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六章 力量与血液融为一体,顺着血管在我的体内沸腾,这一刻,我即神


小说:吾名雷恩  作者:三脚架
  天空中开始飘起雪花,在旷野中,有一条黑线仿佛连接了大地的一边与另外一边。m.。这黑线,都是人。
  这些人中有一些来自于满月,随着金帐之争沙蛮各部打的死去活来,谁都想要成为称霸沙漠的大酋长,统领整个沙蛮,坐拥无尽的权力和财富。晚上还坐在一起的盟友,可能天亮前就会从背后捅上一刀,本身就有仇的王帐之间更是打的热火朝天。
  沙蛮中有一个蛮字,这个字意味着野蛮,意味着没有文明,没有底线。在沙漠中生活的沙蛮们早就习惯了强者拥有一切,弱者臣服命运的规则,包括了被杀害。沙蛮们的野蛮表现在于他们对征服敌人的成年男性没有任何的兴趣,只要肩膀到了马背的失败者,都会沦为屠杀的对象。
  一部分沙蛮逃离了沙漠,还有一部分沙蛮战俘变成了奴隶,卖给了德西帝国。他们可以用这些奴隶换取自己急需的东西,粮食,咸鱼干,兵器等,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这些沙蛮到了德西帝国之后,立刻成为了苦役劳工,他们需要经过三年的“改造”,才能成为德西帝国拥有权力最少的平民,想要成为公民,则需要五年的时间。
  在这条黑线上,除了来自沙漠的黑蛮,还有拜伦人。半兽人和兽人之间的战争已经爆发,不服半兽人成为拜伦帝国主导种族的兽人们掀起了战争,大量的人类被波及。人类失去了固有的地位之后,一落千丈,人类成为了兽人的奴隶,成为了半兽人捕杀的对象,在拜伦帝国内部恶劣的生存环境影响下,他们纷纷来到了德西帝国,寻找生存的空间。
  与对那些沙蛮一样,如果没有特殊的贡献和能力,那么就必须服役三年或是五年时间,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他们不需要去面对拿着武器的敌人,也不需要去面对穷凶极恶的山贼强盗势力,他们只需要修路,修铁路。
  自从所有叛国的贵族被雷恩一口气清理干净之后,德西帝国的改革立刻得到了由上而下的贯彻,整个德西帝国阶级矛盾冲突得到了极大的缓和,整个帝国都有一种欣欣向荣的活力。
  见识到了铁路的方便快捷以及廉价的运输力,帝国皇帝陛下雷恩要求各大城市之间必须建立足够多的铁路道路网络,从任何一个城市的火车车站,可以乘车前往任何一个另外的城市,这就是雷恩目前主要推动的计划。大量的钢轨从炼钢厂中运输到野外,无数的人同时在施工。
  就连德西人,都加入到了这场声势空前浩大的建设中。
  刺耳的哨音响起,施工现场的苦役们艰难的直起了腰,身体里发出咯咯的声音,有人喘着气坐在了铁轨边上,也有人慢慢的走着。天空中细小的雪花缓缓落下,雪花越来越大,天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
  “看样子明后天可能要停工了,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工期。”,负责这一段施工的工头段长有些忧虑的从怀中掏出一盒烟,散了一圈。有人拿出了火镰打着了火,大家围成一个圈点上,吞云吐雾起来,“如果迟了的话,恐怕上面会有意见。”
  一共一百天的工期,只能超前,不能延迟,这是死命令。尽管很多人并不确定皇帝陛下这样毫无理由的要求是不是有些过分,但大家还是尽可能的追赶着工期。
  段长望了一眼远处的一伙人,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神色,他扭着头和身边的人说道:“你们说,那些家伙是不是有病?”,他其实想说皇帝陛下是不是脑子不好,派了不少人在野外将一块块雪亮的钢锭埋入土里,并且还动用了魔法基座来保护这些钢锭不容有失。
  曾经有好些人盗取了一小部分钢锭,结果很快就被发现,明正典刑之后各大报纸争相报道了这些人的下场,以及他们家人的下场——死亡,以及贬为奴隶。
  人们虽然畏惧酷刑不敢再去偷窃,可讨论总是有的。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傻,是蠢,是毫无意义的事情。那些钢锭能有什么用?除了制作兵器、铠甲和一些器具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哪怕把那些钢锭都换钱,也好过于将它们掩埋在野外。
  段长的话没有人回应,这不是一个好问题,一个不小心就会死人的。不过在大家心里,他们都觉得陛下脑子有问题。
  “比起那些人,我倒是觉得这些铁路的设计有问题。”,另外一名负责施工的工人忍不住吐槽起来,“虽然我不是那些学者,不太懂一些复杂的问题,可我始终相信一个真理,那就是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走直线最快最省事,走弯路消耗的时间更长,消耗的精力也更多!”
  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么设计路线,根本就是一种浪费资源的行为!”
  “你是皇帝吗?”,段长突然插嘴问了一句,那人愣了愣,连连带着小心的讪笑着,“我怎么可能是皇帝呢……”
  段长冷笑了一声,“就凭你质疑陛下的决定,就足以让灰狗子把你抓起来啦!”,自从帝都内以维托为首的叛国份子一夜之间被抓捕审讯然后处刑,灰狗子们在帝国内的声势那叫一个凶焰滔天,足以让人挂在嘴边。气氛凝固了一下,紧接着段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三顿酒,我就当做没有听见,怎么样?”
  周围的几人顿时叫好,那被他们开玩笑的家伙也挠着脑袋低着头,嘿嘿的傻笑着,只是他眼里有过那么一瞬间凶厉的,他动了杀心。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够自由的飞翔,如果有一架飞机能够航拍,或是有卫星照片,就能能够发现,整个德西帝国都被一个玄妙的炼成阵所笼罩,最核心的地带,就是皇宫的正殿御座上。
  这就是雷恩从晨曦女神那里得到的启示,用加入了特殊材质和泰伯利亚晶石粉末炼成的钢轨足以承担炼成阵阵图的效果,大量的泰伯利亚粉末被融入了这些钢轨中,一旦整个铁路系统建设完毕,雷恩就可以发动炼成阵,将整个德西帝国的所有拥有生命的物种体内的灵魂抽出来。这同时又是一个复合形炼成阵,雷恩的身体会被彻底的毁灭,所有的神性都得以释放,然后灌输到一个全新的承载体中,也包括了他的灵魂。
  他将利用秩序之力重组神格,完成一个人到一个神的转变!
  “都安排好了吗?”,雷恩一只手支撑着下巴,歪着头望着萨尔科莫,“尽可能的将所有的东西都转移走,而且要尽快,我不能够给你留下更多的时间了。如果成功了,我们将获得所有,如果失败了,也能够留下一个希望。”
  作为从一开始就支持雷恩的萨尔科莫早就是雷恩眼里的自己人,他并没有瞒着萨尔科莫执行他的造神计划,他要求萨尔科莫尽可能的将所有的财产,人力物力都转移到联邦区。以萨尔科莫现在的实力,去了联邦之后几乎不用考虑的,他就会成为联邦的议会议长之一,真正的大人物。
  当然,在这之前,还需要一系列的手段,比如说——西莱斯特嫉恨歌莉娅,企图伤害歌莉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帝国皇帝雷恩陛下下令,抓捕萨尔科莫家族所有族人。但是早已听到消息的萨尔科莫居然早一步带着所有家人和财产离开,雷恩陛下甚至为此还摔了几个瓶子。
  萨尔科莫眼中带着深深的忧虑,“陛下,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在萨尔科莫来看冒险的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万一炼成阵是假的,或是效果没有预料的那么好怎么办?第二个部分,则是如果炼成阵真的成功了,但是用一国之人,种族之力成就一人所带来的对三观的冲击,会不会让雷恩成为众矢之的。
  雷恩摇了摇手指,“我必须重申一遍,我将成为神,不是其他什么东西,所以我不需要去担心什么,凡人是无法指责神的。如果失败了,我也不需要去在乎那些东西,因为我完了,我死了,对于死后别人的评价,你认为我会在意吗?”,他端起酒杯举了举,“我的生命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一旦成功了,你们,所有人,都将成为我的使者,与我一起经历恒古不死,纵横万代不灭!”
  “去做吧,迅速做好最好的准备!”
  所有和雷恩亲近的人都在悄无声息的离开,奥尔特伦堡的原住民们早已收拾好家当,只需要雷恩一声令下,差不多有十二三万的奥尔特伦堡人就会离开家乡,从魏玛走廊直接进入拜伦帝国,在传教团的接引下横跨整个拜伦帝国,进入联邦。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时间也一点一滴的流逝,当离最终计划只有三天的时候,雷恩身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了。
  此时他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孤独,他就像是一滴混入有了烈油中的水滴,格格不入。
  他想到了很多的东西,穿越前的自己,穿越后的自己,也回想起过去所有发生的一切,每一件事似乎都变得格外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当铜戒中汹涌的力量传来,他猛的喷出一口鲜血,随手将一颗真理之眼含入口中吞了下去,整个人如同一轮活跃在人世间的太阳一样拔地而起,冲破了宫殿的屋顶,朝着极北冰原快速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