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犬山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东京·犬山
  竹海郁郁葱葱,车只能行到山前,上山是一条小路,并没有由鸟居而入,而是在侧面入口进去,这路上的人不多,很安静,连着参天大树,但因此而幽静,确实有神社的感觉。
  远一点山道在搞活动,穿着白色狩衣,戴着乌纱帽的人带着牛车张衡抵达神社,随行的是观光众。
  阪东嫒子看了一眼,抵达一处小门,有一个巫女迎了出来,她穿着绣徽纹的和服,神情恭敬鞠躬,亲切问候:“欢迎您,嫒姬。”
  阪东嫒子回礼,说:“打扰了,香奈大人。”
  两人视线交接,同时发出了笑声,转身抵达了一座木屋,屋角挂着风铃,随风发出一阵阵悦耳铃声。
  坂东嫒子示意随行人员候在屋外,巫女回到里面,一手拿起一卷书:“快过来,水开了,冲茶正适宜。”
  屋内不大,有矮茶几,一角是茶台茶座,嫒子在榻榻米正坐下,洗茶冲泡。
  巫女从书卷上乜了一眼嫒子,说:“嫒子,你的茶道退步了啊。”
  嫒子手不停,笑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现在是家主了,自然手艺就退步了。”
  顿了顿,又说着:“自从上次为你泡茶,已过了三年了。”
  巫女香奈放下书,回味:“是啊,弹指一挥间,上次见你,还是个心怀不安的少女,现在已经是坂东家和财团的家督,真是让人感慨,对了,这段时间,东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嫒子回答:“缝隙时隐时现,一些小妖已在东京出现,不过情况还在控制中,暂时不会出大的纰漏。”
  香奈颔首:“京都也一样,最近净化和驱逐一些恶灵。”
  她是典型的东瀛少女,是一副美人坯子,只是长发散在榻上,夹着几缕华发,嫒子看了一眼,恭敬奉上茶:“香奈,您的白发又多了。”
  香奈叹着:“没办法,现在任务越来越重。如果说一年前,妖怪在人间灵力才10的话,现在已增到50了,神社方面,已经有不少伤亡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只有香奈低首喝茶声,这时电话响了,坂东嫒子皱眉接了:“发生了什么事?”
  就见着屏幕上显示了一个男子,神情平静报告:“嫒姬大人,二级监控人山田信一,与两个少女奉命寻找妖鬼。”
  这个消息,嫒子早已经知道了,只是听着,而香奈神情微动,饶有兴趣双手交叉撑住下巴,听着看着。
  “按照我们提供的情报,山田信一盯上了堀川里志,随后他的书被白石学馆的编辑长野成美选中了。”
  坂东嫒子微微皱了皱眉,大概知道了其中缘故,正了正身:“接下去呢?”
  “山田信一之所以跟着那个男人,是因他身上有着妖鬼之气,不过那气息并非他所有,而是渲染。”
  “这我们早就知道,能染上这样程度气息,妖鬼与堀川里志有紧密的关系,而锁定的目标就是他的未婚妻恭子。”
  “但接下去,和我们上次一样,山田信一打开了门,什么都没有发觉,还是原来的旧房子。”
  “只是接着,山田信一突然返折。”
  “根据视频,我们的人只隔了六秒,但冲入房间,房间里空无一人,不但没有恭子,连山田信三人也失踪。”
  “我知道了。”
  坂东嫒子并不意外,挂了电话,看了眼巫女,发觉她在看书,封面豁写着,一笑转移了话题:“你也看这书?”
  “看了几遍了。”香奈笑着:“不能不看,这书现在也许不是太重要,但在一年前解决了重大的问题。”
  “我们很早就有疑惑,为什么,入侵者给我们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现在,我们知道了。”
  “两个相似的世界,相似的神灵。”
  嫒子听了,却正色说着:“但是,又不能说是一个。”
  巫女听了颔首,若有所思:“对,不过,这位山田信一,是怎么知道那么多?我看了他的情报,嫒姬,以他的力量,许多人神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这必不是人类。”
  说到这里,她蹙眉:“但是我没有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而且他的行为特立独行,又不像本土的神——难道是大陆,或西洋过来的神灵?”
  嫒子摇头:“不可能,每个神都有自己的区域,除非是传说中的神上神,要不,没有这可能。
  “现在传播这样大,也未必……”香奈皱着眉说。
  “不一样,没有土壤,就是不宜地区!”
  两人一时争执不下,就在这时,她们查觉到不对。
  地面微微晃了起来,在东瀛,几乎每一个人都经过地震,只要上过幼儿园和小学的人,都上过地震灾害救助课,香奈感觉灵敏,她跳了起来,惊问:“东京有地震?”
  阪东嫒子也站了起来,她疑惑说:“不对,地震是纵波到地面,再是横波,现在不像啊……”
  香奈没有说话,直接打开电视,调到东京电视台。
  电视中有主持人立刻反应过来,字正圆腔告诉,刚才只是微震,专家已经判断,不会有后震发生,民众不必恐慌。
  看完了新闻,香奈眸子盯着虚空,似乎透过了电视,只见着周围世界倾斜、旋转,眼前出现了东京的版图。
  东京,55平方千米,下辖23个特别区、26个市、5个町、8个村,人口1351万,此时,可以看见,模型一样的地图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灰黑点,仿佛一群蚊虫在聚集,遮天蔽日,其中有几点特别大,特别黑。
  接着,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只见着一个大黑点突然之间消失,环绕灰黑点被波及,纷纷燃烧化为灰烬,清出了一大片。
  香奈顿时惊咦了一声,脑袋微一抬:“东京的缝隙,开得这样大了?这次又是谁在清理?新宿区、万石区,还有三谷发生了什么事?”
  阪东嫒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屏幕又显示出了通话:“嫒姬大人,香奈大人,东京环灵界生态发生巨大变化。”
  “程度非常激烈,部门的意思是,还请嫒姬大人,以及香奈大人前往堀川里志的住处进一步采集资料。”
  “我知道了。”坂东嫒子接过电话,说着:“走!”
  坂东集团受到了东京关照,自然也承担着义务,现在就是了。
  巫女香奈也认真起来,迅速穿戴了衣服,然后默不出声出了去,落眼的是长长的石阶,直通山下。
  刚才的微小震动,似乎并没有太过影响活动,参道两侧有人上上下下,不时有人抓住麻绳摇晃,檐下的铜玲发出了悦耳“叮当”声——这是提醒神明的声音。
  这声音还惊起了几只鸟雀,一行人下去时,还看见一个母亲,手里牵着一个十二三岁小女孩,见着来人,就笑了一下,微微躬身。
  出了山门,就有车驶了过来,才进去,车内屏幕,已连接上更大的视频对话。
  “嫒姬大人、香奈大人!”视频对面的人正式行礼。
  “嗯,我正在去公寓的路上,有什么新情况吗?”
  “特别监察组记录,东京三分之一的环灵力带发生巨大动荡,数以十万计的灵力熄灭,预测在里层世界,有一个妖王已被杀。”
  “这是具体的情况。”
  屏幕上滑下密密麻麻的数字,还有着裴子云带着两人进出的照片,视频,附带还有不少分割的小窗口,显并不是仅仅只给嫒子和香奈。
  “妖王被杀了,是重大的事件,许多事态发生了变化,因此东京战略特勤课,恳请诸位迅速确定这点。”
  “什么?这怎么可能,妖王被杀了?”
  “是啊,不可能!”
  “如果是真的,是谁杀了?”
  屏幕上一阵反对之声,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以妖王灵力,怎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杀掉?
  简直不可思议,更有着打脸的嫌疑,在座的人都没有作到。
  “我们知道这消息十分震撼,但请诸位冷静下来,现在请大家先确认情报。”
  女巫香奈闭目养神,眼睛也不抬,似乎看着远处,良久,她闷哼一声,悠悠开口:“嫒子,你看见了什么?”
  过了一会,坂东嫒子也揉了揉眉,说着:“你所看见的,正也是我所看见的,灵力区摧毁了。”
  “十数万灵魂失踪。”
  “特别是妖王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话是这样说,但坂东嫒子并无半点喜色。
  “这里有蹊跷。”女巫香奈点了点首,把她要说的话说了出来:“首先,现在恭子已经被找到,不过是普通妖怪,但她原本的结界,我和你都无法察觉。”
  “这很不正常。”
  “山田信一却不费吹灰之力进入房子,并且打破结界进入内部,由此可见他的力量,确实很强大。”
  “不仅如此,他既进入了内部,必已经发现了什么,妖鬼没事,妖王却被杀,我感觉到了内拉的力量痕迹——似乎是伊邪那美。”
  “就不知道,是哪个伊邪那美了。”
  “恩。”坂东嫒子微微颔首,神色有些不好,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我确认,妖王被杀。”
  女巫香奈也睁开了眼,正色说着:“我是香奈,我确定,第四妖王已被杀。”
  “附意!”屏幕上不少确定传播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