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尸体的交换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我看见了忒提丝和她的姐妹。”
  “她们虽悲痛,甚至隐隐对我和特洛伊人仇视,但对儿子这个恋情,也都一副好正常的样子,古希腊这点真让我毛骨悚然。”
  裴子云想着,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阿喀琉斯过了良久才停止了哭声,重新站了起来,对裴子云说:“帕里斯王子,说吧,你运回这样多高贵者的尸体,今天你想获得什么?是黄金,还是青铜?尽管说吧,我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在阿喀琉斯看来,帕里斯王子无事献殷勤,肯定有所求,不然不会将这样多英雄和王子的尸体给送回来。
  要知道这些英雄和王子的尸体掌握在手里,可是能在关键时获得巨大好处,所以阿喀琉斯才会这样问。
  此时的裴子云正静静站立在战车前,后面站着埃涅阿斯和众多的特洛伊士兵,他们负责将这些英雄和王子的尸体送回希腊人阵营。
  这些人里面唯独没有赫克托耳,他也不合适跟过来,要不然,非要立刻火拼起来不可。
  裴子云听着阿喀琉斯的话,知道他对帕特洛克罗斯的死耿耿于怀,当下说:“我们双方都有着不少的英雄战死,尸体不能安葬,这违背了神意。”
  他语气顿了顿,继续说:“我提议,武器和盔甲是双方理所当然的战利品,但是尸体我们应该相互交换。”
  裴子云指着这些躺在尸床上的尸体说着:“你们看,每一个希腊的英雄,我都细心的清洗了,并且涂上了香膏,而且我还给他们盖上了贵重的亚麻布尸被。”
  众人顺着裴子云的手指看去,确实发现这些运回来的英雄尸体,一个个都是清洗的很干净,并且涂上了香膏,盖上了贵重的亚麻布尸被
  裴子云继续说:“这些都是我的花费,但我向众神发誓,我不取一块青铜回报,这仅仅是我对于高贵者的敬意。”
  裴子云的一番话让大家动容,重新审视起帕里斯王子。
  当初帕里斯王子从斯巴达抢回了海伦,导致这样多王国和城邦卷入了特洛伊之战,大家本能恨透了战争的罪魁祸首——帕里斯王子。
  虽然他们许多人也隐隐明白帕里斯王子只是被神意驱动的倒霉蛋,但迁怒是大部分人的本能。
  “反正是敌人,为什么要替帕里斯王子想呢?”
  现在帕里斯王子的一番举动赢得了大家好感,众人对他的感官都有一定改变。
  阿喀琉斯虽悲痛,还是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裴子云,万万没有想到帕里斯王子会这样让人出人意料。
  在阿喀琉斯的观念里,帕里斯王子应该是一个自私自利之人,因自己的一己之私,将这样多人卷入了战争里。
  现在裴子云的表现,让他沉默了下,才说着:“帕里斯王子,虽你是罪魁祸首,这场战争可以说就是由你引发,但你今天使我尊敬,因你送来的帕特洛克罗斯和众多的英雄尸体的原因,我保证以后也不会辱没你的尸体,必给你厚葬。”
  裴子云心里暗暗吐槽,觉得阿喀琉斯说给他厚葬,完全就是把他看成一个死人,但自己却需要很好活下去,他是个现实的人,死都死了还要隆重的葬礼干嘛?
  不过,以阿喀琉斯的角度,他充满了自信,觉得世上再无敌手,只要自己出手,不管是赫克托耳还是帕里斯王子,都得死。
  而这送回帕特洛克罗斯和众多的英雄尸体,也不足为帕里斯王子赎命,只听着阿喀琉斯再次说:“至于你的换回尸体的要求,我答应了。”
  听到这话,周围的希腊人都面面相觑,因阿喀琉斯毕竟不是希腊联军的最高统帅,并没有权力下这个决定。
  而他即下了这个决定,在没有经过阿伽门农同意的情况下,能不能算数还是另外一回事。
  大家纷纷看着阿伽门农,想看看他会怎么样解决这个事情。
  阿伽门农是希腊联军的统帅,他的权威虽最近有所下跌,但大家还是信服他的领导。
  阿喀琉斯说了这句话,阿伽门农看着大家都望向自己,知道到表态时候了,站起身来,大声的说:“阿喀琉斯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这无疑给了阿喀琉斯最大声援,使得阿喀琉斯刚刚给裴子云承诺的事,在希腊联军中生效了。
  若几个月前,阿伽门农是不可能让阿喀琉斯这样,但这时希腊人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没有阿喀琉斯的出手,大家都可能毁灭。
  阿伽门农正因为是联军统帅,才清楚的明白,在这情况下,自己再顶着阿喀琉斯干,所有王子和英雄,都会把自己变成祭品。
  正因为明白这点,上次阿伽门农才会放下身段去求阿喀琉斯,这次好不容易有这样机会,阿伽门农又会错过。
  阿伽门农的话语,也让阿喀琉斯的脸上浮起了一丝久违的微笑,见着这个,众多希腊英雄心里重重松了口气。
  既希腊联军的最高统帅阿伽门农,以及最有力量的英雄阿喀琉斯都答应了裴子云的提议,双方很快交换了尸体。
  特洛伊将希腊人的英雄和王子尸体放在希腊人指定位置,再把希腊人送出的特洛伊的英雄和王子的尸体装到空出来的尸床上。
  希腊人果没有裴子云优待,特洛伊英雄的尸体都是死亡时样子,盔甲和武器全被希腊人收缴了,满身鲜血和泥土,有的肠子还流出来,充满了恶臭。
  希腊人有点脸红,将裴子云给希腊人尸体盖着的贵重亚麻布尸还给了特洛伊人,让他们给这些英雄遮盖。
  这些英雄盖上亚麻布的尸被,没有先前不雅观,裴子云待尸体全部放在尸床上整理完,就感觉到了系统的震动,就与希腊人告辞:“希腊人啊,我们休战吧,都有三天时间,为尸体举行葬礼,并且向诸神献祭,使他们能在哈迪斯的领域安息。”
  “可以!”阿伽门农恢复了威严和镇静,答应了,看着裴子云的车队远去,一时间脸上闪着莫名的神色。
  阿喀琉斯看着帕里斯的车队消失在远方,转身看着重要的人都在现场,说着:“阿特柔斯的儿子阿伽门农呀,尽管我心里还是感到委屈,可是,让我们一起忘掉过去吧。”
  “我个人的怨恨已经了却,现在就让我们向特洛伊复仇吧!”
  希腊人听了阿喀琉斯的话,爆发出了雷鸣一样的欢呼和呐喊,他们知道有着阿喀琉斯回归,希腊联军将重新恢复到战无不胜,而不用忍受特洛伊人了。
  希腊人可是差点被特洛伊人赶到海里去,现在再不用担心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所有人都交头接耳,议论着怎么样打败特洛伊人。
  “有着伟大的阿喀琉斯的回归,特洛伊人将不足为虑。”有人说着。
  “我们不久将在阿喀琉斯带领下攻破特洛伊城,完成我们此次远征目标。”又有人说着。
  “特洛伊人带给我们的耻辱,要用特洛伊人的血来洗刷。”
  “帕里斯必须死,不但他抢夺的海伦得交还,而且他的妻子俄诺涅,也必须变成我们的女奴,唯帕里斯本身,因着今天的原因,可以给个体面的安葬。”
  “俄诺涅可是河神克柏林的女儿。”
  “怕什么,连伟大的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都曾经当过奴隶,何况是河神克柏林的女儿。”
  “你疯了,快住嘴,闭住你太兴奋的口,伟大的赫拉克勒斯已经登上了奥林匹斯山了。”
  “你得明天就去向赫拉克勒斯献祭,祈求它的原谅,要不,我不希望我的朋友,转眼变成了尸体。”
  听着这话,刚才说话的人,连忙紧闭着口,但还是充满了兴奋。
  阿喀琉斯的归来让众人重拾信心,本来被希腊人打败的郁闷一扫而光,只剩下强烈的复仇战意。
  统帅阿伽门农知道这时自己应该站起来讲点什么,不然的话,大家会认为他作联军统帅,却在逃避着责任。
  他站起身来,环视四周,说着:“请大家安静!在这种闹声中谁还能听清别人的讲话?请你们听我说。”
  听到阿伽门农的有力话语,大家停止了议论,都注视着站立着的阿伽门农,期待着他的发言。
  阿伽门农虽犯了过错,但他在希腊联军的地位是无法动摇,一开口说话,大家都停了下来。
  阿伽门农很是满意,说着:“现在希腊人常常谴责我在那个不幸日子里所做的无礼的事。其实,这并不是我的罪过。”
  “大家应该知道,那是宙斯、命运女神和复仇女神让我在王子大会上丧失了理智,因此我才犯下了前所未有的过错,而这也使我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挫败。”
  “当赫克托耳屠杀着希腊人时,我不断思考着自己的过失,我渐渐意识到是宙斯使我迷了心窍。”
  “现在,我愿意为我的过错作出补偿,并且向你赔罪,阿喀琉斯,请重新披甲上战场吧。”
  “我将把许诺的礼物都给你,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在这里稍等,我叫我的奴隶把我的礼物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