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撤逃(下)


小说:原血神座  作者:缘分0
  一刀!
  这一刀倾注了苏沉所有的手段,源能,力量,心血,精力与信念。
  一刀击出,就是山峰也要为之劈开,甚至整个战场都因为这一刀而亮了一下。
  天空中已洒落出一片血海。
  二十余只银冠羽鹫被这一刀斩得精气血尽毁,一刀毙命。剩下十余只银冠羽鹫也纷纷重伤逃逸。
  一刀斩杀二十多只相当于巅峰上品的妖兽,看得严开等人也震惊不已。
  这相当于一刀干掉二十多个摇光啊。
  砍出这一刀,苏沉也身体微微一晃,显然消耗不轻。
  他快速取出一瓶药剂喝下,吸取源石源力,同时喝道:“还楞着干什么?赶快走!”
  “哦!”负责驾驶的严开这才如梦初醒,驾驶着烈阳梭急急离去。
  救下烈阳梭,苏沉正打算离开,却听远方一个阴柔深沉充满无尽怨毒的声音响起:“原来你在这儿,苏沉!”
  绯色之心!
  不好!
  听到这声音,苏沉面色一变,头都不回向着远方飞去。
  天边一道流光已高速飞来,直扑苏沉。
  苏沉只回头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的速度绝对没对方快,他银月梭又不在身边,想了想,干脆一狠心折返下冲,却是重返战场。
  绯色之心显然也没想到他会有此决断,吃了一惊,却还是追了过去。
  他接受老穿山甲的信息,知道一切都是这个人类所为,而现在这个人类手上又多了原骨权杖和生命图腾板,所以只要杀了他,自己失去的一切就都会回来,所以不惜一切也要杀死苏沉,紧盯着苏沉冲下。
  苏沉一落回战场,就地一个翻滚,已变成又一个暴族模样。
  绯色之心不是善于洞察之人,但是苏沉既然落在了他的眼里,就被他牢牢锁定,任他如何变化,都不可能再逃离他的目光。苏沉的变化完全无法蒙骗他,好在苏沉打算蒙骗的也不是他。
  只是几个白塔折跃,苏沉就已彻底混入暴族群中,让那些暴族再分不清敌我。
  与此同时,天空中的绯色之心已然杀到。
  他停在空中,俯视下方。
  这时才看到,这位堂堂妖皇,此刻全身是血,手中的三色宝石权杖不见了,身上却布满了细密伤口。以妖皇实力,普通伤口轻易就可愈合,他现在这一身伤却迟迟不见恢复,不是伤势特别重,就是自身损耗大到恢复都极艰难。
  可就算这样,他依然是妖皇,强大的,无敌的妖之皇者。
  这刻甫一出现,目光已盯住苏沉。
  “给我死来!”擎天大手已对着苏沉按下。
  没有深蓝领域,没有苍龙之炎,更没有枯萎之蛇,随着三色宝石权杖的碎裂以及身体的重创,绯色之心已用不出他仗之横行的三元素秘术,但即便是最普通最简单的出手,都带着无可匹敌的强悍力量。
  那一刻,苏沉仿佛回到了清河城中,面对王家老祖的绝天一击,又或是燕江城头,雷霆妖王的漫天风雷。
  依然是那样的绝望处境,令人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力。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苏沉也强大了。
  刷!
  人影瞬间消失不见。铭刻为天赋,晋升为顶级的白塔折跃,瞬移距离大大增加,在这一点上甚至可比拟绯色之心深蓝领域带来的加成效果,所以轻易逃脱出这一掌的攻击范畴。
  不过修为到了绯色之心这种级别的存在,你可以逃脱他的攻击,却无法逃脱他的锁定。
  为什么绯色之心瞬移之后,龚古尔图依旧能第一时间发起攻击,就是因为这种强大的锁定。
  下一刻苏沉刚出现,绯色之心已又是一掌劈来。
  “干!”
  苏沉刚出现就被迫再度折跃。
  面对绯色之心这样的强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硬抗?想都别想。
  于是就听轰轰轰轰连续爆雷般的响声。
  一记又一记疯狂劈掌从天而降,疯狂落在下方暴族群里,带起无数死伤。苏沉的身影嗖嗖嗖嗖的连续闪现窜动着,眨眼间跳跃出半个战场,绯色之心的攻击也随着一路横穿半个战场,杀出一条血路。
  不过如此招摇的代价是无数把利斧朝着绯色之心劈去,更有一些将军折返归来,朝绯色之心杀去。绯色之心的狂暴攻击终于被迫中止。
  同时苏沉也从连续不断的闪现中现出。
  “哇!”苏沉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险些呕吐出来。
  饶是他强悍的精神力,再如此快速的跳跃后也感到头痛欲裂。要不是暴族撑住了绯色之心,他也很难再支撑下去。
  苏沉忙打开一瓶醒神药剂喝下,缓解精神疲劳,背后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却依然存在。
  苏沉知道,自己这是被绯色之心锁定了,死活都不会让他逃走。
  “你妹,这都没坑死你,够可以啊!”苏沉骂了一句。
  虽然本来也没指望两强相争,必死一强,但是看到绯色之心活着跑出来,甚至还有余力追杀他,苏沉还是由不住有些失望。
  然而这就是事实,活到绯色之心这把年纪,混到他这个级别,打到三色权杖爆裂已是极限,又怎么可能把生命都交出去?尤其是在他意识到龚古尔图可能也是被利用之后。
  如果不是看到苏沉那一刀,或许绯色之心已经退走了。
  是苏沉的出现,让绯色之心真正有了拼命的理由。
  这不再是被诱导利用下的混战,而是真正的有了切实目标的追求。
  为了这个目标,绯色之心押上了边境所有的兽族,甚至不惜押上他自己的生命!
  “吼!”
  愤怒的啸声回荡天际。
  绯色之心高居天空,席卷出一片腾云火浪。
  烈焰再现,即便没有三色权杖的加持,依然是那样的威猛。
  没有龚古尔图和黥面之獠的克制,苍龙之炎尽情肆虐,迅速扩张成一片宽广火云,从天空中坠下大片的火雨流星,无差别的轰击地面。
  真正的全方位轰击。
  这位妖皇是真正疯了!
  他要杀掉苏沉,任何阻止他的人或兽都得死!
  “他简直是疯了。”龚古尔图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位神庙总祭同样是全身焦黑,连胡须都被烧焦了,身边的祭司更是死得一个不剩。
  但他还能站立,也还能战斗。
  面对这刻绯色之心的发疯,他完全无法理解。
  一团团的火雨流星从天而降,将天空与山谷皆化成火海,狂暴的呼喊彻响上空。
  “把我的宝物还给我!”
  苏沉呆呆望着天空:“的确够疯狂,不过那又如何?”
  他瞪着绯色之心,一步步向后退去。
  战争到了这一步,已彻底进入白热化的状态。
  就算天降火雨,焚烧万物,暴族勇士们依然狂呼,呐喊。当战争真正濒临绝境时,勇者的士气反而在这刻再度激发。
  “吼!”
  “决战至死!”
  “决战至死!”
  “为了暴族的荣耀!”
  “为了铁血的光辉!”
  “为了烈焰!”
  无数高声的呼喊纷纷响起。
  作为最强大部落的最精锐武士们在这一刻爆发出他们全部的能量。
  “赫路拉乌!蒙托!”
  碎云裂苍,激荡长野的吼声再度响起,如歌如诗如火如海。
  暴族武士们在野性激扬里吼叫,冲锋,用尽他们的力气去发起攻击,当天空下起火雨时,地表也升起斧丛。
  在阳光下闪烁着锐利光华的斧刃劈向空中,以开天之势劈向那空,那火,那风,那无所不在的湍急能量,震荡风云,破灭万物,于是天火也为之击散,流星为之粉碎,那横亘天际的燎原天火,就这样在无尽斧刃的劈斩下,刚猛气劲的冲击下,粉碎,消弭,破灭。
  堂堂皇者之威,一击可破山河。煌煌军阵之势,同样是一举可灭天地。
  这是质与量的对撞,如果绯色之心没有受伤,或许能赢,但现在,在那无数强悍勇士的冲击下,在那些同样强大的暴族将军们的引领下,绯色之心败。
  天火消失,绯色之心扑的仰头吐出一大口血。
  这一口血吐的不是血,是他的神,是他强横到无可抗衡的力量。
  巨大的痛苦提醒绯色之心,他已受了终生都无法痊愈的伤,再要坚持下去,性命都将不保。
  可是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沉,绯色之心不甘心。
  他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不甘心让偷走自己宝物的人就这样溜走。
  哪怕还剩最后一口气,都要尝试!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再次出手。
  一股宏大至极的气势弥漫全场,带着黑死气息的力量渗透一切。
  禁术!
  又是禁术!
  绯色之心是真的拼命了。
  这种超大范围的黑暗之潮是以他的生命为代价释放的,具有强大的腐蚀效果,最重要的是,这绝不是蛮力可以破解的。
  “我要拿回我的宝物,一切阻挡者必死!”绯色之心喃喃道。
  在使用出这一招后,他感到生命的力量正在快速离自己而去,全身已说不出的枯竭。
  如果说他在和龚古尔图大战之后,实力暂时衰退到王级,那么打到这一步,他连王级的实力都保不住,再度下降到领主级了。
  不过他相信,这已经足够杀死苏沉了。
  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他彻底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