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这辈子值了(完结)


小说: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作者:小硕鼠5030
  婚礼如火如荼的筹备中,沈云芳和穆华珍这对亲家,放下手里所有的工作,一心扑在婚礼上,终于把两个孩子的婚礼给准备妥当,让两个孩子有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婚礼。
  亲自把闺女交到别的小伙子手里的时候,李红军心里难受的差点哭了出来,结果一转头就看到自己媳妇在旁边抹眼泪呢。这下他也顾不得自己难受了,赶紧的过去哄人。
  “满满出生的时候才那么一点点,我看着她一点点成长,一眨眼的功夫,她都结婚了,我这心里难受啊。”沈云芳虽然说的洒脱,但是她终究是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婚姻和未来她一样有这无尽的担心。
  “别哭,满满还是咱们的满满,孩子还是咱们的孩子,你就想着咱们这不是嫁了一个女儿,而是娶回来一个女婿,以后要是那个小兔崽子敢对咱闺女不好,我肯定饶不了他。”李红军咬着后槽牙发狠的说道。
  沈云芳赶紧的往旁边看了看,没看到老马两口子,这才轻轻的给了李红军一下子,“净瞎说,也不看看是啥场合,要是被马哥两口子听了多不好。”
  “有啥不好的,我一个好好的大闺女都免费给他们家了,我说两句还不行了。”李红军嘴上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嗓音已经压低。毕竟就是再气,孩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两夫妻整个婚礼都躲在旁边叽叽咕咕的相互安慰。
  婚礼过后马超凡和满满小两口坐着飞机去大洋彼岸度蜜月去了,沈云芳和李红军还得在家招待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
  满满结婚,沈云芳和李红军把所有的亲戚都通知了一遍,最后来的是李香莲两口子、王丹两口子、沈大爷两口子以及大栓两口子,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
  当然,当初通知沈大爷的时候也就是走个过场,这么多年两家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沈云芳还是会写信过去问候一下。没想到这次满满结婚,沈云芳打电话过去,沈大爷居然一口就答应下来。
  “这日子过的可真快啊,当初满满才这么大一点,一眨眼的功夫都结婚了。”李香莲感叹的说道。
  “可不,当初满满在我家还尿炕呢,谁成想几年不见都成大姑娘了。云芳,我看你这个女婿不错,是一个儿,以后满满的日子也差不了。”王丹也不甘人后的说了几句漂亮话。
  不过多亏满满不在场,要不非跟她大娘急不可。当初尿她家床的时候,她还不会走路呢好吧,咋现在还拿出来说呢。
  “呵呵,超凡这孩子也算是咱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婆婆还这么通情达理,满满以后的日子肯定错不了。”大栓媳妇顺便还把穆华珍捧了捧。
  作为娘家亲人,这个时候捧着点婆家也是种策略,都是为了自己家孩子以后能过得顺心如意而已。
  穆华珍抿嘴笑着,“你们就放心吧,满满也是我看着长大的,那个孩子的好我比你们谁都清楚,她就跟我闺女一样,以后要是超凡那小子敢对满满有一丁点的不好,别说是你们了,我都不能让。”
  这帮人早年基本上都认识,这么多年都没在聚到一起过,正好趁着满满结婚的机会又重聚了一把,大家纷纷说道着自己这些年的生活。
  沈云芳家就不说了,人家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和普通老百姓已经不是一次层次上的了,所以就不予比较了。
  马家这些年在首都这边发展的也非常不错。
  当年由于沈云芳和马立国的合作,让老马同志尝到了做生意的甜头,所以在八几年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辞了工作下海经商。
  由于战友多,媳妇还多少有点小权,加上沈云芳在旁指点,这些年他在首都也算是闯下了一片天地。并且在沈云芳的影响下,这些年他在首都也买了不下十套的房产。这次给儿子结婚的婚房就是其中唯一一处四合院。
  总结了下马家两口子的身价,几百万应该是有的。
  在就是大栓两口子,这么多年,都在市里做生意,就是倒买倒卖,后来货源从飞扬拿了之后,他的生意也更稳定了,后期在城里开了几家粮油店。这么多年下来,他们家早就从盖家屯搬到了城里,估计也能有百万身价了。
  再有就是李香莲两口子和李红星两口子,他们都不是那脑子非常活络的人,所以最后选择发家致富的路还是种地。不过他们靠上了飞扬这棵大树,每年包地种土豆地瓜的,也能赚不少。现在家里的房子和城里的楼房哪个都不缺,兜里最少还有几十万的存款,这在农村已经是顶顶的好家庭了。
  在场的还有沈大爷老两口,从他们满是沟壑的脸庞就能看出,这两口子这些年过的不是很顺心。
  沈云芳就是不去细打听都知道他们两口子老了老了还这么操心就是因为离婚回来的沈云秀。
  当初沈云秀确实是按照沈云芳猜想的来的,她男人大学毕业那年就跟一个能给他分配好工作的女人勾搭上了,沈云秀自然就成了拦路虎绊脚石。在没有结婚证约束的情况下,方家一歪歪嘴就把沈云秀给下堂了。
  沈云芳当然不甘心,在方家是各种的哭闹,最后沈大爷两口子又去了一趟首都,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改变。也不对,应该说最后被赶出来的不光是沈云秀一个了,还有她的儿子方家也不要了。因为那个女人说了不想当后娘,她自己能生。
  个中缘由就不说了,总之沈家老两口再次去首都一点用没有,到是把闺女和外孙一起接回了家。
  那之后,沈云秀在家也是各种的作,沈大爷没有办法了,就想着给她在外面找个活干着,兴许就能好点,所以就给沈云芳去了电话,把这个事情说了一下,想让沈云芳看在他们老两口的面子上,给沈云秀在农场里安排个活。
  沈云芳当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很了解沈云秀的为人,要是让她过来,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呢。
  沈大爷没想到侄女会这么不给他面子,最后也只能是默默的把电话给挂了。
  后来沈云芳陆陆续续的听说,沈云秀又出嫁了,但是生活的还是不如意,又离婚回了娘家,没过一年又嫁了,就这么折腾着,直到进了第四家才算是稳定了。不过她的新婆家也是厉害的,她嫁过去就是给人当后娘去的,所以新婆家言明不要拖油瓶,沈云秀的亲生儿子只能是在老家跟着沈大爷两口子过日子。
  临回老家的前一夜,沈大爷颤颤巍巍的拉着沈云芳哭了。
  “云芳啊,娃子是个好孩子啊,大爷最后求你一回了,你帮帮娃子吧。”
  沈云芳有些为难,安排一个人的工作没什么,但是她不喜欢和沈云秀有交集,她安生日子过惯了,怕麻烦啊。
  沈大爷看她不说话,也明白她的顾虑,赶紧的保证,“你放心,我肯定不能让云秀去找你麻烦,她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没以前那么不懂事了。”沈大爷说的有些心虚。
  沈云秀是比以前懂事了,不在那么自以为是了,只是她却更加的自私,为了自己能过的舒心,在婆家更有地位,她是时不时的就回娘家来压榨老爹老娘。后来她儿子能打工挣钱之后,她更是成了吸血鬼,每次回家都以这样那样的理由从她儿子那拿钱。沈大爷也是看出孩子再在老家待着也没好,这才想着把他送出来,不让沈云秀逮住就不能在管孩子要钱了,孩子也能摆脱这个负担开始新的生活。
  在老爷子希冀的眼神里,沈云芳考虑了好一会儿,这才松口同意。
  对她来说,接收一个孩子来这边工作真的不是大事,估计以沈云秀那能耐,也绝对找不到Z省那边去,顺手就能帮着大爷家解决问题,她也就答应了下来,就当是还了当初大爷对她的恩情吧。
  沈大爷看她答应了,欣喜的热泪盈眶,拉着她的手连说了几个好字,可见他是多么的高兴。
  第二天沈大爷两口子就带着满腔的希望回了老家,他们也和沈云芳商量好了,等到了家之后,就让娃子去Z省打工,绝对不会告诉沈云秀孩子的去处的。
  送走了沈大爷和大栓两家,李香莲和李红星两家也收拾东西准备动身了。
  “哎,你说说,这么多年了,香莲到底是去了哪了?”唠嗑的时候,突然李香莲就感叹的来了一句。
  大家听了她的话都没吱声,李家对于李香荷和李红旗有关的话题都是禁忌,没人愿意说起。
  李香莲说完之后也反应过来,好像不应该说这个的。
  “我、我就是有点担心。这么多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李香莲支支吾吾的解释。
  大家还是没有说话,沈云芳是不想说话。
  李香荷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无怪乎就是几种结果。第一种就是过上好日子不肖与这些亲人联系。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以李香荷那性子,别说是过好日子了,就是哪怕兜里有一丁点钱她都能来这些人面前炫耀一圈。
  第二种就是过的不如意,不好意思出现在这些人面前。这个可能性也几乎为零,她要是过得不好,肯定会回家和几个哥嫂哭诉,别的不求,要是能糊弄出一丁点钱也是好的。
  第三种可能就是她被人控制了,也就是说可能是出去被卖了被拐了,人身没有自由了,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这些人。
  对于这样的猜测,沈云芳就两个字好说,活该。如果她真的是被拐的话,那就是报应,报应她当初对妞妞的所作所为。
  最后一种就是以为不在人世……
  “行了,还说这些干啥,她要是有心想回来,这么多年早就回来了,她那么大个人了,你还替她操心什么。”刘建国拉着自己媳妇不让她说下去了,没看大家都不愿意说起这个话题吗,干啥还说这些惹得大家都不痛快。
  李香莲看了看两个兄弟,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大姐,要我说,你去惦记那没影的人,还不如惦记惦记你那好三弟呢。前几天他又不知道咋跟人家监狱里的人说的,给我家红星又打电话了,说是让给送东西去。”王丹趁机把这事说了出来。
  这些年李红旗也没少折腾。当初把房子卖了之后就带着媳妇和丈母娘去城里闯荡了,可是没几年就灰溜溜的又跑回了桃树村,死皮赖脸的在李红星家住了下来。
  可想而知当时王丹是如何和李红旗大战三百回合的。
  后来李红旗是走了,不过也成功的从王丹手里抠走了点钱。
  这一走又是好几年,等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人模狗样的回来的。一身西装,脸上还有个大墨镜,到是真的把村民们虎够呛。
  李红旗到了村里就大手笔的租下了村委会的一间房子,和广大劳动人民宣传起了他的生意。就是养蚯蚓。
  就是他给人家提供蚯蚓苗,让老百姓拿回家自己养,等蚯蚓长大后他在高价收。当然他最初给人家提供的种苗也是需要收费的。
  开始的时候他回老家搞这个还真的没有几个人相信他,他就从自己家人入手。大手笔的免费给了王丹这个大嫂几箱蚯蚓苗,不要钱。还手把手的教王丹怎么养蚯蚓。
  等蚯蚓长大了,他当着很多人的面,直接把收购的大把钱给了王丹。
  大家看真的能拿到钱一下子就炸了,纷纷回家拿钱买蚯蚓苗。
  蚯蚓多好养活啊,干这个不就是纯属往家搂钱吗。
  当时在桃树村乃至周围七八个村,都让李红旗和了的养上了蚯蚓。
  王丹心里拿到钱了心里高兴,也就继续跟着小叔子养蚯蚓。她家和李红旗家的关系一度冰释前嫌。
  结果在王丹给沈云芳的一次电话里,王丹就把这事说给了沈云芳听。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让沈云芳知道,李红旗现在改邪归正了,而且还有了本事,能带着大伙儿一起挣钱了。
  沈云芳听着大嫂的描述,怎么越听就越觉得这么熟悉呢,这不就是后世的蚯蚓诈骗案吗。等李红军回家之后,她就把这事跟他说了。
  李红军琢磨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给老家的战友打去了电话,一力主张严查此事。
  结果一查之下,李红旗所构建的骗局暴漏在了阳光之下。他就是以“蚯蚓养殖”为诱饵,许诺以高额利润为回报,通过“空搜套白狼”的方式,在一些文化层次不高的农村非法圈钱。
  李红旗这一手骗术也不是第一次使用了,他带着媳妇和丈母娘在南方的某些农村已经照例实施了几起,基本上都是最开始以高利就行利诱,然后等很多人陷进去之后,他们就卷钱走人。
  这次回老家去也是为了躲避南方的警察,没有想到在这边才开始两个多月就被抓了。
  由于这次诈骗数额过大,所以李红旗再次被判刑二十一年,郑母和郑慧兰是帮凶,分别判处十八年和十五年有期徒刑。
  这次他所在的监狱离老家不远,所以他只要有机会就会求狱警让他打电话给大哥,让大哥给他送点东西来。
  王丹对李红旗现在是深恶痛绝,只要是听到一点关于李红旗的事情她的情绪就不太稳定,她这人还怪,有事没事的自己却要把这个恶心人的人拿出来溜一溜。
  “行了,大喜的日子,你说这些干啥,我不是没去吗。”李红星看大家的脸色都不好了,赶紧的拉拉自己媳妇一下,让她别说了。
  这个场合说这些不是讨人厌呢吗。
  “呵呵,就是,咱们现在过的都不错,以后啊咱们的好日子还要继续下去,说那些已经是过去式的人干什么呢。”沈云芳到是没在意,笑呵呵的劝着大嫂。
  王丹的脸色也缓和了,也有了笑模样,“对,我就愿意听云芳说话,舒坦。”
  “大嫂,我说的可是真心话,虽然咱们之前日子过的可能不是那么如意,但是现在条件好了,孩子们也都长起来了,划拉划拉,咱们几家的孩子基本上都还算是孝顺有出息,这就行了呗,咱们还图啥啊。”沈云芳说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也十分的知足。自己算是有了份足以养家糊口的事业,男人虽然是军人没有多少时间,但是为人正直前途远大,闺女找到了好归宿,以后也不用她怎么惦记,最后一个儿子她也不是很担心,想想这辈子自己的日子过的算是很幸福的了。
  “是啊,咱们不图啥了,不有句话说是知足者常乐吗,我啊,现在可知足了。”李香莲抿嘴笑了起来。她家的几个孩子,都是有出息的,会念书,还有他大舅帮着,现在各个工作都不错,她还有啥求的啊。
  “嗯,我这辈子啊,除了找了你大哥这个没能水的,别的我都知足了。”王丹看了看旁边的李红星,有些调侃的说着。
  “哈哈,大嫂你就爱说笑,大哥哪有你说的那样,要我说啊,你也就是找大哥这样的了,要是找个厉害点了,就你这脾气不一天打你八遍啊。”沈云芳笑着说道。
  “可不,这就叫什么锅配什么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