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海妖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爱特纳山
  山很高,山顶有不少积雪,但最上有着滚滚烟雾,还不时地发出沉闷的声响,那是气体喷出的声音。更新快无广告。
  但山下土壤十分肥沃,布满各种各样植物,也充满着各种各样怪物。
  某个山林,一只鸟身女妖扇着翅膀,落到一颗大树上,下面,一只仓皇逃窜的野兽正慌不择路,女妖观察着野兽逃跑的路线,一个纵跃飞腾,扑杀了这只惊慌失措的野兽。
  鸟身女妖在扑杀野兽的,用一种古怪的语言低语:“堤丰,我们共同的父亲,您召唤我来干什么?”
  根据神谱描述,堤丰是大地女神盖亚和地狱深渊神塔耳塔洛斯的幼子,挑战宙斯而被镇压在爱特纳山。
  说话的同时,野兽被鸟身女妖的利爪撕碎,鲜血洒满了方圆丈内。
  血中有着一个影子忽隐忽现,仔细辨认,发现是一个巨人,长着一百个蛇头,浑身覆有羽毛并生有一对巨型翅膀。
  血中巨影发出了声音:“我在十几天前就感觉到了一项命运的宝物,它的力量并不大,但隐含的种子,对我很重要。”
  巨影在血中不停幻化着身形,继续低语:“地点在爱琴海的忒涅多斯附近,你去寻找你的兄弟姐妹,我的众多的子嗣,你们要联合起来,我要逼这宝物出来,只要获得了这个,我就真正能与诸神抗争。”
  “是的,我们共同的父亲,我一定完成任务,将这宝物给您带回来。”鸟身女妖低声说着。
  “快去,不要停留,否则诸神会发觉你。”
  说完,血中的影子就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刚刚一切都只是幻觉。
  鸟身女妖吃食着野兽尸体,很快就吃完,它也不做任何停留,闪动翅膀,一晃间就飞上了树梢,辨别了下方向,朝爱琴海的忒涅多斯岛飞了去。
  树林又再此恢复了平静,若不是刚刚女妖站立处还有许多血迹,刚刚的一切都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特洛伊城
  在帕里斯成为王子的第七日,迎娶了河神之女俄诺涅,而国王也慷慨的发下了全城的食物,当然,并不是谁都有资格拿,必须是公民。
  城邦中居民可分为三种——公民、自由人、奴隶。
  公民有着政治权力,据说斯巴达有25万人口,但公民才9000,公民其实就是军队的主要骨干。
  此时,公民享受着庆祝的面包与歌舞,在街道上所语无伦次大声歌唱和欢呼,而在帕里斯府邸中,结婚的宴会已经进行,婚礼来了很多大人物,其中有国王普里阿摩斯和王后赫卡柏,王子们也都到场祝贺,特洛伊的一些长老的亲眷,甚至有一些附近城邦派来使者。
  整个大厅里飘着一股烤肉的香味,仆人在奉上美酒,分发篮子里面包,游吟诗人给客人们唱歌助兴。
  国王和王后年纪大了,很快离开,而兄弟姐妹们却留下来了。
  虽国王普里阿摩斯号称有五十个儿子,其实兄弟姐妹就十五个——埃萨库斯、赫克托耳、得伊福玻斯、卡珊德拉、赫勒诺斯、特洛伊罗斯、波吕多洛斯、克洛弥俄斯、厄肯蒙、吕卡翁、帕蒙、波吕克塞娜。
  私生子有特摩科翁、戈尔吉茨翁。
  他们都喝的大醉,天渐渐黑了下来,女佣在点亮了油灯,陆续送着客人一一离去,而裴子云送完客人,亲自给一位特殊客人,就是俄诺涅的父亲河神满满一杯美酒:“感谢您的到来。”
  河神喝完了酒:“我的女婿,你只要好好的对待我的女儿,我会给你庇佑,如果遇到了什么难题,关键时你可以通过河流,逃到伊达山去。”
  “感谢您的仁慈,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俄诺涅,让她成天下最幸福女人。”裴子云说着,送着它出去。
  “那就好,你不用送了,回去吧。”说着,河神就消失了。
  裴子云回到府邸,陷入沉思:“以前诸神,我看不明白,河神我却看明白了,和我在大徐世界,成道君前的力差不多。”
  “按照这样估计,成就道君,就等于这个世界真神?”
  “不过,诸神之间差距还是很巨大,同样的河神,珀纽斯、斯卡曼德洛斯、阿刻罗俄斯都超过了克布伦。”
  “上面还有十二主神,宙斯的实力,更是难以想象。”裴子云暗暗思虑着。
  只是这些神灵知识,裴子云还要细细的摸索。
  庭院里,新娘俄诺涅戴着铁戒指,这黑黝黝刻着花纹,看来不起眼,但其实是上面有印章,这代表此情不渝,更代表着妻子对丈夫财产处置——新娘戴上这戒指,她就可以自由支配家中财物。
  这时她就在指挥着仆人在收拾着宴会,毫不羞涩,这就是风俗不同,这些仆人都是国王送给裴子云使唤,用着还算可以,但也就是只能处理日常,若有些稍微大点的事情需要忙活,这些仆人是不堪大用。
  上次裴子云叫游吟诗人格斯涅搜罗奴隶,格斯涅已送来了一批,这批奴隶整体上看起来还算不错,正在庭园专门区域练习格斗,一眼看去,肌肤上满是汗水,这是裴子云专门吩咐,这些奴隶需要好好操练一番,不单单要使格斗上一个台阶,最主要的是要他们懂得配合,服从,条件合适的话,裴子云甚至打算进行战阵合击的练习。
  这世界的军队作战其实并不差,日后罗马战阵名震天下,现在也有着雏形,但是由于个人战斗力过高,因此战阵的作用并不是很大,英雄完全就可凭个人勇武在战场上厮杀。
  裴子云打算在这批奴隶有初步配合和服从,就进行简单的战阵之术,不求他们懂,只要会用就行。
  裴子云看着这些奴隶在庭园中艰苦的训练很是满意,府邸人员渐渐充实起来,在也不像第一天刚来时那样冷冷清清。
  刚一坐下休息下,就看见格斯涅脚步匆匆进来,低语:“帕里斯王子,刚才传来消息,附近经过的船队,在海上遇上海妖,损失惨重。”
  “海上出现了海妖?”裴子云惊奇,不过转眼一想,也就不奇怪了,这世界神灵繁衍出大量怪物,有海怪也不足为奇。
  “是的,在忒涅多斯岛附近,多艘船只被海妖击沉,这对航海,对我们生意都有很大的影响。”格斯涅说着。
  这由不得不急,本来帕里斯王子已打算出海航行,海上的生意日进斗金会有点夸张,但进账也着实不少。
  帕里斯王子哪里有闲工夫管这些琐事,所以很可能会安排格斯涅打理,这未来的生意有他的一块利益。
  “是赛壬还是别的怪物?”裴子云沉思问着,海妖是一个很大的范畴,事实上只要在海洋里活动的怪物,都可以这样称。
  “具体是什么怪物,有王子响应号召前去剪除吗?”
  “有,帕里斯王子,已经有王子前去消灭海妖了。”格斯涅回答的说着。
  “赫克托耳有没有去?”裴子云问。
  “还没有,帕里斯王子,是不是我们也要响应号召,出海消灭海妖?”格斯涅问的说着。
  裴子云先不说话,看着炭火沉思。
  王子中,埃萨库斯是前妻之子,是一位预言家,会释梦技艺。
  赫克托耳是普里阿摩斯和赫卡柏的儿子,最勇敢,最有力,可以说,是原本特洛伊之战双主角之一。
  得伊福玻斯,就是举行比试,曾想要刺死帕里斯的人。
  卡珊德拉是具有预言能力的公主。
  赫勒诺斯,精通占卜是个预言家。
  特洛伊罗斯: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
  波吕多洛斯:国王宠爱的小儿子,据说能率领战船打水仗,国王把他送到色雷斯国王,但却被出卖了。
  私生子特摩科翁和戈尔吉茨翁都没有多少作为。
  克洛弥俄斯、厄肯蒙、吕卡翁、帕蒙都很平常,至于小女儿波吕克塞娜变成了祭品。
  “所以,其实王子中,除了赫克托耳,现在只有得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尚能战斗,至于波吕多洛斯,虽以后据说能打仗,但是现在还是小孩。
  想到这里,裴子云淡淡一笑:“不,我们先不管,等我的哥哥赫克托耳都要出动了,我再去求父王,相信到时,父王一定会同意我出海。”
  “您的意思是?”
  “我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肯定想求战,我要是跟他们去抢,就太难看了。”
  “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能解决,大家也就放心了,要是不能解决,就得由我的哥哥赫克托耳出动。”
  “可我的哥哥赫克托耳是整个城邦的核心继承人,怎么能轻易出动呢,那时就是我为父亲,为哥哥分忧的时间了。”裴子云说着,其实要是抢先出动,不但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会讨厌,而且别人也会有想法。
  但是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失败的话,自己不但名正言顺,而且还可以声望加倍——在两个王子失败衬托下!
  见着格斯涅若有所思,见着大厅快收拾干净,裴子云一挥手:“你回去吧,我还得陪我的新娘俄诺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