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虔诚与强盗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特洛伊城
  城中街道石板上还残留着一场暴雨的痕迹,一个消息迅速传遍全城。
  “帕里斯王子敬爱诸神,国王赏赐的十头牛,他把它们全部向诸神献祭,且还向原本的牧人同伴,以及公民分肉。”
  这消息在特洛伊城引起强烈的反响,越来越多的人赶往神庙,他们都想亲眼目睹一下帕里斯王子献祭的过程。
  “已经向宙斯、雅典娜献祭过了,现在是阿波罗。”
  神庙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特洛伊的公民,此时都在议论帕里斯王子会不会如期而至。
  在他们看来,将自己十头牛全部献祭没有必要。
  相信诸神会原谅自己,因谁都要吃饭,都献祭出去会导致填不饱肚子,到时又得麻烦诸神救济,得不偿失。
  裴子云是王子,没有填不饱肚子的后顾之忧,但自己全部的牛献祭给诸神,这种事还是绝无仅有,至少在特洛伊城没有发生过。
  这时有人喊着:“来了!”
  只见街道上,裴子云谦卑的牵着公牛而来,祭司迎了过来,问:“尊敬的帕里斯王子,您确定要把此牛献给神灵吗?”
  裴子云回答:“当然,我听说蒙神喜悦,哪怕再贫穷也会获得补偿,而哪怕拥有再多黄金,要是不敬畏神灵,就会获得厄运。”
  “看,我就是例子,从牧人到王子,只用了一天。”
  “这样的话,我又岂敢不敬畏神灵?”
  众人觉得帕里斯王子说的很对,都相互称赞,祭司亲自操刀宰杀了公牛,而裴子云按照祭司吩咐,将宰杀牛整只放在一个托盘里,摆在神像前。
  祭司在神像前默默念了一段祷告词,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托盘上牛的身体最好部分突然之间消失,似乎从来就没有过一样。
  裴子云瞳孔微一缩,他并没有看清楚牛的部位是以何种方式被神灵取走,这让他对这世界的神灵认识又深了一层。
  看样子,超自然力量在这里被神灵频繁使用,就是不知道这力量本质是什么,是信仰之力?
  祭司露出了笑容,说:“帕里斯王子,神很满意您提供祭品,现在祭祀结束,您可以回去了。”
  古希腊宗教活动频繁,祭祀仪式却相当简单朴素,一般仅需祭酒、谷物、果品、油脂、花环或装饰,但这对活动隆重与热烈丝毫无损。
  “宙斯、雅典娜并没有取用。”
  “也对,对诸神来说,取用就是满意的象征,看来阿波罗对我还是有些眷顾,别看一眼。”
  “据说特洛伊城,目前最大的眷顾就是阿波罗?”
  裴子云出去:“将剩下最好的肉送给国王和王后,还有我的兄弟,余下都给特洛伊城的公民分了。”
  “帕里斯王子,您真慷慨,神灵会一直庇佑于您。”祭司说着,周围民众听到帕里斯王子的话,无不欢呼雀跃,纷纷表达对王子的敬意。
  “帕里斯王子,您就是神灵派到人间的使者,愿您的光芒与世同存。”
  “尊敬的帕里斯王子,您是多么的仁慈啊,神灵一定会守护着您。”
  裴子云微微一笑,这就是自己希望看到的结果,声望虽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着,且影响很大,而自己更可以利用声望完成晋升。
  “卡珊德拉,你的兄长,我们的王子,虽是牧人中长大,但不愧是伟大宙斯的子孙,你看多虔诚,多有王子风范。”稍远,一辆4轮马车停靠着,一个少女,对着公主卡珊德拉说着。
  在古希腊,铺了路面道路很少,大多数都是崎岖不平小道,大多数人出行依靠步行,只有在城里,才坐四轮马车。
  卡珊德拉笑容慢慢地收了起来,沉默起来,没有说话,她心里很矛盾,的确,从表现来看,帕里斯敬畏诸神,爱戴父王和长兄,对弟弟也很友好,表现的无懈可击。
  可是这就更使她疑惑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神灵当初降下神谕,说帕里斯会毁灭特洛伊,就拿现在的帕里斯来说,根本看不出有毁灭特洛伊的举动和图谋。
  不单单没有破坏特洛伊,且他的言行更是受到了民众的喜欢和爱戴,既内部因素不可能,那只能是外部因素毁灭特洛伊。
  但是帕里斯一直以来都是在伊达山当一个牧人,几乎不和外界接触,这样的人,说和外部有联系,连她都不怎么信。
  “那是什么样原因导致特洛伊被毁灭?”公主卡珊德拉沉入了思考。
  这时将肉分完裴子云出门,但看方向不是回去,是要出城。
  少女又问:“怎么了,他这是要去哪里?”
  “可怜的少女,又一个看上了帕里斯的人。”卡珊德拉看着裴子云出城,漫不经心的说:“去伊达山迎接俄诺涅。”
  “俄诺涅是谁?难道就是那个牧羊女?”刚刚才夸奖了裴子云的少女紧张的问着,已带上了些敌意。
  “不,听说她是河神之女。”卡珊德拉回答。
  “河神之女?”少女掩嘴惊呼。
  卡珊德没有再理会,只是若有所思。
  按照谱系,王室血脉上追是宙斯和海洋女神厄勒克特拉,接着和西摩伊斯河、斯卡曼得洛斯河的河神结亲,娶了它们的女儿,据说中间混入了阿佛洛狄忒、曙光女神厄俄斯血脉,可以说王室与神灵或其后代结亲是很平常。
  河神克布伦不是很高贵的神,它的女儿的血统配的上帕里斯,也不至于过于显赫,最主要是她在王国没有势力,不会引来猜忌,可以说是最合适的配偶。
  在卡珊德拉看来,帕里斯刚成王子,就迫不及待去迎娶俄诺涅,而不是找一个公主,这说明帕里斯并没有太强烈野心。
  这样一个人,说他会带来特洛伊毁灭,若不是神谕的话,卡珊德拉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伊达山·草屋
  搭建在伊达山半山腰处草屋,风景秀美,风吹过山林,叶子“哗哗哗”响,显得很静谧。
  草屋空无一人,只有俄诺涅呆呆一个人坐着,她抚摸着一个双耳陶罐,带着一丝怅然的笑说着:“这个是我和你一起买的,用来装着油和水。”
  在古希腊,大多数货物,特别是油或酒都是用这个叫双耳陶罐的大陶罐运送,家里也离不开它。
  “这羊皮,是我和你一起打死的野羊,多骄傲的野头羊,打死了,我们吃了一顿,你说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的食物。”
  “还有这个,是我为你缝制的衣服,我向仙女借了针线。”
  俄诺涅梦魇一样,拿出了跟帕里斯一起物品,一件件数着,一件件的回忆着。
  接着,俄诺涅呆呆的看着,突大滴眼泪落下来:“飞过的鸟告诉我,帕里斯你已成为王子,你还会回来?”
  “我作了个可怕的梦,梦见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守着山坡,看见许多树皮上刻着我的名字,我不感觉到快乐,反而哽咽。”
  “还有一株白杨,你在树上刻了一行话:帕里斯厌弃了俄诺涅的话,则克布伦河水也将倒流。”
  “我看着这铭语,不禁哭喊,克布伦,我的父,快流回去吧,帕里斯在生前就厌弃了他的俄诺涅了。”
  “我在梦里哭着不能成声。”
  俄诺涅说着,只是才说完,门口就有声音传来:“俄诺涅,这梦不会实现,因为我已经回来了。”
  俄诺涅望去,见帕里斯正站在门口,穿着白束腰,青铜腰带,配着短剑,完全不再是牧羊人的模样,却微笑看着自己,她一下子破涕为笑,高兴奔过去,扑入了帕里斯怀中,只听她口中喃喃:“帕里斯,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回来了。”
  “怎么会呢?”裴子云说着:“我可是在诸神的面前承诺过的,爱情女神还赐福于我,见证了我们的爱情。”
  “帕里斯,我就是担心你不会回来。”
  “放心吧,俄诺涅,我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
  “你要保证以后再也不能抛下我。”俄诺涅说着。
  “好,我保证,只要我还是凡人,我必不会抛弃你——我向诸神献祭了十头牛,带了一些牛肉给你。”
  点起了火烤着牛肉,俄诺涅依在了裴子云身上,听着城里发生的故事,又喃喃:“十头牛都可以繁殖小牛了,没有几年就可以变成一群,你把牛全献给了诸神,那生活怎么办啊?”
  “我亲爱的俄诺涅,别担心,财富会有的。”裴子云的确不担心,在这个时代,强盗并不是一个羞耻的工作,而是英雄的主职之一。
  也许是希腊本身贫乏,适宜耕地很少,所以贸易和海盗盛行,一手贸易,一手海盗是许多城邦的行为,更不要说英雄了。
  那些被诸神欣赏,被城邦歌颂的英雄,哪个不是强盗成性?相反,不善战斗和抢劫,才会被人轻视,这是和大徐道德完全相反的世界与时代。
  伟大的赫剌克勒斯在完成大功后,就邀来埃癸那岛国王珀琉斯和忒拉蒙一起征讨特洛伊,杀死拉俄墨冬和他的儿子,抢劫了公主赫西俄涅嫁给忒拉蒙当第二任妻子,并允许她从俘虏中赎出一人获得自由。
  年幼的波达耳刻斯被挑中,这就是现在的国王普里阿摩斯,杀父娶女,难怪国王心中满怀着复仇的火焰,支持与希腊人开战。
  虔诚与强盗,神所欣赏的英雄,自己岂会违背这世界的道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