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小说:直死无限  作者:如倾如诉
  一股不同于刚刚的沉重的压抑感瞬间填满了整个接待室的空间。
  绫小路清隆的父亲死死的盯着方里,眼中浮现而出的情感让人有些看不懂。
  那即似执着,又似怨恨,更似无边无际的懊悔。
  对于刚刚还在否认感情的存在的这个男人来说,能够瞬息浮现出这么多种的情绪,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是,这些情绪,在瞬息以后便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比刚刚还可怕的冰冷以及锐利。
  男人的身上,那仿佛磨过的尖刀一般的气息瞬间膨胀了好几倍。
  压迫感,便由此而来。
  “原来如此,你就是现任的七夜吗?”
  男子以比刚刚冷淡不知道多少的声音,如此说着。
  “早就听说那一族里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天才,在短短不到二十年里便从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中脱颖而出,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七夜的继承者,甚至被黄理给收为了养子,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天才吧?”
  看来,即使离开了七夜一族,绫小路清隆的父亲依旧在关注着那一族,从来没有一刻松懈过。
  “黄理怎么样了?”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还是跟以前一样天真吗?”
  闻言,方里脸上的似笑非笑亦是收敛了起来,化作了漠然。
  “天不天真我不知道。”方里便淡淡的说道:“我只知道,他倒是过得挺悠闲的,如果不是我想到这所学校里来的话,估计他早就退位,过上隐居的生活了。”
  “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男子冷笑道:“明明就拥有别人一辈子都没有的权利和能力,却对这一切都没有自觉,更没有半分的执着,那种男人根本没有资格坐上族长之位,更没有资格得到七夜这个姓氏。”
  “也许吧。”方里瞥了绫小路清隆的父亲一眼,微微一笑,道:“可你还是输给了他不是吗?”
  男子顿时沉默了。
  其眼中,冰冷的情感变得越来越明显。
  显然,这是对方心中永远的痛。
  但这就是方里想说的。
  “失败者就应该有失败者的样子。”方里像是对绫小路清隆的父亲失去兴趣一样,如此说道:“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终究不过是丧家之犬的乱吠,蠢货。”
  直截了当的发言,不仅是让理事长和绫小路清隆的面色都为之一变,更是让男子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作为在这个国家的政坛中拥有着极高影响力的男人,这个男人何曾被别人这般侮辱过?
  所以,绫小路清隆的父亲怒极反笑了。
  “你以为,区区一次的失败就能阻止我的脚步吗?”男子低沉着声音的说道:“等我掌握了这个国家,再掌握了这个表世界,到时候,就是我向那一族发起挑战的时候。”
  到那时,我就不会再输了。
  男子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这件事一样。
  他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野心。
  因为,掩饰是没有用的。
  七夜黄理与这个男人之间打过的交道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这个男人了解七夜黄理,七夜黄理也了解这个男人。
  所以,男人不需要掩饰什么。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野心,就算能够瞒过所有人,亦瞒不过七夜黄理。
  当初,白色房间就是因为这样被发现,从而被七夜一族给摧毁。
  当然,绫小路清隆的父亲并不知道,将白色房间给摧毁的人就在他的眼前。
  那个时候,方里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可是将一身暗杀术发挥到了极致,谁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结果白色房间就在一夜之间被摧毁。
  男人知道,有能力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那一族的人,甚至是只有继承七夜之名的族长。
  因此,绫小路清隆的父亲一直以为是七夜黄理亲自出手,摧毁了他的白色房间,又何曾想过,出手的人却是眼前这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
  但是,就算这个男人想将七夜黄理乃至七夜一族当做假想敌,那也是他的事情。
  不会输?
  到底是谁给了他这样的自信?
  方里便深深的看向了这个男人,旋即陡然笑了。
  “你该不会是认为,自己当初和我那个便宜养父同样都是离的宝座最近的人,你们两个的实力根本没差多少,以后有的是机会赢回来吧?”
  方里陡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男子顿时微微一怔。
  不仅是男子而已,连理事长和绫小路清隆都怔住了。
  看看就知道,这些人都是这么想的。
  既然绫小路清隆的父亲和现任的七夜族长是曾经能够分庭抗礼的劲敌的话,那两人的实力自然差不了多少,难道不是吗?
  会这么想,那也是人之常情。
  可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那接下来,方里的话,将会给予所有人一记如梦方醒的重击。
  “好好用你那自以为很聪明的脑袋想一想吧,前辈。”
  方里讥讽般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了。
  “继承了七夜的最强之人可是被堪称为连军事重地都能无声无息的潜入进去的存在,而你既然自认自己和我那个便宜养父同级,那你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吗?”
  这样的一句话,让绫小路清隆的父亲眼角猛然一跳。
  理所当然,理事长和绫小路清隆同样心中一惊,紧接着幡然醒悟。
  难道…
  “也许,在没有继承七夜之名以前,你和我父亲的实力是相当的,这点,估计我父亲亲自来了也不会否认。”
  方里漠然的出声。
  “但是,那是以前。”
  没错。
  那是以前。
  “无论是哪一个家族,最核心的东西都只会留给真正的继承者。”
  方里道出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隐秘。
  “在七夜一族里,没有继承七夜之名的人接受的只不过是最基础的培养,真正的传承,只有继承了七夜之名的族长才能接受。”
  这,就是得到七夜之名与没有得到七夜之名的人最大的差别。
  也就是说,不管是绫小路清隆还是他的父亲,曾经接受的都只不过是七夜一族里的基础传承而已。
  真正的核心传承,历代以来都只有继承了七夜之名的人才能得到。
  例如七夜一族引以为傲的暗杀术,那就是只有继承七夜之名的人才能习得的技术。
  “现在的你,根本不可能再是我父亲的对手,赶紧醒醒吧。”
  方里的话语,让男人的脸终于变得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