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皇级对决(下)


小说:原血神座  作者:缘分0
  绯色之心一出手就是杀招,龚古尔图悠悠叹了口气,将手中的至尊头骨黥面之獠一抛,那头骨落入风中便自动涨大,对着眼前的黑死之潮一吸,那无数的死寂枯萎之蛇便落入头骨中,头骨中内部似是自成空间,这刻便掀起一阵青黑乱流,源力绞杀。
  绯色之心叹了口气:“你活着的时候就与我作对,死了以后还要与我作对。也罢,我就送你一个解脱吧。”
  三色宝石权杖红光一闪,带着强大毁灭力量的火焰能量已喷薄而出。
  黥面之獠生前是木土能量的掌控者,与绯色之心当时的水黑暗能量相敌对,直到绯色之心完成火焰能量三元素,想凭此打败黥面之獠的时候,却发现它已经死于暴族之手。
  正因此,火焰能量是克制黥面之獠的。
  此刻绯色之心释放的正是他最强悍的苍龙之炎,这炽热之炎没有什么花巧变化,唯有至强至烈的爆发式能量在顷刻间炸开。当它爆裂时,汹涌的热力连岩石都为之摧毁,方圆所有的一切尽化火海。
  黥面之獠是抗不住这恐怖的爆炸性能量的。
  但是龚古尔图可以。
  “耶!”龚古尔图口中突然发出古怪的旋律。
  “耶!”站在龚古尔图的身后,所有祭司一起发出同样的旋律。
  在这一刻,带着远古蛮荒气息的古老吟唱响彻上空,伴随着这奇特音律的震动,那澎湃的烈焰竟如卡了壳般,一顿一顿的扩散开来。
  “唵,吽……”更多的字符音律迸跃而出,在空中竟化成实质般的存在,那是言语无法描述的诡异奇景,可以看到声音有了实质的形态,化成囚笼,困阻住了这一蓬烈焰。
  “音之牢。”绯色之心呢喃道:“不过这对我没有意义。”
  他的手轻轻一颤,周围的空间便嗡的一声传来剧烈的震颤感。
  这是深蓝领域的颤动。
  所有置身在深蓝领域中的祭司同时感受到巨大的束缚,让他们对古老的音律秘术的运用出现重大障碍。
  其实所谓音律秘术,本质上依然是对源能的运用,对火焰的困缚,原理上也源能对源能的约束。
  而只要是在深蓝领域里,这种力量就必然会出现此消彼长的情况。
  当绯色之心没有发动深蓝领域时还好,一旦真正发动,则所有暴族都感受到这份束缚的强大与其相对应引发的压制效果。
  “咝!”
  轰鸣的吟唱声同时低沉了一个节拍,这音律与力量相关,当力量受到压制时,音律便随之减弱。
  碰!
  巨大的轰鸣声响。
  却是火焰冲破了音之牢笼。
  火焰本是能量,但在争斗的双方手中,能量便仿佛一个可以任意揉搓的面团,想圆就圆,想扁就扁,想困就困,想破就破。所以音可以成牢,火焰也可以越狱,化作一条赤焰长龙,威势不卷的向前方袭来。
  四面八方的源能再次被抽空,却没有形成能量乱流,而是平稳的持续着,从更大更广袤的范围内抽取源能,源源不断的注入,使之越来越庞大。
  这就是皇极强者的出手。
  打出的力量可以固定,甚至成长,壮大,在不断积累中变强。
  与此同时,十八名祭司同时提高声调,吟唱出更加高亢激烈的梵音,两旁是数以百计的暴族皇家禁卫军冲出。
  作为皇帝的禁卫,他们从存在起的意义就是向强者发起挑战的。
  特制的抗魔图腾让他们可以抵御源能冲击,以生命为代价激发的秘术让他们的攻击就算是皇极强者也要在意。
  嗖嗖嗖!
  三把手斧破空而出,斩向绯色之心,同时三个掷斧士兵身体蓬蓬蓬化成齑粉。这是集中他们所有生命力发出的攻击,或许只能带给绯色之心一点轻微伤害,甚至连轻微伤害都做不到,但至少能威胁到他,这便够了!
  这便是皇家禁卫的使命!
  绯色之心一直未动的左手陡然弹出三指,三把战斧尚未近身即告破碎。
  但是更多的暴族禁卫冲来,掀起一片狂野之气,凶蛮暴烈的怒涛腾卷出恐怖烈焰,嗖嗖嗖一把又一把战斧破空飞来,以劈开天地之势压下。
  同时龚古尔图的声音也骤然高亢起来。
  从他身后便浮现出一条巨大黑影,同样手持利斧,对着前方一斧劈去,明明是虚体,却砍出真实无双的力量。
  “守护之魂!你的好东西还真不少!”绯色之心发出惊悚叫声。
  守护之魂是烈焰部落的开国君主,亚历山大·烈焰,在死后将自己的灵魂奉献出来,祭炼而成,以其存在终身守护烈焰部落。
  这位强大的存在生前是无敌的战将,死后亦是强大的英灵。
  这刻一斧之下,绯色之心竟然有种无从规避之感。
  他叹了口气。
  “罢了。”
  随着这一叹,深蓝领域暴动而起,周围泛起无数蓝光。
  极致蓝光下,所有斧影都变得缓慢。
  同时绯色之心手一收,那烈焰长龙竟然回到了他手中,盘卷呼啸,若一条真龙。
  三色宝石权杖上,黑色光辉再现,却不是指向对手,而是指向红龙本身。
  于是红龙色泽开始发暗,原本红色的火焰竟然涂抹上了一层黑光。
  “去吧!消灭他们!”绯色之心疯狂大吼着。
  这一片赤焰玄光再次撒出。
  黑色闪电与赤色腥潮交融在一起,化作最恐怖的梦魇袭来,令人难以描述的恶心感和眩晕感在心头浮起。
  几名辅助的祭司受其影响,出声缓了一缓,赤黑之潮趁机侵入。
  轰轰轰,几具尸体当场炸裂。
  “嘶!”凄厉的呼叫撕裂长空。
  黥面之獠疯狂的吞噬着赤黑能量,抵消着深蓝领域的影响,巨大的英灵战斧再次破空而出,划出凄厉炙锐的光弧。
  绯色之心终于动了。
  自战斗开始第一次移动,诡异的消失,又诡异的出现在另一侧。
  但就在他移动的同时,更多的战斧投掷而来。
  皇家禁卫们不要命的涌来,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力去发起可以让皇者受伤的打击。
  面对守护英灵的攻击,还有祭司群的进攻,这是最弱的攻击。
  然也正因此,才能攻击到绯色之心——因其弱小,而被选择放过,不愿集中更多注意力在其上。
  扑!
  一柄飞斧擦过绯色之心,破开护罩,在他胳膊上擦出一道细细的血口,一朵血花悄然绽放。
  很小,几乎没什么影响,下一刻就可以自动恢复。
  不过接下来,更多的飞斧蜂拥而来。
  绯色之心不得不再次瞬移躲开,只要在深蓝领域里,绯色之心就可以自由的规避,不过代价就是深蓝领域的束缚力会因此相应减弱,带来的结果自然就是……
  轰!
  当绯色之心再次出现时,一片巨大的黑影已经笼罩下来。
  “嗷!”
  绯色之心发出痛苦的嚎叫,守护英灵的恐怖斧影劈砍在他身上,没有斩断他的身体,却让他的灵魂有种被撕裂的巨大痛苦。他情愿被砍断身躯,以他皇级强者的实力,可以快速恢复,但是这撕裂灵魂的痛苦却让他难以忍受,代价更重。
  赤黑之潮暴涨,轰然席卷而出,守护英灵被高高击飞的同时,黑潮凭空泛起,深蓝领域所在处,所有祭司都被黑潮卷中。
  如果说之前的战斗用的是绝招,杀招,那么受到重创后的绯色之心用的就是禁招。以深蓝领域为依托狂飙而起的黑死之潮忽略了冲击的过程,无视了战歌的影响,直接将处在这片区域的所有存在都包裹入黑死大潮中。
  祭司们的身体一个个开始迅速腐烂,就连龚古尔图的身体都开始连续溃烂。
  他瞬间给自己服用了七八瓶对付黑死能量的药剂,却也只是堪堪止住这黑死能量的影响,其他的祭司则在这恐怖袭击下当场化成白骨死去。相比之下反而是那些皇家禁卫无视了这些攻击——本来就是一击死的存在,再强的手段对他们也无意义。
  呼!
  浩荡长野,裂云碎雨般的攻势如潮涌至。
  皇家禁卫们踏着雄劲刚猛的脚步前仆后继的冲来,以最狂野最奔放的态势投掷出他们的生命。
  飞斧如雨!
  砰砰砰砰,伴随着的是一具又一具身体的砰然自灭。
  守护英灵的攻击还在袭来,龚古尔图又释放出了十二具白骨骷髅,身为神庙总祭,他拥有的手段当真不少。
  绯色之心再一次面临选择,在承受哪种攻击之间。
  他只能选择飞斧。
  于是那些带着雷霆光辉,击碎星月的攻击一一落在绯色之心上,血花也随之一一飞溅。
  “不!”他狂吼。
  火焰长龙轰然扩大,席卷四方,只是一瞬间就弥漫出百丈方圆,数以千百计的皇家禁卫在这一击之下化成火焰白骨。
  但是守护英灵也再一次击中了他,灵魂再次被撕裂,痛苦让他几乎要发狂,他只能再度瞬移逃离。但就在他刚出现的一刻,黥面之獠放弃了对源能的掌控,在那瞬间飞舞而出,冲向绯色之心。两根锋利的獠牙刺入绯色之心身体,伴随着这一击的同时,黥面之獠砰然粉碎,汹涌的能量已冲入他的身体。
  “啊!”绯色之心仰头发出痛苦呼声。
  “可惜了,一个至尊头骨。”龚古尔图喃喃道:“不过换一个也是可以。”
  “我……记住你们了!”
  绯色之心咬牙说道,手上的权杖陡然放出大片光华,然后砰然碎裂。
  在那一刻,红蓝黑三色光华同时升起,爆裂,化作汪洋大潮席卷而出。
  “吼!”守护英灵同样劈下他威猛的战斧,伴随着龚古尔图乾坤一掷的一指点出。
  轰!
  整片天地都被这巨大的能量之潮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