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皇级对决(上)


小说:原血神座  作者:缘分0
  苏沉离去的同时,阿努比也开始了撤退。
  这位烈焰君王此时已完全没有了创造历史的觉悟,只想赶快离开这里,逃开那位妖皇的追杀。
  古查道:“陛下请离开,这里就交由古查来守护吧。”
  皇帝可以走,身为统帅的古查却不能离去。
  阿努比看了他一眼:“既然这样,那就一切都交给你了。”
  说着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看着就这么逃走的阿努比背影,古查心中叹息了一声。
  或许自己的死,对这位立志要当个昏君的陛下而言是个好消息也说不定呢。
  他默默扶正自己的衣领,看向前方。
  此时鲜血浮宫还在努力突破暴族的军阵,正常情况下,等它冲过来,阿努比龚古尔图应该应该已经跑远了。
  可就在这时,浮宫内嗖的射出一条奇长的血色烟尘,就这么漫卷着伸向前方,瞬间突破了大半个战场,象一根飘带横亘场中,任周围的源能如何波动,攻击如何猛烈,都无法让这烟尘飘带消失。
  下一刻一个身影从浮宫中飞出,顺着烟尘飘带飞来。
  那是一个中年绅士般的存在,手中拿着三色宝石权杖,就这么步履翩然的走在飘带上,看似舒缓,但是每一步踏出,都会前进一大片距离。确切的说,不是他在走,而是那烟尘飘带在带着他飞,只是眨眼间就来到古查的上方。
  一抹犀利刀光破空而出。
  身为巅峰图腾勇士,五次圣殿洗礼的强者,这一刀斩出了古查全部的力量与对刀的理解。看似简单的一刀,却蕴含了极致杀意,那一刻,仿佛连大山都要被这一刀劈开,连苍穹都要在这一刀下碎裂。
  即便是古查自己,都觉得这一刀斩出了他有生以来最精彩的一击,谅那绯色之心也不得不认真对待。
  但他还是错了。
  绯色之心依旧慢条斯理的走在迅捷无比的烟尘飘带上,极慢与极快在这刻达成了诡异的平衡,使他的存在都变得缥缈与不真实起来。
  当古查这一刀落下时,他甚至没有抵挡,没有闪避,而是就这么走了过去。
  古查这一刀便从绯色之心的身上掠过,砍过,划过,却带不起一丝波澜。
  仿佛绯色之心并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处于另一个时空。
  同时绯色之心手上的权杖亮了亮。
  亮起的是那颗黑色宝石。
  一道黑色射线打在古查身上,于是古查的身体开始衰败,枯萎。
  以他强悍的生命能量与源力竟然无法阻止这破败,只看到自己身体在不断的衰老,流失,生命的能量迅速消逝。
  “呃……”这刚强的猛汉发出晦涩的叹息:“黑死之光……”
  体内依然涌动着澎湃的能量,黑色的光泽略略黯淡了一下。
  “咦?”行走中的绯色之心罕见的停下了脚步。
  他这一停,仿佛时光都为之停滞,飘带停止传送,就连鲜血都不再飙洒。
  绯色之心看着古查的眼神带过一丝欣赏:“强大的暴族勇士,不过可惜,终究只是个王级。”
  他挥一挥手,一片黑潮泛起,彻底淹没了古查。
  做好这件事,绯色之心继续漫行。
  他的速度依然不快,但是与阿努比的距离却迅速缩减。
  直到他与阿努比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一箭之地。
  他才遥声道:“伟大的阿努比·烈焰陛下,只要你交出偷窃我的东西,过去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计较,就连我的这数万兽族部下,都可以送给你。这么多的兽族,它们的血肉足以弥补你们所失去的了。”
  阿努比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绯色之心眉头一皱:“这可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你只能得到这个。”一位勇猛的暴族勇士狂吼着向绯色之心掷出手斧。
  平地若炸开一道雷光,手斧以碎裂万物之势卷来。
  这汹涌强大的力量再绯色之心眼中却显得如此渺小,甚至不值得他特意去针对。
  轻轻伸了下手,往身前遥遥一按,那把手斧已被他按住,就这么滞于空中,他依旧看着阿努比:“所以,这就是你最后的答案?”
  绯色之心在兽族中一向以贵族自居,他的表现绅士,除非愤怒到了极致,否则很少有失态现象。
  此刻他说话时的口气凌厉,已充分说明了他的不满与不耐——他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拖延,后方的暴族正在蜂拥赶来。
  阿努比还在向后退。
  论实力,这位皇帝陛下已经是巅峰勇士加六次洗礼的至高地位,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真正的强者。缺乏实战,缺乏拼死的勇气,让他的真正战斗力连古查都未必及得上。
  阿努比没有丝毫拼死的,再英勇刚强的种族在经历几十年挥霍无度的生活后都变得软弱。
  所以他退得毫不犹豫。
  “真让我遗憾!”绯色之心失去了他最后的耐心。
  三色宝石权杖向上轻轻一扬,一片水蓝色光华散开,向着前方漫去。
  这光华一路过来,却不伤害任何存在,只是就这么延展来。
  就在要触及阿努比的时候,一只无比苍老的手阻在了前方。
  于是水蓝色光幕停止。
  是龚古尔图。
  这位苍茫老者看着绯色之心:“伟大的兽之皇者,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
  绯色之心继续挥动权杖,那一片水蓝光华竟然砰的一下消散,化成无数星点消失在空间:“可我感受到了它们的气息。”
  龚古尔图没有任何得色,反倒一脸凝重:“深蓝领域……绯色之心陛下,我想这里面有很大的误会……”
  “没有误会,只有拖延时间。”绯色之心沉声道。
  如果不是阿努比正在逃跑,如果不是暴族的大军正在疯狂回卷,他本可以和对方说个清楚。
  但当形势危急时,一切谈判与辩解便都成了拖延的技巧,绯色之心显然不可能任由时间浪费,所以他出手出的毫不犹豫。
  深蓝流域展开,周围的一切就变得滞涩起来,连空气的流动都变得舒缓,效果与石开荒的须弥空间有些相似。但这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是领域,一个是源技。源技具有强烈的一次性效果,很难维持较长时间,而且可以破解。领域则不同,那是与自身结合的一种特性,带有先天性质,不仅持续时间久,威能强,最重要的是具有权威性,不存在破解性。
  以绯色之心的深蓝领域为例,当他展开时,领域内的一切都会变得缓慢下来,这种缓慢不仅是针对目标的,甚至连这片空间的源能都会受到影响。也就是说,源能流动性降低,导致摄取能力降低,源技也因此大受影响。有些可能是成形慢,有些则可能是威力低,还有些则可能根本就无法使用。而这些影响对于释放者而言却完全不存在,所以身为皇者,当绯色之心展开领域时,除非同级强者,基本没有谁能和他对抗。
  暴族由于对源能的掌控能力低,是没有源力领域的,不过他们也不需要领域。强悍的暴族勇士一旦达成顶峰,突破界限,将图腾修至圆满地步,强悍的生命能量不需要任何源力加持,自身就是一世界,循环不休,强悍绝伦,完全可以以肉身硬抗领域。
  可惜这样的勇者,没有出现在这次的战场上。
  烈焰部落唯二达到圆满境界的是萨克尔和艾弗里格斯,前者年老气衰实力下降战死沙场,后者受阿努比所嫉,根本就没带过来。
  好在龚古尔图同样不弱。
  身为神庙总祭,这位老者的身体强度或许已经不行,却对源能有着独特的掌控能力,最重要的是,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凄厉的低啸声里,龚古尔图掏出一颗头骨。
  那是一颗被药水炼制得极小的兽头,却狰狞着庞大的气势,在口部还有两根巨大的牙齿,当它被取出时,就连绯色之心的深蓝领域都黯淡了一下。
  “黥面之獠,你这可怜的混蛋,果然还是被暴族杀死,甚至还炼成了源器嘛。”绯色之心喃喃道。
  龚古尔图取出的赫然是一颗妖皇头骨,却是绯色之心曾经旧友,上一任的边境之主。
  “也许,暴族今天会再多一颗至尊头骨。”龚古尔图低喃道。
  既然已经动了手,再抱任何幻想都没意义,道理总要在强权的支持下才能辩明。
  绯色之心也不再与他多话,缓缓扬起手中宝石权杖,一道道黑色射线化成黑色之蛇袭向龚古尔图。
  绯色之心是一个个地地道道的源力掌控型强者,拥有对三种元素力量的深刻理解,其中对水之道的理解更是形成领域的地步。而红色和黑色宝石则分别代表火焰和黑暗的力量,前者爆裂,强悍,摧毁一切,后者则具有强大的侵蚀腐朽效果。而绯色之心的第四种元素掌控,就是雷电。可惜的是他对雷电的理解才刚刚开始,就被苏沉偷走了雷灵图腾板,一条晋升之路也由此断绝。
  这刻他放出的这一条条黑蛇,就是死寂枯萎之蛇。
  无数条死寂枯萎之蛇蜂拥而出,化成黑死之潮,正是绯色之心独一无二的手段。
  一出手,就是杀招,绝招,狠招。
  速战速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