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钢铁之躯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血雾弥漫,璐王站在轮回台上,就在这时,一道金光闪过,敕封携裹着谢成东落下,投入到了轮回台,显出了人形,当下对璐王隆重拜下:“臣谢成东,拜见陛下。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谢卿,你终于来了。”璐王喉结动了一下,直直盯着谢成东,向前一步,伸手扶起谢成东,眼神打量,只见谢成东一双眼眸灵犀点点,智慧充盈其中,不由喜爱:“好好,今日我们今天君臣齐心了。”
  谢成东慢慢起身,温声说:“只是几月没有见到皇上,皇上龙颜有些憔悴,真是出乎臣的意外。”
  璐王叹了一声:“卿去了后,朕自己心里有数,指挥上就没有当日锋利,唉……朕失谢卿,就是失了天命。”
  唏嘘良久,璐王又说着:“胜负生死,兵家常道,明达之人不讳,不过也不能只凭天意,还得搏下人力——现在你有何策?”
  这样说着,伸手一点,一股信息传递,只刹那,谢成东就明白了现状,向周围看去,扫过血雾,说:“现在此界已处于阳世和冥土间,连臣都具有了身躯,宛是活人,只是维持时间不长。”
  “以臣之见,现在任何计谋都是浪费时间,大巧不工,现在就得堂堂正正源源不断消耗掉敌人,及其力竭,再一举击之,将裴子云击杀。”
  听了这话,璐王大笑,说:“正合朕意,裴子云多次设计朕,朕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空间是璐王主场,情况都浮现在了脑海中。
  远处,一个个妖兽不断进攻大营,大营中李正源指挥道官和侍卫对抗,抛石器将火油抛出,落在妖兽中。
  璐王睁开了眼睛,一道亮光闪过,喝着:“全军听我号令——妖兽立刻进攻,不死不休。”
  环绕在大营山林中还有着一些妖兽,这时都受到命令,眼神看向大营,进行着汇聚,向大营扑了上去。
  听到璐王命令,又看了看呆立不动,化成雕像维持阵眼的瞎道人,文士眼一酸,看着主客变化,低下首不语。
  大营
  “咔”一声,大门渐渐打开,就在这时,高处瞭望台上,甲兵高声:“真君,外面妖兽汇集,就要围上来了。”
  李正源一听,上前:“还请真君留下主持。”
  “这点妖兽我还不放在眼里。”裴子云冷冷说着,并不在意,奔驰而出,才是杀出,就看出情形不对,妖兽在汇集。
  “驾”沿道路奔驰,树木林立,不少都有火油燃烧,远处几个妖兽奔着,惊动一片草丛,却被投入的火焰阻拦。
  “吼”妖兽嘶吼,有几个不服,撞在火墙上,被火焰一烧,在地面上翻滚,嗷呜惨叫。
  地面上几个斥候尸体,正在被妖兽撕咬,恐怕才死去没有多久,正是裴子云派出没有回营的斥候。
  这些妖兽井然有序,有妖将统帅,闻着血腥的鲨鱼一样窥探着大营。
  裴子云纵马而上,惊动了妖将妖兽,一个狼妖眼神一亮,仰头长长狼嚎:“嗷呜”
  “嗷呜”立刻就有十数只狼人响应,扑了上来,这些妖兽都面目狰狞,身上肌肉隆起,狠狠扑至。
  缓坡上的众人看的清楚,有的人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来,但裴子云恍没有看到,稳如山岳。
  一尺,半尺,爪牙就要及体。
  寒光一闪。
  下一刻,残肢与碎肉飞溅,鲜血喷出染红了大地,扑上来的十几只狼人化成没有生命的肉块落在地上。
  裴子云没有动,血顺着长戟流了下来。
  “真君威武!”
  大营内,士兵和公差也曾出战,只是多半不是对手,只凭借大营箭和火油,才是击杀数十,这时观看,都是大声欢呼。
  李正源正查看火油,听着呼喊,立刻出来,只见着妖兽成群汇聚向裴子云杀去,而披挂整齐的裴子云长戟一指,一踢马腹,扑入妖群,洒出一片血光,人影一合即分,又有十数只妖兽跌了出去,化成了肉块。
  李正源看见这一幕,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裴子云化成了收割生命的死神,每一次挥舞,这靠近的妖兽砍杀两半,竟无一合之敌。
  “真君威武”
  “真君威武”
  士兵呐喊着,李正源却多出了几分忧色,问着一人:“狄典,你是公门中有数的高手,你觉得真君的武功怎么样?”
  “都纪,真君武功,实是可怖,您看,他举戟杀敌,全身放松而自然,与空间交融,颇有天人合一之态。”
  “而每一个动作,都自然而然,宛日月星辰流转,令我目眩神迷。”
  “您看,瞬间之间,就已杀三十余只妖兽,要是在战场上,杀人也是一样,这是真正的百人敌。”狄典全神贯注盯着,口中赞着:“而且真君还披着重甲,骑着战匹,杀伤何止激增十倍?”
  “那些不穿甲的所谓高手,一当面只有受死的份。”
  李正源看去,妖兽虽有着武器,却愚钝,力量虽大,但招式不多,更没有对刀剑枪的理解,被杀的滚滚而倒。
  就在这时,裴子云心一动,就有一点感应,果一将隐藏在妖兽中,突长枪一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裴子云回首一点,长戟突变成一条寒光,只听“叮”一声,兵刃交错,互相错过,但妖将已一蓬鲜血溅出,裴子云这一戟,羚羊挂角,在妖将肩上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血如泉涌。
  狄典呆呆望着眼前的一幕,脑海一片空白,这种武技,神乎其神,还没有来得及震撼,裴子云一笑,感受着妖将力量,突有着一种感觉,自己力量在此界增强了。
  妖兽呐喊着救将,向裴子云砍了下来。
  裴子云身穿甲衣,让也不让,任由妖兽砍了上来。
  “哐”武器刺在裴子云的身上,火花四溅,宛钢铁之躯,裴子云大笑:“果是这样,这处是虚界,除专门指定克制的道法,别的一切都加强了,我现在已相当地仙七八重——钢铁之躯。”
  “杀”刹那之间,裴子云动手,长戟只是一斩,一道寒光扫过,又是五六只妖兽分尸,杀到了妖将的面前。
  趁其伤,要其命,这个妖将脸色一变,身子一退,躲到妖兽身后,只是长戟继续一扫,面前阻挡的妖兽,还有来得及动,就和一张薄纸一样,又被斩成了两半。
  妖将也没有想到裴子云无敌如斯,在一瞬间,脸色带上了惊恐。
  “狂化”
  长戟落下,妖将眼见着躲避不开,怒吼着,用上了妖术,眼睛通红,妖气四溢,手中长枪直刺,比起刚才力量增福一倍不止,这里是降临的妖界,这里最适合妖族发挥力量,这一刻,妖将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绝对可以挡住。
  “哐”火星飞溅,裴子云感受妖将的爆发,脸色也是一凝,眉又松开,长戟毫不迟疑,只是一勾一带,枪就带空了,露出了空门。
  “噗”寒光一闪,妖将满面不敢置信,身体断成了两截,跌落在地上。
  “这里有妖界规则,我能发挥七成实力,怎么会死?”这是降临妖界,轮回台的吸引力量大了数倍不止,只是梅花一闪,直接摄取妖魂,顿时消失不见。
  “这怎么可能,这里分明法力受到了压制。”李正源见了,比妖将更是震惊,低声喃喃,不敢置信,又听着一个道官惊呼:“难道裴子云已抵达了地仙七八重,成就了钢铁之躯,刀枪不入?”
  这话一说,正观看记录的几人都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如果真这样,裴子云离真仙还有多远,恐怕只有记录中道祖可比拟?
  “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又一个道官这样低声自语,脸色苍白,李正源没有说话,仔细感受着这片空间的变化。
  “不对,是由于此界原因。”李正源虽这样说,还是命着立刻记录,且长长一叹:“要是地上,有人能刀枪不入,龙气怕是无用。”
  轮回台
  谢成东看着密密麻麻的妖兽围攻,却变成了血肉搅拌机,不由皱眉,说着:“陛下,此人陷入了妖界,聪明如斯,一定想到我们其实并不能长存,只要拖延时间,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因此裴子云冲杀,却是为了争取时间。”
  “但是地仙哪怕是钢铁之躯,一日不成真仙,还是会累。”谢成东这样说着,目光如炬,盯着大营:“臣预料裴子云冲杀一阵,就会撤回大营休息,现在大营就是裴子云的依仗,要灭掉了此人,必须先拔掉这个营地。”
  “围住大营火油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到时就以大营为主要冲锋对象,而不去理会裴子云,这样冲杀灭营,再围剿裴子云,使其不能回气,才是最好的办法,而不是现在添油战术。”
  璐王看着远处大营,目光炯炯,似乎在想着,听着谢成东的话,却笑了起来:“谢卿战略兵法无懈可击,单纯要杀裴子云,的确按照谢卿的办法最好,甚至现在不计损失,就可突破火墙,杀到大营,然后再围剿裴子云,置敌于死地。”
  “但是不忙,现在拔营,甚至杀了裴子云,还不能真正达到目的。”
  “是,陛下。”谢成东明白璐王有着算计,这时也不多说,退后一步,就见着璐王转身对文士:“要锁定本源,要多少妖魂?”
  “至少三十六个。”文士苦涩说着,又要牺牲妖族了,可这没有办法。
  “好!”璐王沉声,目光深邃:“为了大业,必须有牺牲——他想杀,就让他去杀。”
  “来人,再调一队妖军,由有着高等妖魂的妖将率领去杀。”
  “务必让裴子云多杀几个。”
  文士听着,看着璐王不再说话,虽这种靠牺牲来显露本源的方法,是自己提出来,但见着璐王眼睛不闪一下,就把高等妖族拉出去牺牲,不由心中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