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原来如此啊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大年初一的早上,十点半钟的时候,师尚真坐在了床上,一脸不可思议的一手支着脑袋望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丈夫。更新快无广告。
  这时的温煦睡的像个婴儿似的,双手扭成了一个麻花形,枕在自己的脑后,时不时的嘟囔两句,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是师尚真越看越觉得可爱,渐渐的脸上泛起了温柔。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三声敲门声,同时杭辰的声音很欠打的响了起来:“哥,嫂子,起床了,大新年的第一天还赖床啊!快点儿啊,妈让我叫你们下去吃饭!”
  杭辰的声音懒懒的,看样子也刚从床上被李玉梅给揪起来,说话一点儿也不像经过大脑似的,说了一句之后听到屋里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又开始敲了起来。
  咚!咚!咚!
  “喂,你们大年初一不会就黏糊在一起吧,考虑一下我的小外甥成不成?……”
  啪的一声脆响,师尚真接开了门。
  门一开,师尚真直接被吓了一跳,这个时候的杭辰看起来就活脱脱一个洗剪吹,或者叫做杀马特,整个脑袋上的头发一条条的,活脱脱就像是肩膀上架了一个蒲公英。最为关健的是现在整个眼睛一圈被口红画了一个圈,嘴巴被画的足足咧到了耳后根,这样的造型让师尚真想起来小丑,而且还是画坏了妆的小丑。
  噗嗤一声,师尚真扶着门框子直接伸手捂住了嘴乐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快点儿我妈叫咱们下去吃饺子去了,我哥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也睡起赖觉来了!人家懒觉天天想睡,他到好专门挑初一早上睡!”
  说着丫头看着嫂子身上的衣服都是整齐的,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往屋走,进了屋的时候看到温煦侧着身体睡的正香呢,立马精神头好了一些。
  “现在还睡着?”
  看到师尚真点了点头,杭辰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温煦的床边上,试着推了一下温煦。
  “哥,哥,发大水啰!”
  温煦纹丝没动,继续打着自己的小鼾声。
  师尚真走回到了床上,坐在自己的自己梳妆台前面开始梳妆,一边梳着一边说道:“昨天也不知道是几点回来的,反正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哟,昨天晚上做贼去了?这么晚回来”杭辰这下子全都清醒了,看到温煦睡的这么熟,立刻起了小心思,准备给表哥画个妆。
  想到了这个主意,杭辰立马嘿嘿笑着,捂着嘴鬼鬼祟祟的凑到了正在梳妆的师尚真旁边,扶着师尚真的肩膀说道:“嫂子,借我个口红,我给哥画……啊!小耀我要杀了你!”
  丫头这边正想着自己的小计划呢,突然间一转头看到了镜子里自己的鬼样子,立马知道这个馊主意今天可不是她第一个想起来的,小耀不光是想起来而且还在自己的身上用了出来。
  杭辰看到了自己脸上的东西不叫的跟杀猪似的那才是怪事呢。
  这一声不光是把师尚真吓了一跳,而且把睡在床上的温煦直接吓的从床上蹦了起来。
  啪的一声,温煦坐了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失火了不成?”温煦左看看右看着,胡乱来了几句之后看到了坐在梳妆台前的媳妇还有小表妹。
  “你怎么一大早这个鬼样子?想吓唬我是不是?”温煦看到表妹这妆容,第一个想到是她准备吓自己,突然一下子起来脑子有点儿不太灵光没有想到小耀的杰作。
  “我吓唬你,我才没有兴趣吓你呢,我要下楼杀了小耀,拿天要是不弄死他,我就不姓杭!”
  一边说着杭辰一边捋着袖子,气冲冲的如同一头看到了红布的牛,急赤白脸就往楼下去了。
  “醒了?醒了洗洗脸刷刷牙,到楼下吃饺子去,我昨天和舅舅舅妈包了几个小时,你在外面疯的痛快忘了包饺子这回事了吧”师尚真笑着问道。
  温煦昨儿是和孩子们玩疯了,那时的温煦已经化成了温三岁,哪里还记得包饺子这回事儿。
  “再睡一会儿,丫头太吵了”温煦正拽着被子准备再一次躺下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自己的肚皮发出了几声咕噜咕噜了叫声。
  这下温煦知道自己饿了,于是一揭开了被子直接穿上了棉拖鞋就往门口走。
  “喂,喂!干什么去?”师尚真一看这人直接出了门,立马问道。
  温煦回道:“下楼吃饺子去!”
  “脸也洗牙也不刷么?”师尚真顿时一脸嫌弃的问道。
  温煦点了点头,理直气壮的说道:“大年初一这一天不洗脸不刷牙,聚财!”
  说完温煦直接就这么施施然的下了楼。
  师尚真一下子被温煦的话给弄的愣住了,她以为温家村这一片真的有这个风俗呢,诧异的望着温煦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真的有这个风俗?
  虽说师尚真不能肯定大年初一温家村这边的风俗是不是不刷牙不洗脸,但是师尚真确定自己就是起床的那会儿知道有这个风俗,也是不会尊守的,简单的梳理了一下头发之后,也没有画什么妆就这么素颜向着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的时候,这才发现今儿叫一个热闹啊。
  大花二花连着败类都围在了桌子边上,每只都分到了一个坐位,大的都猴坐在了椅子上,小的像是白鼠狼这一拨,直接就是站在了桌子上,不论大小,今天每一只的面前都是热乎乎的饺子。
  大花二花的面前几乎就是个小锅,两个东西直接把大脑袋给伸了进去,别说是看了就算是站在它俩的旁边,也能闻到嘴里散发出来的芹菜馅的味道。
  栋梁和败类两人则是相当来说文雅了一下,一个个的歪着脑袋,咬起盘子里的饺子各抬着脑袋也美美的吃着。
  至于剩下的小个头那吃相就相当的优雅了,白鼠狼父女各趴在自己的纸盘子面前,小口小口的咬食着,橘猫、渔猫一家子的吃相也不错,至少没有弄的满桌都是。
  其他的动物都没有问题,就是雪花这货站在桌上望着自己面前一次性白纸盘里的饺子不知道如何下嘴。
  当然了也没有人理它,随着它一脸傻样的站在桌上。
  师尚真才过来,李玉梅已经把一盘饺子放到了桌上的空位上:“尚真,刚下好的,趁热吃!”
  “舅妈,还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么?”师尚真捋起了袖子说道。
  李玉梅笑着摆了一下手:“不用,不用!就剩下你们仨了,其他的人吃完早就一抹嘴走人了”。
  李玉梅嘴里的其它人自然不可能是桌上的大花这些,指的是杭向东和小耀。
  师尚真一听坐下来在后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起了饺子,师尚真这一盘子是白菜猪肉馅的,她吃了几个之后对于李玉梅问道:“舅妈,有酸菜馅的没有?我这盘子里只有白菜馅的”。
  “有,有,我给你下!”
  李玉梅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温煦一听媳妇想吃酸菜馅的,立马说道:“我这一盘是,我刚吃了一半,要不给你?”
  师尚真一看立刻点了点头,看着温煦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拖走,把他面前的盘子推到了自己的面前。
  “舅妈,别下了,我吃这半盘子够了”师尚真说道。
  “那我再下一锅,大煦和辰丫头你们俩还要多少,什么馅的?”
  “我还要一盘子韭菜鸡蛋的”杭辰这时候吃相和大花二花姐妹俩差不多,整张脸都快杵进盘子里了,听到厨房里的李玉梅问话,立马快速抬起了头,说完了之后继续吃起了饺子。
  师尚真夹了一个饺子咬了一口,望着杭辰发现她的脸已经恢复了正常颜值,于是笑着问道:“你不是说揍小耀去了么?”
  “算他跑的快,但是跑的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今天最好别让我逮到”杭辰抬起了头恨恨的说道。
  就在大伙儿吃着饺子的时候,师老爷子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小耀呢?”
  一看到老爷子进了屋,温煦、师尚真包括杭辰都站了起来问好。
  “好,好,你们也新年好!”老爷子一只手抱着一只雪白的白鼠狼,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几个红包。
  “来,来,每人一个,都有!”
  温煦一抹嘴,把自己的红包给接了过来,打开来一看,发现里面放着八百块钱,有整有零,看样子像是八百八十八,非常吉利的数字。
  “谢谢爷爷!”
  李玉梅这时走出了厨房,望着老爷子笑着问道:“老爷子吃了没有?”
  “没吃,就等着早上的饺子呢!”师老爷子笑着说完,对着李玉梅说道:“小李,你也有一个!”
  “我也有?伯伯,这我就不要了,多大年纪了还有红包!”李玉梅连忙摆手说道。
  师老爷子笑着说道:“给你就拿着,长者赐不可辞!”
  李玉梅听到老爷子这么说,这才走了过来,伸手接过了红包:“谢谢师伯伯!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托你的吉言!”师老爷子哈哈大笑着坐到了桌子旁边。
  老爷子坐了下来,李玉梅就把煮好的饺子端到了老爷子的面前:“现的就这一小盘白菜的了,还有韭菜鸡蛋,酸菜馅的,芹菜馅的,您想吃哪种我给您煮去!”
  师老爷子拿起了筷子在桌上磕了磕,把筷子磕到了一般儿长,笑着说道:“我这就够了,人老了吃的也少!”
  说着师老爷子自己先没有吃,而且给怀里的白鼠狼喂了一只饺子,老爷子就这么用手心捧着饺子,这么喂。喂了白鼠狼之后,老爷子这才自己夹了一个放到了嘴里。
  “您进门就找小耀发红包发的这么着急呀?”温煦笑着对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笑着开玩笑说道:“红包我还怕发不出去?我找这小子是因为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准备泡个枣儿茶,谁知道我把罐子拿出来一看,里面一颗黑蜜枣儿也没有了,想到我昨儿早上还泡的,而且昨天也就这小东西鬼鬼祟祟的来了我这儿,不是他拿了去还能有谁?要不知道这可是一罐子的黑蜜枣儿,这小子不怕腻味么”。
  “指不定和小伙伴们分着吃了,凭他一个哪里吃的了这么多的黑蜜枣”师尚真不太相信。
  李玉梅这时正好出了厨房,听到老爷子的话,想了一下怀疑的说道:“不会吧,小耀昨天和今天饭吃的都正常啊,今天早上出去之前吃了一盘半的饺子呢,哪有肚子吃的下一罐的黑蜜枣?”
  “肯定是他拿的,要不不可能一天就没有了,我刚开的罐子”师老爷子一听也有点儿奇怪了。
  温煦自然是知道枣儿哪里去了,现在肯定早就跟着大花二花的食首滋养大地去了。温煦这时候才想起来,怪不得昨天大花二花两东西一个晚上都跟在小耀的身后跟个跟屁虫似的,原来如此啊。