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刘洎的算计


小说:天唐锦绣  作者:公子許
  仇恨与前程相比,那个比较重要?
  这是个很难的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论怎么选都自有其道理。
  那么,仇恨与百世流芳相比,那个比较重要?
  这就容易选择得多了,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
  人生七十古来稀,等到寿数已尽命归黄泉,尘归尘土归土,什么仇恨什么友谊什么利益都将随风散去,消逝在茫茫岁月之中,再无痕迹。
  几十年后,谁还会记得当年的谁谁谁跟谁有过不死不休之仇恨?
  可若是能让自己的名字在死去之后仍旧在世间流传,并且是以一种“伟光正”的形象让子孙后代谨记,那才是一个人毕生所应当追求的崇高目标!
  刘洎现在就打算这么办!
  房俊是不是当真冤屈?他到底是不是杀害长孙澹的凶手?
  在刘洎看来,这些完全不重要!
  这一首,便可以奠定房俊正气浩然的形象!在大唐这个文人墨客推崇诗作如疯如狂的年代,只要有这一首诗在,即便房俊最后难逃罪责,也有大把的人认为他不过是一个皇权与门阀争斗之中的牺牲品。
  房俊的未来或许是悲剧的,但绝对正面!
  词由心生,诗以咏志!
  试想,能够写出这样一首忍辱负重、正气浩然的诗作之人,怎么可能是大奸大恶的残忍凶徒?
  当这首诗的背景是房俊现在所受到的遭遇,必将成为一桩脍炙人口的美谈传遍天下,流传后世!这是一个忠臣义士蒙受冤屈的故事,是民间最最受到欢迎的版本!
  若是自己能在其中扮演一个不畏强权、耿直刚正、一心为了洗刷忠臣冤屈不惜官职性命的御史形象,毕竟伴随这个故事被天下人所传唱!
  与之相比,与房俊的那一点点仇恨算得了什么?
  刘洎越想越是兴奋,脚步轻快,一路飞奔回御史台,将心腹御史全部召集起来,秘密研究着如何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如何将每一步动作都尽善尽美……
  *****
  如何操作这首诗使得自己从中受益并且利益最大化,这需要好生绸缪一番,但是最紧要的就是将这首诗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出去。
  若不能让这首诗天下皆知,若不能让房俊的“冤屈”震动天下,刘洎又怎么从中得利?
  当即,刘洎便将这首诗的拓印版本送去京兆府……
  即便房俊不在,京兆府当中依旧是房俊一系当家。诸如少尹独孤诚之流,摄于房俊的威势,哪怕房俊身陷囹圄亦是循规蹈矩,不敢稍有半点行差踏错。
  这个时候神气一把倒是容易,可一旦房俊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谁敢去直面他的怒火?
  杜楚客得到房俊的托付,正带着王玄策与李义府等人绸缪大事,希翼与此事一旦发动便能震荡朝局,转移人们的视线。当刘洎找上门的时候,杜楚客也有些发愣。
  等到刘洎将自己的想法道出,杜楚客愈发懵了……
  这人不是与房俊素有仇怨、颇为不和么?
  怎地吃错了药,居然开始为房俊奔走呼吁了?
  不过杜楚客到底老成持重历经风雨,稍一琢磨,便立刻吩咐新一期的将这篇诗作刊登出去,不管刘洎有什么谋算,总之是对房俊有好处的,何乐而不为呢?
  简简单单就是一首诗,没有任何旁白,更无任何鼓动。
  的发行量越来越大,受众也越来越广,几乎是大唐所有大规模的繁华城市之中都有销售。而房俊的名气现在更是家喻户晓,尤其是他在诗词之上的“造诣”早已登峰造极,即便是那些文坛泰斗们酸溜溜表示不屑,却并不妨碍民间大受欢迎。
  作为的发起之地,长安城中几乎是一夜之间便在大街小巷传颂着这首刚正雄迈的……
  老百姓最喜欢看的故事就是那些忠臣先遭蒙冤而后雪耻、义士侠肝义胆快意恩仇,而作为观众百姓眼中“万家生佛”的房二郎,妥妥的更是忠臣的代表!
  能够打击门阀世家、维护平头百姓的大臣不是忠臣是什么?
  敢于向元氏那样的豪族发起审讯、为几十个惨遭屠戮的无辜少女伸冤雪耻的大臣不是忠臣是什么?
  能够在西域血战突厥狼骑、在江南平定山越叛乱、在海外扬威异域开疆拓土,不是忠臣是什么?
  这样的忠臣,怎可能是杀人凶手?
  房二郎手上沾满鲜血、握着无数人命,可哪一条命不是番邦异族?
  况且可是那长孙澹先要借着廷杖之机谋害房二郎性命啊……
  这样无德无品又凶残狠厉的人,死了岂不是正好?
  翌日一早,长安震动!
  无数长安城内、城外、关中诸县的百姓自发的汇聚到刑部衙门之前,人头攒动摩肩擦踵,将刑部衙门门前的大街围拢得水泄不通!
  不过百姓表现得非常克制,嘁嘁喳喳的汇聚与此,却绝无过分之举动。
  现如今圣君临朝、贤相佐政,只是偶尔有一二奸佞残害忠良,陛下被蒙蔽而已。大家汇聚于此不过是想要引起陛下重视,亲自过问房二郎一案,不至于使得忠臣蒙冤、奸佞得志!
  可满朝上下,谁敢轻忽视之?
  宿卫宫城的禁卫唯恐民众冲击皇宫,全服盔甲严阵以待;左右武侯、京兆府巡捕悉数出动维持秩序,各卫大营严谨兵卒进出,长安全城戒严!
  长安震动,朝野震动!
  皇宫中的李二陛下闻听之后脸色阴翳难堪!
  身为皇帝,最怕的是什么?
  不是山贼肆虐,清剿不宁;不是臣子谋逆,祸起萧墙;更不是外敌寇边,大战将起……
  而是民心不在,民怨沸腾!
  没有人比李二陛下更看得清楚民心的力量!
  孟子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君以此思危,则危将焉而不至矣”
  李二陛下更想起魏徵当初的那一道有一句话:“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载舟覆舟,所宜深慎。“
  得民心者得天下!
  何以区区一个房俊的官司,便能牵动这许多毫无瓜葛的百姓为其振臂而乎、啸聚京师?
  无非是刑部所为引起民愤而已。
  可即使如此,李二陛下也感受到来自于那些手无寸铁、身份低微的寻常百姓的力量!这些看似低贱的“蚁民”,却正是大唐繁荣昌盛之根基!自己心心念念的打击世家门阀、扶持寒门士子,不就是为了争取天下占据绝大多数的寻常百姓,从而使得自己得到更为强大的助力,摆脱世家门阀的钳制威胁?
  李二陛下深吸一口气,吩咐左右内侍道:“即刻前往政事堂知会诸位宰辅一声,让他们替朕拟旨,停止刑部单独审理房俊一案,由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三司推事!”
  “诺!”
  内侍匆忙赶到政事堂,将皇帝的旨意传达给诸位宰辅。
  政事堂中的诸位宰辅、参知政事正自被刑部衙门被围之事弄得惊疑不定,正在商议是要采取怀柔策略严加防备渐渐疏散,还是动用武力直接采用暴力措施进行驱散……
  大致上,多数人都同意前者。
  就算是那些向来不将“蚁民”放在眼中的世家子弟,此刻也不得被这些蚁民聚集起来所显露的力量所震撼,再联想不久之前被一群愤怒的百姓冲击府邸、一把火烧得精光的道德坊元家,谁敢动用武力强制驱散?
  一旦这些民众被激怒,那就是一场席卷关中的灾难……
  京畿动荡,帝国飘摇!
  谁能承受如此责任?
  向来强势的长孙无忌因为在家为儿子守灵,从而并未出现在政事堂。受到皇帝旨意,房玄龄、岑文本等人当即命门下省官员拟订圣旨,呈递刑部。
  然后命令长安城中各支部队严密布控,放置民众趁乱冲击坊市,责令京兆府负责进行疏散……
  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致使整个长安城风声鹤唳!
  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