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允许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墨勒阿革洛斯王子的长矛”
  “匠人的铁锤”
  “诗人的琴”
  格斯涅给他找来了几个名人和记忆高超的人用过物品过来,幸亏这时代不讲究古董,除非它本身有着价值,所以这些东西并不贵,就是要花点心思——裴子云就慢慢的消化着物品上面的寄托。
  这些物品中,有三件是有效,而墨勒阿革洛斯长矛,是最有价值的一件。
  “诗人和匠人的知识只是使我更了解这个世界的民间常识,但墨勒阿革洛斯长矛,不但补充了语言和知识,更有只有王室才知道的诸神消息和知识。”
  这使裴子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更透彻,当然也掌握了一些技艺,仔细回想着记忆,注意偏向了一处:“墨勒阿革洛斯王子这次狩猎野猪,上代英雄伊阿宋也参与了?投去一矛没有击中野猪,却打中了自己人的猎狗。”
  想着,不由摇首,伊阿宋太会取巧了。
  “在这个伟力归个人的世界中,每个英雄,都通过伟大事业的磨练,而获得力量上的进步,至于名声和财富反在其次!”
  “赫拉克勒斯每件冒险,可都基本上是自己独立完成,每经历一次冒险,力量就增强一次,所以他的成就最大!”
  “最后还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并且成功延续下去。”
  “伊阿宋却每件事情都依靠战友、计谋、女人,这真是聪明到糊涂了,难怪后来哪怕夺取了王位也坐不稳。”
  裴子云想着,起身看去,庭园里俄诺涅并没有闲下来,她此刻正指挥仆人们干活,其实她并不需要亲自忙碌这些事,完全可以将这些交给仆人自己管理,但是俄诺涅就是喜欢这样。
  裴子云擦了擦汗,走到窗户前,看着俄诺涅脸上洋溢着幸福表情,不由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就在这时,格斯涅匆忙从外面进来,单膝跪地,向裴子云禀告:“帕里斯王子,刚刚我得到消息,几位响应号召赶去救援的王子遇上了麻烦,他们的船被海妖撞沉了一只,此刻正向国王发来救援。”
  “哦,伊福玻斯失败了?还沉了一条船在求援?虽我早就知道伊福玻斯干不了啥事,此番肯定失败而归,但是想不到他竟然败的这样快,那家伙虽本事不怎么样,但对付一些普通的海妖,应该还是可以全身而退啊?难道此次海妖实力如此强大?”
  “对了,赫克托耳情况怎么样?”
  “帕里斯王子,赫克托耳王子听见消息,就已出发去王宫,显是准备披挂出征了!”格涅斯说着,他的责任就是盯着城中各种各样动向。
  “那我们立刻去。”裴子云听到赫克托耳去王宫了,立刻站了起来喊了一声,俄诺涅闻声,迅速将裴子云的衣服准备的齐全,服侍穿衣。
  白色的束腰衣,外罩皮甲,皮护腕、皮下摆,青铜腰带,腰带上挂着短剑,一套装备穿上身,裴子云相比刚才更气宇轩昂、英姿勃发。
  “亲爱的,你担心的财政问题,马上就不是问题了。”裴子云穿完,就转了过去在铜镜中看了看自己,笑的对俄诺涅说着。
  虽婚礼的费用是国王和王后出了,而且宾客也送了礼,但是购买奴隶和仆人,训练战士,扶植眼线,各种各样花费水一样花出去,眼见就要空了,俄诺涅很是担忧。
  “帕里斯,你已经找到了一条财路?”俄诺涅问着,希腊人从不忌讳谈钱,相反,财富、权力、荣耀,才是他们直白的追求。
  连神都喜爱黄金!
  “可以这么说,等我回来,就不必为财政而苦恼了。”一连串大笑,裴子云大步走出了房间。
  “马车备好了吗?”裴子云问格斯涅。
  “放心吧,王子,马车一早就准备好了。”格斯涅恭敬说着,他现在越来越有下属的自觉了。
  “嗯。”
  裴子云这次去王宫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抢走赫克托耳出海机会,这在外人看来,自己是为父兄分忧,不但不会引来反感,还会有一片赞誉。
  最主要的是自己在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都失败的情况下,力挽狂澜,一举擒杀海妖,到时声望就会超过了两位王子,正式成为王子中的第二人!
  还有此次海上消灭海妖同时,自己还可获得船长和商人一笔馈赠,当事人会交出一半货物,而别的船长和商人也会赠给一笔。
  这在大徐来看是不可思议的事,在这里却理所当然,无论是海上、山上、林中,到处是怪兽的世界,不这样的话,下次谁来救你呐?
  对这种商人,直接客串下强盗,和怪兽一起砍死,而人人还喊好。
  所以此次海上出征,裴子云才信心满满可以解决自己财政窘境——前提是有着英雄的力量。
  请战
  王宫
  国王普里阿摩斯看着赫克托耳,叹着:“既是这样,只得你出发前往忒涅多斯岛消灭海妖了。”
  “放心吧,父亲,我一定能斩杀海妖,救出我的二个弟弟。”赫克托耳看着父亲,见深深的皱眉,大声说着。
  国王普里阿摩斯神色忧愁,脸上已有了深深的皱纹,摇首:“我不仅仅是为了海妖这件事,这我相信你能斩杀。”
  “我是觉得无人可用啊!”
  “埃萨库斯和赫勒诺斯学了占卜,变成了预言家,一个城邦不能没有预言家,但是波吕克塞娜已经是了,我更需要的是真正的武士呐!”
  “克洛弥俄斯、厄肯蒙、吕卡翁、帕蒙……唉,当个百人队长是可以胜任,再多就不行了,特摩科翁和戈尔吉茨翁更加不要说了。”
  “我本对得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寄有希望,可不想……整个特洛伊城,难不成总能靠你一人?”
  “父亲,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还年轻,经过了这事,会成长,再说,我们可是有不少盟友,有许多英雄。”
  国王普里阿摩斯连连摇首:“当年赫剌克勒斯联合埃癸那岛国王珀琉斯和忒拉蒙一起征讨我们,杀死了我的父亲拉俄墨冬,以及我几乎所有兄弟,抢劫了我姐姐赫西俄涅,我侥幸获得自由,重建特洛伊,当时是内忧外患,为了生存和发展,所以我不得不屈意讨好附近的城邦。”
  “你别看现在许多城邦是我们的朋友,与我们关系很紧密,但是这恰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特洛伊自己的力量,才可靠。”
  “父亲是这样想么?难怪会一下接纳获得射箭冠军的帕里斯。”
  赫克托耳并不是蠢人,就暗暗想着,突这时有人匆忙进来,高喊着:“亲爱的父亲,哥哥是城中的支柱,这点事怎么能让哥哥出动?这就显得我们特洛伊的王子太过无能,父亲,让我出征吧,我一定消灭肆虐在海洋附近的海妖。”
  赫克托耳回首一看,是帕里斯,白色的束腰衣,外罩皮甲,配着短剑,英姿勃发过来了,摇首:“帕里斯,你有这心意很好,只是你才新婚,再说,也没有出过海,太不安全了。”
  赫克托耳是真心实意,帕里斯长久在伊达山牧羊,虽射箭一时得胜,但并不意味着可以上阵,这完全是二回事。
  就算是自己,也是由简单到困难,经过了多次战斗才适应。
  “我回到城里,一直由父亲和哥哥照顾,却没有出力,实在过意不去,我想为父亲和哥哥分忧。”裴子云却这样说着:“至于战阵,我已经跟着城中学了,劳杜科斯是不错的对手。”
  劳杜科斯是长老安忒诺尔的儿子,而安忒诺尔是特洛伊人中的高层之一,曾经辅助普里阿摩斯重新从废墟中建设特洛伊,此人能力也相当不错,在特洛伊人相当有威望。
  不过安忒诺尔并不喜欢帕里斯,因为这可能祸害整个特洛伊,但是传出的消息中说,就连安忒诺尔也不得不承认,帕里斯王子学习的很快。
  国王普里阿摩斯想到这里,欣慰的连连点首:“好啊,你这想法很好,去吧,我给你三条船的士兵,把伊福玻斯和特洛伊罗斯接回来。”
  普里阿摩斯没有要求帕里斯击杀海妖,只要把人带回来,就已经给这个儿子增长阅历了。
  “是的,父亲,我一定竭尽所能,确保两位弟弟的安全,把他们安全接回家。”裴子云说着。
  “父亲,哥哥,既然你们允许,我就下去准备了。”
  “去吧。”国王普里阿摩斯微笑的点点头。
  看着帕里斯远去,国王才转过脸,欣慰说着:“伊福玻斯和帕里斯的关系不好,当日比赛时,还举矛相对,但是他听见了伊福玻斯遭遇了危险,第一时间就赶去救援,这很好——血终浓于水啊!”
  国王有十五个子女,他希望他的子女都能够相亲相爱,团结一致,这样特洛伊才能强大起来,实现复仇的愿望。
  现在帕里斯能够不计前嫌的去救援伊福玻斯,这让国王普里阿摩斯很欣慰,对赫克托耳说着:“俄诺涅虽是河神之女,但是才入城,没有多少亲近的人,你让你的妻子和她多走动下。”
  这其实是加快让帕里斯和俄诺涅融入特洛伊的上层社会。
  “是的,父亲。”赫克托耳点首回去,回到府邸将国王的要求告诉了妻子安德洛玛,安德洛玛听了这个要求,皱起了眉,却没有向赫克托耳多说。
  赫克托耳的性格,大事不含糊,但小事的话,大抵不放在心上,这一点安德洛玛心知肚明。
  最近帕里斯的表现很不错,在国王那里受到了许多褒奖,安德洛玛非常担心帕里斯威胁到赫克托耳继承人的位置。
  本来帕里斯没有来前,赫克托耳是当之无愧的特洛伊的继承人,而现在隐隐产生了一丝变化。
  这些担心安德洛玛都没有告诉赫克托耳,她打算借着国王让她与俄诺涅多多走动的机会摸一摸底,看看帕里斯是不是有竞争王位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