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整个指挥部一片宁静,充满了血腥之气。
  裴子云尚不停手,只是伸手对着一处阴暗一抓,就听着两声惨叫,抓出了两团灰黑之气,隐隐带着两个面孔。
  这两个灵魂呻吟挣扎,裴子云面色沉肃,缓缓说:“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
  两个灵魂一个是安则弘树,一个是津川里志。
  安则弘树刚死,神智尚不清醒,只是满腔本能的仇恨,听到问话,它尖叫着,抗拒着回答,裴子云哂然一笑,暗带一丝讥讽:“可笑,你是活人还罢了,死了,还想抗拒我的话?”
  果然,就算再是怨毒,只撑了三秒都不到,安则弘树还是不得不回答:“今年是天化十七年。”
  天化是天皇的年号,东瀛还有说年号的习惯。
  “原来,已过去了一年半?奇怪,在空间最多就是十天。”裴子云若有所思:“一般空间没有这效果,难道是特殊的禁制?”
  才想着,津川里志的灵魂,似乎还有些抵抗力量,尖声喊着:“我是侍奉天津神的神官,你不能这样对我。”
  神灵问话,不得不答,并且不得不说真话,这听上去夸张,然而在鬼神中,这不算夸张之辞。
  原本希腊神话中,英雄向灵魂发问,许多灵魂就往往得回答。
  要是神灵,哪怕是最低级的神灵,普通的凡人灵魂,更是不得不回答,哪怕是杀死自己的神。
  裴子云其实仅仅恢复了半神,所以还有延迟抵抗的时间。
  “可笑!”看着津川里志抵抗,此时不想听这种废话,裴子云左手中指微弯,刺了下去,刺入雾气一样的灵魂,灵魂外表被烟雾包裹,看似一团,其实很稀薄,一刺,无数记忆就显露出来了。
  顿时,更尖锐的惨叫声响起。
  其实凡人死亡,一般灵魂就未必有充足的力量来容纳记忆,西方说到祈并者,设定上他们会失去部分和全部记忆,其实是有道理。
  现在仅仅手指一刺,表皮就碎了,灵魂惨叫着,无数记忆不断在缺口处流失,等着裴子云抽手,津川里志的灵魂变成灰烬一样,随风散开。
  “大灾变?”裴子云目光一扫,踩到一张报纸,捡了起来,翻过了一些没有多少意义的新闻,到了一处专栏,恰有专门评论。
  “正如公众看见那样,一年前,恶鬼大量袭击,局部地区甚至出现了百鬼夜行,越是人口少的农村、山区,为害越大。”
  “政府不得不把许多偏远山区,农村的村民迁移到城市,城市人满为患,由于人类自顾不暇,家禽宠物不得不自寻活路,食用垃圾和尸体,有的甚至不再惧怕人类,对人类进行袭击。”
  “唯一幸庆的是,经过科学家研究,恶鬼必须有所凭依,才能真正对人产生直接伤害,并且白天还是能产生很大的克制。”
  “大量农田进行机械化,白天进行生产,尚可维持粮食自给。”
  “据说欧洲天空中降下火球,大地长出一棵棵食人树,藤条缠绕吞噬,果实中结出巨大蜘蛛,追逐杀戮人类。”
  “美州出现了南瓜人,稻草人,非洲更出现了行尸。”
  “特别是落后国家和地区,社会秩序不复存在,抢劫,杀人,强奸,都在光天化日下发生,人们自顾不暇,对此不得不忍耐。”
  “就算是本国,虽维持着基本秩序,但地方为了维护安全,不得不发展武装,地方军、民兵、社团,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对中央政府也不再言听计从,简直是战国乱世的序幕。”
  “情况变化真快啊!”裴子云感叹着,看来这不仅仅是东瀛一国,是全球的事。
  很奇妙的是,这世界的东瀛和原本自己世界的东瀛很相似,区别就是原本世界的东瀛,是经过了二战,美军登陆,不得不改造成民主社会,都道府县,以及市町村都实行地方自治。
  而在这世界,是由幕府进入民主社会,各县原本就是藩主自治,进入民主社会后,保持着基本自治权力。
  两者可所谓异曲同工。
  但是逢到乱世,松散的地方自治,就有着藩镇和割据的迹象了,对比一年前,自不胜唏嘘。
  随手放开报纸,让它随风飘去,裴子云扫了眼四周,一片断壁残垣,搜索一番,找到一部电话,显示屏已碎裂了,拨了个号码,话筒里传来“嘟嘟嘟”长忙音,竟然能用,不由一阵欣喜,把电话放到耳侧,然而等待许久,始终是盲音,打不通。
  又拨了一个,就迅速接通了:“你好,这里是坂东财团会长办公室,请问您是哪位?”
  “我找坂东嫒子。”
  “请问有没有预约?”对面传来了客气但礼貌的声音。
  “没有,但是你和她说,我是山田信一。”
  电话那面一怔,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声音,隐隐约约听到高跟鞋小碎步过来。
  “山田君,真的是你吗?山田君?”电话被拿了起来,传来一阵惊喜的声音,正是坂东嫒子,还带着微微娇喘。
  “是我,我就是山田信一。”
  “你……你这一年半去了哪里,我派人到处搜索,都找不到你,一点都没有痕迹。”
  “我去跟踪掠走了早川直美的人,不想引着去了对面的空间。”裴子云回答得十分简单:“应该就是倒幕军的真正大本营所在。”
  “我只呆了十天左右,但出来,就是一年半了。”
  “但是我一回来,就受到了军队的袭击,对方使用了大炮和预埋设的起爆器,似乎是专门针对我。”
  “这是指挥官的名字和番号。”裴子云流利的报出了番号和名字,并且沉声说着:“神官的名字是津川里志,似乎是金罗宫的人。”
  “金罗宫是供奉北见天皇的神社,虽参拜的人不多,但是规格不小——我明白了,你和他们发生了多大冲突,我立刻去调解。”
  在东瀛,如果有人说控制政府的财团,那其实是假的,但是如果仅仅说,是经济某条命脉的财团,就恰如其分。
  坂东家有直属员工一万六千人,核心企业和银行十四家,关联企业公司二百,和政府关系密切,影响力很大。
  听到这里,裴子云说着:“不必了,我把他们全部杀了。”
  “全部……杀了?”对面的坂东嫒子明显震惊了,听到这里,忙问:“你人怎么样,没事吧?受伤了没有?”
  裴子云听到这话,心中一暖,在这种事中,她还是第一时间问着自己安全,心意已经显出了,当下微笑不变:“没事,自军队开枪来计算时间,杀光他们,大概花了二十三分钟吧。”
  “指挥部有着视频记录,我看了下,基本完好,我发给你吧!”
  说着,裴子云就把视频发了过去。
  迷雾笼罩的是村子,指挥部还在外围,能顺利发送,接到了视频,坂东嫒子声音变的正式严肃:“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海纪村。”
  “我马上派人来接你。”坂东嫒子把手机略抬,对身旁的人说:“查查海纪村附近的驻军。”
  并且念了番号。
  “嗨!”有人立刻应命,转身疾出,只过了五分钟,刚才出去的人进来,在坂东嫒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坂东嫒子点了点头,捏了捏眉,说:“你怎么把他们全杀了,他们是605中队,是正规军。”
  坂东嫒子有点头疼。
  裴子云笑了笑,笑得有点冷酷:“对方铁了心要杀我,动用了大炮,我怎能不杀?说吧,对方有什么背景。”
  “背景倒没有多少,原本是应急连队的一个小队,事态严重后扩军,就变成了中队。”
  小队稍大于排,一般54人,中队有中队部、通信员、三个小队,携带装甲车和机枪,甚至带1-2门炮。
  “扩军过程有着地方自治背景参与,我们本来已经怀疑他们有与倒幕军勾结,但是麻烦的是,他们的确还是军队序列内。”坂东嫒子说着,蹙眉:“你现在很危险,别乱走,我立刻派人来接你。”
  裴子云冷哼一声:“我不怕。”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关键是,单纯一个中队还好说,如果对方继续派遣国家军队围剿您,您是反抗呢,还是对抗呢?”
  “如果继续对抗的话,别说是我们,就算幕府也无能为力,只能宣布您是国家的敌人了。”
  “我的家人怎么样?”裴子云打断了话。
  “都还安全,一切正常,我已派人保护。”
  “明白了,我等你。”裴子云挂了电话,低首沉思,这世界东瀛很奇特,天皇——幕府——民主政府。
  新川幕府统一了东瀛后,控制直领910万石,而当时东瀛总石高才2200万石,也就是说,控制了40%的天领,天皇只有六千石,并且颁布了,天皇的任务是做学问,将军有权干涉皇室的婚姻,有权让皇室出家。
  进入民主社会后,民主中央政府,其实是天皇和幕府妥协下建立,可以说天皇和幕府是民主政府的父母。
  首相由民主选举,由天皇批准,名号是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担任满二年者,就会受到正二位的官位,这是可以死后谥赠,但有些要害职位由幕府保留,特别是军队。
  这种情况下,公然与政府军对抗,的确很为难,现在还仅仅是一个中队,如果继续,幕府的确保不住,或者说,不值。
  不过裴子云只是一笑,找了些食物和矿泉水,转身出去——还得去安置早川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