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落荒而逃


小说:通天仙路  作者:苍天白鹤
  浓郁的岩浆冲天而起,在达到至高点之后陡然间爆裂开来,如同雨水般的朝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去。
  当岩浆刚刚翻涌而起之时,所有人虽然都感到了无比的惊讶,但他们却也只是待在山峰上看热闹罢了。
  但是,没有人想到,这岩浆的翻腾却是蛮不讲理,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暴戾和危险。就是这么片刻的耽搁,但爆裂开来的岩浆就已经当头浇落下来。
  “不好,快逃!”
  也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山峰上的众人都是不约而同地转身,撒开了腿脚,朝着远方以最大的速度狂奔起来。
  能够来到此处的,起码都有着灵者修为。
  如果岩浆的规模不大,以他们的实力,并不会太过紧张。但是,此刻所爆发的岩浆之强烈,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人类能够承受的极限。
  从这规模来看,甚至于可以用天灾来形容了。
  在这种强度的岩浆之下,别说是灵者了,就算是尊者在这儿,都不敢拍着胸脯说,还能够站在原地欣赏如此美景。
  所以,只要脑袋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立即以最快速度远离此地。
  一时间,在火山口这儿,无数声音如飞远去。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那从天而降落地的岩浆,逐渐形成了一道洪流,撵着他们的屁股后头不断前进。
  灵者们的实力在这一刻清晰地展现了出来,特别是那些身后有着大宗门为靠山的门派弟子,在他们的身上往往有着特殊的宝物,或是激发了某种技能,或是使用了某种符咒……他们的速度陡然加快,在岩浆即将汇聚成河之前,硬生生的逃离了此地。
  而相比之下,散修灵者们的应变手段就显得有些悲哀了。
  他们虽然也施展出种种手段加快瞬间冲刺的速度,但是,这种情况并不能维持多久,有几位在冲刺片刻之后,其速度反而是变慢了下去,最终被岩浆雨彻底淹没。
  小范围的岩浆滴落,对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他们所拥有的手段足以自保和脱身。
  但是,当岩浆的数量汇聚到一定的程度,达到了由量变而引起质变的情况之后,就彻底的不同了。
  而在近乎于天灾的岩浆爆发之下,若是不小心跌入了岩浆之中,其下场也就唯有一个。
  “呼,呼,呼……”凌越喘着粗气,在拿出了全部的实力,狂奔了如此之久后,他终于可以停下来了。
  虽然身后依旧有着灼热的气息不断的传来,但他已经确定,那只是火山爆发的一阵余波而已。如果是普通人,这种热浪依旧会取人性命,但对灵者而言,最多就是稍微的难受那么一点点罢了。
  他的手掌紧了紧,哪怕在逃离之时,他也不曾忘记倌玥,在这个亡命而逃的过程中,他们的双手始终都是牢牢地牵着的。
  两人双眼凝望,那眼眸中的感情更深浓郁得无法分解。
  经过了此次的生死大逃亡之后,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更近了一步。
  然而,就在下一刻,凌越的脸色却是突兀的一变,他转头四望,惊呼道:“瑜兄呢?”
  倌玥也是如梦初醒,她先前的一颗心完全记挂在凌越的身上,逃跑之时更是没有闲暇关注其他人。此刻得到凌越的提醒,才恍然发现,原来与他们同行的瑜天睿已经不见了踪迹。
  两个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是火辣辣的难受。
  不过,在适才那种危机的情况下,他们能够顾及彼此,牵手而走,已经是极限了。再想要关注其他人,那绝不是初阶灵者能够做到的事情。
  陆续的,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
  岩浆的爆发虽然凶猛,但是真正陨落在岩浆雨中的人,还是极少数的。此时,除了一些失踪、或者是走散之人外,在这里几乎可以见到大多数熟悉的面孔。
  只是,在这些人的眼眸中、脸庞上却都可以看到那抹不去的心悸之色。
  来到火山群摄取奇石,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只要自己不贪心过甚,自己跳下岩浆寻死,那么以灵者的实力,在这里完全可以自保。但是,这一场岩浆雨却将所有人都吓坏了,那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
  他们宁愿呆坐在火山上,安安静静地摄取火山石,也不愿意承受这种惊吓。
  突然,有人开口道:“这是怎么回事?为啥火山早不爆发,晚不爆发,偏生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众人互望一眼,都是面带苦笑之色,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老天爷决定的么。你问我们,我们又要去问谁啊?
  突然,一道冷冷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各位,你们还记得,我们适才在山峰之上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么?”
  许多人皱起了眉头,渐渐的,那目光朝着一个方向有意无意的瞥了过去。
  古耿仁也是随着人群远离了火山口,相比于那些狼狈逃窜的低阶、中阶灵者,身为高阶灵者的他却显得从容了许多。
  天轩门虽然并不是七星宗这等顶尖宗门,但也绝不是什么小门派,而是具有着传承的宗门之一。作为宗门内最有希望晋升尊者的天才门人,他所懂得的知识和拥有的底蕴远胜常人。
  在大多数人刚刚开始逃遁之时,他就已经先一步离开了那最危险的地方。
  在场那么多人中,他绝对是最早到来的那批人之一。
  但是,此刻古耿仁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矜持和镇定,感应着越来越多的目光朝着自己看来,他的心中也是颇有些忐忑了。
  莫非,这一次的火山突然爆发,真的与自己的琴声有关?
  不过,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他绝对不敢承认。
  怒哼一声,古耿仁道:“各位,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距离七星宗最近的火山口,如果此地的火山并不稳定,你们以为七星宗会置之不理么?”
  众人目光闪烁,虽然对这个掠夺了大量奇石的家伙有所不满,但仔细想一想,他这句话确实有道理啊。
  若是这火山处于随时都会爆发的边缘,七星宗中的大能者们又怎会坐视不理。
  七星宗,那可是有着惊天传承的超级宗门,自然有着种种不可言的手段来处理此事呢。
  一位身材矮胖的男子冷冷地道:“我不知道这火山突然爆发是怎么一回事,但我确实看到,你在鼓动琴音摄取奇石。哼,你一次摄取如此之多,难道就不怕影响这里的宝物结构么?”
  众人先是一怔,随后就像是突然间爆发了一般,无数人的声音纠缠在一起,这些灵者们此刻在脱离了危险之后,竟然变得如同菜市场般的热闹了起来。不过,那些稍微平静之人都能够感受到此刻空气中所弥漫着的那股子焦虑味道。
  或许,这仅仅是一个借口,他们所求的,只是想要将心中的不满和怨气发泄出去吧。
  古耿仁转头,怒视此人,眼眸中精芒闪烁,道:“阁下说话当心一点,哼,一首曲子就能够引动火山爆发?”古耿仁的脸上布满了讥讽之色,道:“你为我是巅峰尊者么?可以凭借一首曲子而引动火山爆发?”
  周围之人微微一怔,不由得彼此交换眼神,正如古耿仁所言,这等天地之灾,又岂是普通灵者巅峰可以引来的?
  然而,在这个时候,真正能够保持冷静的又有几人。
  几乎就在下一刻,根本就无需有人推波助澜,就又有人开口指责,而且加入其中讨伐之人,似乎有着越来越多的趋势。
  无论古耿仁和简成哲两人如何地分辨,都已经陷入了百口莫辩的局面。
  凌越和倌玥互望一眼,心中都是又惊又喜,虽说欧阳明的失踪,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若是就此将这两位灭了,凌越保证连睡觉做梦都能够笑醒。
  “呼……”
  忽然,天空中亮起了一道巨大的光华。
  那光华从远方腾起,以闪电般的速度飞过了众人的头顶,朝着他们此前所在的山峰疾行而去。
  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他们仰望天空,心中无比的感慨。
  七星宗总算是得到了火山口被毁的消息,所以才会派遣尊者前来。而这个尊者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愈发的让人提心吊胆了。
  “咳咳,各位,小弟家中还有些事情要做,先行告退了。”
  “哎呦,我也有事,一道而行吧。”
  随着一个个的声音响了起来,适才还算得上是人声鼎沸的场面,顿时就变得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古耿仁恨恨地瞅了眼那几个喧哗声最大的人,随后,他转身,低声道:“这儿已经不可能有奇石了,我们换地方吧。”
  简成哲目光凌厉地在凌越身上划过,他虽然不甘心,但更加不想违逆古耿仁的意思。毕竟,这位主才是摄取奇石的关键人物,而有着他为自己说上两句好话,师尊对自己的态度必将完全不同了。
  深吸了一口气,简成哲将对凌越的杀意掩饰住了,转身道。“好,我们换地方取石。”
  无论如何,先将这一次的比试赢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