉,咱们好像是走错了。走,咱们回去,从头再走。”
  “好。”在这种地方,朱酒真自然没有别的办法,一切都以张禹马首是瞻。
  二人转过身子,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在张禹看来,这里极有可能是一个阵法,要不然的话,不能这样。如果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怎么可能这么久都没有被人给破掉。
  走了三百步,二人再次侧过身子,朝对面走去。这里就是下来的地方,距离也就是三十步。
  一步、两步、三步......三十步、三十一步......三十六步!
  当张禹二人走到第三十六步的时候,一下子都怔住了。
  二人几乎是同时停下脚步,朱酒真有点紧张地说道:“三十六步,兄弟......你点的是多少步......”
  “和你一样,也是三十六步......”张禹说道。
  “来的时候,只是三十步,现在都走了三十六步了......咱们下来的路怎么没了......”朱酒真四下张望,哪怕他好似黑铁塔一般,可遇到这种事情,也不免有些害怕。
  “不要着急,再等一下。”张禹站在原地,又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这里的一切。
  心眼所见,仍然一片黑暗,哪里有什么下来的楼梯。
  好在,这种事情,张禹也不是没经历过。就好像上次轮椅人布置的那个阵法,进去之后,回头就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