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 传说·种


小说:妖怪公寓  作者:蓝晶
  723传说·种
  对上“暴雨梨花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江宁已经知道结果了。
  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他就是葵花宝典,那个凌空而立的大妖就是暴雨梨花针。
  他用的是激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光更快。
  那个凌空而立的大妖用的是无数细如毫毛的光针,这玩意儿不当数量惊人,而且穿透力超乎想象。
  不过,严格说起来,那些光针并不是真正的光,更象是某种等离子体,速度肯定比光慢,不过也慢不到哪里去。
  至少,江宁就没能躲过去。
  他中招了,被无数毫光打了个正着。
  好在他出手之前已经发动了不动明王咒符,这玩意儿是归二爷给的,一共没几张,当初在养尸之地的时候,他就用掉一张了。
  他的那架飞行家变得金光闪亮,四周更是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罩,那细密的光针打在上面,激起了一串涟漪……
  这就是光雨、针雨之类细小快疾攻击的最大缺点,虽然速度和范围都很广,杀伤力也惊人,但是穿透性不过,最大的克星就是乌龟壳。
  “嗷——”对面传来一声怒吼,那个大妖捂着眼睛转身就逃。
  对方中招了。
  这就是激光厉害的地方,避不开,躲不了,挡不住,一旦命中,立刻瞎眼。
  问题是兔子有准备,这家伙没有,而且他一开始的时候目空一切,根本不认为有人能伤得了他……所以他瞎了。
  江宁怎么可能放这个家伙逃跑?
  只见一道紫色的电芒飞了出去。
  这道电芒就和刚才老王八打出去的电芒一模一样。
  过年的时候兔子跑了一趟毛里求斯,之后又去了南非,最大的收获就是把手里的wuqi全都测试了一遍。结果大部分被淘汰了,小部分被保留了下来。
  能够得以保留的,全都是威力最为恐怖的wuqi。
  没有防空洞的限制,这道电芒瞬间飞散开去,因为这玩意儿根本就是等离子体,转眼的工夫就化作了长两公里,宽一百米的狭长形光带。
  光带炸开了,整条光带一下子炸开,化作了一片刺眼的白光,和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瞬息间完成。
  对面那个大妖眼睛已经瞎了,根本看不到东西,他只感觉到被什么击中了,然后他被裹了起来,紧接着就是巨响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挤压。
  他没死。
  只见他身上的那件法袍幻化出一片五色云霞,这片云霞光华流转,焕彩氤氲。任凭外面的爆炸如何猛烈,也只是把云霞冲得碎散开来,但是被云霞笼罩着的那个大妖却一点没事。
  那件法袍的防御力确实厉害,和江宁手里的那张不动明王咒符有得一拼。
  挨了一下,没死,那个大妖也发狂了。
  下一瞬间,他双手连挥,一篷篷光针疾射而出,密如骤雨……这家伙开始玩命。
  虽然眼睛瞎了,但是他毕竟是大妖,凭直觉就能够感应到兔子所在的位置。
  几乎同时,兔子的飞针也到了。
  江宁的飞针比那个大妖的光针要慢一些,如果说光针相当于机枪子弹,每秒一千米上下,那么兔子的飞针就是步枪子弹,每秒七百米左右,确实慢了一些,不过对江宁和那家伙来说,这点速度差根本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躲不过的。
  这就和兔子的激光和那个大妖的光针的区别一样,激光绝对更快,而且快得多,但是这点速度差根本没意义,都没办法躲过,都必然会被击中。
  随着一阵丁零当啷的轻响,江宁的那架飞行器凌空解体,化作无数细碎的金属碎片从天上徐徐飘落。
  归二爷给的灵符毕竟不是归二爷本人,之所以能够生效,是因为事先注入了法力,偏偏那种光针非常诡异,虽然无法打穿不动明王结界,却能够快速消耗结界的能量。等到结界一破,那架飞行器自然被打成了无数碎片。
  不过兔子没在里面,他早就传送出去了。
  那个大妖也不好受。
  他再一次被打中了。
  江宁的飞针是一件异常阴毒的法宝,能够闪烁跳跃,最擅长的就是穿透各种防御屏障或者结界,而且同时具有物理攻击和精神攻击双重特性,物理攻击还是带毒的。
  不过对大妖来说,这两种攻击的杀伤力还是差了点,虽然让他痛苦不堪,却不致命。
  那家伙绝对是一个狠辣的角色,手腕一转,又是一篷光针飞射而出。
  江宁其实早有准备,他用的是连续传送。
  以往这招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但是这一次却出问题了,传送是需要时间的,不过那时间非常短,也就百分之几秒,那些光针来得太快,兔子还没完全传送出去,光针就到了。
  转瞬间,江宁从另一头冒了出来,他看上去有点凄惨,胸口密密麻麻全都是针孔,鲜血“嗤嗤”地往外飙,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喷壶似的。
  这又是动画片里面才有的场面,充满了喜感。
  不过兔子本人一点都不感觉好笑,
  他不是第一次和大妖打交道,也不是第一次和大妖交手,就拿老白鹤来说,他就交过好几次手,第一次交手的时候,他的实力远不如现在,也没这样狼狈过。
  “你小子等着,这个仇,我迟早是会报的。”半空中的那个大妖发出了狠话,紧接着他纵身落在了地上……他也怕了,不敢从空中开溜就证明他怕了。
  “轰——”
  一声巨响在那个家伙的脚下传了出来,爆闪的火光和浓烟瞬间吞噬了他的身体。
  过了片刻,泥土、石块夹杂着无数血肉碎块从天上掉落下来。
  这绝对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反正那个大妖不可能想到自己会踩中*。
  江宁同样也想不到,这运气是没得说了。
  *的威力肯定不如空气燃料弹,但是对单体目标的杀伤力要大得多。一辆坦克被空气燃料弹炸了,照样还能开,但是被反坦克*炸一下,那绝对废了。所以刚才那家伙挡住了,但是现在却被炸成了碎肉。
  这也让兔子明白了一件事,在南非的那次wuqi测试有问题。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然还没死!”
  江宁感觉到那漫天尘烟和翻卷的火光中,透出了一缕冲满怨愤、仇恨和恶意的念头。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就冲着念头传来的方向打出了飞针。
  他的飞针有d,不过d的时间很短,顶多两三秒钟就可以恢复。
  几乎在他打出飞针的同时,一片霞光冲天而起,霞光中隐约可见一个拳头大小的五彩飞鸟。
  这是元婴。
  一般妖怪凝结元婴的时候,大多会选择人形,因为方便,但是也有一些妖怪对自己的原形非常满意,这类妖怪凝结元婴的时候,往往会化作原形的模样。
  迄今为止,江宁还没看到过这样的妖怪呢!这是第一个。
  他的飞针速度极快,但是那只五彩飞鸟同样不慢,所以五彩飞鸟在前,一道忽隐忽现,闪烁跳跃得黯淡光芒紧随其后,一时之间然没能追上。
  飞针是有距离限制的,眼看着那点寒芒渐渐变得慢了下来,五彩飞鸟越飞越高……突然,半空中金光一闪,那只鸟骤然间炸开了,化作了一片五光十色的云霞。
  元婴这东西变幻莫测,神奇奥妙,飞遁神速……但是很脆弱。
  那片五光十色,异彩纷呈的云霞徐徐散开,颜色也变得越来越暗淡,最终化于无形。
  这家伙死了。
  虽然未必形神皆灭,可能逃出去了一缕残魂,但是毕竟死了。
  那只是大妖,不是人劫大妖,更不是地劫大妖,想要恢复,没那么容易。
  当初的白云山,事先做了不少准备,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却也只能做到意识不灭,仍旧得从头来过。
  “这家伙可真难杀。”江宁喃喃自语着,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胸口。
  胸口已经不再飙血了,好在那些光针的杀伤力不是很强,而且这玩意儿上面没办法涂毒,只有纯物理伤害。
  不过兔子仍旧感觉到心有余悸,这一次幸亏打中的是胸口,如果打中脑袋的话,他就没命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通讯频道里面传来了老王八的声音:“你小子没死吧?”
  “怎么说话呢?”江宁不乐意了。
  “我们恐怕惹上dama烦了。”老王八很明显有些悻悻然的味道。
  “怎么?这帮家伙的后台很硬?”江宁有种不妙的感觉,不只是因为老王八的语气非常糟糕,同样也是因为刚才那个大妖太难杀了,那实力远不是一般大妖所能比拟的:“你知道他们的底细?”
  “是啊。”老王八叹了口气:“当年也有过一段混乱的日子,然后突然间跑出来一堆妖怪,个个实力高强,这里面不只是有人劫、地劫,还有一些普通的大妖,不过这些普通的大妖绝对不普通……”
  “什么意思?”江宁感到莫名其妙。
  “他们全都是传说种。”老王八咬着牙说道。
  江宁傻了,他当然听到过传说种。
  传说种同样也是开waigua的,而且是超级waigua。不但修炼速度快得惊人……一般来说,普通的妖怪修炼到大妖境界,都要千年上下,就算是罗四通这样的天才,也要七八百年。传说种则要短得多,基本上都是六百多年,有些甚至四五百年就能够修成大妖。而且传说种的实力也往往非常恐怖,都有一手特别的绝活。
  怪不得那个大妖如此厉害。
  那种光针绝对不是什么法宝,而是某种神通,那件法袍十有**是羽毛变幻而来,这家伙攻防一体,速度又快,简直是无懈可击,要不是莫名其妙地踩了*,想要搞死这家伙恐怕没那个可能。
  “我们马上就过来,得和你商量一下怎么应付这件事?”胡为民说道,他的语气听起来也不怎么样。
  “应付?您老不会是想要服软吧?”江宁问道。
  “什么叫服软?”老王八不乐意了,紧接着话锋一转:“没必要结仇嘛……”
  江宁连忙打断:“恐怕没这个可能了,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这边却已经搞死了一个,那家伙十有**就是传说种,为了搞死他,我真是费了老大的劲,结果还是两败俱伤,我现在的伤还没愈合呢!不过那家伙已经形神皆灭,死得不能再死了。”
  对面一阵沉默,显然这个消息让他们一时半会儿消化不良。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自己知道传说种的厉害,他们遇上的也是一个传说种,胡为民、郎青、老王八三个打一个都没打赢,顶多算是平手。江宁这边一对一,然干掉了,说是两败俱伤,但是这只兔子说话的时候中气十足,一点听不出受伤的味道。
  另外一方面他们原本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没这个可能了。
  特别是老王八,他已经郁闷得快要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