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撤逃(上)


小说:原血神座  作者:缘分0
  鲜血从车架上一点一点滴落,染红了整片车架。
  一具具尸体就此倒下,那是暴族的尸骸。
  苏沉站在车架的最上端,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那是对生命的饥渴得到满足后的快感。
  不过遗憾的是,仅仅只是饥饿感得到满足,并没有实际实力上的增长。
  但是没有关系,苏沉相信,这一切都不会是没有原因的。
  一切存在自有道理,只是还没到发挥的时候罢了。
  这一刻他手持原骨权杖,仿佛高高在上的帝皇,身边是他的七十三名人族护卫。
  这一刻的场景,在夕阳下的映照下,是如此的高大,神圣,看得所有的暴族都呆住了。
  他们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后方的一切,神情里带着迷茫,惊疑,甚至恐惧,与皇架上的人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构成宏大的画卷。
  “啪!”
  车架上现出一道闪光,将这一幕永恒定格。
  那是阿努比装在他皇车上的留影盘,用来记载这“伟大而辉煌的一刻”。
  它也坚定的完成着自己的任务。
  苏沉并不知道自己的影像被留了下来。
  知道也不会在乎。
  在消灭对手的这一刻,他已完成了自己要做的所有事。
  是功成身退的时候。
  “嗷!!!”
  不远处响起暴族们愤怒的吼叫。
  在短暂的诧异后,反应过来的暴族士兵终于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可惜终究是晚了。
  苏沉放出银月梭和烈阳梭。
  “进梭!”
  随着苏沉的命令,士兵们纷纷进入梭内。
  不过不是所有人。
  银月梭以速度为主,运载量较小,正常情况只能坐五人,不考虑舒适度,硬挤也就是十人左右。烈阳梭的空间较大,可以坐二十人,硬挤可以挤进四十人左右。可这样一来,还是有二十多人挤不进去。
  对于这种情况,苏沉他们早有防备。
  事实上进入两梭的连五十人都没有,只有四十五人,全部都是沸血境。至于开阳以上的存在则留了下来,没有入梭。
  他们另有离开方法。
  “走!”
  随着这一声喊,两艘穿云梭同时飞向空中。
  “抓住他!”暴族们发出愤怒的吼叫。
  然而战场早已混乱,能指挥的将军们都急着去救驾了,剩下的谁也指挥不动谁。
  更何况苏沉还在这时候喊了一嗓子:“阿努比死了!”
  “阿努比死了!”
  “皇帝驾崩!”
  “暴族败了!”
  一声又一声高吼此起彼伏的响起,回荡天地。
  战场是混乱的,士气是一条看不见的线,连接着所有人。在这种极度混乱的情势下,任何一句谣言都可能动摇军心。就算是再勇敢的暴族,在听到这样的谣言后也很难不惊慌,惊慌会让他们失去判断力,混乱的战场看不见的形势,到处都有的厮杀会进一步加剧心理的紧张,再加上车架上的异常状况,鲜血满地,一些离得较远不明真相的暴族本身就会以为阿努比是不是出了问题,部分暴族就会失去理智,自己就会跟着发出同样的喊声,导致的结果就是谣言如滚雪球般迅速增大。
  只是片刻功夫,暴族溃败的消息便迅速传遍开来,无数正在死战的暴族勇士因此失去斗志,被对手残杀;还有的暴族则茫然无措,不知进退;更有些暴族因此转身逃跑……
  在完成这呼喊后,苏沉乐峰等人同时朝着车架后方一跃。
  就在他们跃出的同时,身形变化,已成为暴族落下。
  是的,所有这些人都使用了苏沉的药剂,掌握了变化之能。
  接下来他们就要靠着这能力,自己逃出去了。
  即便能够变化,这对大家来说也是极危险的,总有一些暴族看到他们的样子,总有一些暴族会锁定他们,甚至还会有兽族参与进来。
  正因此,这些风险由实力最强的来承担。
  “西面坡地集合,半个时辰内见不到人就走!”苏沉道。
  “是!”乐峰等人大声回应着,落下地面。
  刷刷刷!
  几柄飞斧投掷而来。
  众人一个闪身避过,直接向暴族堆中扎去。
  没有反击,战斗只会形成胶着局面,唯有立刻混入暴族群体,就如水滴融入大海,那便再无法分辨。
  “冲!”
  苏沉化成的狂野暴族大汉一头冲过去,在冲入对方群中的同时,单手按下,扬起漫天尘沙。
  风声,斧声,嘶号声,弥漫四野。
  但当尘沙散尽,那些个暴族却再也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阿努比死了,皇帝驾崩,暴族败了的谣言传播开来,许多不明真相的暴族心中惶惶,有的失去斗志,有的彷徨无措,也有的做了逃兵。
  暴族是一个英勇彪悍的种族,但再英勇的种族,依然不乏怯懦者,就象粗鲁愚笨的他们同样会诞生如丹巴,萨克尔,艾弗里格斯这等人物一样,诞生逃兵自然也没什么稀奇的。只是大批量的逃兵和大批量的聪明暴族一样,并不可能出现。
  但如果有人带头,鼓动,那就不同了。
  近三十名“暴族”疯狂穿梭于军阵中,不断高呼着:
  “暴族败了!”
  “快逃啊!”
  “再不逃就死了。”
  “想想家里的孩子……”
  连台词都是精心准备过,直接针对暴族心中最软弱之处的。
  起初可能还只有三五个暴族应和,借着就变成七八个,十多个,数十个……
  每一秒过去,逃亡的暴族数量都在迅速增加,且以加速度的形势呈现。
  起初还看不出有多少影响,但是很快就能看到成片成片的暴族在后撤。
  士气这根线一旦被扯断,就很再连上。
  战场上的暴族士兵就如断了线的珠子,四处滚落,若无头苍蝇般乱跑,连一向勇敢善战的暴族将军们都失去了方寸,不知所措。
  好运的是,由于兽族的拼死阻挡,将战场划成两块,所有溃败主要发生在皇车这边,在鲜血浮宫的一端,士气影响倒还未至。尽管如此,一方溃败带来的结果是另一方压力的大减,原本已经稳操胜券的暴族在这种情况下,战争的天平竟然又出现了些许倾斜,一时间再不好分辨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不过对苏沉他们而言,这才是他们期待的结局。
  “丹巴,你可真得感谢我。”回头看了一眼慌乱的局面,苏沉微笑着自语了一句。
  这一战不管结局如何,烈焰部落都注定要付出惨痛代价,丹巴则将趁势崛起。
  暴族也将因此陷入内斗局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威胁不到龙桑。
  至于说丹巴通知暴族后会带来怎样的威胁,苏沉完全不担心。一个种族的强盛取决于民族整体,而绝不是一个伟大的领袖。更何况连丹巴都放眼长远,把征途定为兽族那片星辰大海,苏沉又怎么可能固步自封。
  收敛好发散的思维,苏沉继续前冲。
  此时他已经跑出了核心战场,来到了边缘地带。
  这里依然有大量的士兵在鼠撺狼奔,但已完全缺乏了组织性,追击的暴族更早失去了目标,放弃了追赶。
  到了这一步,苏沉已是彻底安全,苏沉也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天空一道烈芒闪过。
  是烈阳梭!
  它竟然还没有逃出去?
  苏沉心中一惊,知道不好。
  凝聚目光仔细看去,果然看到天空中一群银冠羽鹫正在追赶着烈阳梭,逼得它不断上下翻飞。
  原来两艘穿云梭在飞空后,很不好运的被这群银冠羽鹫盯上了。
  银冠羽鹫是高达巅峰上品的妖兽,被这样的一群妖兽围上,麻烦就大了。
  银月梭还好,速度飞快,依仗速度摆脱了银冠羽鹫,烈阳梭就倒霉了。
  烈阳梭本来就不是以速度称雄的穿云梭,装载的人还是最多的,就很难摆脱银冠羽鹫了。
  最要命的是,烈阳梭本来是以战斗见长的,但由于超载的缘故,许多攻击口都被堵死,导致想通过战斗解决对手都麻烦。这刻烈阳梭就靠淅淅沥沥几道零星剑光和一门装在驾驶位上的神霄跑吓阻对手,想要解决却是艰难。
  结果就是苏沉都跑出战场了,烈阳梭竟然还在空中盘旋,始终走不脱,全靠坚固的防御硬顶,但看样子也顶不了多久。
  看到这种情况,苏沉急忙取出通讯盘:“严开,把他们引到中柱峰上。”
  “是!”盘中传来沙哑的回应。
  这是苏沉特意为大家准备的,用来连续的源禁盘,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作用。
  交代过后,苏沉迅速转向朝附近米窝山跑去。
  米窝山是三山之一,其最高峰就在三山堡边上,叫中柱峰,如一根中指屹立天空。
  没有飞行,苏沉直接用跑的快速来到中柱峰下,然后直接发动白塔传送,十余次的连续起落,已来到峰顶,苏沉自己也是额头生汗。虽然说白塔折跃成为天赋源技后,消耗已降到最低,但是连续瞬发十多次白塔折跃,形成的负担还是不小。
  然后苏沉一动不动的趴在峰顶,如一块顽石。
  天空中银冠羽鹫和烈阳梭还在绞杀,忽上忽下,忽前忽后,烈阳梭费尽手段,却就是甩不脱银冠羽鹫的纠缠,对他来说,就是要来到中柱峰都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偏偏远处天外,这时又是一队急冻乌鸦在迅速赶来。
  形势越发危急起来。
  苏沉死死盯着银冠羽鹫群。
  过来些!
  再过来些!
  不断纠缠里,羽鹫群终于渐渐靠近峰顶。
  是时候了!
  苏沉身形一闪,又是一个白塔折跃,同时身后原血化身再现,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巨人顶天立地屹立于空中,顷刻间最大化,竟高达五十余丈,斩岳刀也随之变大,闪耀着电火雷芒,对着银冠羽鹫群当头劈下。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