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话不投机


小说:限制级巨星  作者:不如踢球
  高小冬挂断手机,陷入了沉思,艾玛说的是真的假的?会不会是耍我?艾玛好歹也是世界级明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吧。女孩都这样说了,自己还犹犹豫豫,还是个男人吗?
  想到这里,高小冬马上走出洗手间,跟助理教练费兰道:“教练,我有点事,想出去一下。“
  高小冬是曼联红人,弗格森爱将,费兰哪敢多问,只是道:“早点回来啊,我们还要回曼彻斯特。”
  鲁尼看到高小冬请假,惊讶的道:”高,干嘛去,佳人有约?”
  握草,这厮竟然一屁拍准,高小冬当然不会实话实说,笑道:“有个远道而来的朋友,找我说会话。”
  鲁尼耿直,信了,但吉格斯却意味深长的道:“高,早点回来,伦敦可不是曼彻斯特。”
  这老家伙,你想哪儿去,今天能不能摸摸艾玛的小手都难说,再说了,老子是那样的人吗?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吉格斯大哥,放心吧,我就是和朋友说会话。”
  高小冬穿了一身耐克的运动服,外面还套了一件外套,才离开更衣室,去艾玛说的那个包厢。
  高小冬兴冲冲的来到包厢,看到包厢里空无一人,高小冬心里凉了半截,接着怒火蹭的涌上了心头,尼玛,竟然真的捉弄我,女人真是不可信任。
  高小冬摸出手机拨通艾玛的电话,怒道:“你丫的是耍我玩的吗?”
  艾玛笑吟吟的道:“是啊,我是耍你玩啊,我是切尔西的粉丝,你是曼联的核心,你刚刚逼平了我的主队,我当然要报仇啊。”
  我晕,竟然这么理直气壮,不过好男不跟女斗,高小冬放弃了骂艾玛一顿的念头,悻悻的道:“好吧,你仇也报过了,再见吧。”
  高小冬啪的挂断了电话,很郁闷的准备回更衣室去,这时电话响了,是艾玛打来的,高小冬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生气了吗?”艾玛笑吟吟的问道。
  高小冬悻悻的道:“生气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能痛骂你一顿?”
  艾玛笑道:“好吧,作为切尔西的球迷,我已经报过仇了,现在作为朋友和东道主,我会完成我的允诺,请你吃一顿晚饭。你到停车场来,我开的是一辆粉色的劳斯莱斯,车牌号是……。”
  “千万不要再耍我啊,不然我真要骂人了。”高小冬心有余悸的道。
  “信不信随你。”艾玛笑着挂了电话。
  高小冬想了又想,觉得这次艾玛不应该再耍自己了,两人无冤无仇,也都是各自圈子里有点身份和地位的人,第一次还可以说是开个小小的玩笑,如果第二次还耍人,那估计就要结怨了。
  高小冬下了看台直奔停车场,此刻停车场的车已经走了大半,粉色的劳斯莱斯又很惹眼,高小冬很快就找到了艾玛的座驾。
  车窗打开,露出了艾玛那张宜喜宜嗔的绝世姿容,“上来吧。”
  高小冬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幸好你没有骗我,不然,你就惨了。”
  艾玛似笑非笑的道:“说说我听听,能惨到什么样?”
  高小冬露出一副恶狠狠的神情道:“我会缠着你一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让你吃不好睡不好,连人都嫁不了。”
  艾玛格格笑道:“说的跟真的似的,难道你是打算把踢球都放弃了吗?”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如果你允许我一辈子缠着你,放弃踢球也不算什么。”
  艾玛认真的看了高小冬一眼,道:“你这人真奇怪,我所见过的明星中,年少成名的也不少,真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
  高小冬打了个哈哈,“说的跟你有多老一样,实际上你比我还小一岁。”
  艾玛悠悠的道:“我出道的时间可比你长多了,我10岁就开始拍戏,现在已经出道10年多了,可以说是你的老大姐。”
  高小冬打蛇随棍上,道:“老前辈,老姐,我可是看着你的长大的,是你的铁杆粉丝,今天你可得请我吃顿好的。”
  艾玛无语,这家伙套近乎的能力是真强,比我还大了一岁,竟然还说是看着我的电影长大的,真是跟球场上一样的猥琐。
  “你想吃什么,要不,我请你去吃中餐,伦敦有好多中餐馆。”
  高小冬一听,连连摇头,:“不不不,绝对不吃中餐,我在国内天天吃,难道来到英国还要再吃吗。”
  艾玛沉思了一下,道:“那我们去吃日本料理,这附近有一家日本料理,做的非常好。”
  高小冬道:“不吃,我对日本料理韩国料理都不感冒。”
  艾玛道:“你竟然还这么挑食,也难怪,听说华国的美食非常复杂,不过我觉得带有点辣味的墨西哥菜应该能满足你挑剔的胃口,滑铁卢桥那边有一家做的很好,环境也不错,就是有点远。”
  远了才好啊,高小冬一拍大腿,道:“就吃墨西哥菜,能有多远,你可是开车的。”
  艾玛一听,道:“好吧,既然我请客,那就一定让你满意,我们走吧。”
  艾玛发动汽车,不紧不慢的奔着滑铁卢桥开去。
  这是一个位于滑铁卢桥头小巷口的街头小饭馆,不过餐厅里的墨西哥文化气息很浓,侍者一口打着嘟噜的拉丁英语,语速极快并带着热带特有的极富感染力的笑容,菜单能看懂,但高小冬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就完全让艾玛来点菜。
  艾玛点了几道餐馆里的特色菜,要了一瓶南美的葡萄酒,两人坐下慢慢用餐。
  墨西哥菜味道是比较辣的,虽然比不上华国的川菜,但外国菜当中也算是屈指可数的了,高小冬几口吃下去,竟然辣得汗都流了出来。
  高小冬的家乡比较能吃辣,来到国外之后,高小冬辣椒吃的很少,经常馋得做梦回到家乡吃辣子鸡,这次算是过了一点瘾。
  艾玛自己吃的是不辣的,她看到高小冬一副吃了火的样子,笑道:“感觉如何?”
  高小冬竖起大拇指,道:“不错不错,我记住了,下次再来,滑铁卢大桥北部,美洲印象餐馆。对了,艾玛,这个滑铁卢是不是拿破仑打败仗的那个滑铁卢?”
  “你的历史和地理是怎么学的?那个滑铁卢在哪里?”艾玛无语。
  高小冬挠挠头,不知羞耻的问道:“在哪里?”
  艾玛道:“那个滑铁卢在比利时,这个滑铁卢桥是为了纪念威灵顿公爵击败拿破仑命名的,你一个华国人,就算不知道滑铁卢桥,也应该看过这部电影吧,好像在你华国非常火爆,有无数粉丝。”
  高小冬摇摇头,道:“没看过,也没听说过,你给我讲一讲,我长长见识。”
  艾玛被高小冬打败了,道:“不讲,我现在非常好奇,你除了踢球还懂得什么?”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除了踢球什么都不懂。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什么都懂的人很多,但他们一辈子都没有我一年赚的钱多。”
  艾玛道:“钱不代表一切。”
  高小冬笑道:“知识也不代表一切。”
  艾玛道:“知识就是力量和金钱。”
  高小冬笑道:“那还是要换做钱,知识不能换来钱的话,也会被饿死,谁比谁高尚啊。”
  艾玛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不说这些玩意了,多没意思,好容易有个美女陪我吃顿饭,还是说点高兴的吧。”
  艾玛不说话。
  高小冬眼珠一转,把话题扯到了电影上,“艾玛,你刚刚说在我们国内粉丝无数,非常经典,但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听说过,这也太丢人了,你给我说说剧情吧,看看我看过没有……”
  说起电影,艾玛的兴趣上来了,道:“这是一个爱情电影,芭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蕾舞演员玛拉和军官罗伊在滑铁路桥上邂逅,一见倾心,在两人决定结婚之时,罗伊应招回部队参加战事。为见爱人最后一面,玛拉错过了芭蕾舞团演出,失去工作。不久,罗伊被误登上阵亡名单,失去工作的玛拉几欲崩溃,沦为妓女。再次遇到生还的罗伊,善良的玛拉不愿继续欺骗他,于是在婚礼前一天悄然离去,在两人初次见面的滑铁卢大桥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停停……这个电影就是滑铁卢桥?不对,在我们国内叫,尼玛,这个我看过啊,不过没看完,男的是个笨蛋,女的是个傻比……”
  “魂断蓝桥……”艾玛打断了高小冬的吐槽,“怎么叫这么个名字?”
  高小冬对这个典故也不了解,道:“可能就是为了好听和吸引观众吧,估计看到这个名字,都以为是和拿破仑有关的战争片呢。”
  艾玛赞道:“这个名字起得真好,比原作还好。”
  高小冬突然啊了一声,道:“犯了大错了。”
  艾玛吃了一惊,道:“犯了什么大错?”
  高小冬道:“咱们两人第一次吃饭,竟然到了这个不幸的地方,真是太晦气了。”
  艾玛淡淡的道:“这有什么晦气的,咱们又不是爱人。”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万一你爱上了我,或者我爱上了你怎么办。”
  艾玛道:“不会的,我觉得我们两人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高小冬笑道:“你在哪个世界?天堂?我在地狱。”
  艾玛道:“我觉得我们的想法差别很大。”
  高小冬道:“一个英国人和一个华国人,想法没有差别才是怪事,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不能相爱的理由,虽然我也没有爱上你,你也没有爱上我,但我觉得你的理由很荒谬。”
  高小冬刚刚说完,手机响了,是弗格森打来的,高小冬接通,手机里传来弗格森严厉的声音,“小冬,你在哪里?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出发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高小冬道:“我在外面和朋友一起吃饭呢,要不,你们先回去,我自己打车回去。”
  弗格森一听,脸沉了下来,道:“小冬,我不想知道你和谁在一起,但我想告诉你,不要做傻事,鲁尼是最好的例子。”
  高小冬连忙道:“BOSS,真的是和朋友一起吃饭。”
  弗格森看了看手表,道:“我再等你一小时,如果你还不到,我们就先回去,你好自为之。”
  弗格森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高小冬也苦笑着挂断了电话,他犹豫自己是不是现在回去算了,开始来赴约的时候,高小冬还心猿意马,意淫一下今天的艳遇,但现在,高小冬觉得希望不大了,他决定吃完晚餐就回去,免得被队友和教练怀疑。
  在高小冬打电话的时候,艾玛一直在思索,虽然这个高小冬说话很粗俗,但他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
  话不投机,两人没有再继续交谈,都埋头和食物战斗。
  吃过晚饭,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这顿谁来请?”
  艾玛道:“这是我的故乡,当然应该我来请客。”
  高小冬道:“好,那谢谢艾玛小姐,我也该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吧。”
  艾玛道:“这么晚了,还下着雪,你可以在伦敦住一天,你们比赛之后不都放一天假嘛,你可以在伦敦好好玩玩。”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明天你能给我当导游吗?如果能的话,我就在这住一天。”
  艾玛道:“这个恐怕不行,我还有个化妆品推广的活动,这次我从布朗大学来到伦敦,主要就是为了这次活动。”
  高小冬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
  艾玛道:“我送你吧,我开着车呢。”
  高小冬看了看时间,淡淡的道:“好吧,先谢谢你。”
  看到高小冬说话比前面生分了很多,艾玛有些黯然,她结过账,和高小冬离开了餐馆,亲自开车把高小冬送到了斯坦福桥球场,路上,两人几乎什么话都没有说。
  高小冬到的时候,曼联的将士们早已登上大巴等候多时了,弗格森自己一个人站在风雪中,脸色阴沉,他很担心高小冬和一些骨肉皮乱搞,最终毁了自己。
  不过看到是艾玛把高小冬送过来,弗格森的脸色马上阴转晴了,他笑着向高小冬道:“小子,谈恋爱了啊,直接跟我说,我就放你一天假了。”
  高小冬苦笑了一声,振作精神道:“那怎么行,我必须遵守球队的纪录。”
  “快上车吧,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弗格森心情大好,拍拍高小冬的脑袋,陪着高小冬一起上了大巴,连夜赶回了曼彻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