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4章 转动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这个估算不出来,都是稀里糊涂乱走......时间长了,在时间上都没准了......”一枝梅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倒也是,换谁在这里时间长了,也是受不了的,莫说是没有时间观念,只怕都有可能疯掉。
  张禹又看了看头顶的红灯,不自觉地联想到遗书上的那幅图。
  图上都是红点,当时张禹认定,这些红点是找到洞天别苑的图纸。
  此时想来,会不会同样也是破解这里秘密的线索呢?
  张禹下意识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一点没错,在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信号,完全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一切都得靠自己。
  他回忆着那张图,上面的红点,是按照奇门八卦的布置。如果说,手里的归真四象盘管用,那想要确定自己大概所处的方位,然后进行寻找,会容易许多。
  奈何在这个地方,罗盘的指针根本不转,一切都要靠自己的脑袋来琢磨。
  还记得那些红点,虽然是奇门八卦,可画的并不规则。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八卦为乾、震、坎、艮、坤、巽、离、兑。
  这里是奇门八卦,奇门中最为主要的就是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
  八卦与八门,又是相辅相成,艮位所在,往往就是生门所在。
  张禹现在都有点后悔,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应该好好研究一下熊剑手里的那幅图。
  当时直观上看了个大概,没有详细的观察,现在想要找到方位,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过也不是一点不行,张禹琢磨了一下,心中有了计较。
  自己虽然不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但是可以慢慢的靠上面挂着的灯来确定,毕竟灯位是固定的。只要能找准几个灯位,通过距离,差不多就能确定自己是在奇门八卦中的那个方位。然后,再去艮位,寻找生门。
  张禹把一枝梅喝下的矿泉水瓶子放在这里,全当是留个记号。正常来说,他放团火也行,可张禹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因为自己下来的时候,就曾打下来一个火球,结果下来之后,都没看到。
  在当时,张禹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其实还挺后悔的。如果直接折回去,也不知能不能上去。
  一枝梅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留下记号,其实没什么用。”
  “怎么说?”张禹问道。
  “我曾经也留下了不少记号,结果留下了也就留下了,回过头来,再就没有遇到过......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从来没有走过原先经过的路......”一枝梅皱着眉说道。
  “先试试看。”张禹说道。
  当下,三个人就一起向前走去。
  也没走太远,也就是六十步,张禹便停下脚来。
  朱酒真不解地问道:“怎么停了。”
  “咱们再回去看看。”张禹说道。
  刚刚直线走了六十步,三人现在转身往回走。
  正常来说,走个五十几步,即便走雾,也应该能够看到地上的矿泉水瓶。
  可是,三人整整走了六十步,回到原地的时候,哪里有什么矿泉水瓶子。
  抬起头来,更是连那先前看到的红灯也不见。
  “这......”“这......”张禹和朱酒真一下子傻了眼。
  一枝梅好像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叹息一声,“唉......这里就是这样......邪门到家了......”
  “兄弟,咱们......这还能出去么......”朱酒真苦哈哈地说道。
  这下他也是服了。
  “大哥!”张禹苦笑,“连累你了。”
  “说什么话呢!”朱酒真马上豪气地说道:“哥哥我既然陪你来了,敢跟你下来,就已经把命豁出去了。咱们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弟兄,同生共死!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死又有何妨!”
  见朱酒真这般,张禹心中豪气大增,他朗声笑道:“大哥,你放心好了!咱们肯定是死不了的!”
  他的双拳紧紧攥住,又一次抬起头来,看向头顶的位置。他又闭上眼睛,感受着这里的一切。除了身边的两个人之外,一切都是黑暗。
  经过刚刚这一次往返,张禹的心中又有了一个想法。
  这里应该不仅仅是奇门八卦阵那么简单,其中必然还有文章。
  毕竟,数百年来,下到这里的人,肯定不止十个八个,甚至有可能是几百、几千。这些人中,必然不乏玄门高手,就自己刚刚想出来的法子,算是一个挺简单的法子,摸清方位,寻找艮位。能想出这种法子的人,绝对不止他张禹一个。
  所以,这里一定藏有别的门道。
  这里是幻阵肯定不假,可幻阵中,也不能说扔地上一个东西,回头就看不见。毕竟自己也是用了心眼,就算是有点幻觉,也不至于陷入的太深。
  “斗转星移......”一瞬间,张禹的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他跟着看向地面,仿佛一切如常。过了片刻,张禹说道:“走,咱们还朝前面走。”
  说完,他又跨步朝前面走去。
  一枝梅和朱酒真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意思,也都跟着向前。这一次,又走了六十步,张禹重新折了回来。
  回到原处,似乎一切如旧,什么也没有。
  “再回去。”张禹说着,又转身往回走。
  朱酒真和一枝梅更是莫名其妙了,朱酒真说道:“兄弟,你这到底是做什么?”
  “不要说话,点着步数。”张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又走了六十步,又转过身来,向回走了六十步。
  一来一回,一来一回。
  当他们第八次折回的时候,只走了五十多步,就突然看到,前面的地上放着一个矿泉水瓶子。
  “瓶子!”......朱酒真和一枝梅都指向瓶子,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这一切,仿佛都在张禹的掌握之中,他稳稳地回到回到原地,抬头看向上面的红灯。
  见张禹如此沉着,朱酒真忍不住问道:“老弟,这是怎么回事?看你的样子,好像知道会是这样?”
  “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这是......回来的......第、第八次吧......”一枝梅满脸错愕地说道。
  “没错!是第八次!这里的秘密,我明白了!”张禹的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什么秘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玄机?你快说说,为什么咱们回来八次,就会重新回到这里呢。”朱酒真急切地说道。
  这种事,实在是太邪门了,换做是谁,也无法想象。
  张禹笑着说道:“不是别的,乃是因为这里的地面一直在转动。”
  “一直在转动。”......朱酒真和一枝梅嘴里说着,都低头看向地面。
  一枝梅个子矮,还蹲下摸了摸,然后抬头纳闷地说道:“没转啊......”
  “是啊,看不出来在转。”朱酒真也不可思议地说道。
  “当然是看不出来,若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这阵法也就没有什么玄妙之处了。”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同样也带着一抹自信。
  “那到底是怎么个名堂,又是怎么转的呢?”朱酒真好奇地问道。
  “这里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八卦图。咱们可以把这里定义为八卦图的一个点,咱们不动,八卦图表面上也是不动的。咱们向前移动,走的是直线,可八卦图在这个时候,已经在无形中转动。所以,等咱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原点,而是另外一个方位了。”张禹说道。
  “这、这......还有这样的事儿......兄弟,你能不能再描述的清楚一点......我听的玄乎乎的,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劲......”朱酒真挠着头,脸上还带着迷茫。
  不过也是,如此说法,一般的人听的肯定迷糊。
  张禹现在也不着急赶路,让朱酒真从包里翻出来纸和笔,然后他用笔在纸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八卦图。每个位置,也给标注清楚,乾、震、坎、艮、坤、巽、离、兑。
  他跟着在乾位上面,点了个圆点,说道:“假设咱们现在是个这个点上......然后朝这个位置走......”
  说着,他转动起手里的纸,嘴里又进行解释,“你看,咱们现在是直线移动,但随着纸的旋转,走一会之后,咱们所在的位置,就已经不是乾位,而是变到了兑位。”
  “兄弟,那你说这个八卦,他一直都是在转动的吗?记得刚刚,咱们一共走了六十步,跟着又折回来,按照你的说法,这次是到了兑位。然后,咱们又按原先的方向,走了六十步,回来的时候,到了坤位。那如果咱们,走上一百二十步,然后再回来,会是兑位,还是昆位?”朱酒真指着张禹画的图纸,提出了疑问。
  “这个也正是我想要探求的。”张禹说道。
  “怎么讲?”朱酒真问道。
  “刚刚我只是判断出来,这里一直是在无形中转动,却无法确定,到底是怎么转动的。有没有什么规律。反正现在,咱们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与其到处乱转,不如就暂时以这个位置作为中心点,判断一下,这里的转动规律。”张禹说道。
  “行,都按你说得来。到处乱转,搞不好就跟他一样。咱们带来的食物和水也不多,没头苍蝇似的乱闯,消耗的也是自己。”朱酒真点头说道。
  虽然他长得跟黑铁塔一般,可也不是彻底的大老粗。想想也是,人家的生意也不小,不能说一点脑子也没有。
  一枝梅也是点头,认为应该这么做,到处溜达,屁用都没有。遇到这种环境,就得找懂行的,磨刀不误砍柴工。
  随即,三人又继续朝前走,这回走了一百二十步,然后又折了回来。
  果不其然,矿泉水瓶子已经看不到了,上面的红灯也没了。
  因为有上次的经验,一枝梅和朱酒真半点也不慌张,肯定还能再回去,就是不知道,这次会是四次,还是八次。
  过了一会,他们走了四个来回。这次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矿泉水瓶子和红灯,然后继续走,等到第八个来回,这才看到矿泉水瓶子和红灯。
  在红灯下停住脚步,朱酒真就急切地说道:“兄弟,这回还是八次,它是怎么转的呢,抓到规律没有?”
  “这里的转动,应该不是按照步量的,也没有时间限制,而是在于人的停留,或者是一次回头。就好像咱们刚下来的时候,点好了步数,可回来之后,已经变了。如果当时咱们知道了这个原理,只需要来回八次,十有八九就能重新找到下来的路。”张禹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那现在还能找到吗?”朱酒真说道。
  “现在咱们已经失去了方向,想要找到原先的门,只怕很难。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生门所在,或许生门就是出口,亦或是破开这里秘密的所在。”张禹正色地说道。
  “那......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做?”朱酒真问道。
  “现在......让我算一算,咱们该怎么走......”张禹盘膝坐到地上,就是拿着刚刚画好的简易八卦图,研究起来。
  既然已经确定这里是八卦图,那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所在的方位,然后寻找艮位。张禹相信,只要找到艮位的红灯,距离离开这里就不远了。
  奇门遁甲,虽然是一门法术,却也离不开数学。确切的说,奇门遁甲是数学的鼻祖。就好像中的瑛姑,一个劲的研究奇门遁甲,还得做数学题。
  据记载,人皇伏羲创立阴阳两爻,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二进制的提出。天干地支纪元法是六十进制的完美体现。各种历法都需要数学。李淳风就是六壬算命的高手,同时也是著名的数学家。
  张禹知道了这里的大概规律,就得通过换算,来了解八卦图的转动,以便确定方位。张禹认为,自己如果能够找到先后找到三个红灯,再凭借遗书中的红点位置,大概就能够确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位置上了。
  他在图纸上做了标记,假设目前就是在乾位,站起身来,指向斜侧的方向,说道:“咱们现在朝这个方向走,谁也不许说话,只在心中默默的点数,保持脚步一致。”
  “明白。”“明白。”朱酒真和一枝梅都是点头。
  张禹也不耽误时间,三人这就出发,朝他所指的方向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一百步......两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