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大年夜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温煦家中的年夜饭散了场,春节联欢晚会也正式开始了倒计时,现在屋里只剩下了杭向东、李玉梅,杭辰,温煦小两口和小耀,师老爷子已经自家的小院去了,老爷子有点儿不放心他的小宝贝白鼠狼,宁愿回家抱着小白鼠狼看春晚也不愿意和孙女小两口还有重孙子一起呆在这儿看,也算是让人瞬间有了一丢丢的小窝心了一下。不过也仅仅是一下,有他这个老爷子在,估计谁都不太能看的好春晚,除了温煦之外别人见到他都有些拘谨。
  等着离春晚开始还有两分钟,大家各自按着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准备迎接新一年的春晚,虽然现在大家觉得春晚越来越没有意思了,不过已经形成的于惯是很难改变的。
  温煦很多年没有看过春晚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今年的温煦已经有个家了,三十的晚上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帮子人在一起,所以对于温煦来说,今晚看的不是春晚,而是在享受温暖的亲情。
  这时的温煦盘腿坐在单人沙发上,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腿上趴着白鼠狼父女几只。
  师尚真则是占据了贵妃榻,榻背上站着雪雕雪花,杯里侧是钻着橘猫,两个货现在都不住的打着盹儿,也不知道是准备看电视还是找了个好地方睡大觉的。
  至于李玉梅坐的很正规,双腿垂地一条腿一边蹲着大方,别一条腿的旁边靠着二花,两只大傻熊眼巴巴的望着李玉梅,而李玉梅呢一伸手从桌上拿了一点儿小食,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塞向右,两只熊吃的津津有味的,她到是忘了往自己的嘴里送。
  小耀身边没有人,就连败类也不想往他的身边靠,这小子现的躺的有气无力的,四仰八叉的躺着看样子过不了多久就要睡着了。
  杭辰则是慵懒的躺在了沙发上,整个身体像个蛇似的紧贴在沙发里,一边瞅着电视一边伸手捏着桌上的油蚕豆,然后有气无力的往嘴里放。
  她也是个不太招人喜欢的,也只有败类愿意靠在她的腿边,就算是这样败类也不一定混到吃的,亏得败类的脸皮子厚,看到杭辰往自己嘴建放一个,如果下一个不往自己的嘴里送,再下一个看到杭辰捏起小食来的时候,它就会用自己的脑袋抵一抵杭辰的胳膊,这样的话杭辰就会把手中的小食塞到了败类的嘴里。
  原本小耀懒洋洋的躺着,对于他来说春晚估计是这世上最无聊的节目之一,可惜这个时候他还不能出去玩,因为没有人啊,别说是人了他估计就算是各家的狗估计这个时候都在家里呆在着呢。
  无聊又不想看节目的小耀很快的就开始打量起了周围的人,姑父两口子显然是没有意思的,杭向东两口子对于他来说辈份太高,也没有意思。那很明显了,整个屋里剩下他可以捉弄的就是杭辰了。
  想到了这儿小耀很快就把自己的目光转到了同样懒洋洋躺着的杭辰身上,看了一会儿小耀嘴角翘了起来,个坏主意从头脑里冒了出来。
  想出了坏主意,小耀立马小心的缩着身体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然后侧着身体把杭辰盲摸的食品盘子摆到了一边,飞快的把油蚕豆弄了出来,然后把自己吃下来的花生壳给放到了盘子里,然后把东西推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杭辰现在正神游太虚呢,虽说眼睛看着电视,但是心里想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了,当她伸手捏到了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换了自己面前的盘子,于是自然而然捏了就往嘴里放。
  败类在旁边把小耀的整个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原本准备伸头抵杭辰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一双狗眼随着杭辰手的动作左右移动着。
  摸到了花生壳,杭辰这边想也没有想直接塞进了嘴里,吃了之后没什么反应,发现嚼不动立马又把花生壳给吐了出来,顺手扔到了垃圾篓里。
  小耀忍着笑摸出了手机一直把杭辰的动作给拍了一下来,然后笑眯眯的发了一个朋友圈,还在朋友圈的标题上写上了爱吃花生壳的小表姑。
  发完了朋友圈之后小耀继续望着杭辰的动作,一连吃了三个花生壳,杭辰都没有发现自己吃的是花生壳,这也很容易理解,这次丫头吃的花生是五香花生,就算是花生壳上也是有味道的,所以丫头把花生壳上的五香味儿给吃了之后,自然把壳就给扔到了垃圾篓里,至于吃没有吃到东西,她这时是根本没有想到一茬,正在走神呢。
  叮!丫头的手机响了一声。
  杭辰漫无目的的拿出了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有个新朋友圈没有看,下意识的点开了,这下正好看到了自己吃花生壳的视频。
  “小耀,我要杀了你!”杭辰看了之后发现这会儿功夫这个视频已经五六个人点赞,立马大怒,直接就向着小耀扑了过来。
  小耀一听立马想逃,虽说他练了好长时间的功夫但是小体格在那儿摆着了,哪里会是杭辰的对手,还没有来的急跑就被杭辰按回到了沙发上,然后被丫头用腿抵住了屁股,整个人动弹不得了。
  李玉梅一看两人又闹了起来,立马喝斥道:“你是表姑就不能让一让他?”
  “你看看他,把我的油蚕豆换成了花生壳,我都吃了不知道多少颗了,今天谁也别拦着我,我一定要揍的他连亲妈地不认得”杭辰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小耀的身上肉多的地方拧着。
  小耀刚才开心了,但是现在立马调了个儿,随着杭辰的手指拧动跟着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啊,啊,表姑,表姑我再也不敢啦!我再也不敢啦!”
  “闹什么闹,丫头,放开小耀多大的人了,自己连花生壳都吃不出来还怪别人?你傻啊!”杭向东正看着大歌舞看的投入呢,听到小耀杀猪似的声音哪里能忍的了,立马让杭辰放开小耀这个熊孩子。
  正的气头上的杭辰哪里是一句吆喝就能治了的,继续伸手不伸的拧着小耀,杭向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站了起来伸手把杭辰给揪了下来:“好好看电视!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算你今天走运!”杭辰气呼呼的冲着小耀来了一句。
  小耀则是龇牙咧嘴的抱怨说道:“谁知道你会吃的这么开心,对了,表姑你在想什么呢?”
  杭辰一放手小耀立马就好了伤疤忘了疼,立马好奇心起来了,凑到了杭辰的旁边小声的问道。
  “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杭辰撇了一下嘴坐回经了自己的位置上。
  “问问嘛,说不准我还能帮的上忙呢,你要知道我在明珠还是有点儿家底的”小耀一听这话,立马又凑进了一点儿:“说说嘛,我要是能帮的上忙,我小耀一定为表姑抛头颅洒热血,义不容辞!”
  说到了这儿小耀还把胸脯拍的啪啪直响。
  杭辰把自己的油蚕豆又换回到了盘子里,摸了一个放到自己的嘴里,望着小耀不屑的说道:“等你给我冲锋在前?我都早都成敌人的俘虏了”。
  杭向东一看这两人瞬间又变的好像是没事人了一样,不由的摇了一下头继续坐回到自己沙发那边坐了下来继续欣赏着春晚。
  两个无聊的小东西现在就这么凑在一起扯来扯去的。
  当一曲歌舞之后,主持人出来的档儿,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杭辰姐,杭辰姐,要不是出来玩啊?”
  杭辰一听就知道是温胜男的声音,相比春晚这个时候的温胜男的声音有魅力了不下十倍。
  听到她叫自己出去玩,立马从沙发上弹了出去,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向着门边径直跑了过去。
  杭辰出门还不到五分钟,院子里又传来了大磊子的声音。
  “小耀表叔,小耀表叔出来玩啊?”
  小耀一听立马一蹦三尺高,原本就觉得在家无聊,现的听到大磊叫自己哪里还呆的住,立刻像是五分钟前的事情重演,连外套都没有来的急套就蹿出了门。
  温煦一看都走了两个,而且他对于春晚的耐性也被耗的差不多了,温煦最烦的就是春晚上插一些煽情的故事,好好的万家团圆喜庆的日子弄的人家心里特别的不得劲儿,甚至还流下两行热泪,你说这大过年阖家团圆的时候整出这一出来,多闹心啊。
  不想再看主持人煽情,温煦也站了起来,对着正在看电视抹着泪的舅舅两口子,还有自家眼泪在眶里转的媳妇儿说道:“我出去转转!”
  仨人根本没有空搭理温煦,随意的挥了挥手表示同意了,也就是舅妈好一点儿,虽说眼睛没有看温煦,但是至少还来了一句小心点儿,天冷。
  披上了衣服,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棕儿似的,温煦来到了院子里,天空中的小雪继续飘着,院里已经落上了薄薄的层,像是这样的雪在往常估计得让人惊喜一阵子,但是现在久经雪验的温家村人已经对于这样的小雪没有什么感觉了。
  迈开了步子,当靴子底踩到了雪上的时候,发出了一声自然的咯吱声,每走上一步,脚步的声音都能清楚的传到温煦的耳朵里。
  就在温煦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一转头看到栋梁也正抬起头和自己对视了一眼之后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温煦微微的蹲了下来,伸手在栋梁的脑袋上摸了一下:“走,咱们爷俩出去转转!”
  带着栋梁,温煦出了院子,开始沿着村里的路转了起来。
  这个时候每家每户的大人都在看着春晚,每到一家门口都能听到电视机里传来春晚的热闹劲儿,时不时的还有看电视的一帮子人发出哈哈的大笑声。
  而这时候的温煦呢,则是背着双手带着狗在夜色之中顶着小雪信步而行。似乎是喜欢上了脚踩在雪上发出了吱吱声,温煦像个大孩子似的,专门捡着雪厚的地方走。
  雪厚的是什么地方,自然是很少有人走的地方。有一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叫做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温煦这边低着头,一蹦一跳的踩着雪,根本就没有抬头看路,终于一脚踩空了,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摔到了厚实的雪上,然后就这么一滚沿着坡儿一路滚了下去,温煦玩性正起,自己也跟着卖力翻滚了起来。
  等着实在滚不动的时候,就这么躺在了雪上,抬头望着天空,这时的天空看不出颜色来,只觉得乌泱泱的雪片儿不住的落下来,雪片儿在空中飘啊飘啊,特别的有味道。
  就在温煦欣赏着雪景的时候,栋梁走了过来,伸出了舌头轻轻的在温煦的脸上舔了一下。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