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万岁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长戟流动,鲜血飞溅,数层妖潮粉碎,就算是妖兽,也不由面露恐惧,徘徊不敢靠近!
  一妖将疾退,刹那间裴子云就已冲到面前!
  “死!”寒光一闪,妖将腾云驾雾一样飞起,在半空中就化成两半,裴子云一击杀死,却丝毫不停,几十个妖兽宛纸糊的,瞬间跌了出去。
  挡在马前,一律斩杀!
  此时敌阵已经杀透,只见不远处已经出现了一个高台,黑气在周围弥漫。
  裴子云喘息着,眼睛透过血雾,看到是一片黑暗,与别的地方不同,更深的血雾遮盖,看不清楚模样。
  但裴子云在血雾中,感受到隐隐不详。
  “看来就是大本营了。”
  这时,裴子云眼一眯,冷意闪过,这时没有半分迟疑,心念一动,向别的方向而去,要查看是否有路脱离。
  “果真如我所料,这里已没有边界,也不在阳世。”奔驰了片刻,裴子云停在血雾边缘,周围没有看见妖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见血雾外面是一片白光,将阴冥和阳世倒映其上。
  “雷来!”虽此处克制了不少道法,但地仙本身就有,一蓬雷光涌了上来,重重撞在白光处,只听“轰”一声,顿时电光火花飞溅,但雷光消失,一切和原来一样。
  “打不破”
  “看来只有坚持到血祭力量消耗掉了。”没有出路,就变成困兽之斗,这事比裴子云想的更糟糕,裴子云脸色阴沉,一鞭抽在马上,转身而向着大本营奔了过去。
  璐王立刻有着感应,不由露出了冷笑:“裴子云虽是地仙,也不过如此,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了吧?”
  接着转身问着文士:“已有多少妖魂被他汲取了?”
  文士躬身:“二十一了。”
  “了不起,不过一个时辰,就杀敌五百,斩我二十一员将。”璐王黑眸深沉看着横尸处处,良久淡然一笑,指着说着:“今日朕才知道地仙的恐怖,刚才朕想得很多。”
  璐王露出一丝苦笑:“道人要是止于真人,还不影响国运,地仙之上,或多或少,要是到了裴子云的地步。”
  璐王转脸一字一板说:“难怪历代皇帝都是猜忌,实是寝食难安,任何君主都难容忍啊。”
  一县之兵不过数百,也就是说,不考虑龙气和世界反噬,一个地仙一夜就可击溃一县之兵。
  天下不过二千县,要是游击,谁能抵抗?
  更有心怀叵测的当刺客的话,简直生活在梦魇中,璐王当下冷笑:“离三十六只有十五了,不能姑息给他喘息,来而不往非礼也,传我命令,立刻全面进攻。”
  “是!”
  战鼓声起,大纛徐徐运动。
  裴子云此时奔到了山坡前,突心一动,感觉一阵心悸,还没有来得及转念,一只妖兽自草丛扑出,速度很快,只是寒光一闪,化成两半。
  裴子云看也不看,直奔而回,就在这时,“嗷呜”,血雾中突冒出了数百头妖兽,个个眼神冒着红光,企图拦截着。
  “这些妖兽杀之不尽,真君回来了,我们开门迎接。”山坡上,观看的李正源已隐隐看见了人影,立刻命令着。
  只见裴子云长戟所向,杀出一道血路,向着大营而来,后面跟的是成群结队的妖兽。
  “放”一个校尉脸色狰狞命着。
  “轰!”抛石器上火油抛出,砸在了跟随的妖兽身上,炸起一片,烧得一片火焰。
  大门打开,裴子云身上满是妖血,带着马匹扑入营地,甲兵涌上前,都是欢呼了起来:“真君万胜,万胜!”
  “射”箭雨一样落下,落在冲上来的妖兽身上。
  “嗷呜”一声声惨叫响起,妖兽向后退去,而裴子云才下马,战马嘶叫一声,立刻毙命,却是阵中来回厮杀,催发了生命,现在自是倒毙。
  “李都纪,陈校尉,进大帐来。”裴子云才落地,立刻命着,两人对视一眼,之前就有定计,出去探索,想必有了结果。
  “是”两人一前一后入内。
  大帐里面准备着参汤,随火燃烧,冒着热气:“咕噜”散香,裴子云稳稳坐了下来,接过黄澄澄的参汤,也不觉得烫,一杯“啯”饮了,抹了一把,见着李正源和陈校尉进来,就直接说着:“你们有什么情报,快快说来。”
  又吩咐:“拿肉来!”
  立刻有人呈上了烤肉,焦黄外皮带着油,香得直透心脾勾人口涎,裴子云这时毫不在意仪表,狼吞虎咽。
  陈校尉就说着:“我刚试探,妖兽智力不足,但勇武大增,一只可当三个披甲兵士,实在悍勇。”
  “真君,妖兽自林子异变,虽都是野兽变化,其中有着差异,虎妖我看至少要七人才能杀之,熊人更甚,只是两者都不多,狼人最多,可当三个,至于猴人就一个对一个,羊人就很弱——就算这样,我们现在很是被动。”李正源脸色苍白,说着。
  “没错,真君,我们现在实在不清楚这里范围多大,要是很大,汇集的妖兽很多,恐怕我们撑不到明天上午,就要被妖兽尽数消灭。”陈校尉说到。
  “不用担心。”
  裴子云有参汤和烤肉,恢复了点精神,点在这地图上,冷笑了一声:“你们不清楚罢了,这里面有着内情。”
  “你以为我出去是干什么?大营我一路杀到边缘,不过三里不到,这片空间方圆最不过十里,要不是血雾,整个可看见的清楚。”
  “此地我怀疑介于阳界和阴冥间,换一个词,真假之间,要形成多大范围,就需要多大力量,方圆十里,这些兽化最多不过聚集的数千。”
  “我所料不错,敌人还有精锐,我都感觉到心悸,不敢靠近。”裴子云说着,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将着位置圈出:“浓密的血雾后一定有着秘密。”
  裴子云眼神冰冷:“这范围太少,我们逃不出去,也不能游击作战,唯一办法就是死守大营,不断消耗,甚至突袭敌军大营。”
  李正源听着,脸色阴暗不明,原本还期望可以逃脱,或地方广大,总能有机会,就算大营攻破,凭身手还有机会,但没想到是绝地,不由长长吐气,看着地图:“依真君所言,只有死守加消耗,甚至灭掉妖兽,才能安全度过此关。”
  说着,李正源沉着脸:“必须要设下陷阱,在周围将妖兽尽数歼灭,到时才可以与敌军主力一较高下,一决生死。”
  “我们带了多少火药?”裴子云想起安排,看着问,李正源只思虑片刻,就说道:“真君,我们为了防止叛贼逃入山洞不能搜索,准备二百斤火药,可以炸塌小半座山!”
  “好,这就是我们奇兵,只是火药还不多,必须关键时使用。”
  “最好是使用在敌人的主力上。”
  “至于妖兽,虽个人力量强大,但到底不通战阵,我们以地形扼杀,足可大量杀伤。”
  “真君的意思是我们安排士兵靠着山坡和栅栏,用弩、火油、诛杀妖兽,尽量消灭掉敌人一部分妖兽?”陈校尉听着,立刻就明白了关键:“是,真君,我明白了,我立刻选出人去厮杀。”
  “防线分内外二层,在第一层埋下火药,一旦顶不住,就退入第二层引爆。”裴子云才吩咐着,突外面传来了苍凉的号角。
  帐内诸人一怔,就有人扑入,叫着:“不好了,外面有着璐王的旗号,并且还是王旗!”
  “什么?”几人都是大惊,立刻赶了出去,山坡上早就有着土垒以及栅栏,站在高处看去,只见浓郁的雾气中,大阵滚滚而来,传出一阵巨大呼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一个黄龙大伞高高举起,缓缓前行,就见得璐王身穿铠甲,在亲兵护拥下来到山坡前,高声喝着:“朕乃太祖之子,大徐第二代皇帝,你等乃我大徐臣民,还不跪下见驾?”
  虽是敌对,可皇权深入人心,看着这身影,诸人都露出震怖之神色,陈校尉嘶声说着:“不可能,璐王在晋州州府,隔了数百里,怎么可能突破重重围困出现在这里?”
  李正源也神色震惊,转身问:“真君,你先前探察,没有发觉么?”
  “血雾太重,隔十米就看不见人,只知道敌人本营之处,却不知道是璐王亲至。”裴子云见着自己方面士气大跌,脸色凝重,却立刻喝着:“奉太祖遗命,皇帝诏旨,璐王谋反,革去爵位,已经是罪民,谁能杀得此人,官升三级,立授伯爵。”
  这前面还好,官升三级,立授伯爵,其实是矫诏了,但此时说来,“嗡”一声,携带的天子之剑和如朕亲临的旨意一亮,龙气扫过全场。
  裴子云有着龙气背书,心神大震,顿时又扫过士兵:“将士们,我们现在陷入了妖人的陷阱,不过这并不持久,只要我们杀掉妖兽,坚持一天一夜,我们就能获得胜利。”
  “擒杀璐王,更是不世大功,朝廷不吝封赏。”
  “你们愿意跟随我,搏此大功,封妻荫子么?”说到最后,混和着龙气,惑神术发了出去。
  将士和公差,突觉得胸中一股气沸腾,大声应着:“愿跟随真君,擒杀璐王,封妻荫子。”
  听着这连绵呼声,璐王脸色铁青。
  谢成东暗叹一声,璐王身份当然尊贵,但龙气一切都是有依据,并非凭空而来,璐王连连大败,已经不足压制敌人,越说越是泄了士气,当下靠上前:“皇上,多说无益,还是战场见真章。”
  璐王点首,深深看了一眼,回转而去,下一刻,战鼓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