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遇袭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王子府邸
  十数个奴隶正在练习刺杀,他们肌肉结实,步伐有利,拿着木剑和木盾,对一根木柱练习动作,同时学习用盾牌撞击敌人上半部,当敌人抬高手抵抗时,用短剑从下至上给予致命一击。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当一声命令传递,这些奴隶排列整齐,虽谈不上是方阵,但也不和刚买来时一样乱糟糟,啥都不清楚。
  裴子云很满意这段时间来训练的效果,他扫视着奴隶,说:“你们都是我买来精于格斗的奴隶,这次我们即将出征,我希望你们能让我在战场上看见训练的成效。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不管愿不愿意参加这次出征,作奴隶,你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在战场上,我只要你明白服从这两个字,明白么?”
  “明白。”异口同声的回答,使奴隶队伍还算有模有样。
  裴子云又冰冷冷的一笑,他在大徐指挥十数万大军,这点人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说着:“这次出征,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勇敢与战功。”
  “勇敢者,就不会被惩罚,有战功,我就不会吝啬,酒肉与女人都有,其中杰出者,我还让他成为我的被保护人!”
  听到这里,下面传来一阵骚动,有些奴隶脸上明显出现了一丝激动。
  被保护人,是一个此世界特殊的概念,与被监护人差不多,其实就是意味着提拔到自由民阶级,但是他们还处于原主的“保护”下,就是大徐的家臣。
  对这些奴隶而言,一代内成为公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最好赏赐莫过于获得自由,如果没有获得自由,不但自己属于主人个人财产,子孙后代都生生世世为奴隶。
  现在裴子云的话,让他们看到了一丝希望,这由不得他们不激动。
  裴子云在场面安静下来,继续:“但如果不服从命令,偷懒,我也会毫不留情的惩罚,甚至绞死,这一点希望你们谨记。”
  “出发吧!”裴子云手一挥,下达了命令,又对着站着的格斯涅说:“下次再买一批这样的奴隶,且记得顺带买一些掌握技能的奴隶。
  话说整个世界地广人稀,可对于希腊来说不是,希腊地形被山地割据,能适宜耕种的土地非常有限,人口在希腊是非常的容易超载,而频繁的城邦冲突,俘虏的战俘很多,这些都是奴隶的主要来源,并且生活十分凄惨。
  “我只需要向我靠拢,且建立战功的人。”裴子云暗暗想着,和俄诺涅告别,新婚的喜悦还没有享受几天就要上战场,俄诺涅千叮咛万嘱咐,叫帕里斯一定要小心,注意保护自己。
  在这个时代,男人建功立业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即使是新婚,俄诺涅也没有反对,但就和所有担心的妻子一样,俄诺涅也担心帕里斯在战场上遭遇不测。
  裴子云率领这些奴隶整齐划一行至码头,在这里船已准备就绪,其中更有三艘船装满了士兵。
  “帕里斯王子,这是我们最大的战舰,以及最精锐的士兵。”王宫派来的人躬身说着,又递上了一个罐子:“这是国王陛下,您的父亲,特地送给给你,等着战斗前,让士兵涂上去。”
  “这是什么,难道是能刀枪不入的药膏?”裴子云开着玩笑。
  这人是中年人了,躬身说着:“帕里斯王子,您说笑了,刀枪不入的神膏或者有,但是这得获得阿瑞斯神或者赫卡忒女神的赏赐才行。”
  “这是宫廷中的密药,战士涂了,能在短时间内精神抖擞,体力充满。”
  “原来是临时的兴奋剂。”裴子云明白了,至于这时代为什么有这种药,并不算稀罕,别说兴奋剂,就是刀枪不入的药剂,也是真的有,并且时代还不远——金羊毛事件,美狄亚送给伊阿宋的保命之物就是这个。
  当下裴子云立刻明白了,这是国王给自己保驾护航的东西,真是一片苦心,当下笑了,说着:“感谢父亲,放心,我一定会胜利。”
  说着转身指挥着奴隶入内,这些船都是每船50桨的战舰,只有船首和船尾有甲板,裴子云安排奴隶坐在战舰的长条椅上,面对船尾划着桨。
  这些划桨活计本来是配备了专门人员,但裴子云为了这些奴隶能尽快成长起来,所以让以前划桨的老手抽出几人指点这些奴隶,相信等到达目的地时,这些人已完全掌握了划桨的技术。
  士兵安静地待在船舱中,船舱内并不昏暗,大半是参加数次战斗,态度较新进的奴隶更显得悠闲自得,他们擦拭,整理兵器与铠甲,向神祇祈祷。
  这时已经接近黄昏了,天空碧空不染,万顷波涛,一群群沙鸥翔起翔落,忒涅多斯岛离特洛伊非常近,只有几十海里,裴子云站在甲板上说着:“不必等明天了,立刻出发,我会将一切阻挡在面前的海妖碾成齑粉。”
  随着命令,三条大船航了出去。
  忒涅多斯岛
  忒涅多斯岛面积很小,大概三十平方公里,这甚至建不起一个城邦,但是这里却是种植葡萄的优秀之地,不过这时还没有人发觉。
  海上的夜,格外的静谧,只有海浪拍打沙滩、岩石,天空中星光点点,四周一片漆黑。
  岛上燃起几堆篝火,伊福玻斯深深看了一眼幽暗的海面,哼了一声说着:“把新打到的鹿烤下!”
  说着不久,火噼啪作响,烤鹿肉散发出令人馋涎欲滴的香气,伊福玻斯却心里烦闷,一时没有胃口。
  伊福玻斯王子和特洛伊罗斯王子在剿灭海妖不利情况下,裹挟着剩余几只商船一路逃到了这岛上。
  一群人在小岛上过了二天担惊受怕日子,他们在等待国王的救援到达。
  不幸中万幸是海妖不能上岸,给他们留了喘息机会,但鸟身女妖能飞行,就算有着伊福玻斯王子和特洛伊罗斯王子,以及弓箭,还是每天抓走几个巡夜的水手当了大餐,等人赶过去,只剩惨叫声。
  这时又到了鸟身女妖来抓人当作晚餐的时间,所有人都紧张兮兮,深怕会抓到自己。
  而且,这件事,其实和伊福玻斯王子不想硬拼,采取威逼利诱方式让这些水手“主动”巡夜有关,不过抓走都是水手,大家也默认这个事实,今晚水手数量已严重不足了。
  伊福玻斯王子目光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所有与目光接触的人都低下了头打了一个寒颤,深怕伊福玻斯王子找到自己去巡夜。
  伊福玻斯王子思量了一会,说:“前几日都是我们的人去巡夜,商队是不是也要贡献一下自己的力量?”
  说着,冷眼扫过商队的一群人。
  商人队伍中一片沉默,良久,克雷曼出来说:“尊敬的伊福玻斯王子,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坚持要和鸟身女妖拼一拼,我不想我们的人就这样白白牺牲,况且我们这么多人,现在又是陆地上,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克雷曼这是没有办法,因为王子可以这样干,并不担心这些水手能翻天,但是商队可没有强制力量,克雷曼这样搞,不但在船上混不下去,而且很可能下次就失足淹死了。
  克雷曼家里可有二个葡萄园,有三十个奴隶在里面勤奋干活,他的妻子也有二个女仆伺候,可不想这样就死了。
  伊福玻斯王子听了,冷笑:“克雷曼,是谁灰头土脸被海妖撵的慌不择路啊,如今你到信口开河,要和女妖拼命,我想问你,你打算拿什么和它们拼,就靠你这几个人,你拼得过吗?”
  说着,还用手指了指商队剩下的一群人。
  商人克雷曼看了看伊福玻斯,暗想:“除了赫克托耳,这伊福玻斯还是很有勇武名声的王子,如今怎么就这样?”
  他也不想想,奥修维斯都没有正面对抗这些海妖,何况伊福玻斯?也许刚开始时,伊福玻斯不知道这些海妖深浅,或还会试一试,结果显而易见,伊福玻斯自己都陷了进去。
  这些海妖强悍,伊福玻斯可不会在那么傻,用鸡蛋碰石头,明显打不过,还是干脆缩在这个小岛,等着国王的救援来到。
  就在这时,突有人喊:“有动静。”
  所有人纷纷将篝火熄灭,屏息凝神等着鸟身女妖的来临,心中渐渐浮现出一阵绝望,要是国王再不来,他们都得被鸟身女妖渐渐消灭。
  海洋
  夜空中星辰明亮,一声命令传递:“准备战斗!”
  英雄的体质,裴子云即便是以寻常的声音说话也能保证所有的下属可以清晰地听到命令,总计三艘战船,这时纷纷仓门大开,穿着甲衣的士兵涌了出来。
  裴子云站立在船头,现在还没到出手时,只是注视着那些嗜血的士兵,他们早已互相在身上涂抹了某种膏油,年轻的身体散发出异香,战士双目渐渐寒光闪烁,急促喘息从咬紧的牙齿间迸发出来。
  距离越来越小,裴子云即在微弱光线下依然感觉到了,深黑海中,已经有着敌人在靠近——水中,以及天空。
  “这些狡猾而可恶的海妖,不像传说里没有脑子的怪物!”裴子云黑眸中渐渐浮现出晦暗的血色,冷笑一闪而逝,已举起手,杀气弥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