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熊孩子的游戏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温煦笑着抄起了一捧雪,轻轻的胡到了栋梁的狗脸上,栋梁愣了一下之后甩了一下脑袋,把脸上的雪甩起了起来,栋梁一甩,温煦立马嘴里都飞进了雪沫子。更新快无广告。
  “呸!呸!”
  温煦笑着把吃进嘴里的雪沫子吐了出来,这时候雪早已经花了,吐出来的自然不是雪沫子了,根本就是口水。
  吐了两口之后,温煦双手捧起了雪一股脑的盖到了栋梁的脑袋上,栋梁缩着耳朵等着温煦盖完之后也不甩了,就这么脑门上顶着一棒雪,一张狗脸上全是迷茫,望着温煦弄不明白自家的主人今天发什么疯,往自己的脑门上扣雪。
  干始的时候,栋梁还想着是无心,但是现在想了一会儿栋梁以为温煦这是要做什么,它不太相信自家的主人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弄一捧雪盖到自己的头上玩,所以栋梁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态,等着看温煦下一步的动作。
  温煦看了一会儿,发现栋梁没有什么反应,明的了憨厚的栋梁不是败类那货,于是伸出手轻轻的把堆在栋梁脑门子上的雪全都抹了去,伸出胳膊揽住了栋梁,轻轻的靠在了自己的腋下,另一只手在栋梁的脑袋上摸了摸。
  “以前过个身就只有我一人,后来过年有了你,今年过身有了一家子人,明年呢家里又将要多出三个小东西来,真是没有想到啊,一转眼家里的人是越来越多,越来越热闹了”温煦感叹的一边捋着栋梁的毛一边像是对栋梁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栋梁虽说听不懂人言,但是它感受到了主人情绪的波动,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着,当它觉得主人的情绪低落的时候,嗷嗷叫上两声,情绪高涨的时候它也会嗷嗷的叫上两声,只不过有些叫声低觉,有些叫声显得兴奋高亢。
  这么和栋梁聊了起来,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很多不能对别人说的话,温煦这个时候对着栋梁就这么絮絮叨叨的倾诉了起来。
  温照这边一人一狗正在交流着感情呢,忽然听到了远方响起了鞭炮声,这种鞭炮声不是人家放的那种一串串的炮,而是一声声的,很明显是有人点起了单炮。
  一听这动静温煦就知道有熊孩子放炮了,这样的玩法温煦小时候可没有少玩。
  当温煦还是皮孩子的时候,过年最开心的事情不是穿新衣,而是放炮,一帮熊孩子凑到了一起逮到什么炸什么,曾经有一次温煦把一小串炮栓到了温广松家大狸花猫的尾巴上,点着了之后把大狸猫吓的,如果天上有梯子那东西都能蹿到天上去了。
  更过份的事情,一帮子无法无天的熊孩子凑在一起,点着了炮之后往厕所的粪池里扔,无聊到炸屎玩!
  以前温煦小的时候,农村的粪坑可是挺简单的,哪有人家有马桶?别说是有了,就连见都没有见过马桶什么样。
  厕所大多数都是地上埋上一口破缸,然后砖头砌一个通到缸里带着斜坡的粪道,人站在粪道的两边解手,然后用砖头把粪道围成一个小房子就成了厕所。
  这样的厕所你在粪池里扔一个鞭炮,那这炸起来的那肯定是精彩到了‘屎尿横飞’的壮观场面,如果要是厕所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厕所的人,并且还是光着屁屁的,那模飞起来的屎尿自然而然的就溅他一屁股了。
  这事儿现在想起来觉得恶心,但是还是熊孩子时候的温煦和小伙伴们哪里知道这个?调皮到了狗都嫌的年纪,什么缺心眼的事情干不出来?而每年过年,总有这么一两个屁股屎的大人挨家挨户的告状,然后一帮熊孩子全都要挨上一顿。
  大人们生气归生气,但是生了气之后私下里也拿熊孩子没有办法,因为或许在他们小时候也就这么‘胡闹’过来的。
  自从农村这边改善的卫生条件之后,那样的厕所就不见了,都成了带着埋在地下化粪池的,虽说小了一点儿,但是有了盖儿,像是温煦小时候这样的缺心眼似的‘乐趣’后来的孩子就玩不起来了。
  作孽的条件没有啊!
  所以这样的动静温煦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很明显,温家村的生活好了之后,熊孩子的手里有了钱,以前像是温煦小时候的那种从串炮上解下来的小炮就没人玩了,这些熊孩子放的炮估计可比温煦小时候的大多了。
  “走,去看看去!”
  被炮声勾起了童心的温煦立马从雪地上站了起来,伸手交替拍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的雪,然后站起来了跳了两下,抖掉了自己的身上的雪,最后拍了屁股两下之后立马带着栋梁,迎着小雪向着炮声响起来的地方跑了过去。
  鞭炮声传来的地方还不近,如果不是时不时的响起的鞭炮声作为引导,温煦差点儿摸不着地方。
  等着到了地方的时候,温煦看到了村里一帮熊孩子,大磊小耀是凡是十来岁左右的熊孩子们看了一下人头,因该是几乎都在了。一个个似乎是在搞比赛,热火朝天大呼小叫的,比赛什么呢谁的炮炸雪炸出来的雪花更大!
  这个在成年人看起来十分无聊的游戏,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却是非常有趣,一个个的玩的兴高采烈的。
  温煦刚到了地方还没有太看的清楚谁和谁,就看到了一个小人影儿向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叔爷!”大磊惊声叫了一声。
  大磊这边撅个腚点了自己插在雪堆里的鞭炮,他这一次的鞭炮可是不同前几次,这一次他把四五个大鞭炮的信子给拧到了一起,然后一并点着了之后一溜烟的往回跑,回跑的太快也没有收住了身体一下子冲到了温煦的身上,差点儿把温煦撞了一个屁股敦儿。
  小家伙的话声伴着一声巨响,别说是别人了连温煦差点儿都没有听到大磊说什么,直接被鞭炮炸出来的巨响给完全盖住了。
  随着这一声巨响,不光是漫天的雪花飞,还有一个黑乎乎的时不时还反着光的东西飞了起来。
  温煦还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呢,就看到那玩意儿向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本能的把大磊往怀里一揽,然后护着他趴伏倒了地上,刚趴下只觉得一阵凉风从自己的后脑勺扫了过去,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
  那东西也没有飞出太远,在温煦脑壳两三米的地方落到了地上,发出了铛的一声停住了,等着温煦抬起头看到那东西的时候不由的愣了一起来,因为它不是别的而是不锈钢的盆子,这盆子温煦还认识因为它还是温煦自己家的盆子,温煦之所以认识是因为盆子的边上打着钢戳,这玩意儿可是自己大学时候参加运动会得的奖品,在本村属于蝎子拉屎,独一份的,别无二号。
  看到了这东西温煦抬头转着向着四周看了起来,看了两眼之后就看到一个肥肥的身影走了过来,捡起了不锈钢的盆子继续捧在了手里,不是大花还有谁?
  自从成为了家里的新劳力之后,大花和二花姐妹俩似乎就是找到了新玩具似的,大花呢是整天拿着个盆子,走路的时候就在嘴里叼着,不走路的时候不是抱着就是捧着,活脱脱就像是个熊版的要饭花子。
  而二花呢现在是离不开木杵了,除了吃饭的时候走到哪里都要拖着,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抱起来往地上杵上两下子,不管是哪里,哪怕是在屋里都要擂上两下。
  总之来说,继篮球之后,这两样东西成了熊姐妹的新宠。不过说起来比篮球还是更进步了一些,那就是至少每人都有了一件,没有的争夺以致于把家里弄的闹腾不休了。
  这帮正的兴头上的熊孩子现在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别人了,加上这边的天色也不亮,路灯什么的跟本照不到外围,熊孩子们用来照明的也不过是几盏强光电筒和电瓶矿灯,而且还都是对着中间的雪坑的,所以连温煦到了这边都没有发觉,
  大磊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源波这小子就已经奔到了原来的大磊点炮的地方,同时大林和几个孩子也凑了上去,几只小手七手八脚的一起,飞快的把附近的雪给拢了起来,差不多堆了有三四十公分高,又使劲的锤了锤之后,这帮熊孩子才停了手,向着四下散了去。
  现在场中只听到小耀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声喊道:“二花,二花!”
  当着温煦的面,二花抱着木杵走到了雪堆上开始杵了起来,二花一边杵小耀还在一旁指挥,没有一会儿功夫雪堆就被擂缩了一半,成了一个小了整整一圈的坟起,自然也就意味着这雪比原来更加的紧实了。
  天色有点儿暗,温煦没有看清小耀从口袋里摸出什么,放到了二花的嘴里,但是温煦估计是吃的,因为二花嘴不住的嚼着很开心的样子。
  喂完了二花的小耀趴到了地上,拿了一个小钢勺子开始在被二花夯实的雪堆上挖孔,差不多挖了一个两三指宽的洞,深差不多也就手指深站了起来。
  喊了一声大花之后,大花捧着不锈钢盆子过来,并把盆子交给了小耀。小耀又喂了大花一点儿食物之后,接过了盆子并且把盆子扣在了雪堆上,
  “谁是下一个?”
  “我!”
  大林子这边立马高高的举起了手,走了两步把手缩了回去手忙脚乱的开始拧着手中鞭包的引信,生怕自己拧的不够紧到时候一点的时候散了开来,影响鞭炮炸开的顺序,对于孩子们来讲自己的炮在同一时候炸起来那么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把雪上扣着的盆子给顶起来,顶的越高没什么实质奖品,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讲能在小伙伴的面前出风头估计就是最大的奖励了。
  带着小跑的大林子走到了雪堆旁边,把手中拧在一起的炮插进了雪堆之中,然后一弯腰飞快的就把引信给点着了,一看到引信上的火花闪了起来,大林子就如同刚才的大磊一样飞速的往回撤。
  没等小家伙跑出五米,紧随着一声巨响,扣在雪堆上的不锈钢盆子和雪渣一起被炸开了。
  这次大林子的运气好,不锈钢盆子是向上飞的,飞了足足三米高才落了下来,而雪渣自然就是四还飞溅了,不过这帮熊孩子大多保持了足够的距离,并没有被溅到。
  “哇!我第一!”
  大林子立马跳着蹦着,开心的转起了圈儿,不过当他转着转过脸的时候看到了温煦立马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