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东瀛神灵的灵韵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附议!”屏幕上,不少人通过各种各样手段确定了这点,一时间纷纷附议。
  “山田信一杀了妖王,战略特勤课要调整对他的评价和看法了。”女巫看了一眼嫒子,女巫转向屏幕,看着上面不同的脸,有愤怒,有好奇,有不明神色,大多数声音在议论,女巫枕着手隔绝这些噪音闭目养神。
  “我是古川财团的代表长岛,我申请对这件事进行追究调查。”突然这样声音闯了进来。
  “对不起,现在只确认情报,追究的事,尚未进入程序。”有人回答。
  “可是,这样重大的情报,不进行追究的话,让在场的人如何信服?我申请追究调查,出事的话,古川财团会为该事件负责,难道,你们还想堵住我们的嘴巴不成?”
  面对对方咄咄逼人的话,战略特勤课似乎有些动摇,日本并不是某些人认为的由财阀控制,但财阀无疑有很大影响力。
  而古川财团是一家与坂东财团相媲美,甚至略高出一线的财团,是整个日本零售行业的龙头,日本60%的零售行业都与之相关。
  但古川财团与坂东财团最大不同,坂东财团是一家家族式财团,而古川财团是几家联合的财团,整个财产分别由几家掌控。
  女巫看了一眼屏幕,笑问:“这些家伙好像都不太安分,躁动起来了,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不必,别的我还有顾忌,古川财团的话就不必了!”坂东嫒子微微冷笑,并且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回转过来,她把话一转:“我们坂东财团,虽不算是顶尖,但还是有些威慑力。”
  “再说,你一旦出面,势必会牵动贵方神社,惊动幕府,这样事情反会闹大,到时,可就不止我们调查这件事,于你,于我,都没有好处。”
  “是吗?”香奈笑看了嫒子一眼:“维护的真快。”
  香奈取笑完,她并不天真,心中却一动,莫非这古川财团有些问题?
  所以坂东嫒子才这样轻蔑。
  两人正谈着,车已在公寓前停下,这是套普通而陈旧的日本复式公寓,阳光被叶子间的间隙打碎,铺在墙壁上,周围静悄悄,一派宁静,没有丝毫令人不愉快的气息,显得正常,正常到甚至有些不正常。
  只有几个警察还在外面巡查着,两人才下了车,就有个警部迎了上来,他神色憔悴,眼中布满了血丝,不过总算还保持着基本礼貌:“我是警部山部陆人,你们是战略特勤课的人?”
  “是,请带路吧,堀川呢?”
  “堀川里志,已被我们传唤,24小时不会出来,我们有许多时间。”山部陆人引着进去,穿过了满是灰尘走廊,在门上铭牌上写着“堀川”上看了看,发觉它有些生锈。
  门“吱”一声,缓缓打开,进入公寓,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两人并不意外,看了看,香奈说着:“果然有结界,不过这结界,你我以前应该就能感受到,可却丝毫没有察觉,这是怎么回事?”
  “因设置这个结界的人,灵力太强大,隔绝了你我的感应。”嫒子对空中抓抓挠挠,似乎摸到些痕迹:“现在这结界坏了,我们才能感觉到灵力空间。”
  女巫在心里不禁暗叹,说着:“隔绝我还罢了,隔绝你就不简单了——是那一位吗?”
  “应该是!”嫒子说着,目光看着这普通的卧室,没有一个人,装饰摆放透露出一股家居的温馨,她微微摇首,两手中指食指相合,朝着房间某处指去:“破!”
  “砰”原本正常房间突闪现出一道刺眼白光,白光消失,在房间一个角落凭空出现了一条裂缝。
  香奈和嫒子上前,站在一人高缝隙前朝里面看去。
  “一模一样!”对面是和这房间一模一样的房间,房间不大,看起来只有20平方米,小小隔离,客厅、浴室洗手间、小厨房,唯一不同的是,里面有着恭子。
  正在小厨房里忙碌的恭子似乎发觉了什么,全身颤抖。
  “虽然有些可怜,但驱散你可是我的责任。”香奈想着,对着缝隙伸出了手指,手指亮起了微光。
  就在这时,对面房间内出现了三个人。
  “是山田君!”
  裴子云一落下,就若有所觉,向着缝隙看了一眼,似乎看见了坂东嫒子和香奈,笑了笑,转身对着恭子:“打搅了!”
  说着,带着人出门而去,“啪”一声门关了。
  “……”两人都是的表情。
  “刚刚这人就是,你说过的山田信一?”香奈良久才看向坂东嫒子。
  “是的,就是山田君!”嫒子说着:“不过,香奈你看清楚了,他们三个是怎样进出里面的世界?”
  香奈不语,转过看着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恭子,隐隐看到又一个灵魂,以同样的姿势正竭力与恭子灵魂相合。
  “要下雨了。”风吹着,远处传来了惊叫声,阴暗的天空有着乌云,香奈叹了一声:“原来是这样,你是从什么时盯上了这个女人?”
  她并不是和恭子说话,与恭子同步的是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子,她渐渐正起了身子,向香奈行了个礼:“香奈大人,这已是几年前的事。”
  香奈看着女子,说:“你既认得我,想必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这个女人不属于这里,而你更加不属于这里。你执念深重,会害了她,以及她的丈夫。”
  “她已经死了,但还是心念着她的男友。”和服少女低下了头:“我们遭遇了共同的命运,又同样对这世间存在难以割舍的羁绊。”
  “我并没有害人,我们只是想留在这里,不行吗?”说完,她又深深伏下:“拜托了,香奈大人,请不要让我离开!”
  “我离开了,她也会回归她应该去的地方,而不能停留在这里。”
  香奈只是面无表情看着,多年来,这种场面早已见习惯了,和服少女见香奈丝毫不为所动,渐渐露出心中的悲哀,流出了泪,砸在地上。
  香奈把视线从和服少女身上离开,以一种淡然态度伸出了手,轻轻上下摆了几下,对准了和服少女。
  “回归你原来的地方吧,就算你没有害人之心,但是你的存在,不但影响了当事人堀川的寿命,还使得东京多个连接彼岸的缝隙。”
  “去吧,我不说成佛,回归你应该去的地方吧!”香奈的手指,一道光撕裂空气,穿过昏暗,贯通和服少女身体。
  “啊!”和服少女站住不动,浑身透出火光,痛苦喊叫,她的皮肤脱落,露出了腐烂的魂魄,死去多年的本相显露出来。
  一瞬间,一股诡异风扑面而来,房间安静下来,她的身体消失了,随着消失,恭子似乎苏醒,她茫然的看着四周,想拿起鲷鱼蒸饭,但是她的手,穿了过去,没有拿起。
  看着不知所措的恭子,香奈淡然如故,看向了房间的门。
  “嫒子,如果我没猜错,根据里奈子描述,山田信一在门口突然消失,应该是发现了恭子,从而进入又一个世界。现在从对面世界回来了,那照理看,应该会重新出现在我们身后的门口。”
  话才落,只听“啪”一声,倾盆的雨下了,豆大的雨点砸到玻璃上,密集得让人几乎看不见,但坂东嫒子还是立刻向门看去。
  果然,似乎是幻觉,门口突然之间出现三个人,虽门开着,一眼看得见里面,裴子云还是敲了敲门,然后才问着:“嫒子,你怎么也在这里?”
  “信一君。”真正看见裴子云,坂东嫒子微微色变,才笑着:“是的,你进去消失了,我有些担心,所以特地过来看看——这是我的朋友,香奈。”
  顿了顿,她又问:“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已经解决了,一个原子弹制造的怨灵。”裴子云简单介绍了下情况,早川直美却有些心不在焉,她终于忍不住问着:“香奈大人,刚才,你为什么一定要驱散她呢?”
  “她没有坏心的,再说这样的话,恭子也无法接触到我们世界了,再也不能和堀川君说话了,这不是太可怜了吗?”
  “这位,是直美吧,请称呼我的名字香奈就可以——这个我已经说过,无论是恭子还是她,都毕竟不是活人,长期相处,会影响了当事人堀川的寿命,还可能导致他原本的命运大变。”
  “如果说当事人堀川的寿命和命运,还是他自己选择,但使得东京多个连接彼岸的缝隙,就影响到公共的安全了。”
  香奈看了一眼呆呆的冴子,微微露出了笑意,轻声说着,她态度和蔼可亲,有着亲近的意思。
  给这一解释,早川直美也说不出反驳的话,只是看向恭子的眼光更是同情了,众人一时沉默无语,寂静的让气氛有些沉闷,裴子云错开了话题,笑着:“斩杀了原子妖,想必东京要平稳一阵了。”
  坂东嫒子望了他一眼,露出了浅浅笑意:“是的,你这次辛苦了,这成绩出乎许多人预料,我相信幕府和政府,都会给你合适的回报。”
  这次斩杀四大妖王之一,幕府不会吝啬赏赐,并且对山田信一的评估,想必会大幅度提高。
  “谢谢,那我们就告辞了。”裴子云脸色一正,带着两人出了门去,离去时,香奈忍不住问了:“山田君,为什么刚才你没有处理呢?”
  裴子云知道说的是恭子,站住了脚步整了整衣领,说:“她又没有为恶,我为什么要处理?”
  说着,带着直美和冴子穿过走廊,房间内一阵沉默,两人静静听着外面的雨声和脚步声。
  “嫒姬,您感觉到了吗?”香奈凝重的把目光投入到雨中:“不仅仅直美,以后可以称美姬,就算是山田信一,我们似乎也要改变称呼了。”
  坂东嫒子忍不住也跟着看了看,轻皱了一下眉,点首:“的确,以前的话,山田君就算很强大,但并没有我们东瀛神灵的气息,但刚才一出来,我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有着东瀛神灵的灵韵。”
  “山田君,已经是我们东瀛神灵的一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