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追寻


小说:原血神座  作者:缘分0
  “黑暗的力量吗?好熟悉的感觉,是暗影结界。”苏沉愕然,随即大笑起来。
  原来绯色之心释放的暗影结界竟然是以暗影源质为主要成分构成的。
  再没有比苏沉更了解这种力量的人了。
  即便是绯色之心,对暗影源质的理解也不会比苏沉更多。
  “你的运气可真是不好呢。”苏沉笑道。
  左手手套上发出一点微不可见的暗光,随着这暗光闪过,苏沉的身影已消失无踪。
  黑暗隐匿。
  苏沉没指望黑暗隐匿可以脱离绯色之心的锁定,但毫无疑问,除了绯色之心,再没有什么能攻击到他——这种完全置身在黑暗结界中的隐匿,效果比正常情况下还要大无数倍。
  而借助于身在结界中,苏沉开始借机吸收暗影源质。
  这时候他已经感受到这种暗影源质的来源,它来自绯色之心的体内。但显然绯色之心不是暗影源质的制造者,他应该是打开了某个通往暗影界的通道,从那里引导出大量的暗影源质并储存在自己的身体里,他的身体是承担这一切的桥梁。
  也就是说,释放这个源技需要他付出极大的代价,苏沉很快想通了这点。
  “竟然能够以自己的身体直接沟通异界通道,果然强悍到可怕啊。”苏沉也不有暗自咋舌。不过这也为他提供了一个发展的方向:“这些妖皇,虽知其然,却往往不知其所以然,每一个的身体都是宝库,都有着这天地力量利用的巨大机会。要是能得到它的身体……”
  苏沉眼中已现出火热觊觎之色。
  正常情况下,给苏沉十个胆也不敢打妖皇的主意,毕竟他现在离妖皇还差了三个境界呢,但眼前的绯色之心显然不同。
  他受了伤,受了极严重的伤。
  这就意味着机会。
  苏沉死死盯着绯色之心,同时小心的踱着步子。
  此时绯色之心在看到苏沉隐入黑暗之后就知道自己已经失去机会了。
  他终归是重视生命的,在再一次错失机会后,绯色之心只能狠狠瞪了苏沉一眼,仿佛要将苏沉永远记在他的心底,然后向远处飞去。
  再一次逃走。
  就在这时,苏沉突然跃起。
  一跃而出,冲向绯色之心,斩岳刀劈向绯色之心。
  绯色之心不怒反喜,回身就是一爪。
  但苏沉这一刀没有劈下,人就已经不见。
  又是一个白塔折跃,就这么瞬间从战场离去。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绯色之心。
  他只是想利用绯色之心的不甘,再一次迟滞他。
  果然绯色之心这一下迟滞,迎来的是又一轮、暴族的狂风暴雨。
  “吼!”
  绯色之心狂飙怒吼着,全身激荡出雄浑气浪,将一切攻击都阻在外面,只是脸色也刷的又白了一分,身体晃了几晃,却是连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混蛋,我记住你了,过了今日,我追遍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绯色之心狂吼着再度化光离去。
  这一次苏沉没有再出击。
  他只是看着绯色之心远去的踪迹,缓缓道:“没关系,我也记住你了。”
  黑暗结界消失,苏沉从黑暗隐匿中出来。
  此时的他,已化成又一名暴族的样子,就这么从万军丛中走过。
  这一次没再发生什么意外,苏沉轻松退出战场。
  他继续前行,在穿过一片林地后,来到望江川旁的一片山坡地前,从这里可以看到大河从这里飞流直下。这是土柳坡,一个小山坡,却也是苏沉和大家约定见面的地方。
  当苏沉来到时,乐峰等人已经在此地等他好久了。
  见苏沉来到,众人一起兴奋道:“镇主没事!”
  严开等一群人更是呼啦啦跪下:“多谢镇主相救!”
  “好啦,都起来吧,救你们又不是头回,大家都该习惯了才是。”苏沉笑道。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乐了。
  “既然镇主来了,那我们走吧。”姜柳道。
  苏沉道:“你们走吧,路线我已经告诉你们了,至于我就不和你们一起走了。”
  众人愕然:“你不走?”
  “嗯,还有件事要解决一下。放心啦,在这块土地上,暴族已没可能抓住我了。”苏沉道。
  苏沉这话到是不假,以他现在的伪装之能,就算是暴族洞察者都看不破,因此已完全可以在暴族土地上随意行走。相比之下,乐峰姜柳等人的伪装只能骗骗下层暴族,一旦遇到洞察者依然会露馅,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快些离开。
  知道苏沉的决定后,众人也只能把银月梭烈阳梭交还苏沉后依依惜别。
  苏沉就此离去,走不多远,忽听身后有人喊道:
  “苏镇主,回到龙桑记得找我们,我永远都是您的部下!”
  苏沉回头看去,就见一大群人望着自己,同时跪倒。
  苏沉微微一笑,他说:“好啊!”
  ————————————
  离开乐峰等人,苏沉一路前行。
  他就这么悠悠答答的慢慢走着,也不着急。
  一路上时不时能看到暴族逃兵,只要那些暴族逃兵不来招惹他,他也不主动理会。
  一天后,苏沉遇到一个暴族小队长,后者试图收拢残兵,收到了苏沉头上,被苏沉轻松解决。
  从这个小队长口中,苏沉知道昨天的大战终究还是兽族输了。
  十余万兽族全部战死,不过烈焰部落也不好过。一场大战下来,二十万大军最终死剩三万左右,大部分的随行祭司战死,古查战死,龚古尔图受创,生命消耗严重,怕是剩余生命也不久了,可以说是一场惨胜,甚至用虽胜尤败来形容。
  最后就是原骨权杖和生命图腾板也丢了。
  相信等阿努比回到古兰堡,等待他的将是天大危机。
  不过这些都与苏沉无关了。
  灭了那小队长,苏沉继续一路西行,两天后来到一片树林。
  吹了声口哨,白纸人飘飘而出。
  “主人!”
  源戒里不能放活物,所以苏沉去古兰堡后就让白纸人留在外面,留下传讯方式,直到离开古兰堡后才恢复联系。
  “天威军怎么样了?”这刻苏沉问。
  “回主人,已经安全通过天河古道,钢岩将一切做得很好。”
  “这么说你和钢岩见过面了?”
  “是。”
  “他怎么样?”
  “已经成了当地飓风岩族的领袖,这次为了帮天威军开辟通道,飓风岩族付出不少代价,有十二名岩族因此牺牲,多达三十多名岩族受伤,他希望主人能奖赏飓风岩族所做的贡献。”
  “没有问题。他想要什么?”
  “一片更加适合岩族生存的土地。”
  苏沉点点头:“他会得到的。”
  成为一个部族族长的钢岩,考虑问题已明显更加成熟。
  飓风峡谷的确不是适合生存之地,钢岩的要求并不过分,苏沉自然要满足他。至于说哪里是适合岩族生存之地,这其实不是问题,因为哪里都适合岩族生存,唯一的问题只在于谁来保护他们。有人保护,哪儿都是天堂,没有,那就只能生活在飓风峡谷那种地方。
  更何况岩族刻苦耐劳,有钢岩在,苏沉还是很乐意收下的。
  “那现在回去?”白纸人看苏沉。
  “不,在那之前,得先办件事。”苏沉回答。
  “什么事?”
  苏沉也不回答,只是看了看天空说:“不急。”
  说着已向另一处走去,白纸人见状,只觉得古怪,却也没多想,就这么跟着苏沉而去。
  这一走,又是两天时间。
  两天后,苏沉来到一座山前。
  这是一座碧绿青翠的大山,山木苍翠,枝繁叶茂。
  看了眼这片山林,苏沉喃喃道:“应该就是这里,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才迈步进入。
  沿着林地一路穿行,他们很快来到一片空地前。
  这是一片极为诡异的空地,这里本应当是有草木的,只是不知为何,生长的大树纷纷枯死,留下一个极为标准的圆。
  在这圆的中央,是一片凹陷,赤沙覆盖,看不出是什么。
  站在边上,苏沉微微一笑。
  “死影之殇,你去看一下。”
  “是,主人。”白纸人走过去,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息,所以径直来到圆坑前,扬手吸起尘沙。
  就在他吸起尘沙的那一刻,一股磅礴如海的气势骤然席卷而来。
  “是谁?敢打扰本尊的沉眠?”
  这气势!
  白纸人大惊。
  是皇者威压。
  白纸人嗷的怪叫一声迅速退开,只是他刚退开,就被苏沉一把抓住:“我让你退了吗?”
  “是皇……皇……”白纸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知道。”苏沉冷酷回答,猛地将白纸人扔了过去。
  “啊!”白纸人凄厉的尖叫出声。
  轰!
  一股庞大气势从坑中冲击而出,白纸人被直接冲入半空,如飞一般飘起,在空中飞出老大一个弧线后落下。
  刚一落地,白纸人就想逃跑,苏沉一声回来,来自灵魂内的禁制便让白纸人不得不再度回到苏沉身边。
  “主人,那是……皇……啊!”白纸人艰难吐声。
  “我知道,可你不觉得,这个皇现在有些弱吗?”苏沉微笑问。
  白纸人一愣,这才想起,以那位皇者的实力,自己竟然中其一击而未死。
  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这次是真的不行了,绯色之心陛下。”苏沉悠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