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首轮交锋


小说:通天仙路  作者:苍天白鹤
  灼热的温度让空气都扭曲起来,到处弥漫着浓烟,掺杂着磷汞等物质,一股呛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火山口处,欧阳明目光一转,讪笑道:“没想到摄取火山石,还有讲究。”他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凌越笑了笑,解释道:“岩浆上方一寸之处,存在着一种特殊的阻隔之力,可以把轰出的灵力向外拨开。摄取火山石的时候,得一鼓作气,以强横的力量,把这股特殊的阻隔之力轰碎,再顺着岩浆缓缓下潜,瑜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也不足为奇,当初我足足试了百次,这才成功。”
  听着他的声音,似乎对于百次就成功这件事儿,极为自傲。
  一旁的散修也将目光移到欧阳明身上,眼中露出沉吟之色,但不过片刻,就不再关注。
  一般而言,摄取火山石,能在百次之内成功,都是极为少见的。
  欧阳明平心静气,调动丹田中的灵力,正当他准备再次尝试之时。
  一道奚落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就算你是灵者高阶,也得数百上千次尝试,才能掌握技巧,成功摄取一枚火山石,成百上千次?”他砸吧砸吧嘴,“半月时间也不知道够不够的了?要是到比试结束,连一枚火山石都摄取不到,就好笑了。”
  话音未落,简成哲跟在古耿仁身后,走了上来,脸上全都是嘲讽之色。
  他之前在欧阳明手里吃了个小亏,现在要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有了古耿任的支持,就算此人是一位施法者,他也不会太过害怕。究其原因,当然是古耿仁颇具传奇的经历。
  在院中弹了一曲高山流水,瞬间破境,一步从凡人踏入高阶灵者,这种人,怎么看都比施法者有潜力。况且,他也不笨,私下里早就打探过了,古耿仁破镜的事儿极为真实,没有一点水分儿。
  阳明脸色平静,不喜不怒,甚至脸上还隐隐带着笑意。
  反倒是倌玥脸一下就冷了下来,瞠目而视,冷声道:“若是千次之内,瑜兄就能从岩浆中取出火山石又当如何?”
  凌越也双目一凝,看了过去,气势凝聚,但没有说话。
  “取出就取出了,又能如何,一千次才成功,很值得骄傲吗?”简成哲眼珠一转,耍赖道。
  忽然,一声冷笑从山下回旋而上:“哼,两位道友来得真早,但又能如何?仅仅学习摄取火山石就得花好上五六日的时间了吧?若没有天赋,恐怕十几日都有可能。”
  这声音在火山口处炸开,将火山中的岩浆都溅起一尺来高。紧接着,灼热的空气更为剧烈的扭曲,两道黑色旋风由山脚开始,一圈一圈卷到火山口处,落了时,两道人影从黑色旋风中走了出来,正是左丰羽与邓攀。
  欧阳明、古耿仁、左丰羽、邓攀四人眼中精芒一闪,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各自眼底都有战意,甚至是冷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古耿仁动了,他双目含笑,手指拨动琴弦,精神力蕴含在音浪之中,探入岩浆,但就在这声音接触岩浆的刹那,一道奇特的力量将这音浪震开。
  古耿仁轻咦一声,向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奇异之色。
  再次尝试,这一次,他丹田中的力道更为激烈的迸发,力道奇大无比,同时仔细观察着岩浆中的一切变化,不放过一点细节,细致入微。古耿仁这个人,虽有几分骄狂,但却是有真本事的。
  欧阳明轻笑一声之后,也把强横的精神力探了下去,细细观察,为自己摄取火山石“奠基”。
  至于左丰羽与邓攀脸上全是冷笑,没有急着摄取灵石,反而双手抱在胸口,看得津津有味。
  一次、两次、三次……
  九次之后,古耿仁脸上略显苍白,显然,这种消耗对他而言也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突然,他轻吼一声,手指拨动琴弦,一道青色流光散出,空间都荡起一丝肉眼可见的波纹,对着岩浆下方三丈处的一块火山石一抓而去。
  只见这道流光瞬间将岩浆上方一寸之处特殊的阻隔之力击散。
  一炷香之后,这枚火山石便被取了出来。
  左丰羽与邓攀对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底的震撼。
  “十次?十次就取出一枚火山石,这等领悟力实在太骇人听闻了吧!”有人尖声道。
  “是啊,此人是谁,拥有这种悟性之人,绝非无名之辈。”
  这些在烈焰火山口处摄取火山石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讨论。
  倌玥性感的小嘴张开,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就连凌越都面带苦涩,心中暗道,十次就能成功摄取火山石之人,在七星宗的历史之中,足可排上前百了吧.
  可不要觉得这个名次很低,七星宗屹立了数千年,这数千年中,又出了多少天才人物?能排上前百,已经是一个傲人的成绩。
  简成哲脸上全是喜色,挑了挑肩,看向凌越,嗤笑道:“哈哈,凌师弟,看来你看人的眼光很……很一般啊!这一次,师尊手中这进入大墟的名额,定然是古兄的。”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他立马变了一幅神态,脸上全是谄媚之色。
  不过,就算如此,欧阳明依然一脸宠辱偕忘处变不惊的神色,双目深邃,仿若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
  他心肺收缩,吐出一口热气,念头微动,丹田之中灵气顺着经脉流动,将精神力量探了出去,将岩浆上方那股奇特的阻隔之力瞬间轰碎,但就在精神力刚刚进入岩浆没多久,他身体一个踉跄,倒退了三四步,脸上也配合着露出骇然之色。
  “可惜了!”有人说道。
  “嗯,不过既然已找到方法,在百次之内,就能将火山石取上来。”一位头发散乱的散修点头应道。
  古耿仁则一脸奇异之色,似笑非笑。
  左丰羽与邓攀虽然正在摄取火山石,但目光一直在这两个竞争对手身上来回移动。他们心里知道,这一次遇到的这两个对手,都是硬茬,不再犹豫,将滋生念头沉入心神,加快了摄取奇石的速度,两人都不是第一次来到烈焰火山,对火山石的摄取也极为熟悉。
  一次、两次……
  在第十一次的时候,欧阳明将精神力猛地一吸,一枚淡青色的火山石就如一道青光一样从岩浆中飞了出来,被欧阳明用手指夹住。
  简成哲见到这一幕,尖声叫道:“这不可能!”脸色阴沉,仿佛要滴出水来。
  凌越先是一怔,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将目光移向简成哲,声音平缓道:“师兄,看来我的眼光并不比你差啊!”要是让凌越知道,欧阳明在第二次的时候就能将火山石取出,真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至于为什么第十一次才将火山石取出,欧阳明也有自己的考虑,他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况且现在他还是在七星宗的势力范围之内,若表现得太过亮眼,肯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而第十一次取出天火石,虽然也有些夸张,但有古耿仁十次就取石成功的先例,这一刻,就不显得那么突兀了,当然,欧阳明也可以选择在五十次以后将火山石摄取出来,但这么做的话,就太让简成哲小人得志,虽然他并没有将这只蝼蚁放在心上,但他得为凌越考虑,不让他太过被动。
  可以说,十一次取石成功是欧阳明经过深思熟虑定下的。
  听着凌越的化,简成哲脸都变成了猪肝色,身体颤抖不止,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怪他话说得太满,现在被现实狠狠地抽了回来。
  凌越与倌玥看到这一幕,很有默契地交换了个眼神,心中极为兴奋。
  但左丰羽与邓攀心情就不好了,甚至可以用很糟来形容,他们心中虽然早有预料,欧阳明能在一百次之前把火山石从岩浆中取出来,但怎么都没想到,仅仅十一次,他就成功了,十一次,这可是十一次!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中大吼,这还有没有天理,当初我可是足足用了七天时间才将火山石从岩浆中取出的。
  古耿仁含笑地看了欧阳明一眼,眼中战意萦绕。
  手指轻轻波动琴弦,顿时,一阵高妙的琴声以琴弦为核心,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开。
  紧接着,无数道青芒从琴弦上激射而出,将前方灼热的气息全都冲散,相互凝结之下,化作一双大手,对着岩浆下方一探而去。一霎之下,岩浆就像湖面掉入了一块千斤巨石一样。
  一石激起千层浪,上方荡起十来丈高的岩浆,击打在山石之上,而在下方,则荡起一圈圈如浪潮一般的波纹,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激荡而起的岩浆再次掉入火山之中,就像湖面下起了大雨,密密麻麻,荡起的波纹再一次更为激烈的爆发。
  而这一双大手依然未停,一寸一寸,向着岩浆深处探去。
  越来越深,火山石也越来越多,过了一炷香之后,大手合拢,猛地一捏,直接抓住七枚青色火山石,这一幕,落到众人眼中,所带来的震撼无法用言语形容,一直以来,到烈焰火山的修士,谁取火山石不是小心翼翼,但这面目俊秀的年轻人,竟一下就取出七枚火山石,这是传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