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对峙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真君,妖兵杀进来了!”李正源脸色苍白,跟着数个道官,身带妖血,刚经历一场杀戮。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慌什么,率军向内垒撤退。”裴子云命着,弹起跃入半空,长戟一转,落入敌阵,数个侍卫当即被拦腰两段,喷而出漫天血雾。
  一个校尉在千钧一发之际,怒吼一声,持刀企图架住,但“当”一声响,长刀崩断,眉心出现一条血线,紧接着半片身体掉下。
  接着,裴子云继续冲入,所到之处,扑入的妖兽和侍卫纷纷毙命,混乱就和水面波纹一样一圈圈扩大,直至后面的侍卫放慢了速度,停了下来。
  “地仙力量,果是名不虚传。”璐王在后面看着,突肃声说着:“督战队,谁敢后退,格杀勿论。”
  重重压力下,上百侍卫不得不继续冲锋,裴子云见着大部已退入了内垒,长戟飞舞,鲜血飞溅,只是片刻,只见十数个侍卫已跌了下去。
  及至垒墙侧,裴子云一跃,跳入了内垒。
  只见就这点时间,三千人已折了一半,只剩千余,裴子云才落下,见着上千人涌入,挤在了外垒,厉声喝着:“点火!”
  点火是道官的责任,只听丝丝声,接着“轰、轰”二声,每桶百斤火药,几乎同时爆炸。
  虽说这时代火药力量不大,可是上百斤爆炸,还是把土石和里面的人炸飞,肢体散了一地。
  “皇上!”爆炸的瞬间,下面大纛处璐王立刻就有数个侍卫把他压在身下,只见着石土纷纷落下,一个石块正巧落下,带着巨大冲力,侍卫虽妖化,可是这石块扫过,顿时头盔带着鲜血和脑浆飞出,重重打在了大纛上。
  “发生了什么事?”待得爆炸平息,璐王起身,只是一看,就脸色铁青,只见山坡外垒处爆炸,出现二个凹坑,到处是尸体,上千人中直接炸死了三百,余下数百人都被巨大震力震晕,失去了战斗力,只有一半人惊慌着撤下。
  “混蛋,快整军收编。”璐王胸中一阵恶闷,手中捏的紧紧,牙几要咬出血来,现在这情况,再上已经不行,只有收队整顿了再战。
  “哼,任你狡猾,也得吃我洗脚水。”裴子云眼一眯,看着外垒的尸体,只见着七八道妖魂飞出,梅花一闪,都消失不见。
  轮回台
  瞎道人主持阵眼,闭目站立黑暗中的虚空,在面前是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几乎化成雕像,这时突一道殷红如血光华电射而来,连呼吸下都来不及,就“轰”一声击在轮回台上,紧跟着,微光一闪,一片星云浮现而出,中间隐有一处。
  “咚、咚、咚”心脏一样的跳动在中间产生,瞎道人突睁开了眼:“又抓住了,这次我亲自前去,不死不休。”
  瞎道人感受着雕像的共振,还有冥冥中的空间,一双手深入星云摸索,就是在摸鱼一样。
  “找到了。”瞎道人手一停,就是抓到了一条大鱼,露出了狰狞笑意,一双手捏在虚空中,就要撕开。
  “咔”
  一道裂缝撕开,瞎道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血光一闪,整个人化成一蓬火花,向星云中间冲去,一闪即隐,没入不见。
  这说时迟,来时快,裴子云见妖兵退去,心念一动,就要休息去,突“咚”一声,闷哼一声,裴子云刹那就有感应,心脏一跳,脸色一变,鼻垂下血丝,心中惊呼:“不好,空间震动,有人闯入了我的空间!”
  裴子云脸色难看,立刻醒悟,却不动声色:“内垒立刻布防,要是还有进攻,给我争取一刻时间回气。”
  李正源一怔,就应着:“是,真君。”
  裴子云说完,就入得帐内,闭目不动,李正源就大声吩咐,调遣道官和士兵,陈校尉听着李正源命令:“什么情况?”
  “真君需要回气,命令我护住一刻。”
  陈校尉立刻应着:“是,随我护住内垒。”
  李正源却没有安心,咬牙踱了几步,似乎在想着什么,还没有决定,只见下面一声呐喊,大批妖兵杀了上来。
  毕竟下面侍卫已经妖化,虽炸死炸伤数百,可稍一整顿,立刻恢复了凶狠,直扑了上去,不给上面的人一点喘息。
  “敌军咄咄逼人,不给我们任何喘息机会,只有用了。”
  李正源心中有了决定,伸手摸入怀中,是一枚令牌,与如朕亲临的令牌很相似,上雕龙纹,是纯金打造。
  “列阵”李正源说着,道官丝毫不迟疑,形成阵法,李正源脸带沉重,走到案桌前,将令牌放在其上。
  接着,向令牌说着:“臣李正源身位道司之职,领密旨,权急从事,妖祸为患,为大徐计,有请龙气加持,以扫魑魅魍魉。”
  随着话落下,“嗡”一声,一道金光浮出,与令牌结合,李正源起身,踏在主位,伸手一点:“敕”
  一道金光落下,所有士兵都感觉到全身一震,力量大增,呐喊一声,与冲上来的妖兵撞在一起。
  空间
  突起了一阵水一样的波动,瞎道人眼前一黑,接着就落到了此处,展眼看去,见着外面还很整齐,围墙重重,还有大门,里面只有一个走廊,紫檀木扶栏,但别无建筑,只通向了一处亭子。
  在亭子周围,尽是密密麻麻的雕像。
  有的已经石化,有的还很鲜明,露出了狰狞挣扎的表情,在最中央,成元子的雕像是别的妖族雕像的数倍大,显得鹤立鸡群。
  “真可惜了,成元子,原本我还寄希望于你,可惜你却失败了。”瞎道人说着,眼神向四周看去,只见着丝丝妖气源源不断被这空间汲取,接着又化成了灵气。
  “本源空间,果是本源空间,哈哈”瞎道人仰天大笑:“只要彻底将这里转化,就可以获得天道认可,我们妖族洗白在即。”
  说着,星光环绕,形成了星云,就要将这空间转化。
  成元子的雕像,妖气已干涸,只剩下了一点,这时随星云出现,向雕像灌注,竟渐渐萌发出生机。
  “滋滋”
  妖气和灵气交汇处,一些隐隐电光闪动,只是空间没有人主持,只是本能在抵御,要将着妖气镇压,却有些力不从心。
  就在这时,空间灵光一闪,裴子云落下,就在裴子云落下瞬间,瞎道人就有感应,抬起了首。
  “裴子云,真许久不见。”瞎道人笑说,星光却加速了起来,妖气不断涌动,霹雳啪啦电光在空间闪动。
  裴子云的眉一皱,感觉到浓烈妖气在不断转化炼化空间,眼神一凝,口中却一哂说着:“痴心妄想,你既来了,就和你的同胞一样,化成雕像罢!”
  其实无需进一步,单是裴子云抵达,空间就有了依托,灵光不断闪动,形成了压制,要将妖气镇压转化。
  接着,裴子云一动,伸指一点,一蓬雷光涌射上去,瞎道人这时冷笑一声,伸手一拉,星光化出一片血光护住。
  “轰”雷光爆炸,满空间电闪布满,震得四壁摇晃,瞎道人闷哼声,受了点伤,并不重,心胆立壮,笑着:“裴子云,就算你是天命之子,又怎知晓我妖族手段,只要杀了你,夺取了此处本源空间,我妖族就可洗白。”
  “而我,就可以成货真价实的妖皇!”
  瞎道人说着大笑,并不立刻冲杀,只是盯着裴子云,带着胜券在手得意,看上去似乎要跟裴子云说谈一番。
  裴子云眼一眯,杀意却难以掩盖,因在瞎道人的身侧,星云涌动,妖气沸腾,转化着空间。
  “呵呵,想拖延时间?”裴子云冷声一笑,心中一动,调动空间权柄,全力镇压,修补空间,抽取妖气,转化灵气。
  “滋滋”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电光声,随着两人暗中较量,越发的密集。
  “你还是妖皇?我还以为你已让位给了璐王了!”
  “你被我追杀这么久,还能设计制造出这片区域,又偷袭空间,企图反转,真不可小觑,你也算是一个人才,不,妖才了。”裴子云说着。
  瞎道人眸中波光一闪,盯视着对手,口气幽幽:“妖皇三十六元神,璐王就算成了,也不过其中之一,只有压服余下元神,才是真正妖皇——这何其难也!”
  “而我本就是妖皇,无需压服,只要有成绩,就能安享大位!”瞎道人说着,笑意一收,露出了獠牙:“你我都在拖延时间,看来是我胜过一些——起!”
  “咚”
  似乎战鼓敲动在这空间回荡,新收入四十个雕像,随妖气不断灌注,虽没有将这片空间转化,但雕像却瞬间复活,变成四十个妖将,才出现就和星云呼应,面目狰狞。
  “杀”瞎道人喝令,这些妖将就要扑杀,而裴子云阴笑着摇摇首:“你有伏手,难道我没有——起!”
  “嗡”一声,彻底转化的石雕也应声而起,这些雕像瞎道人也灌注妖气,但全部转化,化成纯粹灵气,这时亮起,显出了神光,化成了护法,形成又一个阵法,隐隐与空间呼应。
  护法没有话,就是冰冷的杀戮机器,和妖将厮杀在了一起。
  妖气纠缠,灵气汇聚,妖将和雕像之间,力量相当,碰撞瞬间,发出巨大的响声,电光不断闪动。
  裴子云没有看妖将和雕像之间的战斗,目光紧紧盯着瞎道人,嘴角流出了一丝冷笑:“来吧,瞎道人,你我恩怨纠缠多年,现在是个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