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1: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二十)


小说:女帝直播攻略  作者:油爆香菇
  饶是试探性进攻,聂良帐下兵马也不是好捏的柿子,居然给湛江关造成了一定压力。
  不过,亓官让早就考虑这些,充分利用湛江关的地势,城墙指挥的同时,命令弓箭手与操纵床弩的士兵重点攻击敌方军阵防御薄弱的地方,配合地势,聂良大军推进速度大大降低。
  姜芃姬在后方等了一阵子,实在是坐不住了。
  虽说传令兵会将战场要紧情报如实传回来,终究不及亲眼所见。
  “这都快一刻钟头了,敌军居然还没有要撤退的意思?”
  目前来说,双方伤亡都没多少,等聂良军队架起云梯,掩护撞门柱撞城门的时候,伤亡才会剧增。因为那个时候人员密集,瞎子射箭也能做到一箭双雕。攻城一方通过云梯或者绳索登墙的时候,守城一方将人打下去,按照湛江关城门的高度,基本是一摔一个小朋友了。
  真要进入这个环节,聂良军队的损失可比现在大多了。
  姜芃姬嘀咕一句,“只是佯攻而已,何必这么卖力?”
  她现在想闲得蛋疼,直播间咸鱼比她还要咸,战报根本不够爽啊,他们想围观前线战斗!
  只听战报,那感觉就跟隔靴挠痒一样,不听还好,一听更难受了。
  :唉,聂良这次为什么这么较真卖力,主播你心里就没点儿A数嘛?
  不是她去气聂良,人家怎么会火气高涨?
  :我现在感觉自己跟参加世界杯却从头到尾坐冷板凳的球员一样,看着队友驰骋绿茵场,自己只能闲得发霉。主播不是属哈士奇的么,蹲在后方你受得了?
  尽管有很多咸鱼吐槽直播间太血腥暴力了,但也有不少咸鱼就喜欢这一口。
  姜芃姬作为奋斗第一线的战斗狂人,如今却在坐冷板凳,那些咸鱼都替她难受。
  咸鱼们在一旁煽风点火,姜芃姬又是个坐不住的性格,当下就决定爬上城墙凑一脚。
  众人:“……”
  城墙上烽火连天,敌人大军已经架起了云梯,试图登城作战。亓官让二人也沉得住气,敌人架好云梯不慌,等他们爬到三分之二再将云梯推下去,他们抛上来的绳索也是同样待遇。
  不过,同样的办法不是次次都能奏效,敌人如马蜂一般蜂拥而来,聚集在城下。敌方弓箭手以扎了黑油的火箭干扰城墙上的守卫士兵,同时为城下攀登的士兵打掩护,配合倒是极好。
  城墙面积有限,守卫兵卒的数量自然也是有限的。
  若是这些人慌忙起来,没有有效将敌人弄下去,城墙失守则是必然的。
  亓官让与孙文自然不会犯这个错误,姜芃姬帐下士兵最是听话。
  他们投入军营几年就被军营的政委洗脑了几年。
  哪怕他们都怕死,但号角声响起,他们也会冲到前方,因为身体对指令已经形成了反射。
  孙文那边还算仁慈,一面命令瞭望塔士兵观察敌方后防线异动,一面命令弓箭手分作三波。
  一波射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城下前线的敌方弓箭手,射完后撤半步,让另一波搭箭开弓的弓箭手补上,尽可能减少真空期。第三波则负责试图爬上城墙的敌方。另外还有士兵手持红缨枪冲着敌人的双眼、脸颊、喉咙等部位,直接将他们捅下去。城墙上的兵卒看着多,但作战节奏快中带稳。
  亓官让那边就狠辣得多,不仅仅有弓箭手、长枪兵干扰登墙,他还倒开水、烧得通红的木炭。一盆滚烫热水下去,云梯最上头的士兵的脸基本就被烫破了,底下士兵不仅要被高空人体抛物砸一脸,倒霉一些的还要被热水、木炭喷溅。若不是时间不够,亓官让还想将城墙墙垛都嵌上铁蒺藜。敌人敢登墙,手脚都要被扎个鲜血淋淋。不过这个提议被自家主公否定了。
  理由也简单——
  除了这些常规操作,亓官让还在城墙上吊了铺满粗壮铁钉的铁木板。士兵只需松动绳子就能将铁木板扎向试图登墙的敌军,等他们将绳子拉回来,敌人千疮百孔的尸体就被撞下城墙。
  一波试探,敌人没能顺利登城。
  聂良这边则仔细记下城墙上敌军所使用的守城物件。
  第一波攻击没占到多大便宜,聂军这边没有放弃,反而命士兵推来数十辆抛石车。
  这个时代的抛石车并非姜芃姬独创,战争之时也被大规模运用,算得上战争中的大火力杀伤性武器。她当年攻打成安县所用的巨型抛石车是经过数次改良的,整体性能——不管是定点投射的准确度、投射距离以及打击力度都比这个时代的平均水准高出一大截。
  当然,中诏作为五国之中的大国,手掌掌控的技术水平也不低。
  哪怕眼前这些抛石车威力不如姜芃姬准备的那些,但也不弱。
  思及此,原先还打算隐藏一手的亓官让不得不亮出己方底牌之一。
  抛石车体积以及运输是个很大的问题,姜芃姬便让张平等人研究其他型号的抛石车。
  放弃一定的承载能力,换取更远的抛投距离以及更加灵巧的提及,进一步简化操作。
  操作简化意味着抛石车从填装投抛物到发射的时间缩短,敌人发射一炮,己方可以抛投三回,还能调整投射角度。互相伤害谁不会呢?抛石车威力固然大,但湛江关作为险关,堆砌城墙所用的石料都是建造长城的巨石,体积庞大,密度也大,寻常重物极难造成威胁。
  聂良大军显然也考虑这点,所以他们瞄准的都是城墙上的守兵。
  因为城墙高度问题,抛射距离不能过远,恰好在城墙床弩射程之内。
  “文证,命士兵对准他们抛石车的关节——”
  亓官让面色凝重,看到敌人架出抛石车,心情本就不好,此时听到熟悉的声音,险些岔气。
  “主公!此处危险,还请您即刻离开!”
  抛石车的威力有多大,亓官让是心知肚明的,哪怕己方还以颜色,伤亡也减轻不了。
  自家主公却在这个时候爬上城墙,简直要了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