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征召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是”李正源听着身子一震,随着命令,一个个甲兵用装着火油的坛子,放入抛石器,点上火,向着妖兽投了出去。
  投石机砸下油火,在妖兽密集地方炸开,油火溅开,这些妖兽还有着毛,极容易燃烧,瞬间就烧遍全身,整个场地一片惨叫声。
  就在这时,空气的血雾向妖兽弥漫而去,火焰暗淡,甚至有微弱的伤势修复的效果。
  “这个范围,妖兽加持了法术一样,我们杀起来更困难了。”李正源看着,眉一皱。
  “只要火油不熄灭就行了,看我们烧的快,还是修补快,继续投放,一发不行,那就再给一发,这还没有改变规则的本领,只凭血雾消耗罢了。”裴子云看了看,一哂说着。
  “是!”投石器将火油一发发不断落下。
  “李正源,我命你安排大营,将大营守住,这些野兽化成妖兽,应只是用来消耗,我去探营,见识妖怪的主力,才好做出决定。”裴子云看着远处隐隐的大阵,心念一转,说着。
  李正源不禁一怔,心知必有缘故,略一沉吟:“真君,你是一军之主,现在情况不对,还是我去吧!”
  裴子云一笑:“你去?你目前的法力,去了只是死路一条,能杀得几个?”
  说着,顿了一下,放缓口气:“你的大营工作很是要紧,我虽是地仙,但冲杀一阵也会退到营内休息。”
  “你只要守住大营,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
  “要是我不出阵,待得大营伤亡尽了,我反孤立无援了。”裴子云踱了几步,微微笑的说着:“你就不要矫情推辞了!”
  李正源沉思了一下,欠了一下身,笑说:“真君真是实在,那下官就应命就是了。”
  裴子云点首:“给我牵马,披甲。”
  三千人中,拉出马匹当然不难,裴子云从不轻视盔甲和武器的力量,当下穿了上去,回首策马而奔,自山坡上冲下。
  这时一阵风扑来,带着焦臭和血雾,李正源机伶打了个噤,看着,突冷冰冰说着:“把真君冲阵的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汇集成册向朝廷汇报。”
  “是!”立刻就有人应着。
  晋州·州府
  天空乌云密布,一股血腥味随风吹动,城上老鹰盘旋,一些大胆些则在地面上啄起了尸体。
  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血水在地面流淌,形成了一条河,有些肢体砍得破碎,有些面目狰狞,跌到在地,一个个侍卫还在搜寻,见还有气,立刻捅上一刀,远处狞笑和惨叫越来越响。
  但在王宫前的空地上,脚步声连绵,二千侍卫亲军已集中,个个染着鲜血,见璐王到达,喝着:“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点灵光在璐王目中闪现,世界已呈现出不一样。
  整个城中一缕缕阴气尸气溢出,这是被屠杀的怨气,结成了乌云,整个城宛是鬼蜮。
  但一片煞气红光把自己罩住,有兵刃和甲胄浮现,所有冤魂阴气一靠近,都被绞杀殆尽,统统镇压。
  “万夫所指,无疾而终?”
  “终不过是虚言。”璐王冷笑着,却有酸涩泪水流出,只是一擦:“朕真的是虚伪矫情。”
  “朕感觉到了,有着召唤。”冥冥中,璐王感受到了召唤:“原来这样,朕血祭而形成妖界,裴子云已经陷入。”
  “现在却要朕率军前去——这要求,朕却允了。”璐王只是一点,刹那间,眼前一黑,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台。
  二千侍卫突发觉自己场景变化,周围一片血雾将一切遮掩,只有轮回台很是清晰,看着轮回台和璐王,一时间纷乱。
  “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是天谴?是我们杀了平民的罪过么?”
  “安静,欢迎你们来到妖界。”瞎道人说着,声音传到每一个侍卫耳中,就有着魔力一样,向侍卫脑海中钻去,这些侍卫,顿觉得心中安定下来。
  瞎道人站在轮回台上,星光环绕,这时似乎承担极大压力,转身对着璐王一躬身:“欢迎陛下前来。”
  “朕来了,只是没想到你们居潜伏这样深!”璐王盯着瞎道人说,语气一变:“我完成血祭了,剩下权限都该都给我了!”
  两人相互对视,都能感受到对面的妖皇权限,瞎道人一点首:“你完成了血祭,使妖界降临,还只完成了一半。”
  “杀了裴子云,我就把余下一半权限给你。”
  说着,只是一点,只见“轰”一声,显出了影象,只见在血雾中,马蹄声不绝,眼前出现是一人,周围十数妖兽扑了上去,只听着一声马嘶,余音未消,长戟瞬间填满了整个视野!
  寒光一闪,十数妖兽立刻分尸落下,而这时这人似有所觉,眸子对着看来,隐含的杀气,连着璐王都不由一寒。
  整个影象停止,定在这时,璐王吸了口气:“这就是裴子云?如此武功,实在是非人矣!”
  “地仙,有这样强?你想让朕和此人火拼?”
  “陛下,裴子云还没有这样强,但此处是两界间隔,我们妖族受到了加持是不错,可神通法力也会更容易施展。”
  “裴子云因此可事实上晋了一等。”
  “至于火拼,任何帝位都来之不易。”瞎道人冰冷冷的一笑,说着:“要不何必要让位于你?”
  “杀了裴子云,妖皇就转给你。”
  “现在,先给你加持。”
  说着,一道光在瞎道人的眸中射出,轮回台附近的雕像变得鲜活了起来,化光投入了璐王军。
  这些侍卫本有些木然,这时似乎感受到了某种生死危机,就要奔逃,只是灵光一闪,落入了眉心中,才融入,侍卫神色一变,妖气蓬勃而出,生命的气息更是变得强大。
  “嘶”几乎同时,璐王感受着无数记忆都是涌来,妖族一切在璐王的眼中都不再是迷雾。
  璐王看着大军,说:“有趣,这就是为什么我军原本这样强的原因?”
  若有所悟,璐王大笑:“朕之军师谢成东何在?”
  祈玄门·大殿
  一个面色如玉,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中年道人坐在掌教位置上。
  下面上百弟子排列,一个长老深吸一口气,大声:“祖师在上,我祈玄门历经灾劫,离渊长老受法旨继承掌教之位,特开大典,宣告世间!”
  “噹”随着宣读,声音传到了所有弟子的耳中,当下一起拜下:“参见掌教!掌教万福”
  随着这一拜,洞天福地灵气顿时灌注而下。
  “这就是掌教之位!”离渊受此一拜,眼神迷离,体内禁锢已久境界已蠢蠢欲动,这时却不动声色,待得典礼结束,弟子退下,才看去:“孙长老,来贺道观还有多少?”
  “掌教,成元子狼子野心投靠邪魔,百十阴神弟子全数暴毙,这一次大难,我们阴神弟子损失三分之二,实力大损。”
  “受此影响,受我们控制的道观,只剩下七成五左右。”
  “哎”离渊长老叹了一声,眼神痛惜,又带着一丝野望,抬起了首看向了虚空。
  祈玄门·洞天
  山顶的宫室高大,有两行宝柱,甲士排列侍立,沿着台阶而上,进入殿门就看见了二排玉座,中间坐着正是首代祖师,而历代祖师都分坐在左右,个个羽衣星冠,大有威仪。
  而谢成东却也有着位置。
  这时随着掌教登位,就听着金钟之声,音甚清越。连击五下,跟着奏起细乐,洒在了殿中,仰望天空,流光隐隐,渐渐转亮。
  祖师见了都是欣喜,一个上前说着:“大典已成,气运汇聚,虽损失了不少,终还是撑过这劫。”
  首代祖师微一点首,手一摆,笑:“损失是必然的,只是比我们想的还少许多,关键是成元子之败,太过快速。”
  “要是拖个几年,别说是七成五,就是二成五都难获得。”
  “我祈玄门其实上承道君道统,故有默佑,才有此效,大家可以放心了。”
  众人听了,都是连连庆贺,就在这时,突谢成东脸色一变,接着身上隐亮起了金光,只有一声:“朕之军师谢成东何在?”
  整个大殿顿时鸦雀无声,谢成栋不由露出了苦笑,起身一躬:“我受璐王恩封,必要偿还,哎,看来却不得不去了。”
  “师祖,看来我与祈玄门有缘无分,还请祖师把我革出师门,要不,怕又有因果牵连,拖得整个祈玄门入内。”
  “弟子不肖,就此别过了。”话还没有说完,璐王的敕封,这时放出光,将谢成东笼罩在这光芒之中。
  首代祖师看着这变化,叹了一声:“去吧。”
  说着一点,洞天福地打开,“咻”一声,谢成东化成一道光穿过,消失不见,整个殿堂陷入一片沉默。
  “若不是一招差错,谢成东却是最好接任掌教之人啊!”一个看中谢成东的祖师叹了一声。
  首代祖师点首:“你说的不错,可惜造化弄人,我们现在却不宜强留谢成东而对抗璐王龙气。”
  说到这里,又微微叹息:“璐王龙气已变异,受天地所恶,谢成东此去,不管胜负,都不宜牵连在内——把他的道籍,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