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四章 黄瓜的功用


小说:天唐锦绣  作者:公子許
  读书人是世上最高贵的一群人,这群人掌握着绝大多数人都不具备的知识,从先贤古籍之中汲取经世济国之法、为人处世之道,天然的便高人一等。
  这群人站在社会的顶端,睥睨众生,以江山为枰,以百姓为棋,涂抹世间,勾勒青史……
  相比来说,种地则是最最普通、甚至粗鄙下贱的营生,哪一个世家子弟、哪一个读书人对去赤着脚一身泥巴的在田垄之间爬来爬去?
  老农笑道:“都是学堂里头教的,以前老汉也不舍得让这个小孙儿下地干活。”
  魏徵瞪眼问道:“学堂里还教人种地?”
  这可当真是千古奇谈了!
  学堂是什么地方?那是学习四书五经、通晓微言大义的地方,学成之后便是儒家门生,为官为吏,经世济国。
  可现在学堂里居然教授种地这等粗鄙之法?
  魏徵觉得有些愤怒,这简直是对儒家的侮辱!
  丝毫没有感受到魏徵的愤怒,老农笑得眯起眼,点头说道:“正是,不仅教人种地,更教人算数等学问,就比如这耕地,要怎样扶着犁杖才能更好的省力,保持什么样的角度能够犁出的田垄更直、更均匀,那都是有教过的!”
  读书就是好!
  自己这个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庄稼把式操控那“贞观犁”亦要七扭八歪,可是刚刚十四五岁的孙儿却懂得如何使力借力,完全凭借耕牛的力量就能犁出这般笔直的田垄,可是比自己要强的多。
  想当初房二郎规定家家户户的适龄孩童都必须进入学堂的时候,自己还反对来着……
  可是现在呢?且不说得了房二郎的举荐,将来成为官身光宗耀祖不在话下,即便是照样在家种地,也比那些大字不识的愚夫种的好!
  魏徵面容有些阴沉。
  学堂里教教算数也就罢了,居然还教人种地?
  岂有此理!
  即便是清正廉洁如魏徵者,亦不免被时代所局限。一方面愿意看到寒门崛起门阀衰落,另一方面却紧抱着自己读书人的身份去藐视天下寒门……
  微微哼了一声,魏徵问道:“房俊可在附近?”
  老农连忙说道:“自然是在的,这些时日二郎皆在暖棚之中育苗,另外一种叫做黄瓜的东西新熟了一茬,正在研究留种的事情。”
  魏徵心中愈发不满。
  堂堂京兆尹,帝国首屈一指的封疆大吏,自然应当勤政实务兢兢业业,为辖区之内的百姓谋福祉。身为京兆府的最高官员,每一个决定都会对百姓的生活造成难以估测的影响,每日里自然应当如履薄冰用心用力才行。
  可是房俊在干什么?
  侍弄庄稼、培育种子……
  不是说这些不重要,民以食为天,这是帝国稳定的最基本条件。可是身为京兆尹不理政务却整日里钻研这等农家之术,岂非名副其实的不务正业?
  “带老夫去寻那房俊,老夫有话跟他说。”
  魏徵阴沉着脸,发号施令。
  老农自然不敢拒绝,也没想拒绝,回头冲着田里的孙子喊了一嗓子,便戴好斗笠,看着魏徵上车之后,坐到车辕一侧,晃晃悠悠的给车夫指路,沿着平整的小路径直进去鳞次栉比的暖棚区域。
  暖棚形式、大小几乎尽皆相同,行走其间令人很容易迷路,若非有老农带路,即便知道房俊在哪里也不容易找得到。
  兜兜转转许久,马车方在一处暖棚前头站定。
  老农手脚轻快的跳下车辕,掀开暖棚的帘子钻进去,喊道:“二郎,玄成公找你有事呢……”
  车夫搀扶着魏徵下车,魏徵抬起头,雨水小了一些,犹如牛毛一般飘扬。
  四周全都是高大的暖棚,明亮的玻璃阻挡了冷风却将阳光投进去,站在外头便能看得见暖棚里青翠的禾苗以及各式瓜果蔬菜。
  心中不禁暗暗咋舌,这许多的暖棚得用到多少玻璃?单单这些暖棚的价值,怕是就比得上一些中等的富裕人家全部家产,更遑论这暖棚种植的各种技术,更是无价之宝。
  没有等房俊出来迎接,魏徵背负着手,车夫上前掀起门帘,魏徵便弯腰钻了进去。
  更一进去,便听到一声喝叱:“搞什么鬼,门帘掀开那么大,得灌进来多少冷风,降低多少温度?”
  魏徵脸一黑,这是骂我呢?
  恼火的看去,正好迎上房俊略带诧异的目光……
  房俊穿着一身藏青色的直缀,领口露出雪白的中衣,脚下蹬着千层底的布鞋,整个人清爽干净,气质清冽。
  见到进来的是魏徵,房俊尴尬一笑,赶紧迎上来,抱拳施礼道:“原来是郑国公,勿怪勿怪,在下还以为是附近的顽童捣乱呢。您有所不知,这暖棚之内的温度要求极其严苛,温度高了要放风降温,低了就得关闭所有气口防止温度流失,所以……哈哈,是在下施礼了,抱歉抱歉。”
  看着房俊诚惶诚恐的脸色,魏徵一口气憋在喉咙出,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娘咧!
  刚刚喝叱自己那一句,这小子到底是有心还是当真无意?
  看房俊的神情似乎的确将自己当做顽童,可是依着他对房俊的了解,这蔫儿坏的棒槌说不定就是在冒坏水儿,故意喝叱出来那一句……
  着实可恶!
  魏徵面沉似水,盯着房俊瞅了半天,见到这厮一脸纯真不似作伪,只得悻悻作罢。
  这倒霉催的……
  心情不爽,便不搭理房俊,将目光在暖棚内的植物上游移。
  这处暖棚之内的植物前所未见,细细的藤蔓被竹竿搭成的架子扶起来,一根根细长的果实表皮粗糙呈黄绿色、有着毛茸茸的尖刺,顶端还顶着一朵黄白色的小花儿……
  “此乃何物?”魏徵被这东西吸引,走到近前细细观察。
  房俊顺手摘下两根果实,丢给魏徵一根,自己拿着一根走到架子下的水道旁,蹲下身用水道中的温泉水洗去表面的尖刺,放入嘴里咔擦咔擦的嚼了起来。
  “这是吐蕃那边的一种野生植物,叫做黄瓜。当地人秋天的时候在野地里摘下来,储存着当做牦牛过冬的食物。上一次禄东赞来長安,让他收集一些吐蕃当地有特色的瓜果食物,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便随便从野外薅了几根黄瓜充数……可他哪里懂得咱们大唐人民的智慧?便是这种在吐蕃那边喂牦牛的东西,现在经由培育已经成了一等一的美味。”
  房俊一边嚼着黄瓜,一遍含糊不清的说着。
  魏徵瞅了瞅手里的黄瓜,亦学着房俊的样子在水道中洗了洗,张嘴咬了一口。
  “咔嚓”!
  一股清甜的香气瞬间充斥口腔,口感清脆,鲜美多汁。
  “嗯嗯嗯,的确是好东西!蛮夷当真愚鄙不堪,放着此等美味拿去喂牦牛,真真是愚不可及!”
  魏徵咔擦咔擦嚼着黄瓜,算是表扬了房俊。
  一根小黄瓜几口便下肚,在水道中用温热的温泉水洗了手,房俊笑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没有谁是各个方面都能对别人全部碾压的。就比如面对胡人蛮夷的时候非要硬刀硬马的对着干,正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简直愚蠢。咱们汉人的优势在哪里?不是弓马娴熟,不是生性剽悍,而是脑子。”
  看着魏徵嚼着黄瓜,整根黄瓜一点不剩的吃得干干净净,就算见到房俊顺手将根部丢掉也视而不见。
  房俊眼珠儿转了转,续道:“咱们汉人天生聪慧,懂得物尽其用的道理,就比如这黄瓜,不仅口味鲜美,而且您瞅瞅他形状像个啥?”
  魏徵正洗了手,闻言一愣,抬头瞅瞅架子上一根根垂下来的黄瓜,没看出个所以然。
  房俊眼中闪过促狭的光芒,凑到魏徵耳边,低语道:“您瞅这形状,若是妇人深闺寂寞之时,嗯嗯嗯……”
  魏徵先是一愣,旋即大怒,骂道:“娘咧!你小子当真是缺了八辈子德!”
  怒气冲冲的站起,强忍着胃部一阵阵恶心,一脚向着房俊踹过去!
  这混蛋着实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